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梵修罗 > 第四百三十九章 玉丽陵(二)
    在双双斗志斗勇魂器全出后,随着一道魂冲四散而开,方圆数里是草木成灰,可见其两人实力的恐怖。

    二人博弈随着使力,便开始高强度的强势对决,山崩地裂草木无存厮杀在山脉空荡只中。

    而跟随焰灭一起的九人,也是各显神通要一战成名,分分召出魂器便要开打。

    魅姬见此笑了笑:婵妹,你要几个?

    月婵听后召出两把重剑,纵身疾步一挑二斗至一旁。金轩不等魅姬说话,召出重剑也是一挑二至一旁。魅姬轻叹了口气,纵身跃起便是重剑劈下。

    玄殇见后:志子,把三名药师灭了。

    玄志子听后召出一面罩戴上,纵身重锤便砸向那释放毒的三名大医师。三名医师见后纵身躲开,虽然无技师之猛,但确比技师还迅疾出众。

    别看只有几人之战,确是震响北莹腹地,月婵派出看管外围的弟子,老远都能到那强迫的压力。由鸿宗镇守西侧率先设立屏障,将魂冲阻隔远离田园地区。梦华和水瑶带领的弟子阻隔南翼。东翼则有林淘带弟子阻隔。北翼最近靠近陵园则有玄殇阻隔。

    强势的对弈在横刀立马,重杖旋风之中由如猛虎之斗,其魂冲犹如波浪是一浪为平一浪在起。一战便是高强度对战一月为停歇,而随焰灭来的九人早被魅姬们诛杀。

    一个月的对冲,不吃不喝,不歇不眠直至焰灭赶到有点虚内,才和云忆分开二人才收回护体魂雾。焰灭收了两把身披骷髅的:好小子,不逊色鬼哭丝毫,可惜你站错了对,那就别怪我刀下不留情了。

    焰灭说要不召出那把寒冰血骨刃,一把丈八蛇身的青碧色战刀。九尺刃身盘蛇月牙双尖刃首,一尺厚直刃刃臂,九尺蛇身刀把。看似很普通的战刀,确散发着无法说出的奇怪感觉。

    云忆观察片刻后刚要上前,虚空之门在身后打开,重伤满身伤痕的玄七斗跳了出来。云忆赶忙回身扶住无法站稳的玄七斗:爷爷,你这是怎么了?

    玄七斗召出一把被鱼皮紧紧包裹的丈八魂器:用这把,回头在解释。

    云忆听后收回审判之杖,接过玄七斗召出的不只何物的魂器,才知其重根本拿不动。魅姬们见到玄七斗重伤赶忙上前,先将其扶住拖回,魅姬看了看云忆手拿的鱼皮包裹魂器。赶忙上前:爷爷把玄子无法征服的魂器给挖了出来,名曰天罡骨戒刃,也是把上古妖器很难使用。二世就是因为征服他,差点丧命被换骨后才救活。

    云忆听后点点头:这太重了,我试试能不能击伤焰灭在,你先退下让我缓几口。

    魅姬听后点点头,才纵身跳回至玄殇身后,开始修复玄七斗。

    而那焰灭见到云忆手的魂器后,也对其散发的气魄赶到不安:小子,放下魂器,我可以饶你不死。

    云忆听后笑了笑:老匹夫,有本事你就试试看。别说本王没提醒你,就是你不来此地,本王也绝对把你贼首挂在陵园牌楼下。

    云忆说完是撕去魂器鱼皮,一支丈八兽骨露出真容。顿时一道紫光冲出,云忆瞬间皮开肉绽,如血浆一般屹立在强光只中。那种巨强的魂压在云忆要将其激活时,显得暴躁了数倍之余,魅姬们同样能感受到那巨大的压迫。

    金轩一见想要去护住云忆,确被云忆冲出的翼骨弹回,魂压在此提升数倍。直至翼骨压制住重刃,云忆皮肤在开始修复,光线才逐渐削薄。

    一刻钟的激活让所有人没能想到,待三对翼红大翼收回后,魂压才消失变成无法说出的奇怪感。云忆这才释放魂圣魂力赶忙修复,咬牙提起骨长一丈八的怪器,杖身曲线幽美犹如美女之腰。杖身似龙骨九十九节相扣相组,尾梢一支一尺蝎尾钩,逐渐加粗至兽首,兽首相连一支六尺长,二尺内径的紫黑色九尖八刃齿矛锥。

    云忆看了看含笑道:哎,杀戮天翼,多谢了,用完就换回去。

    云忆刚感谢完翼骨,焰灭是等不急了,一刀便劈下要取云忆性命。云忆反应过来后,轮其妖刃便是格挡,弹开焰灭便开始进攻。可毕竟此魂器根本不了此魂器的使用,轮起便是像钝器一样暴砸,可砸出的威力确还不如自己的那对好用。

    更要命的是在和焰灭交手三百回合后,手的的魂器确如蛇般成了似锁链柔软。这可给了焰灭机会是步步紧逼,重伤无法正常还手的云忆。

    魂器的突变让云忆意想不到,同时也急坏了玄七斗们。玄殇见此徘徊不安:你到底拿的什么魂器?

    玄七斗还无法回话,魅姬把玄七斗交给志子:应该是天罡骨戒刃。

    玄殇听后吃了一惊:还真有此物?

    玄殇话音刚落,那焰灭一个纵身双手持刀,一刀致命劈砍在被云忆躲开后,又是数刀毙命的急速强势进攻。直至云忆一口鲜血喷出,受寒冰血骨刃的强大魂冲,重伤五脏六腑。

    焰灭早有虚内,见此也停下缓了一缓,笑呵呵道:小子,没想到你还蛮内抗的,可惜了这身不错的魂技。三后不错,你死后老夫就提你照看着了,绝对不会亏待了三人。

    焰灭说完便是哈哈大笑,而云忆确收到了魂器的波动提示,一道道暗藏的封印被云忆的鲜血侵蚀。每一节骨都略显波动颤斗,云忆这才似乎名白了点什么,便抱着试试心态。立刻召出两枚大还丹腹下,召出短剑将手掌划开,紧握魂器注魂注力将所看到的封印一一解除。

    云忆的举动随着那紫黑色魂焰升起,焰灭才感到不对,当头便是一刀劈下,云忆纵身疾步躲开。便跑便目不转睛解这封印,没有了九昧黑魂的强大,九十九道封印对云忆不算难事,可还是拖延了一个时辰才解完。

    待解完封印的天罡骨戒才开始受云忆驱使,在云忆疾步在躲闪小半个时辰,摸索了小半个时辰才含笑停下。随着焰灭步步紧逼,云忆反身便是一道大旋风,虽然没劈道焰灭,但飞出的魂刃可把焰灭镇住。

    本来一丈八的龙骨拼接丈把,一下拉长如锁链一般的数丈余,所有人一见也吃了一惊。云忆见此召出两颗丹药腹下,快速运魂修复内伤,便开始进攻焰灭。

    云忆顺着内伤的修复,挥舞这无法归类的邪乎魂器,时长时短似游龙般开始碾压焰灭。其进攻的多样灵活携带三尺魂焰,犹如巨蛇强势碾压焰灭。加之云忆的高强进攻,可如杖劈可似矛刺,焰灭的虚内本以减缓其身,在云忆的强势进攻下,格挡都以无法抵抗。

    见情景不秒的焰灭,召出一对丈六紫翼骨便想开溜。云忆见后立刻纵身飞扬至其上方,全身力量汇聚其臂,将天罡骨戒甩出给焰灭当头一击。焰灭发现时以来不及,硬生格挡照样被一击至魂丹震破。一声巨响,随着一道烟尘在魅姬们前方升起,焰灭败下阵重伤窒息而死。

    待云忆跳下后,魅姬们赶忙上前,云忆才含笑道:姑奶,把魂器收了吧!

    玄殇含笑点点头,还没收魂器云忆以歪歪扭扭,月婵赶忙将其扶住,由于魂器重力将二人都拉倒。月婵赶忙收回云忆拿的魂器,可云忆以打起了呼噜,熟睡在月婵怀中。

    玄殇见此终于松了口气,看看志子:把焰灭和其余九人加庆龙,示众后在归还九域。死者也是人不论好坏也要尊重,九域是九域咱们是咱们。

    志子听后点点头:姑姑,你们先回玉丽吧!这里我来处理便可。

    五日后晌午前,安睡了五日的云忆苏醒,昏沉的脑袋略感疼痛,在勉强坐起后缓了缓。看看屋内无人在,便召出一颗大还丹腹下运魂修复,在楼下调配草药的魅姬感应到云忆苏醒后。含笑放下书:来人。

    少许走进来一名丫鬟,待丫鬟行礼后。魅姬才含笑道:给王准备酒菜送过来。

    丫鬟行礼后退去,魅姬才走到楼上座在客桌前看书。半个时辰后云忆才收回魂力,魅姬倒了杯茶端到榻前,云忆含笑喝了两口:我这睡了几日呀!

    魅姬笑眯眯座在榻前:躺了五日!

    云忆听后点点头:爷爷怎么样了?

    魅姬笑眯眯靠在云忆肩上:天罡骨戒刃我记得当年是被封印,放在北莹北海海渊谷底。那里都是比较暴躁的海魂兽,当年二世子第一次没有征服的了,就在恢复后封印藏起。爷爷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又几日因责备为进半口食物。

    云忆听后思索叹了口气:可恶的九域恶徒,为什么就不能安生度日。不过话又说回来,那到底是什么呀?

    魅姬笑了笑:上古天地灵物的脊柱骨,在吸收了日月精华的孕育后,生成的强大魂器。至于是什么演变而成,无法得知其详细的孕生,但是魂器的自身怨念太重,多有蛊惑人心向背的存在。

    云忆听后点点头:我说那魂器看着就头晕,两件都让爷爷拿回去重新封印吧!

    魅姬笑了笑:现在不用封印便可了,杀戮天翼洗了两件魂器的怨念,寒冰血骨刃姑奶让轩妹借助其微弱时将其收服。姑奶发现婵妹有了身孕,让在北冥陪她多住几日。正好北冥有很多事物要交替给静尘,正好为其梳理梳理一直不悦的心情。

    云忆听后笑眯眯抱住魅姬:真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