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浮世剑圣 > 第244章 落败
    就在成浩一剑落下之后,南盟弟子无一幸免,全都被剑气所伤,虽然他们这个小队人马不算强悍,顶多也是后卫部队,但却胜在人数,一个个接着上都能把你的灵力耗费殆尽。

    红霞与清慧等乱花宗的弟子看到成浩竟然一剑解决在场的南盟弟子,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惊骇的神色。

    反观蓝幽与刘子染,他们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变化,仿佛眼前这一幕早在他们的意料之中一样。

    “轰隆!”就在成浩收回巨剑的那一刻,他们的身后传出了一声洞彻天地的响声,众人回头一看,只见不远处的天际好像有什么东西爆炸了一般,无数光芒在空中四散,而后又如同烟花般落下。

    丛林中的鸟兽似乎被这一声响惊动了,无数鸟雀朝着与那片区域相反的方向纷乱飞去。

    “这是……”成浩抬头看了一下那片空间,眉头微皱。

    “是宗门的方向!”红霞惊呼出声,众乱花宗的弟子脸色惨白。

    “南盟已经攻到了宗门前!”清慧俏脸变色,连忙对着周围的弟子说“宗门有变,我们赶紧回去!”

    众乱花宗的弟子个个都是心中沉重,她们恨不得现在就在宗门,以宗门共存亡,看她们的脸色就知道,她们早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我们跟你们一起去吧!”成浩对着红霞与清慧两人说道。

    她们两人相视一眼,而后扭头对着成浩三人点了点头。

    就目前的局势而言,多一份人手就多了一份力量,况且,以成浩的修为来说,这个助力却是非常巨大的。

    当即众人也不寒暄,收拾了一下立即朝着乱花宗所在的区域奔去。

    南疆崇山峻岭众多,而乱花宗则隐于这些山林中,如果不知道乱花宗的位置,即使在山林中找寻大半个月也找不到它的踪迹,这也就是为什么乱花宗在南疆人的眼中是一个隐世宗门的缘故。

    南盟的这次行动,其实也是在前几次的基础上,经过多方收集信息,最终在确认其宗门所在地,之前的几次彼此都有些冲突,南盟也没有太大的信心将乱花宗一举荡平。

    乱花宗宗门前有一大片药田,要是放在平时,这里定会弥漫着药草的香味,远远就能问道药草的香味,有时还会吸引林中的一些妖兽。

    此时的药田却没有了昔日的繁荣,药田上的药草已经被践踏得不成样了,无数人头攒动,药田上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人。

    这些人丝毫不怜惜脚下的药草,反而踩踏的更加厉害,似乎在他们的心中,破坏掉这片药田可以让他们格外开心。

    虽然他们的脚下不闲,但眼睛却看向了天空中,那里有两道人影来回穿梭,无数灵力光芒在空中爆炸,顷刻间便将这片天空染成了五颜六色。

    天空中对抗的人分别为南盟这边的长老肖杰以及乱花宗的三长老黄言欢。

    黄言欢隶属主站派,在他的心中立刻战死,也不想在南盟中委曲求全。

    所以当南盟的弟子攻打到山门,他第一个站了出来。

    两人的修为都是上阶武王,所以交手异常激烈,战斗进入了白热化的程度,一时之间难以分出胜负。

    南盟这边为另一名长老金南江带队,人群中却不见秦中书与鬼骨婆婆的身影。而另一边,乱花宗则由二长老肖浮主持,大弟子张旭站在他的身边,脸色变得极度寒冷。

    南盟这边已经连续进攻了两三次,但还是无法突破乱花宗的防守,不得不说,乱花宗的人数虽少,但在抵御外敌方面却是异常的顽强。南盟的弟子无法移动半分,还是停留在眼前的药田上。

    “乱花宗的弟子你们听着,今日你们乱花宗必亡,还是乖乖投降,避免不必要的伤亡!”金南江冷笑道。

    乱花宗的弟子脸色非常难看,看着药田上密密麻麻的人头,再反观他们这边,对方的人数是自己的四五倍之多,经过前几次的冲击,他们也已经筋疲力尽,南盟的弟子可以轮番替换,他们这边却没有人可以调整。

    “想要啃我们宗,就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了!”乱花宗的二长老肖浮丝毫不畏惧,整个人向前一步,站在了队伍中央,面对众多南盟弟子,不为所动。

    “你们现在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还是乖乖投降,否则等我们副盟主到了,你们可就没那么好运了!”金南江又接着说道,南盟的弟子听到这话,个个眼冒光芒。

    乱花宗的弟子则是面如土色,不知道他们所说的那个副盟主是谁?是武皇的萧玉风还是次皇的秦中书,如果来的是秦中书,他们到还有一丝希望。

    此时的他们还不知道就在不久前,秦中书已经由次皇踏进了武皇境界。

    如果是萧玉风前来,那么他们乱花宗绝无抵抗的可能,要知道,他们的宗主夏凝芸的修为也不过时候次皇而已,虽说差一脚就踏进武皇,但这一脚却如天堑,两者的差距并不能用差一点来抵消的。

    “大言不惭!”金南江冷哼一声,整个人迅速地朝着肖浮掠去。

    南盟的弟子看到金南江已然出手,他们也蜂拥般扑向了乱花宗的弟子。

    不消片刻,两股势力又一次交错在了一起,灵力、剑气飞舞,惨叫声此起彼伏,战场变得异常惨烈。

    张旭一手打向一名南盟弟子,另一只手横亘一百八十度,再次打倒另外一人,整个人在人群中来回穿梭,他的周围不断有南盟的弟子倒下。

    就在横踢掉一名南盟弟子后,突然一股凌冽的劲风袭向了他,他一侧身,躲过了这次的攻击。

    金南江属于那种心狠手辣之徒,招招都是狠手,一掌毙掉一名乱花宗的弟子后丝毫不停歇,另一只手又掐向另一名弟子的咽喉处,那名弟子还没反应过来当即毙命。

    金南江如如无人之境,信步闲庭地朝着前方走去,他所过之处,皆是乱花宗弟子的尸体。

    “让开,都给我让开!”肖浮看到他们的弟子在金南江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脸色当即变得苍白,厉声呵斥靠近金南江的众乱花宗弟子。

    他们乱花宗再与南盟弟子对抗中本就处于劣势,如今眼看着更多的弟子在金南江的手中倒下,肖浮眼睛不由得泛红。

    确实,在强者面前,他们乱花宗的弟子根本就如同蝼蚁一般。

    “狗贼,你的对手是我!”肖浮一脸愤怒,对金南江以强者之态欺凌弱者的行为极度愤慨,当即也顾不得形象,一张嘴一口脏话便骂了出来。

    金南江视若未闻,右手击到一名乱花宗的弟子天灵盖上,那弟子连声音都没有发出一声就软绵绵地到了下去。

    就在这时,肖浮的攻击也到了。

    “横劈斩!”肖浮双手一横,手背如同两柄刀刃瞬间就向金南江劈去。虽说这一招为黄阶武技,但胜在肖浮浸淫已久,对这一招早已经烂熟于心,更是悟出许多心得体会,所以一使出手,再加上他本身的修为,威力自然无比巨大。

    金南江也深感这招恐怖,当即也不含糊,一个飞身,终身往后倒去,避开了肖浮这记攻击。

    “轰!”地面被击穿,露出一个深坑。

    肖浮见自己招式落空,翻身又是一转,如同一条在水中畅游的鱼,一下子又窜了出去,朝着金南江飞去。

    “很好!今天就让我会会你!”金南江脚尖一点,随即背后生出一队羽翼,赫然由灵气所化,他的整个身形瞬间就朝着天空中飞去。

    肖浮也不示弱,紧跟上去,两人背后的灵羽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无比绚烂而又略显苍凉。

    另一边,天空中早就被各种攻击波占据,两团不一样的火光来回交替,错过,碰撞,而后又是错过。

    每一次碰撞都会散发出如同烟火般的光芒,如同天空中倾倒了火炉,灵气光芒不断地从两人身上流淌下来。

    一会儿聚,有一会儿散。

    如同眼尖之人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虽然这两人交手剧烈,一时半会看不出什么,但灿烂的光芒之下却隐藏着另一番的衰竭。

    果不其然,以黄言欢为首的蓝光荷以肖杰为中心的红光不断交织,最后蓝光竟然有种渐渐衰退的迹象。

    “轰!”又是一声巨响,天空中再次发生爆炸。

    下方的双方众人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不一而同地停下了手中动作,齐齐抬头张望天空。

    那一声巨响过后,一人如同流星般划过,紧接着便撞向了下方的一座山岭中。

    “轰!”大地为之一阵,无数碎石纷飞,那座山岭瞬间塌陷了一大截。

    乱花宗的弟子与南门弟子各自心情紧张地望着天空,他们都期待站在那里的人是他们己方的人。

    当天空中那人露出身影时,随即一阵排山倒海的欢呼声响彻全场。

    肖杰的身影悬浮在众人的头顶。

    与南盟的弟子截然不同的是,乱花宗弟子们心如死灰,他们的三长老黄言欢竟然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