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飞花剑雨录 > 第四卷 第五十九章 青枣城下双雄斗
    第二日黄昏时分,李要总算是等来了朱刚。

    朱刚虽然昨日被李要这么一偷袭,有点丢人,但是他在军中有着绝对的威望,没有手下不服他。

    李要的军队自昨日一战后已经占了心理上的上风,朱刚气定神闲地抬头看着城楼上的李要,李要劝道:“朱刚老兄,我劝你弃暗投明,免得身死,落得个反贼骂名!”

    朱刚回应道:“李要老弟,我也想当英雄。但是英雄不英雄,不就是胜者说了算吗?什么反贼骂名,那都是虚的,反正现在还没定性!我呢,替朝廷守了这些年的边界,也没听说朝廷要给我加官进爵,封侯拜相什么的,老兄心里郁闷得很!”

    李要道:“若你是因此而谋反,那便是大蠢大愚!现在好几个州府将军都已经准备告老还乡,朝廷完全有可能提拔你们这些边关名将,怎么,这么心急要自立门户?雄镇一方,还不如打打杀杀来得舒服吗?”

    “老弟此言差矣!”朱刚道:“这塞北才是朝廷重视的边关要塞,我这藏州边界算得了什么!再说了,老兄朝廷没人,孑然一身,有谁认识,有谁提拔?这怕是要等到猴年马月,不如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李要从朱刚的字里行间感受到了他谋反的决心已及积郁已久的怨气,不禁叹了口气:“朱刚兄,若是平时,我们还能兄弟相称,我看我和你,好像有点自来熟。”

    “我也是。”朱刚咧嘴一笑:“昨日老弟风采,朱刚佩服!可惜咱们今日各为其住,也就不便甜言蜜语,恶心众人了!久闻老弟刀法出众,不知今日为兄可否领教?”

    李要绷紧的内心总算放松了下来,看来这朱刚也是个冷静的主,不然若是朱刚率领优势于自己的兵力硬攻,不知道今天要死多少人。李要知道自己已经没了退路,他接到了肖立民的军令,能拖一天是一天。

    为将者,只有执行。

    “取我刀来!”李要接过自己的长刀,转身下楼,翻身上马,带着八个亲卫便出了城。

    朱刚又看见了一袭白袍的李要,不由得直称奇,自言自语道:”可惜此人生不逢时!“

    李要临近朱刚,大声喝道:”朱刚,要战否?“

    朱刚这才从愣神中缓了过来,提起双斧,肚子和脸上一层肥肉颤动,一声驾!朱刚迎了上来道:“我比你年长,让你一招!”

    李要眼露寒光道:“那老弟就不客气了!”

    李要奔至,单手挥起长刀便朝朱刚横扫过来,朱刚虽然体胖,身子却很是灵活,整个人向后平躺在马背,双斧抵在胸前,李要的长刀贴着朱刚的斧身滑过后,又迅速挺了起来,李要没想到这朱刚果然有一手,动作这么快。

    想来方才是中了计,朱刚这种体型,若是主动出手,容易让敌人看出破绽,眼下是他瞧着间隙来了个反击,李要自然没时间去看他的破绽。

    果然是个身经百战的老将!

    朱刚双斧劈下,李要收刀格挡,这力道,惊了李要坐下的精良战马,马儿乱蹄,李要隔开后,又勒住了缰绳,此时朱刚借势卷土重来,身子超前,右手侧斧头又朝着李要劈下,李要慌乱中提刀格挡,勒马便走。因为此时李要座下的战马已经失了魂,若不走,只怕再僵持下去,李要就要败在自己这匹坐骑的身上。

    朱刚脸上横肉绷住,握紧了双斧,拍马便去追李要。李要稍一瞥头,长刀拖地,勒紧缰绳,座下战马吃力前蹄尽起,此时朱刚双斧已至,李要长刀翻背,一声哐当,双斧打在了刀杆上,虽然李要背部也吃了些力,好在没有外伤。

    说时迟那时快,李要向左侧身,长刀已经顺着右侧往腹前移动,再随着李要侧身的同时从左边刺出,此时朱刚半身都在李要身子右边,忽见刀锋从左边而来,忙向右方倒下,双斧撑地,李要这一刀没有得手,也已经没了战意,转身稳下战马,便赶回城中。

    朱刚刚想再追,见李要的八个亲卫刀手拦在了城门前,朱刚便也停下了脚步。

    此时朱刚已在城下不远,抬头望向城楼上守城的士兵,李要虽然败了,他们却脸色无一点波动,倒也镇定。

    虽然朱刚已经在这些人的射程范围,但是自古以来,战场上两军主将对阵,敌我双方都不能暗箭伤人,这是规矩。

    李要回城之后,立刻下马,这匹马已经跟了他五年,虽然没上过战场,但是李要觉得它应该不至于这样。昨晚初试锋芒,这匹老马的表现就很威风,怎么今天如此不堪?

    两个军士连忙上来查看,这才发现这匹马的脚底陷进了一快铁定,除了脚掌周围有些干了的血迹,并无其他出血症状。

    李要心疼地抚摩着这匹老马的脖子,在场的军士都为之动容。老马贴着李要的脸颊蹭去,仿佛是在道歉。

    李要轻叹了口气,如此环境,遇到这等事,常人都会有点失落。曾经的李要,风光无限,前途无量,甚至名声大有远扬之意。青州城富饶的这一二十年里,多少青年才俊,这军中,就只有李要一人,以武闻名,成了青州城内大家闺秀仰慕的美男子。

    可惜的是,李要并不花心,他曾经有一个妻子,给李要留下一个儿子后便得哮喘去世,自那以后,李要再也没有娶过偏房。

    李要的一生,可以轰轰烈烈,可以留下无数风流韵事,也可以平淡无奇,他选择了后者。。

    青枣城外,夕阳西下,朱刚带着军队,朝着自己的军营慢悠悠地走去。他粗莽的体内,是一颗细腻的心。他也有良心,他反是一回事,行善又是一回事,他可不想这么早便进入青枣城,然后血流成河。城内有那么多黎民百姓,能撤多少便撤多少,反正镇守青枣城的是在这西南军镇都富有名气的李要,朱刚有理由说明原因。

    朱刚藏拙,是人生的智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