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浮世剑圣 > 第280章 落幕
    就在魔鬼城天狼山的星家石寨发生混乱之时,阴鬼林上空那朵如同丛林中长出来的黑色巨型蘑菇云变得愈加诡异起来。

    原本静止不动的云层此时开始有了动静,快速地由西向东不断移动,如同湍急的河流般呈现迅猛之态。

    “轰!”就在某一瞬间,整个大漠开始颤抖起来。

    突然间大漠表面飞沙走石,尘沙漫天。

    大漠竟然以阴鬼林为中心,方圆十里之内的沙石逐渐往下沉降,隐藏在黄沙表面的妖兽竟然无法挣脱出来,随着沙石沉了下去。

    与此同时,一股混沌之气向四周扩散而去,下沉的沙子表面出现了氤氲水汽,随后水汽越来越多,下沉的沙子表面出现了水体。

    半刻钟过后,浩瀚无垠的大漠中心地带,围绕着阴鬼林方圆十里之内的地方全部被一圈水体包围,而阴鬼林如同漂浮在湖泊中心的一处小洲。

    天地灵气在这一刻也发生了变化,一股股来自远古的气息如同涟漪般向四周扩散。

    洲河遗迹开启了!

    关山镇方向,无数修士如同蝗虫般渡过天启关,朝着阴鬼林的方向驰去。

    天炎帝国的边境,也有无数修炼者向灵气波动剧烈的区域奔去。

    这一日,漠北之地迎来了最热闹的时刻。

    四方云集,风起云涌。

    天狼山上,许多联镖的弟子还震惊于宋轩的强悍出手,突然之间许多人也感觉到了异样,纷纷朝着远处天际望去。

    突然一个东西从宋轩的身上飞出,朝着空中急速飞去。

    那东西正是残缺的五星玉石,也是星家的圣物。

    这一幕来得太过突然,以至于宋轩还没回过神来,那玉石变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青冥,助我!”宋轩朝着不远处的青冥喊道。

    那玉石隐藏着他父亲的失踪之谜,对于宋轩而言,它的重要性好比于自己的生命。

    青冥也注意到了那一幕,他自然也知道那玉石对于宋轩而言意味着什么。

    只见他展开灵羽,施展幻影步,朝着玉石飞离的方向飞去。

    另一边,星图等星家弟子也是一脸诧异的神色。

    “那不是我族遗失的圣物五星石吗?”一名星家弟子惊呼道。

    星图略微皱眉,那气息确实属于五星石的,如果别人认不出来倒还可以理解,但星图不可能感知不到,毕竟五星石他再熟悉不过了。

    星图掏出身上的那枚仅存三个角的五星石看了一眼,又望向不远处的宋轩,而后身形一闪,也朝着那块飞走的玉石驰去。

    青冥在追逐玉石的途中越来越惊骇,那玉石仿佛成了精一样速度快得吓人,纵然他已经全力施展幻影步,但还是抓不着它。

    就在此时,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一道身影。

    “前辈!”青冥对着那道身影喊道。

    星图向他点了点头。

    “此事交给我吧!”星图说完后便追着那块五星石而去。

    他的速度远远超过了自己,相比之下,那块玉石的速度反而逊色了几分。

    果然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武技都是比不了的。

    青冥一阵苦笑。

    下方的联镖众人早已经心生退意了,一来他们感知到了周围无数灵力波动,他们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修士,他们摸不透是否是星家的援兵。

    二来远处不断涌来的混沌气息让他们心生浮躁,天地灵气的变化他们再敏感不过了,身为修士,他们知道远处肯定发生了什么,心中十有八九已经知晓了或许就是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个遗迹出现了。

    天炎帝国仅剩下的那名武王强者看见同伴竟然连对手的一招都挡不下,心中已经恐惧异常了。当即也不想再为联镖卖命。

    什么二品修灵丹,玄阶武技,还翻倍,自己要有命享受才行。那名武王暗唾了蒙汉山一记口水,他现在已经确定他们被蒙汉山摆了一道。

    说好了很轻易对付漠北三大寇,原本以为星辰不知去向成为他们剿灭三大寇的最好契机,可想不到的是星辰不在,却冒出一个失踪十多年的星雨,还有几个变态异常的少年。

    现在与他一同前来的伙伴只剩下了他自己,他下定了决心当即退走。

    可他的身形刚想向山下飞去,可刚飞到半空便觉得一股无形的屏障将他束缚住,而后便动弹不了。

    任凭他如何使力也挣脱不了这个屏障,如同一个空间牢笼将他死死困住。

    “想走,没那么容易!”星图的声音从高空传进了那名武王的的耳中。

    声音平淡毫无波澜,但听在那名武王的耳中却如同催命符一般让他脸色巨变。

    “嗤!”一把判官笔穿过虚空直接刺穿了那名武王的胸口,那武王还没来得急惊叫便没有了气息。

    就在此时,天狼山上也出现了三个人,这三个浑身是血,头发散乱,没有一人是完好的。

    “星雨这个疯子,疯了疯了!我们走!”莫青权喘着粗气对旁边的蒙汉山说道,随即掏出一个符咒,一捏印诀,便消失在原地。

    “空间符!哼,哪能让你们就这么容易离去”星雨低喝一声,当即伸出一只手掌,朝着原处天空打去,无形的能量席卷,瞬间淹没不远处的高空。

    “噗!”虚空中传出两声沉闷的响声,而后再无动静。

    “要不是老夫旧疾发作,你们哪能离去!”星雨冷哼了一声说道。

    下方联镖的弟子见他们的正副总镖头逃走了,早已经乱成一团,纷纷朝着天狼山下逃去。

    而星熬一脉的子弟看着星熬还在抱着星伯中眼神呆滞,个个也手足无措不知何去何从。

    各家的家主相视一眼,猛一咬牙,也带着各自的弟子逃走了。

    星家最忌讳的就是背叛,背叛的下场只有一条,那就死 。

    天狼上上瞬间人去楼空。

    “谁也别想走!”天狼山传来了星雨愤怒的声音。

    逃走的人听到这话吓得魂飞魄散,连滚带爬地四处逃走。

    “二哥,算了,别让他们的血弄脏天狼山!”星图出言阻止了星雨的大手笔。

    “噗嗤!”星雨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没事,我也就吓吓他们而言!”

    “二哥!”星图看见星雨吐血后关切问道。

    “没事,旧伤发作了而已!”星雨笑笑,可笑容却藏着几丝勉强。

    星雨看着周围不断聚集看热闹的修炼者,又望了望远处天际,眉头紧锁。

    “是洲河现世了!”星图看出了星雨脸上的担忧解释道。

    此时的星雨却异常平静,看着星雨脸上波澜不惊的神色,星图反而自己心中感到诧异。

    要是放在十几年前,以星雨的性子,必定会急得跳起来,问这问那。

    他以前对于洲河都是不屑一顾的,他觉得以他们大哥星辰为首的星家子弟都是一群头脑不开窍的人,以前的族长也一样,面对一个虚无缥缈,也不知道存在与否的约定死守千年到现在,真是迂腐至极。

    所以他当年一气之下就离开了这里,一走就是十多年。

    “嗯!”星雨只是淡淡地说出这话,仿佛他早已经接受了洲河是存在的这个事实。

    看着星雨干瘦的脸上的平静,那是种经历了许多事物后才会留下的淡然。

    二哥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竟然能将他的棱角磨得一干二净。

    人的心境确实会在岁月的侵扰中得到沉淀,情感也会随之变化,平常人在时光长河中行走也会明白一些人生至理,更何况是一个离开故土十多年饱经风霜的游子。

    对于星雨而言,洲河的存在与否已经不重要了,在外的那么多年,他明白了自己需要什么,不是一世独尊的修为,仅仅是对亲人的一丝念想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