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浮世剑圣 > 第002章 红衣少女
    “乾坤一录英雄尽,血海骨山苍穹悲!”江湖纷争奏起,天下重新洗牌,乾坤录现世,英雄喋血,可怜苍生入浮尘......

    ......

    日暮时分的茶马古道总是显得那么沧桑,不知何为,虽然如今是六月时分,但无论是周边的树丛还是行走在古道上的旅者,无不给人予一种恰似秋日般的萧瑟苍凉。

    小道旁的一间古楼客栈内,三三两两的商旅垂头丧气的走进了客栈。

    “这年头,生意不好做啊,现在的世道怎么乱成了这样!”

    “哎!是呀,天下不太平,‘乾坤录’出世,长亭洲消失,剑圣都薮生死未明,魔教并起,中原武林也乱成了一团,这该死的魔教,害的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流离失所,没有一天能过上好日子。”

    “听说要不是雨轩阁出面扼住了魔教的北上,恐怕现在的中原武林难免血流成河了!”

    “雨轩阁,中原武林有它支撑,想必魔教也不敢乱来”

    ......

    坐在靠窗位置上的一白衣少年自顾自的在饮酒,却不管周遭发生的一切。不过当听到对方说长亭洲,剑圣都薮的时候,他俊朗的脸上才微微皱起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痛苦神色。但仅仅是眨眼的功夫,他又恢复了平静,看着门外那萧瑟的古道,在酒精的作用下,他的思绪回到了一年前......

    “喂!穿白色衣服的那个男的,叫你呢!对,别往回看了,就是你!”

    当时仅仅十五岁的他第一次执行师父交代的任务,途径这条已经有了几千年历史的茶马古道。古道依旧在,却不见当时人。

    突然听到背后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好奇之下,他不禁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红衣少女坐在路边的树枝上看着他,他不解,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确认那红衣少女是否真的在叫他。

    “对,就是你!”

    他脸色一僵,心想,该不会是被他发现了师父秘密交代的任务吧!如果这样,那只能对她不客气了。这样想着,一只手不自觉的往身上的那柄青色佩剑摸去。

    “哟哟!脾气还挺冲的嘛!不就是叫了你一声而已嘛!难道你这就要杀我了”少女丝毫不在乎他的感受,依旧笑靥如初,双脚悬空在树上来回荡漾。

    少年被揭穿,随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姑娘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先告辞了!”他依旧担心师父交代的事情会暴露出去,告别红衣少女之后,他就匆匆离去了。

    红衣少女看着他匆忙离去的背影,从鼻子中发出一声不屑的哼声:“傻大个,本姑娘好心想提醒你,你到把本姑娘当空气了!简直就是白痴一个,还去刺杀别人,不被别人杀了就不错了,要不是看在......”说道这她突然停住了,红衣少女伸出拳头,往她的离去的方向狠狠的揍了一拳,随即跳下了枝头,蹦蹦跳跳的跟了上去。

    ......

    “这位姑娘,你为什么总是跟着我?”他看着身后那个红衣少女,眉头紧锁。

    “为什么不是你跟着我呢,这条路那么大,又不是你家开的,凭什么说我跟着你啊!”红衣少女背着双手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说道,而后又神秘兮兮的探出她的脑袋,笑眯眯的看着他“我叫陌绾儿,你叫什么名字?”

    他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少女,气不打一处来,愤愤然的看着她:“我凭什么告诉你?”

    “那就没有办法咯?我还是要走这条路,要是你告诉我你的名字的话,说不定我还会绕路走,就不跟你抢这条路的行走权力!”

    “你......”年少的他看着眼前红衣少女这般无理取闹,心中又没有别的办法,要是她一直跟着自己的话,就无法完成师父交代的任务,毕竟他这是第一次出师,对于他来说意义重大。

    “青冥”

    少年硬生生的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朝着古道尽头离去。

    她是第一个除了他师父与师兄以外第一个知道他名字的人,殊不知,在往后的岁月中,“青冥”这个名字震慑了整个江湖。

    “啪啪......”

    有盘子破碎的声音,他的思绪被拉回到了现实,朦胧的双眼看着客栈内发生了一切,一个络腮大汉正抓着店小二的衣襟,像拎小鸡一样把他举了起来。

    “我要的是一叠能下酒的花生,你看看你给我的是什么!!”络腮大汉指着地上碎成一地的碟子,瓷器碎片与青豆交织在一起,其中一颗青豆滴溜溜的滚到了白衣男子脚下。白衣男子弯下腰,把它捡起来,浑圆的豆身布满褶皱,不知怎地,他心中又是一阵感伤,随即轻笑了一声,这不正是他人生的写照吗?

    坎坷,沧桑以及布满创伤。

    曾几何时,他也是一个一尘不染的少年,是那个女孩一次又一次把他从鬼门关中拉回来,让他认清了这个江湖的险恶。

    血红,满眼的血红,恰似那簇拥着的凤凰花。

    “砰!”

    他面前的桌子上不知何时已经放上了一把巨斧,斧身锋利削铁如泥,他看了一眼明晃晃的斧身,如同镜子般光彩照人。看着镜子中的那个人影,满脸的沧桑,十八年的风华转瞬即逝,那意气风发的面容早已被时光埋没在岁月的长河中。

    他暗叹了一口气,拿起酒杯再次轻啜了一口,酒入口,味辣且涩,而后又变成了香醇甘美。

    “小子,刚才是你在嘲笑我吗?”络腮大汉拿起桌面上的那把巨大的刀斧,在白衣少年面前晃了几下,震的桌面上的酒碗倒在一边。

    白衣男子如同没有看到眼前之人一样,还在自饮自酌。周围的观客此时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只能在底下小声讨论着。

    “你说那个李斧今天发什么疯!”

    “不知道,想像吃了*一样,从进门的那一刻起,我就注意到了他那一脸的猪肝脸色!”

    “嘘......小声点,你不要命了,他可是江南四大势力的人,不想死的话就安静点”

    那几人听到旁边一人说到江南四大势力的时候,脸色为之一变,随即不再言语。

    场中。络腮大汉见白衣少年不回话,愤怒到了极点,举起手中的巨斧当即劈向白衣男子。白衣男子丝毫不闪躲。众人齐齐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似乎可以预想到下一秒这个男子必定会血溅三尺。

    众人臆想中的情况却没有发生。

    寂静,全场默然。

    白衣男子手持青色剑柄,剑尖抵在了络腮大汉的咽喉处,一滴滴血液顺着剑身滴在了桌子上,剑身处一个“冥”字赫然出现了众人眼前。

    “要不是答应了绾儿......”白衣男子自语了几声,收回青剑,擦掉上面的鲜血,随手往腰间一放,宝剑准确无误的收回到了剑鞘中。

    白衣少年看都不看周围人一眼,独自走出门去,只剩下一脸呆滞的络腮大汉。

    白衣少年走后,络腮大汉浑身无力的软倒下去,仿佛他平生但是力气用在了面对少年身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