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浮世剑圣 > 第184章 刑招
    青冥仿佛在这一刻彻底地清醒了,他怎么忘了这件事,当时在断崖之巅时完全沉浸在师兄身亡的消息中,竟然忽视了身边还有个需要自己保护的人。

    要是灵曦出现什么意外,自己恐怕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青冥这样想到。

    经过几个拐道,青冥跟着那人来到一处牢狱入口。

    那人向后瞥了一眼身后如同野人的青冥,正在犹豫要不要带他去见胡头领。

    就在这时,他身处的这处牢狱内传出了鬼哭狼嚎的惨叫声,带头那人战战兢兢。

    青冥明显感受到他在害怕,便催促道:“你要是敢耍什么花样,后果怎样你应该很清楚!”

    “大...大,大爷,在您面前我敢耍什么花样,胡莽头领就在里面,我已经带你来这里的,剩下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不是我不想带你到他面前,而是...”说到这,那人脸色惊惧不定,是不是还扭头看向身后漆黑一片的牢狱洞穴。

    “而是什么?”

    “而是胡莽头领是一个真正的恶魔!”那人说到这,挣脱开青冥的束缚,慌慌张张地向远处跑去,青冥哪里肯给他逃跑的机会,踢起脚下一枚石子,石子准确落在那人的后背,那人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

    青冥二话不说转头走进了那种阴森的牢狱。

    刚走数十步,一阵血腥味便从牢狱深处飘了出来,而且伴随着的是阵阵如同来自九幽的恶灵的惨叫声。

    此处牢狱跟青冥自己原先待的那个牢房不同,那里至少还有个天窗看到外面的世界,要是接近正午时分,深处牢狱的人们还可以看到一丝阳光。

    此处的牢狱却不太一样,与其说是牢房,倒不如说是一处洞穴,这处洞穴不知是人为开凿的还是天然形成的,通道周边的石壁凹凹凸凸,路面也坑坑洼洼。周围凸出来的石壁上点着昏暗的火光,这些火光的燃料为妖兽身上的固定脂肪,所以燃烧起来有种怪异的味道。

    这种以妖兽脂肪制作而成的燃料没有经过加工就直接使用,所以整个洞穴弥漫着一种妖兽烧焦的怪异味道,青冥也对这种味道极其的反胃,这简直就不是人待的地方 。

    难闻归难闻,但是青冥必须走下去,心中一想到要是灵曦被关在这种地方,青冥内心就沉到了谷底,当即也顾不了那么多,加快速度继续朝着洞穴深处行去。

    通过狭长的甬道尽头,来到一处宽敞的石室,石室是一个开放性的空间,周围石壁又如同鱼骨般连接有无数条较之前略小的通道,为通往各处的牢房。

    石室内灯火通明,墙上挂着许多触目惊心的刑具,有些刑具上还滴着鲜红的血液,血滴汇聚到地面坑洼处,形成一滩暗黑色的血水,血水与昏黄的火光交相辉映,再加之不断传出的悲惨声,这里不是地狱胜是地狱。

    靠近中央的部位有一方形石桌,石桌旁坐着一个干瘦汉子,只见他一手拿着一只鸡腿,另一手端着酒壶,边吃边喝,完全不理会周围的嚎叫声。

    此人似乎已经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

    几个呼吸的功夫,两名狱卒抬着一个高个子来到那干瘦汉子面前,在犯人面前盛气凌人、骄横霸道的狱卒在这名干瘦汉子面前完全没有了脾气。其中一人的腿肚子竟然发起抖来,面色显得极度害怕,好像他们面前站着一只强横无比的妖兽,只要他们敢出一口大气,他们就会立马命丧黄泉。

    “胡......胡头领,此人宁死不招自己的罪行,无论施加任何刑具,他都如同钢铁般强韧,我们已经损坏了二十副刑具!”其中一名狱卒小心翼翼地说道,就连说话用词都非常小心。

    干瘦汉子胡莽听到这,缓慢地放下了手中的酒肉,抬起头望了一眼那两名狱卒。两人不敢与胡莽的眼神对峙,但即使这样,也被胡莽身上散发的气势震退了几步。

    两人呼吸似乎都停止了,没有一人敢睁眼看一下眼前之人。

    “哦?这么有趣!”胡莽显然被激起了兴趣,从周围上站了起来,迎面走向两名狱卒。

    两名狱卒冷汗连连,把头垂得更低。

    “在我这里,是犯人都得老实招待自己的罪行。”胡莽经过一个火炉旁时,顺手把火炉中的一块烧红的铁块夹起来。

    那个高各自虽然浑身都是伤,但是他的脸上丝毫没有畏惧感。

    只见他猛然向身边的两名狱卒撞去,两人瞬间朝着周围的墙壁飞去。

    “你们含血喷人,那些渔民根本就不是我杀的!”高个子眼睛通红,怒视着对面的胡莽。

    高个子眼看着就要挣脱束缚,但手脚上的铁链瞬间阻碍住了他。他可以徒手敲碎一块巨石,扯断一根狭长坚韧的钢铁,但却对这两条小小的锁链无可奈何。

    “我劝你还是不要挣扎了,这两根铁链你是挣脱不了的,它们的材质来源于北域玄冥铁,专门束缚人体内的灵气。呵呵...你还是束手就擒吧。说不定我还能留你个全尸!”胡莽说完,拿着那块烧红的铁块朝着高个子的身上烫去。

    “吱吱......”一声声沉闷的声音响起,高个子胸膛瞬间被烫起一块通红的伤疤。旧伤未好又添新伤,鲜血瞬间从结痂出流了下来,此刻的高个子忍着疼痛试图让自己不昏迷,咬着牙坚持着。

    “看来是条硬汉!”胡莽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此刻的他心中还有点兴奋,他一向以折磨人为乐。平时只要一对犯人用刑,犯人不是直接晕过去就是直接死亡,完全没有乐趣可言,这让胡莽无比的憋屈。

    眼前来了个硬汉,无论施加什么酷刑,他都隐忍了过去,更为重要的是,他竟然把刑具都给弄坏了,这让人不由得惊呼是刑具折磨人还是人虐待刑具。

    胡莽用一种狼追逐羊的强者形态望着高个子,随即往身后一指,只见墙壁上挂着形态不一的刑具。

    “这里有两百种刑具任你享受!”

    胡莽把手中夹着的红铁块扔到一边,抓起一个粗壮的弯钩说道:“此名为‘刺骨钩’,顾名思义,就是能刺穿人琵琶骨的钩子,嘿嘿...‘刺骨钩’之后还有‘剔筋刀’...”胡莽一脸兴奋地介绍着墙上挂着的刑具。

    “呸...”一道口水瞬间打在胡莽的脸上,胡莽原本十分兴奋的脸瞬间停滞了,缓缓扭头看着高个子,脸上的笑容如同凝固了一般。

    “只会用刑具使人屈打成招,帝国的走狗都是如此,怪不得弄得民不聊生!”高个子依旧无所畏惧。

    “我决定了,等下让你死无全尸!”胡莽小心翼翼擦掉脸上的口水,一脸狰狞地望着眼前的高个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