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废材逆天:至尊小毒妃 > 第二百八十二章 高调回归
    香迁阁被皇上押了下来,毕竟一个酒局楼里居然暗藏天地,自然是要被严密盯梢的。

    若是她现在还过去重建,那就是打吵惊蛇,将自己暴露在皇上眼底下。

    一到了抚芩楼青桃就不禁感慨,其余人不知情是完全不知四姐妹曾经在这儿卖艺来着。

    等分好了房间,黑猫立刻冲袁瑾宁喵喵叫了几声,袁瑾宁这才想起这个被自己捡回来的小猫咪。

    立刻将它抱住撸了一把,手感顺滑:“不错啊黑球,遇到危险还知道躲起来。”

    当时他们情急之下自然将这只黑猫给忘了,它自己聪明的躲到了不知那个角落,直到前几日秋意悄摸去香迁阁探了一圈才发现这个饿的惨兮兮的小猫咪。

    再次改名的黑猫无所谓的转了个身,对上了秦渊奕幽深的眼眸,一瞬间炸了毛。

    ‘唰’的一下就从袁瑾宁身上跳了下来躲到一旁冲他拱起后背,一阵的呲牙咧嘴。

    “怎么了?你虐待黑球子了?”袁瑾宁拿谴责的眼神看秦渊奕。

    不然这个小家伙怎么对秦渊奕如此态度。

    秦渊奕摇摇头也是一脸的疑惑:“本王没有这种癖好。”

    他就是看了它一眼而已,嗯,一眼而已。

    被那阴沉沉鬼畜万分的一眼看到炸毛的猫某:“……”

    刚刚这个臭男人看它就像在看什么勾引丈夫出轨的狐媚小妖精儿似的,要多怨毒妒忌就有多怨毒妒忌。

    秦渊奕心底冷嗤一声,个小畜生还和他争宠,小样儿,他还治不了你了咋滴!

    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将自己定位成了一个深宫怨妇。

    丝毫不知道自己成为了雨露均沾渣皇帝的袁瑾宁一脸疑惑,莫非是一人一猫天生气场不合?

    搞不明白袁瑾宁索性不想了,带着人和牡丹认识了一下,毕竟以后这儿就是她的地盘了。

    牡丹自然是绝对忠心的,所以对于这个带了主子家传家宝的……男子……自然也是,只能唯命是从。

    她同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悄咪咪看了一眼秦渊奕,又默默看向了带着面具但周身气质不凡的‘男子’。

    牡丹只掌管情报方面的事情,所以对于王府的事情不是很清楚,自然也是不知晓,这黑珍珠发钗早给了王妃,只将这人以为成了主子心底的人。

    袁瑾宁可是不知她在想什么,如今他们身份都不便,自然是不便露出真面容。

    “牡丹嬷嬷,以后请多照料。”袁瑾宁还是礼貌的问候。

    牡丹立刻诚惶诚恐的颔首后退:“公子言重了,不知公子何称?”

    这个时候牡丹看到了一直绿眼黑猫,再加上这人的白蔷薇面具,立刻惊讶。

    “莫非是,消失已久的临神?”

    袁瑾宁一愣,好似自从大皇子那次后她就没以这个身份出现了,在世人眼里自然是死了,毕竟身重奇毒。

    “在下正是。”

    “久仰久仰,未曾想,主子和阁下居然……咳咳!以后抚芩楼为阁下做主,若是不嫌弃我这个老妇,就让我为阁下管理抚芩楼。”

    “自然,我只是借个地盘罢了,其余事情,若非必要,不会影响到抚芩楼。”

    袁瑾宁分的清,她能用这黄金地段的楼还是看在秦渊奕的面子上,自己可不能太多嚣张得意,到时候惹了骚还要秦渊奕担着,她可舍不得。

    打了照面后,袁瑾宁便开始琢磨着如何让隐阁再次运转起来。

    而秦渊奕这边也做好了准备,在皇上都想着要给他意思意思办个葬礼的时候,携着袁瑾宁盛装出席。

    今日正好是着急宫中重朝官商量此事儿,决定给摄政王定下生死时,人回来了。

    不仅回来了,还高调异常。

    那浩浩荡荡的架势,那一身的紫衣五爪金龙衣袍,那身手侍卫腰间未脱梢的刀剑……

    凤乾远看到的第一眼以为他们是要来逼宫的,当即脸色大变。

    几乎所有人都这般想,侍卫立刻将皇上围了起来。

    “这是做甚?”秦渊奕一脸的疑惑,拂了拂衣袖,那广袖上的金色龙似乎活了一般栩栩如生。

    先皇特次,摄政王可穿五爪金龙纹绣,侍卫可带刀入宫。

    此等殊荣,正是扯面暗示了众人他权倾朝野,堪比皇上,甚至比他更高一头!

    凤乾远气的浑身发颤:“混账!你这是要做什么!?”

    “做甚?本王要做甚,本王就是死里逃生了高兴,想来这儿寻皇上乐呵乐呵,皇上好似误会了臣来这儿的原因,这般剑拔弩张的,是否不大妥当?”

    众重臣嘴角齐齐一抽,你这来势汹汹的模样,谁人不会误会??

    还乐呵乐呵,瞧皇上那黑如锅底的脸色,怕是要被气死了,还乐呵呢。

    “整日草木皆兵的,这般多累啊。”秦渊奕嘲讽了一句,原本要是他没遇到袁瑾宁,估计就是阴沉沉的看着皇上懒的去嘲讽人。

    但现在跟着袁瑾宁久了,不仅学到了各种不要脸的话,还明白了那种一张嘴将人给气到七窍生烟却又不能干掉他的模样。

    果真,心底非常的逾越!

    袁瑾宁丝毫不知道自己将人给染黑了,面色清冷,一身的紫衣翠裳丝毫不艳俗,反而将她衬的有些冷艳。

    “皇上还不收?看皇上这样……怎么好似不高兴呢?臣回来了,皇上好似很失望啊……”秦渊奕幽幽的看着凤乾远。

    凤乾远被看的心底一个咯噔,立刻镇定了下来,摆出了一副笑脸,好歹是当了这么久的皇帝。

    “怎么会呢?皇兄归来朕高兴还来不及,正好,皇兄来和众爱卿喝酒就当做是庆祝了,来人,给摄政王和摄政王妃赐座!。”

    秦渊奕勾唇,眼眸晦涩的扫过几个人,那几个朝官立刻低下了头。

    秦渊奕便拉着袁瑾宁坐下,饶有兴趣的、光明正大的、直勾勾的打量着太子。

    因为羽聆可是太子的人,虽然是皇上下的令,但太子肯定是有参与的,所以便派了羽聆,正好红棠喜欢他,一不做二不休,便逼的秦渊奕都差点丧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