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陌刀逞威
    上次穆阿维叶亲征西域,败于仓促,后方不靖导致征伐行动草草收场,且最终被唐军反戈一击,丢尽颜面。

    今次大军整备以发,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西域,挡者披靡。而对阵安西军时也吃了不少亏,却尽皆拜火器所赐。面对唐军火器之利,阿拉伯军队一支未能寻找到有效的抵御方式,只能仗着人多势众用人命去填。

    然而阿拉伯军队上上下下,却全然忘记了当年唐军之所以能够横行漠北、纵横西域,倚仗的乃是赫赫有名、令蛮胡闻之丧胆的“陌刀阵”!

    从古至今,蛮胡四夷之所以屡屡对中原民族进行压制,依靠的便是自幼于马背生长培养成的优良马术,加上中原王朝时常丢失养马之地,导致战马短缺,无法与来去如风的蛮胡四夷相抗衡。

    但“陌刀阵”横空出世,成为骑兵之克星。

    当兵卒手持陌刀接阵,如墙而进,人马俱碎!

    曾经笑傲漠北的突厥,桀骜不驯的西域胡族,都在唐军陌刀阵下魂飞魄散,滚滚人头、滚烫鲜血染红了唐军的陌刀,也使得陌刀阵之威名传遍四海,天下莫不慑服。

    阿拉伯人自然对陌刀阵有所耳闻。

    眼下见到以为消失在唐军序列之中的陌刀阵重出江湖,怎能不让叶齐德以及所有阿拉伯兵卒惊骇欲绝?

    此行叶齐德为了追踪唐军带了一万兵卒,全是精锐骑兵,而传闻陌刀阵正是骑兵的克星……

    加之此刻一万骑兵尽皆身处兵锋之河道之上,两侧山丘夹峙,地形狭长,若是往前便一头撞上弓月城,以这万余兵力绝难一鼓而克,反而可能被死死拖住,等不到援军赶来便全军覆没。后退则被陌刀阵死死挡住来路,想要返回营地,就只能踩踏着唐军的尸体越过去。

    叶齐德知道一旦被唐军阻截在此地,弓月城内的唐军必定驰援,当两支军队一前一后将自己夹在中间,以唐军兵卒之勇猛、火器之犀利、弓弩之强劲、陌刀之剽悍,哪里还有半分生还之希望?

    他挥舞弯刀? 大声嘶喊:“冲上去? 冲上去!”

    两军相逢勇者胜,只需将唐军的阵列重开一个豁口? 他便能够趁乱冲出去? 至于这万余精骑有多少可以跟随他返回营地……事已至此,命悬一线? 哪里还有心思想这些?

    反正自己此次出征西域统御了二十万人马,就算死一点? 还是剩的多……

    身边数千骑兵在叶齐德一手弯刀督战一手喝叱驱使之下渐渐稳定下来? 只不过结成的阵势依旧松散,便向着前边如墙而立的唐军冲过去。

    河道低矮聚风,使得大雪被北风席卷着堆积于此,好在河道还算宽阔? 积雪只能够没过战马膝盖。只不过来时大军践踏积雪? 使得底层被踩得严严实实,上面又落了一层浮雪,愈发先是湿滑。

    战马紧急调转马头本就平衡欠缺,刚想提速,便四蹄打滑? 不少兵卒连人带马跌倒在雪地里,又被后边涌上来的袍泽策马践踏? 场面混乱不堪,惨不忍睹。

    好歹算是组织起了以此像样的冲锋。

    安西军兵卒肃然而立? 任凭风雪肆虐,鹅毛一般的雪花在天地之间扑簌簌落下? 依旧纹丝不动。

    手中的陌刀两手紧握? 刀尖向上倾斜? 数百上千病陌刀在风雪之中闪烁着寒光,远远望去,犹若刀林刃墙。

    阿拉伯兵卒催动战马,在冰雪之上一边冲锋一边勉力维持着平衡,咬着牙冲向这一排排陌刀组成的刀墙。他们都知道此刻前进无路、后退无门,若是不能将唐军的阵列冲散,所有人都要被屠杀在这里。

    愈是危机,愈是激发了阿拉伯兵卒骨血里凶残暴虐的性情,距离唐军越来越近,他们咬着牙在马背上弓着身子,一手操缰一手握刀,口中发出凄厉的呼喝声,浑然不顾半途滑倒在地的袍泽被自己的战马踩成肉泥,疯狂的向前冲锋。

    “嘣!”

    数百张弩齐射之时弓弦发出沉闷的震响,数百支弩箭汇聚一处如同一片乌云在山丘之后升腾而起,然后划过雪花飞舞的虚空,由上至下狠狠扎进阿拉伯人的骑兵阵列。

    奔跑的骑兵犹如割倒的麦子一般齐刷刷倒地。

    只不过阿拉伯兵卒也被彻底激发了血性,对于自身的伤亡不管不顾,只知道一味的冲锋,冲锋!

    三轮弩箭之后,地上被箭矢射中的人马尸体尸横遍野,滚热的鲜血冒着热气融化了冰雪,旋即渐渐冷却。

    阿拉伯骑兵突进至唐军陌刀阵二十张。

    如此近的距离,纵然天空之中雪花肆虐,双方也可清晰的见到对方的面貌,以及呼吸之时口鼻喷出的白气。

    声息可闻。

    弩箭已经失去作用,否则极易覆盖自家陌刀阵的阵地。

    自陌刀阵的背后一片黑点点骤然飞出,在空中飞跃一段距离,正巧落在将将冲到近前的阿拉伯骑兵脚下。

    “轰轰轰!”

    一连串激烈的炸响,震天雷落地爆裂之后释放出巨大的能量,将地上的冰雪炸得漫天飞溅,随同自身弹体碎裂之后形成的无数碎片向着四面八方抛射,势不可挡的摧毁一切阻挡在面前的物体。

    “啊!”

    “希律律!”

    阿拉伯兵卒要么被炸得人仰马翻,要么被飞溅的碎片洞穿身体,发出凄厉至极的呼号惨叫,冲锋阵势顿时受挫。

    最终冲到唐军战前的不足十之三四,即便如此,骑兵在这个年代之所以被称作战争之王,便是其超强的机动力,以及冲锋之时巨大的动能使得杀伤力得到疯狂的加成。

    无数战马裹挟着半天冰沫雪花呼啸而至,“轰”的一声狠狠撞在唐军阵列之上。

    “举刀!”

    唐军阵列之中,校尉嘶声大喊。

    拍成阵列的兵卒闻言齐刷刷蹲下身子扎住马步,将手中陌刀竖起,锋锐的刀锋影响正面冲来的敌骑。

    但凡能够如陌刀阵者,必身长八尺、虎背熊腰,力气更是要达到一个极高之水准。陌刀阵中,皆是以一当十的勇士,勇猛、剽悍、力大无穷,绝无一个滥竽充数之辈。

    这样的猛士身披重甲,手中陌刀纯钢打制重达三十余斤,刀宽背厚削铁如泥,千余人结成阵列,那是何等威势?

    阿拉伯骑兵催动战马狠狠撞上唐军陌刀阵,便如同撞上一面满是刀刃的刃墙,强大的动能使得陌刀愈发锋锐,轻易便割破阿拉伯兵卒与战马的身体,这使得战马冲锋所携带的动能大大减弱,被身强体壮训练有素的唐军兵卒死死抵住。

    “斩!”

    阵中又是一声大喝,千余人双手握刀,先是由上至下狠狠一拖,将面前人马割裂,而后挽个刀花,陌刀高举头顶,狠狠斩下。

    宽厚沉重的陌刀狠狠斩入面前敌人之躯体,锋锐的刀刃轻而易举将其斩成两片,一时间鲜血迸流残肢横飞,陌刀阵前,人马俱碎!

    滚滚鲜血四处喷溅,将唐军脚下的冰雪顷刻融化,冒着白气。

    阿拉伯骑兵冲锋之势已起,固然最前边的袍泽碎裂于陌刀之下,后边的依旧源源不断的冲上前来。

    唐军怡然不惧,严整的阵列使得兵卒相互扶持,更有身后的长矛兵将长矛从彼此身体倚靠的缝隙之中探出阻挡骑兵,双管齐下最大程度的抵消调敌人冲锋带来的冲击,身上的重甲更是很好的保护了躯体不受损伤,手里的陌刀则竖起、斩下、横拖……

    反反复复就是这么一个招式,但是精锐剽悍的兵卒配上锋锐无匹的武器,却是骑兵最大的噩梦。

    鲜血与残肢断臂堆满了两军接阵之处,阿拉伯兵卒凶悍的气势顿时一滞,一股无边的恐惧不可遏止的自心底升腾而起。

    没人不怕死。

    尤其是对于阿拉伯兵卒这样缺乏战斗术养,只是依靠着信仰与贪婪来支撑的军队,当面前唐军如墙刀阵好似一块巨大的磨盘不断的收割袍泽的性命,阿拉伯兵卒的士气必不可免得崩溃了。

    即便是处于阵中的叶齐德,看着浑身浴血好似地狱魔神一般的唐军兵卒,看着那闪烁着寒光恣无忌惮收割阿拉伯兵卒生命的陌刀阵,一股彻骨的寒气自胯下升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