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东丘 > 第九百四十五章,英雄齐聚黄尘关
    上官清扬的伤势需要长时间调息修养,无法参与进攻小仙登峰,已成定局,浪流很是担心上官清扬的情况,左右再三,又怕错过了与郭孙雄的最后一战,在临行之前,找到陆谦玉,两个朋友,在晨曦的薄雾之中交谈,陆谦玉不赞成浪流跟随队伍一起走,因为上官清隽和上官百惠刚刚死去,上官清扬的精神正处于一段非常难熬的时期,除了下落不明,生死未知的上官小妹之外,浪流就是上官清扬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当然,陆谦玉与上官清扬结拜,还有铁金顺,林杏,许来风这些人,都能算是上官清扬亲人,不过,始终都比浪流和上官清扬的感情差了一截,能在上官清扬身边终日守护的只有浪流一个人,陆谦玉担心,浪流一走,上官清扬承受不来如此大的失去亲人的悲恸,在心灵上受到不可挽回的伤害,另外追找小官小妹的事情,也需要有人留下来,陆谦玉已经让王作古,马三强,龚不凡,顾有志,温如是,胡雪,宁儿留在这里了,只是,温如是,胡雪,宁儿三个人,态度似乎十分的坚决,要跟着陆谦玉一起去黄尘关,陆谦玉左右不了她们几个女子,怕是要默许跟着一起去了,倒也是个麻烦,因为这最后一场决战,想必是相当激烈的,仅仅在金乌谷和书剑山庄,武林之中,便有多少名宿魂归黄沙?

    最后这一战,势必更加艰难,到最后又有几人能还?

    浪流自有自己的意见,他是要跟着陆谦玉去的,两人一同走过了一段最为难熬的岁月,多少次死里逃生,不想在最后阶段,让陆谦玉自己去面对强大的敌人,何况,郭孙雄更为当年莱州惨案的制造者,作为万家最后的子嗣,他要亲手杀了郭孙雄为父母报仇。

    浪流有去的理由,也有不去的理由,陆谦玉一时不便再劝,站在谷口,眺望远山,只见墨色阑珊,陆谦玉说道:“浪流,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要自己拿主意,咱们兄弟并肩作战,我自然高兴,但你也要考虑清楚,清扬一个人留在金乌谷,少了陪伴,是否能够度过这段苦难的时光。”

    浪流笑道:“你当我为什么来,便是清扬找到我,要我跟着你们一起走的,我在昨天还在犹豫这件事情,他忽然解开了我的心结,岂是我们都小看清扬了,他的内心十分强大,上官清隽和上官谷主的死,她固然伤心欲绝,但他更明白,若是不能铲除郭孙雄,不知道江湖上还会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要死多少人,我问过她,若是我走了,她怎么办,她说‘你走了,是好事,我受了重伤,不能手刃仇人,你是我的朋友,我的浪流大哥,有你出手,割下郭孙雄一片肉,喝他一口喝,就等于帮我报仇了,在你走后,我将认真疗伤,母亲死了,姐姐也不在了,小妹下落不明,生死未卜,金乌谷不能就这么倒下,其实金乌谷的存在,不是一个人,不是两个人,不是三个人,而是一群人的金乌谷,金乌这次涅槃重生,我真高兴,只要金乌还在,金乌谷就在,我将整顿金乌谷内的事务,让她繁荣下去,把以前,我母亲留下来的古怪的规矩,清除掉,让金乌变成一个只有爱,没有狠的地方,所以你放心的走吧,我在金乌谷内,等你回来。’你说,清扬是不是一个,目光远大的女子,我浪流,今生有此良人相伴,虽死无憾了。”

    陆谦玉暗暗道:“不愧是清扬姐姐,在关键时刻,居然有这样的气度。”他笑了,说道:“那好,铁大哥,他们正在收拾行装,我们随后出发,别忘了你的酒葫芦。”

    浪流道:“酒是不能再喝了,以前喝酒,无非是打发无聊的时光,现在我觉得,时光甚是可爱,怎能沉醉度日?”

    陆谦玉取笑道:“你变得,我越发不认识了,不过,这是好事。”

    等待薄雾散尽,陆谦玉等人,踏上了前往黄尘关的路途,上官清扬卧床,未能相送,金乌谷的弟子,除了受在各处不能移动的,剩下的人全都出来送陆谦玉,这些年轻的女子,面庞上带着伤痕,眼光异常的明亮,他们望着陆谦玉的背影,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这几个人的身上,此后等待着他们从黄尘关传递好消息回来。

    离弦跑出四五箭地,陆谦玉回头一看,大家伙还在向他招手目送,一时间,心里百感交集,只想早一步赶到黄尘关,抓住一切时间,趁郭孙雄元气大伤,攻入小仙登峰,将这个江湖罪人,绳之以法。

    这一走,就是四五天的时间,路上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众人也不是很着急赶路,只是一走着,没有停下来留恋任何东西,走的不快,也不慢,该吃饭的时候吃饭,该睡觉的时候睡觉,在路上,他们打听到了一些墙面的情况,不少百姓,伤人,甚至是官兵,从黄尘关退了下来,要找安全的地方躲避一段时间,行色匆匆的,同时还有一种恐慌的心里,原来,黄尘关不久之前发生了一场恶斗,从小仙登峰上下来了一伙魔炎教派的小股精锐,趁着夜色,偷袭了黄尘关,杀死了不少的官军和武林人士,短短时间内,占据了三分之二的城池,后来,在武林人士的抱团之下,又把魔炎教派的人打了回去,这才不让黄尘关落入到魔炎教派的手中,约到了拂晓的时候,忽然从远处又来了大批的武林人士,这些人到了黄尘关之后,开始休整,住进了客栈和空房子里,魔炎教派不敢来犯,当地的居民,知道双方摆出这么大的阵仗,不久之后就会开打,最后受伤的准时来百姓了,于是他们收拾东西,纷纷推出了黄尘关,前往不远处的亲戚家去避难,没有亲戚的,就住在其他城市的客栈里,等什么时候,黄尘关的仗打完了,他们再回去也不迟。

    此时的黄尘关,就等于是一座空城了,全城上下,原有七八万人口,现在也就剩下一两万左右,有些亡命之徒,做起了生意,毕竟近四五万人的武林盟主力,是需要吃喝拉撒的,武林人士,出门在外,出手都阔,加上这一场决战,九死一生,大把的花钱,谁不想趁机多捞一笔钱,而且,有些聪明人,相信武林盟这么多人在,魔炎教派再也打不进来了,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反而留在城中自己的家里,有吃有喝的,又发愁什么呢?所以他们就没走。

    至于官军,小仙登峰上的魔炎教派早就成为他们的威胁了,这次武林盟来的最后,武林之中,各门派发展壮大,虽然被朝廷所认可,毕竟皇帝的宝座,容不得其他势力威胁,眼看着武林一步步地做大,朝廷正好可以趁机,让他们双方自己打自己,无论好的, 坏的,只要能够削弱整个武林的力量,朝廷乐享其成,所以城中的官军数千人,第一时间就从城中撤出了,让出了黄尘关,交由武林盟的人来暂时接管,双方达成了协议,最少一个月的时间,最多两个月的时间,黄尘关的城池交由武林盟来打理,两个月时间,或者是战斗结束之后,就要交还黄尘关,申屠烈出面签署了协议,在他看来,郭孙雄身受重伤,魔炎教派主力仅失,高手折损严重,小仙登峰上,人心不齐,更有忠于邱鼎的人,蠢蠢欲动,整个小仙登峰,便如同狂风中的孤舟,时时都能倾覆,加上武林盟经过金乌谷,书剑山庄,两次失利,每个武林人士的心中,全都积压着一团怒火,无处发泄,士气正旺,两个月时间太长,只要一次,就能冲上小仙登峰去了,战场也绝对不会在黄尘关!

    申屠烈比陆谦玉早两天都到达黄尘关,先锋由连横派,百结帮,东丘派的弟子组成,轻装上阵,全部骑着马,行动的很快,其他门派,在路上缓行,在两日之日,也陆陆续续的到达了,人数不减反增,因为这一战,吸引了大批的武林人士从四方齐聚而来,就等着看叱咤风云了数十年的魔炎教派,如何度不过这个秋天。56

    陆谦玉等人到达黄尘关的时候,在申屠烈的带领下, 已经完成了对小仙登峰的初步作战部署,并派出了大量的斥候,隐匿高手,轻功大手,前往小仙登峰各处探听消息,摸到了小仙登峰的初步人数,山上共有魔炎教派两万人,多说一些老弱病残,精兵不足三分之一,自从武林盟到达黄尘关之后,魔炎教派增加了小仙登峰上的防守,巩固了哨卡,设计了陷阱机关,还从整个武林,调动所有的魔炎教派的弟子回程,加强小仙登峰的仿佛。

    郭孙雄的下落,没有任何一个人打探得到,潜入小仙登峰的人,不能太深入了,还死了不少,毫无疑问的说,这些情报,都是带着鲜血的,是这些人,用生命换来的。

    陆谦玉作在椅子上,听着申屠烈的汇报!

    这里不再是金乌谷的战场了,陆谦玉虽然再黑森林打了一场漂亮的仗,归根结底,还是上了郭孙雄的当,没有料到郭孙雄竟然会拿出一个主力,上万人来充当诱饵,迫使陆谦玉上当,金乌谷碎片丢失,与陆谦玉这个总指挥有推卸不开的责任,虽然没有一个人责备陆谦玉,背后议论,也是说如何如何的解气,歼灭了魔炎教派数万人的丰功伟绩,可陆谦玉不会放过自己,因此,在最后一场决战上,陆谦玉谢绝了申屠烈的邀请,不再担任总指挥的角色了,相对于总指挥,他更喜欢冲锋陷阵,毕竟要对付郭孙雄,没有他可不行,倘若当时,在金乌谷内,不是修罗王而是陆谦玉,那么这场战斗的最终结局,是不是会不一样了,碎片岂能落入到郭孙雄的手中,上官百惠,上官清隽岂能身死?

    在黄尘关一个酒楼里临时充当的会议室里,陆谦玉一边喝茶,一边缄默着,等郭孙雄说完了,问他的意思,他才说一说自己的看法。

    “打早不打晚,打快不打慢,郭孙雄练成了邪魔武功,对于疗伤,自有一套,他恢复得很快,等待完全恢复了,只怕对付起来,也不容易,所以我们不能等,等就等于把机会让给了郭孙雄,我们自己则丧失了优势,我主张大,要尽快,派人出关。”

    申屠烈早就想如此做了,说道:“人,我已经准备好了,先锋队伍,是我的连横派,由我儿子,申屠鸿海,申屠鸿志,东丘派,少林派,峨眉派,麓剑派组成,人数在六千人,先闯他一阵,看看小仙登峰的防御如何。”

    陆谦玉道:“申屠掌门,此法不妥,我们要快打,不是乱打,小仙登峰,没有几个人上去过,但是我却如果,那地方,山高林密,利于隐藏,山上布满了机关,若是没有一个熟悉路径的人带头,恐怕先锋队,要蒙受巨大的伤亡。”

    林杏也说:“郭孙雄回到了山上没有,我们暂时还不知道,他在不在山上,这才是关键,所以在开打之前,我们要打探好这件事情。”

    申屠烈说道:“小仙登峰上的盘查太过于严密了,咱们的人,不敢深入,郭孙雄是个聪明人,即便他回来了,也不会轻易露面,这一点倒是难办。”

    “一点也不难。”邱鼎听了一会儿,说道:“这件事情,交给我们前魔炎教派的人去做,山上还有我两个眼线,有忠于我的人,我对那里熟悉,由我先上去,收编这些人,打探出郭孙雄的情报来,届时,时机成熟,等我命令,咱们前后夹击,一定能成功。”

    霜月、冥月、追魂十二点点头。

    此举正中陆谦玉的心思,他说道:“邱鼎,由你出面,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