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浮世剑圣 > 第191章 铁匠铺
    灵曦告别了烧饼老伯,独自走在雾华州的中央街道上,街上四通八达,灵曦只能盲目地行走,两只小眼睛明晃晃地四处张望,试图能在人群中看到青冥熟悉的身影。

    街道拐角有一石拱桥,桥旁有一蓄水半圆形广场,广场上有一小贩卖冰糖葫芦。

    许多小孩子在广场上追逐打闹,紫鸢玩具被他们握在手中,微风轻拂,纸制紫鸢在空中划过一道道弧线,如同九天之下绚烂的火花,紫色如流,倒映着天真无邪的孩童面庞,那逝去的岁月,在紫鸢的一起一落

    间重新浮现。

    灵曦毕竟也还是个孩子,看到如此景象,脸上露出潮红,兴奋地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广场旁边有一条河流,河水碧绿如白玉盘。河面上客船徐徐前行,泛起的涟漪打破了平静的河面。

    船上歌声透过窗棂传入匆匆过往行人耳中,使路途中的人们枯寂内心深处得以慰藉。

    河对岸有数排杨柳,杨柳依依,奈何随性。无数枝条垂如水中,如万千绿丝从水面下冒出,绿荫下,各色无名鲜花竟相斗艳。

    杨柳岸为一斜坡,坡上有一小道,距离小道三丈远的地方有一木质小屋,屋子不大,四周窗台上爬满藤蔓,周围同样绿树成荫,在建筑密集化的雾华州能在一间木质房屋中看到如此多的绿树,不能不称之为奇迹。

    如果有感知力的人来到此处,就会发现这里除了木元素及其充裕以外,而且金元素同样也及其丰沛。

    按照五行中金克木的道理,金与木不可能共存,可在这间小屋,金与木却很好地相处,没有任何的互斥反应。

    此小屋为一匠铺,就在此时,匠铺外来了两名客人,一人两人面容都是少年模样,其中一人人高体壮,似武夫,另一名同样身高,但体型却不如前一人,看样子却像书生样子。

    体壮之人为项戟,书生模样为青冥。

    青冥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一改当初那个颓废邋遢的模样,变成了一个翩翩少年样子,面容清秀,与之前模样有着天壤之别。由于之前的沮丧颓废多日,本来身体就没有完全恢复,再与胡莽交手,身体更是吃不消,当下脸色呈现出病态的苍白。

    “项大哥,我们不是要去帮你解开身上的镣铐吗?来这里做什么?”望着周边郁郁苍苍的树木,青冥不解道。

    “是啊,就是这里,我也不知道可不可行,只能试试了!”项戟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

    “这里?”青冥脸上更是不解,他实在想不通这样一座平平常常的茅屋里面有什么能解开玄冥锁的秘方不成,虽说心中疑惑,但还是跟着走了进去。

    刚踏进门槛,青冥环顾四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名破烂不堪,反之迎面而来的是一股炽热。

    房中四周散布着各种武器,其东北角有一熔炉,熔炉底下一团火焰仍在快速地燃烧,青冥看到这,瞬间明白

    了原来这样的一间茅屋竟敢是一个小型的铁匠铺。

    “段叔,我回来了!”寂静的房子响起了项戟的声音。

    然后空荡荡的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回应项戟的只有那团燃烧的火焰。

    项戟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独自低估了一声。而后转头看着青冥说道:“这是我做学徒的地方,莫要见怪,我这幅模样恐怕无法招待你了!”

    “没关系,我随性惯了,不用太客气!”青冥微笑着回应道。

    项戟向他点了点头,随即又把视线转移开,四处向屋子探查。

    “段......”项戟刚想喊出声,话刚说出口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段什么段,断你个大头鬼!我刚梦见自己只差一脚就踏进仙门了,被你这么一喊,我的成仙梦又被你搅破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柜台上 突然伸出一只手,紧接着青冥边看到一个满脸络腮胡子,头发蓬乱不堪的

    中年人爬了起来,他身上穿着一件沾满铁渍的围裙,一看就知道他是这里的匠人。

    只见他睡意朦胧,另一只手还拿着酒瓶,青冥远远就闻见他身上浑身酒气。

    “段叔,你怎么又喝醉了!”项戟连忙小跑过去搀扶住那个中年人。

    中年人揉了揉眼睛,当看到项戟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中年人的脸色露出了一丝不快,随即便一个巴掌打到项戟的头上。

    “你小子还敢回来,这都消失了几天了,生意还做不做,这个月的工钱还想不想要......”中年人对着项戟就是一顿乱骂。

    项戟大气都不敢出,只是低着头恭敬地站在中年人面前。

    “咿?”中年人骂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玄冥锁!”

    青冥在一旁一直观察着中年人,中年人不经意间的一撇竟然能认出玄冥锁,看来中年人的并非普通的铁匠。

    “陋室简陋,客人还请随意落座!”中年人看向青冥,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仿佛一开始就知道屋子中多出一人似的。

    这下轮到青冥惊讶了,中年人的视线至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项戟,他又是怎么发现自己的存在的。青冥想到的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中年人的感知力非常强大,可以这么说,整间屋子早已在他的感知范围之内。

    “这玄冥锁怎么到你身上去了?”中年人看着项戟,露出凝重的神色。

    项戟一五一十地把所有的经过告诉了中年人,包括自己前往隐雾幽湖捕鱼遇到水怪以及目睹了水怪吃人,自己打跑水怪后背州府衙门的人诬陷被抓进鬼穴狱,之后恰好碰到青冥,是青冥将他救了出来等等,其中他省略了自己在牢狱中备受欺凌的过程。

    中年人听完后皱了皱眉,连忙走到门口,将门口上写着“今日休息”四个字体的木牌挂在门口,随即把门窗关上了。

    “这几天你们都不要出去,就暂且在这里好好养伤。”中年人看向青冥,若有深意地向他点了点头。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外面那个告示悬赏抓捕的人就是你吧!”

    青冥心中一沉,来这里的路上他与项戟自然看到了大街小巷贴着的抓捕犯人的告示,告示上画着的就是一脸邋遢,头发凌乱不堪,整个人外表如同野人般的自己。

    不过却没有项戟的告示,估计当初青冥与胡莽交战的时候,项戟听了青冥的话还呆在牢狱中,所以整个过程狱卒们至始至终都认为只有青冥一个人在劫狱。

    青冥下意识地往腰间抹去,但是腰间却空空如也,他却已经忘记了那把青色佩剑被自己遗失了。

    那是他视若生命的宝剑不知道遗落何方,当初乞儿郭武爷孙俩将他从隐雾幽湖带回去的时候,他的身上是空空如也。

    所以,青冥剑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掉进了隐雾幽湖的湖底,亦或是当初跌落进断崖之巅的天坑时掉在那里。

    至于具体在哪,青冥只有等到自己修为完全恢复后才能去找寻。

    现在的他已经做好了战斗充分准备,他不知道眼前这个中年人是否会抓他进州府,毕竟抓他的回馈条件十分诱人——一枚二品灵丹加一部黄阶武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