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文抄公到全大陆巨星 > 第一章:月黑风高买命鬼
    轰隆隆~~

    雷声在咆哮,狂风在怒吼,一道道闪电撕裂阴森森的夜空,让的天地瞬间染成惨白色。

    黑压压的松林被狂风压得剧烈摇晃,昏暗的灯笼左摇右摆,化作斑驳光影碎片洒落道观檐下。

    下一刻,暴雨便铺天盖倾倒而下,宛若铁珠剧烈而又急促砸着屋檐。

    残破掉落的绿叶随着积水不断向下流去,伴随着又一道闪电,清晰倒映出屋檐下一个披头散发的鬼影。

    那是一个身着红衣的女鬼,四肢惨白,像个蜘蛛丝的,贴在墙上,双眼尽显凶残之意,透过窗户,紧紧盯着观内一身青色长袍,头上挽着道髻的小道士。

    宁小川此刻全身颤抖,手里拿着一本道经不断念着,但脑海中的声音则不断响起。

    【叮!检测到十五年恶鬼一只,鬼生简历自行激活!】

    【锁定目标:打开鬼生简历!】

    【买命鬼苏叶,女,月河村人士,身高172厘米,体重54KG。】

    【生于天元701年,卒于天元721年。】

    【桃李(20岁)年华,家乡闹蝗灾举家逃难,路遇强盗受辱而死。】

    【因怨念太深,不愿意投胎转世,故意将钱丢在路边,引贪心人上钩,捡钱者,便成为她的替死鬼,目前已有八名替死鬼丧生,满九者,可成恶灵。】

    【天元736年六月初三申子夜,买命鬼苏叶途径云天观,被一个帅气的道士用引魂香所吸引,然后意外发现,他很符合自己最后一名替死鬼的要求。】

    系统的声音刚落下完,夹杂着一道剧烈的雷鸣声,紧闭的窗户猛地被吹开,七八颗碎金叮叮当当的跳着进来,落在了宁小川的脚下。

    宁小川一暼,再次一哆嗦,而后满眼骂娘的看向道尊神像底下燃烧的三根香。

    其中两根红色,一根为紫色。

    死老吕,你大爷,这引魂香你能不能有个地方,我他娘的以为这只是个普通的香,随手点燃插在道尊面前,给你祈福呢,有这么坑自家徒弟的吗,不知道我从小就怕鬼吗。

    无量天尊,我错了,赶紧让老吕回来吧。

    与此同时,崂山脚下,雨夜中,一个大概四五十岁,头戴紫阳巾,身穿八卦衣,留着三绺长髯的道长急匆匆停下脚步,青白相间的十方鞋早已湿漉漉一片。

    他背着桃木剑,手里拿着罗盘,左右四顾,一阵懊悔。

    “竟然让它给逃了,都怪我啊,好奇心害死猫,如果不是途径那刘寡妇家,看见她偷男人,忍不住多瞅了一眼,自己铁定能追上,”吕文冉猛地一跺脚,单手两指急速绘制而动。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增!”

    瞬间,有着里外三层的罗盘急速而动,指针旋转,一层层能量涟漪扩散而出,最后稳稳的指在了前方。

    “啊哈,这下看你往哪里逃!”吕文冉一阵惊喜,虽然白白耗费了他一个月的修行,但这是自己活该。

    一抬头,便看到周围景象有些眼熟。

    “这是,云天观?我怎么追到自己家里来了?等等!”

    似乎想到了什么,吕文冉急速在眉头和眉心点了一下,大喊了一声‘开’后,然后仰头看向崂山山顶。

    山顶位置,早已被一片阴气形成的黑雾所笼罩。

    “原来这厮逃到那里去了,等等,那道紫气是……引魂香?”吕文冉一愣,很快就哈哈大笑起来。

    “我就知道小川平日里是装的,跟着我捉鬼,一副怕怕的样子,敢情我不在的时候,自己偷偷点引魂香抓鬼,你这人天生就是抓鬼的料子,有时候我罗盘都没显示,你却第一时间感应到鬼的方位和藏身之地并告诉我,为师很欣慰啊。”

    吕文冉摸着胡须,一副自己事业后继有人的样子。

    “放心吧,为师就偷偷潜回去,看着你捉鬼,不会帮你,更不会拆穿你的,知道你小子低调,想扮猪吃老虎,懂得藏拙是好事,也不知道自从把你捡回来,这三年学到我几成的本事,倒是好期待。”

    吕文冉自言自语,然后看着面前盘桓上山的蜿蜒小道,一阵发苦。

    “好高,好累——”

    …………

    咕噜噜~~

    宁小川所打坐的蒲团下,两块碎金似被风所吹动,再度向宁小川的面前滚了滚,深怕他看不见似的。

    滚落至此,让他下意识的再度吞咽了口口水。

    宁小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鬼。

    这源自于一种心理,都怪小时候那些老人总给他讲鬼故事,以至于留下了心理阴影。

    在得病死后,意外穿越来到了这片世界的一个乞丐身上,差点冻死,白雪飘飘,吕文冉刚在人家做了法师,经过小巷,便将他带了回去。

    自此崂山云天观,便又多了一个吃饭的人,同时互怼的日子也让吕文冉孤寂的生活热闹了许多。

    吕文冉教授他道家的吐纳之法,身体日渐强健。

    不过大多数混迹于市井之间,先踩点,让主家惊慌,装模作样的云游此地路过,帮助驱邪,赚点辛苦费,也够两人几顿饭钱了。

    当然,穷苦人家是不去的,甚至有时候他们反倒会接济点。

    但若倒霉的遇到真正的‘脏东西’那就另说了。

    有时候降服了,也算是为民除害,积攒功德。

    但绝大多数都是打不过,师徒俩跑的那叫一个狼狈。

    “老吕,你知道我从小就怕鬼,能不能别招惹它们了。”

    “瞧这话让你给唠的,这不是倒霉给碰上的吗,而且还是你先发现并告诉我的,我知道有鬼了能不好奇瞅一眼嘛,一瞅这不就对上眼,能干就干,干不了就跑。”

    “下次就算知道也不告诉你。”

    “你每次都这么说,次次还不是老吕老吕叫我吗。”

    “那是因为它要吃我。”

    “哎哟喂,它怎么不来吃我,觉得你细皮嫩肉?不知道老腊肉才是最有嚼劲的吗。”

    “算了跟你说不懂。”

    …………

    自从宁小川在半年前觉醒穿越者福利后,有时候受邀到别人家做法师时,系统便会自动预警,打开【鬼生简历】,详述着它的生平,过往以及目的。

    当然,绝大多数的目的是看着宁小川细皮嫩肉的卖相样子想下口,所以只能找老吕。

    目前为止,他还没灭杀过一个鬼祟,故而系统的等级一直处于初始状态。

    但此刻的他真是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吕文冉今日受邀下山去捉鬼,自己当然不想去了,毕竟这半年来受到的惊吓已经够多了。

    但怎么也没想到,粗心大意的老吕会将引魂香随意扔在桌上,燃香的颜色又差不多,自己为他祈福平安归来还给点燃,然后引来了这买命鬼。

    宁小川赶紧闭起眼,装作看不见。

    买命鬼想要找替死鬼,只有那个人捡起她的钱才可以。

    拖着,老吕应该今晚就能赶回来了。

    实在不行到天亮,这云天观山势高,太阳公公出来晒死你丫的。

    【买命鬼有些不耐烦起来,她正在被人追杀,不能继续拖延下去,实在不行就直接吃了这细皮嫩肉小道士,一定很香。】

    宁小川听此,额头冷汗瞬间就下来了。

    完犊子了完犊子了,我皮肤好是天生的,我能怎么办,要是能活到明天,我天天晒日光浴。

    不过再装下去,她估计真要向自己动手了。

    都死过一回的人了,能不能有点耐心。

    宁小川动了,墙上的恶鬼也激动了,祈祷着快看脚下,快看脚下。

    但宁小川起身后,却是将那根紫色的香给掐灭了。

    继续点燃这引魂香,再引来十几个,我都不够它们分的,以后老吕给自己报仇拼都拼不全。

    而此刻,吕文冉终于是气喘吁吁的回来了,脸上已经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了。

    以前的他很胖,特此选了这么个地盖了这云天观,还能吸收紫气东来,如今瘦下来了,但每次回家都像渡劫似得。

    为此宁小川已经不下上百次吐槽这件事了。

    “好家伙,鱼饵已上钩,就掐灭了引魂香,这是准备瓮中捉鳖了呀,没有继续吸引其他鬼祟来,代表着他心思缜密,稳中求进,不贪,好,好。”

    借助着雷鸣的间隙,吕文冉飞身到了一株松树上,悄然看向观内的宁小川,以及趴在墙壁上的那只恶鬼。

    而且看着自己徒弟不紧不慢,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吕文冉赞赏的摸了摸自己胡须。

    “以前还挺会装的,遇见鬼了比女的叫的都大声,感情是藏拙,准备给我惊喜啊,”吕文冉一副我终于发现你打小算盘的样子,然后满是得意的看去。

    咕噜噜~~

    几颗赤金再度往宁小川脚面前滚了滚,但宁小川依旧没低头,而是在掐灭了引魂香后,看着道尊的神像,一脸的崇拜。

    但内心却不断祷告:“道尊保佑,道尊保佑,我愿意一个月不吃喜欢的桂花糕,换取老吕这个时候,驾着七彩祥云来救我。”

    啪!

    原本宁小川刚刚起身放在桌前的《道经》从桌上掉落而下,刚好落在那几颗赤金的旁边,只要眼不瞎就能看见。

    【买命鬼一阵兴奋,这下小道士可以看见了吧。】

    听见系统的声音,宁小川嘴里一阵发苦,你丫的咋这么聪明呢,就不能让我再拖一拖。

    不过你要是再装下去,是个鬼都明白有猫腻。

    宁小川在买命鬼期待的目光下,看向那本道经,顿时一阵惊呼。

    “怎么会有金子?”

    【快捡吧,捡起来,我最后一个替死鬼就成了,谁也伤害不了我了,包括那臭道士。】

    宁小川则蹲下身来,饶有兴趣的看着这金子,就是不捡,让的那买命鬼急的用牙咬着青砖,跟个白蚁似,不断向下淌着粉末。

    远处松树上的吕文冉看这买命鬼的样子,下意识捂住自己已松动的老牙,一阵羡慕。

    “老吕平常里抠门的厉害,根本藏不了几个私房钱,都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刚才是把里面的黄金给甩出来了,可玉呢,我其实最喜欢玉的。”

    宁小川自言自语没去捡黄金,反倒拿起《道经》期待的使劲甩着。

    砰!

    伴随着一道电闪雷鸣,买命鬼一手狠狠的砸在墙上,最后一低头,看着脖子上生前的玉佩,满眼的舍不得。

    最后眼神渐渐坚定起来。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拼了。

    轰隆隆~~

    电闪雷鸣,窗户被狂风吹得哗啦啦而响,让的宁小川下意识的抬起手遮眼,刚想起身关窗,随着叮叮当当,一颗色泽极好的白玉在地上一阵滚动,然后……碎了。

    宁小川愣了,外面的买命鬼愣了,藏匿的吕文冉愣了。

    不是,这是什么操作?

    你好歹是一个十五年的厉鬼,扔玉的时候能不能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我这是青砖啊,以前没少摔碎过吃饭碗,好歹掌控点力道啊,你用鬼气托扶一下都是可以的。

    【买命鬼有些憋屈,恨不得立马把这臭道士生吞活剥了,那可是她临死前身上最重要的东西,但为了更加形象的配合从小道士摇晃书籍‘掉落’下来,采用抛物线的形式,但没想到会给碎了。】

    【买命鬼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但事已至此,不能白白浪费了她的随身玉佩,待会这道士成为她的替死鬼后,要好好折磨一番。】

    【你丫的我什么都没满足你了,赶紧给我捡钱,老娘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待会要撕烂你的嘴,敲烂你的头,欺负老娘没上过学是吧,颜如玉是玉吗,那是指女子,像老娘这么美丽的女子。】

    …………

    系统不断检测着买命鬼的情绪波动,听得宁小川一阵头皮发麻。

    我又没让你扔,是你自作多情扔的,就你有文化。

    但该装的样子还得装,该拖延的时间还得拖延,指不定万一老吕回来了呢。

    “哎呀,哪来的玉呀,难不成老吕真的藏私房钱了?”宁小川说着,头抬起来看向房梁。

    “我就知道藏着私房钱呢,平日里老跟我哭穷,下一趟馆子跟要了命似得,可惜这玉了,这么好的质地,风啊,再来的更猛烈些,给我吹下来一块吧。”

    宁小川说着,然后眼睛明溜溜的盯着房梁,看万一风再吹下来一块,他好接住。

    【臭道士你大爷,老娘只有这一块玉,低头捡钱啊,那么明晃晃的金子你看不见咋的,再不捡这替死鬼我不要了,直接开吃。】

    宁小川身形顿时一颤,心里害怕加腹诽。

    咋还红眼了呢,着急个什么劲。

    吕文冉更是看的膛目结舌,而后化为赞赏。

    “策略,这是高明的诛心策略啊,敌我对战,谁先动谁就输了,而且我能感受到,这女鬼心神已经失守,时刻处于暴躁边缘,一旦思绪乱了,对战时便会漏洞百出,这小子行啊。”

    此刻的宁小川在房梁看了看,没有,一阵失望,便低下头,重新蹲在那几颗赤金面前,久久不说话了。

    买命鬼急的都差冲进去领着宁小川的脖子,把他按在地上使劲摩擦。

    “你说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该不会上面被染色了吧?”宁小川拿书籍碰了碰金子,自言自语道。

    【假你大爷,这是赤金,如假包换的赤金。】

    下一刻,宁小川动了,伸出手就去拿金块。

    买命鬼伸长了脖子,似乎要见证一件最为神圣的颁奖仪式。

    吕文冉同样一阵紧张。

    可就在宁小川的手距离那金块只有0.01毫米时顿时停了下来。

    “你说会不会有陷阱,比如在上面涂了痒痒粉?”

    啪!

    外面原本贴在墙上的买命鬼顿时从墙上掉了下来,巨大的响声让的宁小川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谁?老吕,是你回来了吗?”

    轰~~

    原本紧闭的道观房门顿时被一股强劲的风给吹开,让的两扇门扉不断拍打着。

    电闪雷鸣间,一个红衣女子披头散发站在门口,双眼充满了暴怒,双手的指甲都掐进自己肉里了,一副忍无可忍的样子。

    森森鬼气让的宁小川后背冷汗顿时冒了下来。

    “大姐、大姐……人鬼殊途……你,你稍微矜持一点,我,我害怕啊……”宁小川声音颤抖,再也装不下去,脸上写满了惊恐。

    远处悄然观察的吕文冉看着自家徒弟的这演技,啧啧称奇。

    “换做我也暴怒啊,太缺德了,不过这心理战打的是非常到位和成功,不亏是我徒弟。”

    “而且这女鬼虽然看起来异常的厉害,但就算我,都已经发现了她五处暴露的致命点,有一套,所谓活到老学到老,这点我得学习上。”

    吕文冉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防水小册子,将此计写在了自己的小本本上。

    “对了,还有此刻这惊恐的表演也得记下,哪怕胜利已经倾斜自己这边,也得给对方制造假象,麻痹对方,让对方以为杀死自己是轻而易举,故而露出更多的破绽,没到最后关头,一定不能洋洋得意,暴露自己的真实目的。”

    吕文冉再度补充起来。

    “我不要了,我什么要不要了,我要你死,我要你给我的玉佩报仇,我要把你生吞活剥!”买命鬼尖锐着嗓子,而后四肢着地,直接猛扑了过来。

    “妈呀,救命啊——”宁小川吓得立马转身就逃。

    哗啦~~

    神尊雕像面前的书桌顷刻间就被买命鬼的利爪给劈成两截,香炉碎裂下来,碎金咕噜噜滚着。

    宁小川抱着柱子,一颗心脏吓得砰砰直跳。

    买命鬼继续而来,宁小川不断躲避,顺手拿起桌上自己的桃木剑。

    每一个道士最基本的装备就是桃木剑,这样最起码从卖相上容易让人有信服感。

    这还是老吕从后山的桃树上给他削上的,平日里师徒下山都是背着各自的吃饭家伙。

    “你,你别过来,我这可是专克你的桃木剑,要是刺中的话,保管让你魂飞魄散,”宁小川双手握着桃木剑,声音发颤道。

    但没想到,看着那桃木剑,反倒更加激怒了买命鬼。

    “来呀,朝着刺,老娘今晚又不是没被刺过,”买命鬼指着自己的肩膀,那里有着两个洞,正在冒着黑水。

    宁小川一愣。

    这可真的是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你这是豁出去跟我干到底啊。

    你那伤又不是我刺的,跟我发个什么脾气啊。

    远处的吕文冉此刻脸色有些发红:“真是老眼昏花了,要是能刺准一点,就可以一击毙命了。”

    【叮,系统检测到买命鬼苏叶心神失守,宿主可花费初始心愿值100强化手中的桃木剑成雷劈桃木剑,进行击杀!】

    【叮,系统提醒,心愿值来历于宿主灭杀的鬼怪,其可在系统商店兑换所需物品,又可加持随身物品,甚至于修炼己身。】

    【叮,目前系统等级为LV1,可花费100心愿值打开目标未来七天的简历,随着升级,打开目标未来时间的简历会不断延长。】

    就在这时,系统的声音再度响起,宁小川一愣。

    以前从来没有这么提醒过自己,难不成是因为一人独自面对恶鬼的原因?

    他很快就找到了自己属性面板,以及下方的100心愿值。

    以前他不知道那是干什么的,原来是有这妙用啊。

    不过我此刻花费100心愿值看她未来的七天能干嘛,老吕找到她把我从她肚子里挖出来吗?

    在宁小川愣神的功夫,女鬼再次从对面双眼通红的冲了过来,满头黑发仿佛化作了无数的毒蛇而缠绕。

    宁小川立马道:“赶紧给我强化——”

    【叮,扣除100心愿值,桃木剑正在强化,强化完成,已成为雷劈桃木剑。】

    顿时间,宁小川就感受到手中的桃木剑重了许多,发生了一些不知名的改变,更是有着一层黑色的纹路出现,像被雷劈火烧过似得。

    此刻的买命鬼脸上尽显凶残之意,直接向他扑了过来。

    宁小川立马后退一步,手持雷劈桃木剑。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慧剑出鞘,斩妖诛精,神兵火急如律令!”

    一股浩然之气自体内爆发开来,这些都源于这三年师父给他灌输的一些道经和防身剑法,没想到平日里花里胡哨练习惯了,今日一着急直接运转起来。

    宁小川一个躲避,脚掌猛然一跺地面,一个完美的转身劈而下。

    叮当!

    雷劈桃木剑与那阴气直接相撞,但很快,桃木剑上雷电闪烁,女鬼一股吃痛的惨嚎而来。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宁小川手里的桃木剑,而后更加怒了,双目凌厉而又谨慎起来,身形暴冲而出,利爪之上,劲风凛冽,有着森森毒气,对着宁小川直接撕了过来。

    远处的吕文冉此刻也是全身戒备,万一自家徒弟托大,他得时刻去救援。

    而宁小川见此,也是一动容,但反倒在这一刻,心思更加平静了下来。

    实在是这女鬼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展露在自己面前的破绽太多。

    他直接虚幻一下身影,然后手握雷劈桃木剑,一个倾斜从猛扑而来的女鬼身下划过,瞅准要害,一剑刺入她的心脏处。

    “好!”外面的吕文冉激动的一拍手。

    这猛龙过江的手段还是他当初展示的,没想到这小子加以声东击西辅佐,竟然学的这么顺溜。

    不错不错,可以出师了。

    而买命鬼则是一阵凄厉的惨嚎,直接倒卷撞在门窗上。

    她看着自己胸口上巨大的豁口,满眼的不甘,一手指着宁小川,想要抓住他,最后无力的垂下,砰然一声,化为一缕青烟。

    同一时刻,有着八道白色的气流从她的体内而出,看着宁小川,齐齐一行礼。

    宁小川知道,这就是她之前找的那八个替死鬼,叹了一口气,便念起了往生咒,帮助其超脱。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那八道身影在宁小川的咒声中,缓缓变得透明,进而消失不见,遁入了轮回之中。

    外面的吕文冉同样如此。

    逝者已逝,终究是尘归尘土归土。

    宁小川慢慢睁开眼,顿时一阵欢呼雀跃起来。

    他竟然真的靠一己之力,杀死了一个十五年的恶鬼,太不容易了。

    不过如果能再来一次的话,他宁愿跟着老吕一起下山,不敢一个人待着了,太吓人了。

    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系统的声音响起。

    【恭喜宿主消灭了一只十五年恶鬼,奖励心愿值500点。】

    宁小川大喜,500心愿值已经足可以让他稍稍展露点神迹了,毕竟不光可以在商店兑换东西,也可以看见鬼祟未来的七日情况,找寻破解之法。

    你说万一要是有什么机缘的话,那岂不是……

    宁小川想到此处,一阵沾沾自喜,然后看了看四周,目光落到地面上那几颗赤金碎块,蹲下身来,一阵犹豫。

    然后,在吕文冉不敢置信的目光下,平日里比他还贪财的宁小川,竟然拿着笤帚把赤金当垃圾一样,扫进了畚箕中,最后撑着伞出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就将它们都扔出了院墙外。

    然后赶紧心有余悸的跑了进去,关了房门,生怕还有买命鬼来借此找他似得。

    “我的傻徒儿,你这戒备心也太重了吧,鬼祟已经被你除去,就代表着那些碎金已成无主之物,是真正可以买东西的钱啊,你怎么说扔就扔了,败家玩意儿——”

    吕文冉借助着狂风一跃而下。

    “哎呀~,尼玛谁放的老鼠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