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起源 > 第五十章 残图
    林欢笑了笑,他来参加比赛,确实是个极其影响游戏平衡的存在,骆云这么一弄,相当于变相的把林欢排除在外,对原本弟子们的受益影响不大。

    “回禀掌门,弟子并不愿接受这个规则。”

    “回掌门,我也不愿意。”

    “我也是。”

    出乎林欢的意料,吴载竟然不接受这个明显对他们有利的规则,在他的带头下,淳于和雪迎也都表态拒绝了。

    “有胆气!”

    林欢微微一笑,抬头看向骆云,骆云给他递了一个探询的眼神。

    林欢知道,骆云是怕之前长宇的遭遇落到这三人其中某个弟子的身上。

    林欢耸耸肩,一脸无辜。

    “林欢,我想挑战你,虽然我知道我未必有机会获胜,可我不甘愿就这么被比下去了!”

    吴载主动朝林欢挑战。

    林欢挑挑眉,看了一下剩余的两个弟子,他们的眼中也有属于修炼者的不屈的战意。

    “好吧。”

    林欢点点头。

    吴载笑了,道:“那我就来了!”

    “等等。”

    林欢摆手阻止了吴载,看向雪迎和淳于,问道:“你们也想与我交手吗?”

    “嗯!”

    雪迎和淳于都是点点头,与强者交手本就是件快事,大家年龄相差不多,正是热血年纪,谁又甘愿屈居人后不战而败?

    “好,但我有个条件,只要你们答应我,我就和你们比!”

    林欢神秘的笑道。

    “你说!”

    吴载迫不及待的催道。

    “不,你们先答应,否则我现在就走,反正我已经成第一了。”

    林欢一脸的无所谓。

    “这...好吧,我答应你!”

    吴载急躁的答应了下来,林欢又看看剩余的两位,淳于见吴载答应了也是直接答应了下来,雪迎犹豫片刻,也轻轻的点了点头。

    “好,那我就说了,与我交手的条件就是你们三个得一起上!”

    说完,林欢笑着找了块还算完整的擂台,跳了上去,道:“快来!”

    “你!”

    吴载一咬牙,他想要的是正常的对决,若是三打一,虽然胜算也不大,可他心里无法接受这种感觉。

    “快点,都说好了,你们要是反悔我可走了啊!”

    林欢见三人迟疑不动,又催道。

    “上去吧,我们不一起出手就是了。”

    正当吴载和淳于都一脸纠结的时候,雪迎在一旁轻声开口。

    “对啊!”

    吴载眼前一亮,虽然他们一起上,可是只要不同时出手,三个人轮流上不还是一对一吗?

    “聪明!”

    吴载和淳于赞道,雪迎微微摇头,三人一起上了擂台。

    骆云见此也只好飞回了观战席,同为修炼者,他自然明白三位弟子的不屈。

    但身为过来人,骆云也深知有些差距不是单靠不屈就可以弥补的。

    “天啊,咱们门派最强的三个弟子同时对上林欢师兄!”

    “我看白费,林欢师兄的实力比他们强太多了。”

    “那也说不准呢,一个打三个,还是最强的三个!”

    弟子们兴奋的议论着,没想到今年考核竟然如此的有看头,连刚死不久的最强弟子陆甲都已经被他们抛到了脑后。

    “你们的想法不错,但我确实是饿了...”

    林欢揉了揉肚子,刚起床就被众师兄拉到这里,几个时辰下来他已经等不及要去饭堂吃饭了。

    “这样吧,无论谁先来,我都先提醒各位一下!吴载,把剑握稳,也可以先收起来!淳于,你先别着急放技巧出来,坏了怪可惜的!雪迎,嗯...把裙子夹紧!”

    说着,林欢轻轻的抬起手,澎拜的元力混杂了黑龙的性质朝掌心汇聚!

    “你这是什么意思?”

    吴载不解的问道,一旁的淳于也是一脸茫然,那雪迎更是有些羞愤,白皙的肌肤泛着粉红。

    “我都说了,这只是个...提醒!”

    林欢话音刚落,一道黑色的狂风骤然在场内炸开!

    狂风源源不断的从林欢的掌心吹到比武场内,瞬间席卷了整个擂台,又粗又高的黑色风柱不断旋转,台上的三个弟子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直接被风柱卷到空中,雪迎的小手紧紧的攥着裙摆,不由自主的发出尖叫。

    “天啊,这是什么?龙卷风吗?”

    观战席上,弟子们也被狂风吹的睁不开眼,用手挡在脸前,衣服被吹的猎猎作响。

    “这小子难道真是双天赋?!”

    老滑头的墨镜也被吹飞了,露出了那猥琐的小眼睛,正震惊的盯着场中心肆虐的旋风。

    “吼!”

    黑色的旋风愈刮愈烈,不但形成了一道贯穿天地的龙卷风,还真的传出了一声声高亢的龙吟。

    一条条巨龙游动的身影在风中若隐若现,风里的三个弟子好似三片没有重量的枯叶,在空中转来转去。

    “这就是林欢的实力吗?”

    各位门主暗暗心惊,看着场中的龙卷风说不出话来。

    换作他们上,又能否抗住这样的狂风?

    答案只怕是不能。

    轰!

    龙卷风还在肆虐,一道身影从龙卷风的中心淡定的走出。

    “林欢!”

    见到这龙卷风的创造者,弟子们激动的呐喊,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比眼前这无坚不摧的龙卷风更能让他们激动了。

    “我赢了。”

    林欢站在场中淡淡的宣布,背后飞速旋转的龙卷风还在怒号。

    “恭喜林欢师兄!”

    众弟子自发的齐声道,从这一刻起,林欢彻底征服了所有弟子。

    “林欢,把他们放下吧。”

    掌门飞了出来。

    “是。”

    林欢应声,停止了元力的供应,那狂暴的龙卷风逐渐平息,里面的巨龙异象也消失了,三位弟子逐渐下坠。

    林欢又抬手推出几道风,减缓了三人的下坠速度,三个弟子也从震惊中缓了过来,自发的控制身体,调整平衡,最后稳稳的落了下来。

    “林欢师兄修为高深,师弟佩服!”

    落地之后,吴载第一个行礼,表情没有任何的不屈,看起来是彻底被打服了。

    “谢林欢师兄赐教!”

    淳于也紧跟着心悦诚服的行礼,按照林欢今天的表现,淳于觉得翟能活到今天真是个奇迹。

    “哼!”

    雪迎自从落地之后就一直红着脸,最终一跺脚,咬着嘴唇跑下擂台,离开了演武场。

    也不怪雪迎如此,刚刚在空中,不知多少人一饱眼福,裙子被吹起之后,那雪白的肉体可是吸睛极了。

    “抱歉了。”

    林欢略带无辜的挤了挤眉头,他可是有故意提醒过对方,而且也是对方非要与他交手的。

    无奈的叹了口气,林欢仰天长叹:

    “太白了......”

    因为雪迎跑开,林欢的龙卷风又把整个场地都破坏了,掌门临时决定第二天再继续比试,而林欢则已经确定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了。

    “小师弟,你这回可是太风光了,咱们丹门从来没这么神奇过!”

    “对啊,小师弟,要不以后你指点我们修炼吧!”

    “小师弟,我有个表妹,在咱们门派的兽门,明天咱们一起吃个饭吧!”

    众人退场,师兄们兴奋的围着林欢,周围更是围着一大片弟子!所有人都是激动又好奇的看着林欢,好像光是这么看着都令他们有所收获似的。

    “呵呵,还好,我也没怎么指点他,其实我们认识很久了,最近加入咱们门派也是我俩早就说好的!这小子小时候淘气的很,那时候我抱着他啊,他尿了我一脸......”

    远处,老滑头和门主们吹比的声音被林欢听到,林欢瞥了一眼,老滑头恬不知耻的笑着,几位门主则是一脸惊叹,还以为老滑头真的与神秘强大的林欢有什么亲近的关系。

    “怎么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林欢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对老滑头的认识有更深了一层。

    因为弟子们实在太过狂热,不得已的,林欢只好加速摆脱了众人,独自前往天府城觅食。

    坐在醉仙楼八八八八号房间的窗台,林欢喝着小酒,啃着鸡腿,吹着小风,俯瞰街上来来往往的众生,只觉得人生分外的轻松。

    “你们听说了么,东殿今年有个叫勾廉的新弟子,真是不得了,今天考核的时候拿了第一名,所有的人都被他一招击败,据说他是个苦修,实力相当于天元境!”

    “嗨,这算什么?你还不知道东宗吧?东宗有个叫林欢的新人,是九品炼丹师,修为更是天元境的顶尖水平,独自一人面对东宗的优秀的弟子,一招下去,三个弟子连反抗的几乎都没有!”

    两个路人在街上讨论着,林欢听完微微一笑,果然,勾廉也是个强者,努力的强者。

    说不定,未来的某一天,勾廉还会和他一起前往都城!

    林欢品着酒,街上的人还在讨论。

    “唉,本来以为陆甲死了,东宗亏大了,可是现在出了这么个林欢,三天后的妖洞之行,恐怕最大的输家就是东堂了!”

    “可不是么,东殿有勾廉,东宗有林欢,东堂有谁?唯一一个厉害的红莲突破了神元境,还当上了掌门,东堂弟子里已经没有什么强者了!”

    “不仅如此啊,东堂原来的掌门死的那么惨,却几乎是白死了,这可是损失了个神元境啊!要不是红莲及时突破,东堂在天府城的地位都要被踩下去了!”

    “可不,红莲也是够有胆量的了,魔影为什么杀了东堂的老掌门还没搞清楚,她才几岁啊,就继任掌门,谁知掉魔影会不会再来杀他?”

    下面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林欢听着突然一愣。

    “魔影?”

    下意识的摸了摸手上的戒指,林欢直接翻窗跳楼,借着附近的高楼缓冲,砰的一声的跳到那两人面前!

    “啊!你..你是什么人!”

    那两人被从天而降的林欢吓了一跳,往后退了退,惊魂未定的斥责道。

    “你俩刚才说魔影杀了东堂的掌门?怎么回事?给我讲讲!”

    林欢喝了酒,直接无视了两人的质问,语气几乎是命令。

    那两人皱眉吸了吸鼻子,闻着林欢满身的酒气,看了看林欢手里啃了一半的鸡腿,厌弃的道:

    “你谁啊你?我凭什么听你的?”

    “我是谁?”

    林欢冷笑一声,闪电似的踢出一脚,直接将质问他的那人踢翻,朝另一人道:“快说!”

    “我..我说,我说!”

    另一人看了看被林欢一脚就踢的昏死过去的同伴,眼中满是惊恐。

    两人都是天府城附近的散修,地上躺着的这位,修为更是傲人的地元境,可是却连林欢的一脚都抗不下来!

    余下的一人深深的看了林欢一眼,偷偷记下了林欢的长相,道:

    “前一阵子,魔影杀了东堂的掌门,还把他的尸体直接丢在天府城的中间,死相非常惨!”

    “你们怎么知道是魔影做的?”

    “大家都这么说,据说是魔影在黑鳞国公开承认的。”

    “你们就不怀疑这是谣言?”

    “应该不会的,没人敢造魔影的谣言!”

    那人笃定的说道。

    “哦?这魔影还很可怕?”

    林欢饶有兴趣的问道。

    “这..您不会连魔影都没听说过吧?”

    那人习惯性的想再问两遍不会吧,但是看到一旁昏死的同伴,识趣的闭起了嘴。

    “赶紧给老子说!”

    林欢啃了一口鸡腿,把骨头砸在对方的头上。

    “是是是,我说!”

    那人欲哭无泪,忍气吞声的说道:

    “魔影是黑鳞国的一个组织,成员不多,但是各个实力强大,最弱的也是神元境!最强的不知多强,不过已经露过面的就已经有化元境和圣元境的了!”

    “哦。”

    林欢随手掏出酒坛喝了一口,咂了咂嘴,道:“继续说!”

    “是,魔影实力强大、敢作敢当,做过什么从不否认,因此也算是个有道义的组织,不过他们也绝不容忍别人泼脏水给他们,所以这种谣言是没人敢遭的!”

    “呵,有意思!那东堂掌门也是因为造谣之类的事得罪了他们才被杀的?”

    “应该不是,东堂掌门实际年龄很老了,一直都是个左右逢源的老好人,天府城范围的人都对他敬爱有加,他是不会做那种得罪人的事的!”

    “哦。”

    林欢点点头,又道:“那万仙堂呢?东堂掌门也不是个小官了吧,就这么被杀了,万仙堂就忍了?”

    林欢摸了摸手上的戒指,他对魔影的愤怒绝不是只杀一个成员就可以平息的。

    “怎么可能忍啊!别说万仙堂了,整个都城都震动了,因为那魔影隶属黑鳞国,因此这件事已经不是魔影与万仙堂之间的冲突了!据说咱们神武国正在计划对黑鳞国开战!”

    那人口若悬河的说道。

    “还有这种事?”

    林欢略感惊讶,虽说他也知道神武国与黑鳞国不对付,但是发动战争并不是一件小事,一旦战争挑起,会死多少人就是未知的了,胜负也不可预料!

    战争并不是儿戏,一步走错,任何国家都可能反遭灭顶之灾,不然两个国家不早就打起来了?

    “如果神武国真的发动战争,那这件事就一定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至少东堂掌门的死一定不简单!”

    因为喝了酒,林欢边思考边旁若无人的嘀咕着。

    “您说的对,现在大家对这事也是说什么的都有,只不过因为咱这里远离都城,因此信息并不发达,除非神武国真的发动了战争,不然的话想知道真相还是得去都城!”

    那人说道。

    “嗯...行了,你滚吧!”

    林欢点了点头,一脚踢在那人的屁股上,直接把人踢得飞了出去,趴在地上摔了个狗啃屎。

    路人纷纷投来惊异的目光,却没人敢多说多管,毕竟林欢此时的形象明显就是个酒鬼,还是个实力强大的酒鬼!

    混散修的互相都熟,趴在地上的两人是什么实力大家都清楚,自然能分析出林欢的实力!

    “没劲!”

    林欢咂咂嘴,刚喝完酒,过午的太阳又在头顶炙烤,林欢只觉得浑身燥热,连那神秘的晶石项链也起不了作用。

    “去哪凉快凉快呢?”

    林欢皱着眉想了想,心中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去处。

    不一会儿,东山脉的巨大湖泊迎来了三个新奇的客人。

    一条大到能翻江倒海的黑色巨蟒,一根在水里也能生根的奇异植物,还有一个浑身酒气的醉酒少年。

    “嘶!”

    在水中,小黑更像是一条蛟龙,开心的在湖水中游动着庞大的身躯,粗壮的蛇身不时露出水面。

    从高空望去,整片湖泊都布满了或明或暗的黑影,配合上那硕大的蟒头,活像是一条盘踞了上万年的水怪即将破水而出!

    “吱!”

    在小黑的庞大身躯对比之下,小黏简直小的微不足道,但实际上却一点也不小,数十条藤蔓在水中肆意伸展,贪婪的吸收着清凉的湖水。

    “舒服!”

    林欢仰面躺在湖中心,身边围着一截又一截的蛇身,小黑将整片湖泊搅动的波涛汹涌,唯独小心翼翼的将林欢这里围住,保持了湖水的平静。

    “长大了,懂事不少!”

    林欢拍了拍小黑的身子,仰起脖子喝着酒,悠哉的望着天上流动的白云,不由得感慨。

    “这就是活着的感觉吗?”

    活了近一亿年,林欢的记忆里只有魂界一天又一天无限循环的暗无天日。

    每天醉生梦死、浑浑噩噩,只期待偶尔能出现一个有趣的灵魂带来点新的乐子。

    轻轻的拨动水面,激起点点水花,在魂界的时候是不灭,在这里的时候,林欢才叫活着。

    “怎么感觉缺点什么呢?”

    吃喝不愁,实力强大,前途无忧,林欢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空虚。

    仔细想想,就是感情。

    若非寂寞,林欢也不会被那少女悸动之下的轻柔一吻夺去了魂魄。

    “唉...”

    林欢枕着胳膊,翘着脚躺在湖面上,呆呆的望着天空,大脑逐渐放空。

    咻!

    视线之中,平静的天空突然飞进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骆云?”

    咻!

    又是一道曾见过的身影飞了过来。

    “斐郦?”

    咻!

    仿佛一团流火,一道鲜红耀眼的曼妙身影也飞了过来。

    “红莲?!”

    林欢一激灵,若非酒劲麻痹了大脑,几乎就要直接跳起来。

    “他们怎么来了?来找我的?我暴露了?”

    三个门派的掌门同时出现在这里,林欢实在想不到别的可能,下意识的怀疑是不是自己哄抬丹价和斩杀陆甲的事败露了!

    林欢惊讶,天上的三人更震惊!

    “这..这不是林欢吗...?”

    骆云看着湖里上下翻腾的巨蟒,以及安稳躺在其中的林欢,不可思议的眨了眨眼。

    “林欢,你们门派的那个天才弟子?九品炼丹师?”

    斐郦已经听过了林欢的名声,听骆云一说,也是好奇的看向湖中的林欢。

    “弟子?炼丹师?”

    红莲美眸眨了眨,看着林欢,眼波流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嘶!”

    见到头顶的三个神元境,小黑竟然丝毫不惧,硕大的蟒头从湖里探出,身子昂起一截就已经高过了周边的群山,小黑吐着鲜红的信子直面三个掌门!

    “这蟒蛇异兽怎么这么大?”

    空中,骆云三人都是一脸惊奇的看着那敢与他们对峙的黑色巨蟒。

    虽然在巨蟒面前,骆云三人都像是不起眼的小黑点,可是他们毕竟是神元境的强者,是天府城最强的三人。

    异兽都有神智,生命的本能甚至比人类还要敏感,眼前的巨蟒应该能感觉出他们的实力多强!

    可现在,眼前的黑色巨蟒不怕他们,这说明什么?

    骆云警惕的看向湖中心,脸色愈发的难看。

    神元境强者拜入东宗做徒弟,这是不可能的事。

    “难道林欢是魔影的人?不应该啊...”

    骆云本能的联想到了东堂掌门遇害的事。

    “这家伙果然不简单。”

    红莲朝小黑眨了眨眼,美眸也投向林欢,眼中满是好奇和欣赏。

    斐郦在一旁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湖中心,林欢不知道这三个掌门的内心活动,心里还在猜测与杀陆甲有没有关系。

    “掌门好啊!”

    见空中的三人没有动作,林欢把小黑叫了回来,又收起小黏,回到岸上打了个招呼。

    “林欢,你怎么在这?”

    三人也落到地上,骆云出声问道。

    “天热,来凉快一下,顺便也带宠兽洗洗澡!”

    林欢咧嘴笑了笑,酒气弥漫。

    看骆云的语气和态度,并不像是来给徒弟报仇的,林欢就放心多了。

    “各位掌门,你们来这是要...?”

    “妖洞要开启了,我们提前来查看一下。”

    骆云答道。

    “妖洞?”

    林欢还是醉意未消,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妖洞和这湖有什么关系?”

    “哧。”

    红莲突然轻笑一声,三个男人一齐惊讶的看着那绝美的笑颜,红莲意识到了失态,又将表情收了起来。

    “这片湖就是妖洞,三天之后,这湖面就会变成妖洞的入口!”

    骆云也能闻到那冲天的酒气,因此也没多说什么,淡淡的介绍道。

    “原来如此!”

    林欢恍然的点点头,幅度非常夸张。

    “既然如此,您各位慢慢查看,我先告辞了。”

    林欢抬起手挥了挥酒坛,将小黑也收了起来,离开了山脉。

    林欢的背后,三个掌门都在默默的看着林欢的背影,骆云的表情难看,斐郦的表情平静,红莲的表情则是略带笑意。

    “骆云,这林欢是你们新收的弟子?”

    片刻后,红莲问道。

    “没错,他的实力至少是天元境,而且炼丹术极强,是九品炼丹师的水平!”

    骆云答道。

    “九品炼丹师?”

    红莲听完一怔,纤细修长的手指下意识的在储物戒上摩擦了几下。

    “知道他的底细么?”

    “暂时还不知道,他的天赋和实力都很高,可是很多时候却似乎缺乏常识,令人琢磨不透。”

    “这样啊...”

    红莲望着林欢消失的方向,美眸一眨一眨的,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没想到这湖就是妖洞...”

    被三位掌门目送离开的林欢并未离开深山,而是随意找了片树林,舒适的躺在草地上,把小黏和小黑放了出来,嘴里毫无意义的嘀咕了几句,眼睛一闭,沉沉的睡着了。

    “大人,小的又来啦!”

    林欢的梦境中,小刘笑着行礼,苍老的脸笑出了一层又一层的皱纹。

    “嗯?我又睡着了?”

    林欢看着小刘,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大人,您又喝醉了?”

    小刘试探的问道。

    “放屁!老子啥时候喝醉过?”

    林欢一瞪眼,道:“有屁快放!”

    “诶诶,好...大人,小的回去之后又仔细查了一遍,终于找到了你说的那个灵儿!”

    小刘一脸的邀功献媚。

    “是么?确定没弄错?”

    林欢不太放心。

    “确定!灵儿,来自人界,年纪十五岁,自杀!”

    小刘熟练的答道,想必是来之前就已经准备回答这个问题了。

    “嗯,不错。”

    林欢点点头,心里有些欣慰,没想到这些饭桶小弟还真能赶在灵儿投胎之前找到她,如此一来,想再遇到转世的灵儿都不是难事了!

    “把她的转世都安排好了吧?”

    林欢随口问道。

    “大人放心,小的都给安排明白了,那灵儿会转世到神界的玄天宫,那可真是一生无忧啊!只不过镇魂井的时间...”

    “你说什么?”

    林欢一下打断了小刘,怒道:“你把灵儿安排到神界去了?!”

    “对啊!”

    小刘茫然无措的看着林欢,声音越来越小,道:“不是您让小的给她安排个好的转世么.....”

    “安排个好的转世,是指在人界安排个好的转世,谁让你给安排到别的世界了!”

    林欢气的不行,一脚上去,直接把小刘踢翻,恨不得把小刘的一把老骨头都踹散架了,

    “我他妈连一个小小的神武国都没走出去呢,你就把人直接给我支到人界以外去了?!”

    林欢越想越气,反正在梦里也打不死人,直接抬脚把那白发苍苍的脑袋踩在脚下使劲碾着。

    “大人!小的错了啊!大人!!!小的知错,小的知错啊!!!”

    小刘的脑袋被林欢踩住动不了,苍老干瘦的身体不断扭动挣扎着,活像一只仰了壳的乌龟。

    “哼!”

    林欢丝毫不顾小刘的哀嚎,又狠狠的对着小刘补了几脚,才气哼哼的让小刘起来。

    “大人,小的知错了。”

    小刘一脸的委屈,他在魂界折腾了好几天就为了办成林欢的事,本来想着来找林欢邀功,却不想一步走错,变成了讨打。

    “废物!”

    林欢骂道,脸上表情还是非常不好。

    若是灵儿已经轮回了他倒也不会如此不爽,可是自己的手下已经找到了灵儿,只要镇魂井不出太大的时间裂缝,他就可以与灵儿再次相会了!

    差点就与灵儿美满重逢,小刘却把人送到了别的世界,这让林欢怎能不怒?这感觉比煮熟的鸭子飞走了还令人难受。

    “大人,您消消气,小的突然想起一事,小的在人界还留有一个宝物!”

    见林欢一直不消气,小刘灵机一动,主动献宝,毕竟林欢最大的爱好就是用各种方法夺取他人的财物,用献宝来讨好林欢总是没错的。

    “哦?”

    林欢面不改色,道:“你先说说。”

    “大人可知神武国内有一个妖洞?”

    小刘试探着问道,心里有些忐忑,若是林欢不知道妖洞的话,那他这宝无论如何都是送不出去的了。

    “天府城附近的吧?我知道。”

    林欢不动声色的说道。

    “现在那里叫天府城吗?我还活着的时候那里叫业都来着!反正就是神武国最东边的山脉那里!”

    小刘的眼中闪过了些许怀念,却不敢耽误时间,正色道:

    “小的曾在妖洞里的一个隐秘地方发现了一株异草!那草服用了可以使人多生出一种天赋!”

    “哦?”

    林欢终于来了兴趣,道:“别磨叽,赶紧说!”

    “是。大人,当初小的在妖洞里磨练,在一处极寒之地发现了那异草!因为不认识那草,而且那草也尚未长大,所以小的就没采摘,直到出了妖洞后才从一个隐士那里偶然听说了那异草!”

    小刘郑重的道。

    “什么草?长什么样?在哪?立刻说,再废话我就废了你的魂!”

    好奇那异草的作用,小刘却一直铺垫,林欢颇感不满,冷声的说道。

    “是是是!小的说!那草名为冰草,看起来就像一根晶莹剔透的小冰雕,可是却真的有生命,叶片也会慢慢生长!至于位置,嗯...在妖洞里一直朝温度低的方向找,最冷的地方便是那冰草的所在!”

    小刘一口气不停歇的答道。

    “这还差不多。”

    林欢微微点头,将关于冰草的信息记下,又问道:“你都死了这么多年了,那冰草还能在么?”

    “这点大人可以放心,那冰草的生长速度极为缓慢,算算时间,就算长成了也是刚长成没多久!而且这冰草如果提前采摘就会化作一滩冰水,没有任何意义,因此很可能还在!”

    “行吧,那我就去看看!”

    林欢咂咂嘴,转念一想,突然道:“对了,我听说那妖洞里有个大机遇,既然你万年前就进去过,你知道点什么么?”

    “这说法原来还在流传啊...”

    小刘惊讶的张了张嘴,道:

    “小的也听过这个说法,可是在里面找了很多次都是一无所获,不过据小的所知,那传承应该和妖洞中的第三族有关...”

    话还没说完,小刘的身形突然变得模糊,一切声音戛然而止,小刘无声无息的从林欢的梦中世界退去了。

    “他妈的,这个废物!”

    林欢气道。

    随便出现在林欢的梦中,这样的力量只有魂主才有,小刘今天想必是趁魂界又出现裂缝了才成功过来的。

    “第三族?”

    小刘把话说到一半就消失了,林欢独自琢磨着。

    “妖洞里不就是人族与妖族吗?这第三族是什么?”

    在梦里等了一会儿,确认小刘回不来了,林欢悠悠醒转。

    阳光强烈到睁不开眼睛,林欢坐起身子,小黑和小黏正乖巧的趴在一旁。

    自打吃了那些古怪植物之后,小黏变得愈发厉害,林欢刚刚坐稳,周围密布的荆棘丛竟然唰的一声消失了,纷纷收进了小黏的身体里。

    “竟然是你变得?”

    林欢眨了眨眼,身为小黏的主人,他都没有察觉出来这片荆棘丛的本体是小黏。

    “难道这就是植物异兽的能力?”

    林欢暗暗称奇,突然听到附近有异动,用神识扫了一下,那狮子异兽一家正在附近捕猎,经过林欢的丹药的滋养,小狮子现在已经长大了不少,身体也异常强壮,已经开始与父母合作捕猎了。

    “看来这片山真是这几头狮子的地盘!”

    林欢无心打扰小狮子学习捕猎,带上小黑和小黏回了东宗。

    “见过林欢师兄!”

    “林欢师兄好!”

    一路上,门派的弟子们纷纷发自内心的对林欢行礼,哪怕机门的弟子也不例外。

    “你们好你们好。”

    林欢一路微笑着摆手,好像异国领袖到访一样,样子极为做作。

    “嗯?”

    林欢正享受着被人们爱戴的感觉,余光里突然发现一道与众不同的窈窕身影。

    侧眼看去,雪迎正远远的站在人群之后看着林欢,雪白的小脸还挂着些许的冷意。

    被林欢一看,那冷意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羞涩和嗔怒。

    “哼!”

    雪迎倔强着微撅着小嘴,转身逃离了。

    “我真是太迷人了!”

    林欢不由得在心中感慨。

    一路穿行到树林,雪鬃马群正在悠闲的吃着草,一众师兄在一旁给马背梳毛,见到林欢,师兄们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计围了上来。

    “小师弟,你总算回来了!”

    “是啊,你突然消失了这么久,我们还以为你是遇到麻烦了!”

    “小师弟你知道吗,昨天天府城里出了个蛮横的酒鬼,在街上乱丢鸡骨头不说,还把无辜的路人给打了,我们都怕你遇上麻烦,那酒鬼据说修为还很高呢!”

    众师兄七嘴八舌的说着,但是表情却都很是欣喜,只要林欢好端端的在这,他们就开心了。

    “昨天我...我比赛比的有点累,就多睡了一会儿,对了,考核结束了吗?结果如何?”

    林欢直接转移话题,以免师兄们继续讨论那个“没道德的酒鬼”。

    “早就比完了!”

    一提到门派考核,大师兄的表情又变得有些自豪。

    “小师弟你是咱们门派当之无愧的第一!第二是雪迎,吴载、淳于、长宇,还有其他五个地元境的弟子包揽了剩下的位置!”

    说着,大师兄又急忙催促道:“小师弟,你先去找掌门吧,你是第一名,掌门要给你奖励的!”

    “奖励?什么奖励?”

    林欢问道。

    “不知道,掌门给雪迎的奖励是和幻术有关的,可能给你的奖励会和炼丹术有关?”

    大师兄没头没脑的猜道。

    “好吧。”

    林欢耸耸肩,如果真说奖励,他倒是想问问骆云有没有那地图里剩下的最后一块,只不过,林欢估计骆云就算有也未必会承认,就算承认了也未必会给他。

    闲着也是没事干,何况白给的奖励不要白不要,林欢又原路返回,出了竹林去找骆云。

    掌门的位置并不难找,林欢随便抓了个弟子一问,那弟子直接热情的在前面带路,直到把林欢送到门口才一脸骄傲的退去,彷佛做了件什么了不得的事。

    “进来吧。”

    都是混神识圈的,骆云也不跟林欢绕圈子,声音直接从屋内传了出来。

    林欢也不客气,大方的把门拉开,走进了掌门所在的大殿。

    “林欢啊,你取得了考核的第一名,虽说本掌门的奖励你未必看得上,但我还是得给你点什么!”

    骆云笑呵呵的说道:“你想要什么?”

    “掌门别这么说。”

    林欢笑了笑,丝毫不客气的道:“弟子对掌门的东西还是很感兴趣的!”

    “哈哈,你还真是不客气!”

    骆云一挥手,大气道:“说吧,只要我能给的,我都可以送给你!”

    “真的?”

    林欢问道。

    “千真万确!”

    骆云一脸笃定。

    “好的,那弟子就说了!”

    林欢抿了抿嘴唇,在心里措辞了一番,说道:

    “弟子听说,东山脉内藏有一份强大的力量,若想支配这力量需要一张图的帮助,不知那张图是否在掌门手里?”

    “嗯...”

    听完林欢的话,掌门沉吟片刻,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反问道:“你是为了那张图或者说那个传说才加入的东宗?”

    “不,我是为了加入青云宗,这图的事只是顺便,毕竟那传说听起来太过夸张轻浮不可信。”

    林欢摇了摇头。

    “原来如此...”

    掌门点点头,道:

    “那我便放心了,你的天赋和实力都非常强,实在不该出现在东宗,不过如果说是去都城的话,这种实力倒也正常了!”

    林欢听完笑而不语,骆云要是知道林欢杀他只需要一瞬间,估计就不会觉得林欢的实力和天赋在都城属于正常水准了。

    “至于你说的那张图,我确实曾经拥有过,但也不是整张,而是只有四分之一!”

    骆云道:“那四分之一的残图我当然可以给你,只不过此时那图确实不在我这里了!”

    “在哪?”

    林欢下意识的追问道。

    “你不会真的把其余的三张凑齐了吧?”

    骆云看着林欢反问道。

    “这...”

    林欢一噎,暗暗咂舌,他一时大意,急着问那图,反而暴露了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