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帝师王翦 > 第一一七章 决战前夕
    众所周知,蔺相如与廉颇之间的关系,两人同时又是战国末年,一对最有趣的生死之交,先有将相不合,后有负荆请罪,而前期更是蔺相如的政治表演,一场完璧归赵大震人心,同时也让秦王知道,赵国人虽不是铁血,但是也有着难以磨灭的傲骨,而另外,也就是在后期,蔺相如成为赵国的相邦以后,后期的表演,全部取决于廉颇,因为前期的政治游戏,后期则已经成为了兵戎相隔。

    此时的秦国根本不把赵国放在眼里,而赵国也不会畏惧秦国的厉害,当然在中原大地之上,并不单单是秦国与赵国之间的战斗,更多的还有他国之间的对立,比如说赵国与燕国,两国之间产生的战役就不少,能被记载的,不被惦记的,小规模的挫伤,大规模的战斗等,另外秦国也好不到哪里去,除了跟赵国一样,要面对匈奴以外,同时魏韩之间左右倒戈,今天一下同盟,明天一下互相侵蚀,可惜,这两处弹丸之地总是没有太大的出息。

    此次秦国与楚国的交战是必然的趋势走向,因为大国之间,实力强大了以后就是需要互相搅力,当然有机会也想吞并对方,其实并不是大国之间的蛮力,相反的,都是虎视对方,其实大国之间的摩擦也不应该多有,大国的君主们知道,大国的较量根本就是不明智的,但是为什么大国之间还要如此呢,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此时的秦国看准了楚国,其内部矛盾不断激化。

    当然对付一个大国,如果不停的激化其内部的矛盾,自然可以不攻自破,但是为什么此时的秦国却非要以武力征服楚国,主要还是在于秦人的治国理念,秦人是以战争为伍,所有的士兵都是看着军功而诞生的,商鞅所制定的,就是将秦国打造成为一辆超级战车,同时纵横阡陌的去讨伐四方,以掠夺来吸纳资源,同时源源不断的增强国力。

    很多时候,一个强大的国家,想要军队厉害,就是需要多多磨练,如果一支军队失去了杀气,一位士兵没有了杀人的快感,那么国之安全自然有隐患,而用正确的思想去引导士兵,并不让士兵过于残暴,尤其是在退伍之后,这一点关联的主要,在于国之思维,要让士兵们充分的明白,国家内部与国外的思维,对于国人要有守护者精神,对于国之敌人,要有魔鬼一般的血腥,这样士兵才能够将自己的战斗力提升到最高的境界,秦国做到了。

    楚国内部的一盘散沙,当年胜过秦国热血的楚国,不复存在,所以留下来的大饼,只有内部高层之间,互相厮杀,互相的以政治战斗而夺取,那么这样的楚国,亡国危机不少也。

    局势看的透,重要的原因还在于,赵国的将相此时此刻,乃局外人,先不谈蔺相如与廉颇的看法差异如何,单论到燕国的乐毅,其能力可以算上是威慑于天下,诸侯皆知,名将们也皆知,可惜燕王愚蠢,居然让如此的重臣下去,当然,也不难理解,也许燕王害怕再次被政治变数,由于先前燕昭王遇见过此事,导致燕国国内的政策一直怯弱。

    此时,赵国两大能臣私下都很关注天下局势,早沟通的同时,以黑白棋局评论天下,可见赵国能臣对于秦、楚、燕等局势时的刻惦记着。

    “秦国乃西地强盛之国,由于秦人一直是顽强觉醒,当然历代秦王为了这份思想,牺牲的也不少,而自从商鞅变法以后,秦国的国力完全是突飞猛进,并荣耀的成为虎狼之秦”大家其实不难想想,虎狼是什么概念,虎为百兽之王,身体成色花纹交替,预表着很多事事非非都在明暗之间,为虎之厉害,就是王者作风(具体如何理解,可以参考本文作者银俗李耀天在,纵横中文网发表的《虎道》一文中理解)再提到狼,狼有着规律性,执着与团队意识,有领头着,也有很秩序的团队作风,所以虎狼之秦,可见厉害无法是一两句话来描述。

    谈闻此处,蔺相如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秦国与楚国之间较量,也算是强者之间的互战,当然我赵国眼下也可坐收渔翁之力,因为,此次战斗后的胜利者,将来必定会是赵国最大的敌人,当然,其实本相更希望是楚国嬴,毕竟楚国没有秦国那样的铁血野心,其内政部问题诸多,相比秦国之下,日后赵国要是对付楚国,会更加的轻松一些”

    廉颇比较实在,因此持有不同的观点:“秦国之师,精锐无比,不会是那么容易就被楚国给打败的,本将觉得,如果秦国要胜利,也不会是那么顺利,多少要损兵八百杀敌一千,如此下去,对于秦国也没有太大的好处,所以,就算那么有朝一日,秦国能够跟赵国开战,也是大伤元气,当然,假真的与虎狼之秦国开战,我廉颇也要用谋,而不是单靠勇去对付秦国人,步步为营是第一步,再不行的话,除了死守不攻,也许就没有别的方法了,等秦人承受力不强的时候,冲动就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挫败,到那时候,西地也许就可以供给我赵国一番成就了”

    “将军是打算赌秦国胜出?当然本相觉得,如此的可能性挺大的”蔺相如说道。

    随后廉颇而论:“相国与廉颇乃知交,可惜你我观念似乎有点偏差,听语气,相国应该是觉得楚国会胜出?”廉颇看着蔺相如,随后从眼神之中不难看出,似乎蔺相如也没有这个底气。

    将相之间随和一笑,并开始继续下棋,眼下的天下,似乎在赵国的眼中,而在将相的论述之间,在于手持的黑白棋评论定天下的大局之瞬间,赵国似乎可以来一次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计策。

    可是出乎与将帅之外,在赵国有一位真正让天下所畏惧之人,早早的就已经诞生,只可惜,秦王也好、赵王、楚王、燕王等等也罢,都不过是铺垫而已,什么乐毅、廉颇还是白起,四公子等等等……

    都不过是他的铺垫而已……

    此刻,赵政一人独自在河边,目视一条自由的鱼儿,顺着清澈的水源游过,而一旁的母亲赵姬,则是躺卧青草地,少时,在浮草之间,有着微弱的颤抖,好似猛虎之鸣,静在四周,不好的气息顿时吓住了赵姬,母亲猛地起身,并怀抱住赵政。

    “政儿,你刚刚听见什么声音没有?”

    “没有啊,母亲”小赵政看着赵姬,好似赵政什么也没有发现,但是赵姬倒是惊恐万分,为了能够杜绝自己的疑虑,赵姬将自己的爱子赵政带离此地,当然,在这对母子离开的时候,一只体型庞大的猛虎就在四周,也不知道为为什么,猛虎并没有对母子展开攻击,只是一直在草丛的深处观察着母子。

    月色暗淡,又过了一个安静的夜晚,此时的郧都渡过了最后一个祥和的夜晚,除了守城的兵士们,几乎大臣与将军都在歇息的状态,当然,最高的效率,莫过于休息好了以后,再指挥战斗,而这时候,在另外一边,也就是白起阵营。

    此时的白起身披一件长衣,双眼充满了寒意,凝视郧都的瞬间,好似看见无数百姓再向自己求饶,他们好像有的说:“大人,放过我们吧,我们上有老者,下有孩童……”

    又有的大喊而道:“祸不及家小,将军此举有违天地伦理”

    “将军,求你放过我们,我们会归降于将军……将军将军,我们是百姓啊,你们打仗为何要屠杀百姓……”

    “将军妾身一辈子没有一天开心过,难道死还要如此的凄凉……将军……将军……”无数的话语徘徊在白起的耳边,顿时间,白起好似内心一股刺痛感,带着眼泪,白起双目死死的瞪着自己的双手,随后内心说了一句:“晚了,一切都晚了,难道白起要成为人屠吗?哎……”长叹一口气,白起一夜白头,胡须银色,双目充满了怜悯与仇恨之火,怜悯无辜的百姓,仇恨自己所在的位置,此时的白起,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一切都晚了啊”白起双目轻轻合拢,月光变得异常冷漠。

    另外一边,熟睡的王翦突然醒来,一名探兵飞速的奔过来,并在王翦的耳边轻说:“将军,有一队楚国的巡逻兵已经抵达山脚下”

    还没有缓过神的王翦,顿时惊醒:“明日就是秦军大肆攻城的日子,按照武安君的想法,我们先放水闸,随后秦国大军将攻陷鄢郧,如果现在一队楚国士兵搅局,那么所有的计划将改变,而秦国也会同楚国一场恶战,当下可以如此,因为魏国与赵国都在虎视秦国,这将是一场秦国生死的战斗,立即集合军士们,消灭他们”

    “是”

    “敌人大概多少人?”

    “五六十人的样子”

    “好,集合带刀勇士,切记不可以用弓箭,只能枭首”

    “是”

    一场夜幕,引出了王翦的谋略,此时的王翦很清楚,如果这时候被楚国的士兵发现,那么次日攻陷楚国的事情就会败落,到那时候给予秦国的后患可以算是无穷无尽的,因此王翦决定,在最短的时间内,一定要消灭这一支巡逻兵,但是为什么不可以用弓箭,原因很简单,如果要是用弓箭,就会给楚国人的士兵身上留有弓箭的空,那么对于之后的偷天换日之计策,就大有损伤。

    眼下王翦的计策其实很简单,就是先枭敌人之首,然后换上敌人的衣服,并假装为敌军的将士,返回楚国报信,并声称一切安好,如此楚国人将是防不胜防,更有利于对楚国郧都加以毁灭性的打击,与此同时,王翦的计划变作一封书信,由天空飞舞的信鸽,一路传递到了武安君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