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浮世剑圣 > 第296章 再见骑牛牧童
    青山镇,那昔日歌酒生欢、歌女悲秋的景象完全被眼前的废墟替代了。

    潮水退却,剩下的只是一片疮痍。

    原本青石道路两边的木制阁楼绝大多数已经冲毁,大连墩柱横亘四野,四周哀嚎四起。

    当阴鬼林那片水泊蔓延之时,守卫在天启关城门楼的士兵本可以避免这场突入其来的灾难。

    可他们看见大漠泛起一片白色的际线之时,每个人脸上都是不解,不知其为何物。

    对于长年守卫在这里的铁血汉子而言,早已经看惯了关内关外的奇异景象,关外热如蒸笼,关内冷若寒冬,在外人看来的奇异,在他们眼中却为寻常。

    可大漠尽头的水泊蔓延而来的时候,他们还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城头女儿墙边,他们驻足眺望。

    黄色的大漠混合着白色的水体,如同千匹骏马奔驰,发出雷鸣的响声。

    “是洪水!”

    面对席卷而来的白色浪涛,他们回过神来,城墙上的人对下方的人高喊关城门。

    一切都已来不及,水泊犹如凶兽,冲开了天启关那扇重如泰山的石门,朝着关山镇席卷而去。

    关山镇的来客全部淹没在水中,唯有一个修为高的躲过了这场灾难。而那些手无寸铁的普通百姓则只能随着潮水飘向远方。

    正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就是这个道理。

    潮水褪去,只剩下满地潮湿的黄沙,原本青石铺就的小路尽头插着一支酒旗,如今旗杆不见,徒留旗柱...

    阴鬼林内,那名孩童模样的牧牛童子长叹了一口气。

    “该来的还是来了,几千年的平静终究不过弹指飞逝!”

    “死灰复燃,那个时代有虚空帝尊,可这个时代的虚空帝尊又在何处?”

    虽然牧童年级小,但说出了话却老气横秋,他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根竹笛。

    “大江东去风云卷,浪卷狂沙英雄尽,千年俗世弹指过,不见当年旧颜人......”

    牧童独自吹响竹笛,曲子哀婉忧伤,仿佛穿透了无尽岁月,回到了亘古...

    如果青冥在这的话,定会惊诧,眼前的牧童就是那个在洛城以笛声破魔的童子。

    遗迹内。

    青冥遍体鳞伤,体内的灵气快要耗尽了,可珊瑚独角兽却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

    与其说是珊瑚独角兽不肯放过他,不如说是它恨他手中的那枚五星石。

    要不是它,它也不至于陨落至此,被封印在此数千年。

    所以他恨这块黑不溜秋的石头,但是它又不敢靠近,五星石散发的星辉让珊瑚独角兽响起那人,那人让它畏惧,身为太古十凶之一,原本改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它却怕那个人。

    一切的囚笼都是他营造的。

    那个带着天狼面具的人。

    “吼......”珊瑚独角兽越想越气愤,要不是他,它何至于沦落于此。

    青冥被这一吼声震飞,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跌落。

    此时的他也已经达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他体内的灵气完全耗尽,手中的五星石脱离他手掌,光芒也逐渐消泯。

    “原来你跟我一样,也到了这个地步”青冥一阵苦笑。

    而就在他前方不远处,珊瑚独角兽那巨大的脚掌就在他上空,跟着他一起下落。

    青冥感觉很疲倦,在他脑海中,那片长满凤凰花的长亭洲又一次浮现在眼前。

    洲上长亭复短亭,清风荡起了亭角的风铃。

    那风铃声渐行渐远,铃声飘过竹庐,映照着两个孩童相互嬉闹的笑脸,庐子外廊边上,一中年人面容和蔼,抚须端坐,一手袖清风,一手捏棋局。

    “师父,师兄!”青冥脸上露出了笑容,眼睛疲倦到了极点,而后他便缓缓地闭上了眼眸。

    然而就在他昏迷的刹那,他的耳边传来了一阵悠远漫长的笛声。

    似曾相识,在哪里听过?

    他还没回想起来,最后一丝神志轰然坍塌,他陷入了无比的黑暗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青冥觉得自己漂浮在无比黑暗的海洋中,这种感觉以前也经历过,找不到方向,没有任何目标。

    如同一具脱了魂的躯壳随波逐流,没有思想,没有灵魂。

    前方一道光洒将下来,将他周围的黑暗点亮,他的眼眸逐渐变得明亮,思想渐渐汇聚于他的脑海中。

    涣散无光的眼眸此时多了一丝光彩。

    天光越来越亮,他像一只幺蛾子,奋不顾身地扑向了那团“火光”。

    当他再次睁开眼之时,他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明亮的客栈床榻上。

    “你醒了!”身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青冥扭头看去,只见雨寒依旧一袭黑衣站在床边,脸上露出了一片喜色。

    “青冥!”

    “青冥公子!”

    雨寒身后的宋轩与星叮铃也靠向前,他们两人的旁边还有一中年人,那是星伯洛。

    “这里是......”青冥意识依旧模糊,在他昏迷的最后一刻,他眼睁睁地看着珊瑚独角兽一脚踩踏下来。

    按理说他现在应该躺在遗迹内冰冷的海水中,珊瑚独角兽那整天蔽日的一脚青冥自认为自己没有能力承受。

    可事实却是他好端端地躺在了这间温暖的床榻上。

    他看向身边的四人,想从他们眼中看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可他失望了,因为他们也在用疑惑的眼神望着他。

    很显然,他们也想从他身上弄明白遗迹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这样,双方各自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人说一句话,现场安静到了极点。

    “你已经昏迷了七天七夜了!“似是为了打破眼前的尴尬,雨寒率先讲话 。

    “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就躺在阴鬼林外围那片水泊里,只不过当时那里的水全部凭空消失了!“宋轩说道。

    青冥不由得一怔,他确实不知道漠北发生的这些变化,宋轩当即简略地过述了一遍。

    “总之,一句话就是漠北变成了汪洋,之后汪洋又消失了,大漠依旧是大漠,你别用这种质疑的眼神望着我,我说的都是事实!”宋轩撇撇嘴看着青冥说道。

    “宋轩公子说的没错,漠北确实发生了这些变化,也许是跟遗迹有关,你能告诉我们遗迹发生了什么吗?阴鬼林外围那片水体消失了,也就意味着洲河遗迹也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或者再次沉入了大漠深处。”星伯洛说道。

    青冥当即也概述了自己在遗迹内是如何躲避珊瑚独角兽的追击,最后力竭昏迷,最后一幕应该是自己丧命于珊瑚独角兽的脚掌下,可自己却躺在了这里。

    四人听完后脸色疑惑更胜,难道青冥自己还能穿越虚空逃离遗迹不成,就算他有能力,可当时的他却是处于昏迷的状态,不可能自己逃离出来。

    “对了,在我意识完全消失的刹那,我隐约听见了笛声,没错,就是笛声!”青冥皱眉,他当时以为是错觉,现在看来,必定是有人救了他,而且还把他从遗迹中解救了出来。

    “笛声?”四人面面相觑,这么说来,青冥昏迷后能从遗迹中出来也就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有位通天大能把他从太古十大凶兽之一的珊瑚独角兽脚下救了他。

    “对了,我们把你扛回来的时候,你的手心紧紧握着这个东西!”宋轩似乎想起了什么,从旁拿出一样东西。

    那是一枚墨色石纹络令牌,令牌不大,却十分古朴,上面的纹络如同千年老树树皮的褶皱,纹络交缠重叠,围成了一个古老的“圣”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