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浪子宰相 > 第二卷 步步惊心入汴梁 第二卷 第八十回 周邦彦给柴富代笔
    次日清晨,李彦从睡梦中醒来,习惯性的揉了揉眼睛,却被食指和中指上包着的纱布刮到眼角,引起一阵不适,酸涩的淌下一串眼泪。

    昨夜,他与四女讲述完“两指”的典故后,烟九娘和师师商议着要将他那两根手指切掉,最后还是李瓶儿和浣兮帮着求情,才同意削平指甲作为惩罚,但必须用纱布紧紧的缠起来,要求最少缠上一个月,二女才悻悻作罢。

    李彦抹掉眼泪,起床气顿时上来了,恼怒的伸手欲解纱布。

    忽的听到师师的声音:“你敢!”

    “脏了,换一条。”李彦瞬间软下来,这才想起昨夜是留宿在师师这里。

    “起床吧,洗漱完再换。”师师坐在梳妆台前,小桃伺候着为其束发。

    李彦习惯性的坐在床边等待来人伺候他穿鞋,而脑子里在想怎么才能让皇上接纳孟玉楼。

    “卖什么呆呢?动作快点,洗漱好了,去院子里打趟拳,看你身体虚的。”师师讥讽道。

    “哦。”

    面对师师,李彦一点脾气都没有,乖乖蹬上靴子,从屏风上取下长衫,一边穿一边想着要不要寻个世外高人回来,请教一下如何破软鞭。

    穿好衣服,从小丫鬟手里接过毛巾,囫囵着擦把脸,又用盐水漱俩遍口,而后坐在桌子上准备吃朝食。

    老妇人盛好粥递过来,李彦忙起身相接,道:“可不敢当,婆婆以后瞧着便是,让小丫头们动手就行。”

    老妇人微微一怔,没有反驳,笑道:“是了。”

    师师透过镜子皆看在眼里,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心里说不出来的甜,误打误撞也能嫁给一个让她十分钟意的郎君,想来一定是娘亲在天上牵的红绳。

    那日若不是看到紫罗兰,李彦早死在自己手里了。

    想到这里,师师闭上眼睛,双手放在胸前,嘴唇微动,无声的感谢着母亲。

    李瓶儿贴身丫鬟妙儿敲门进来,对众人行礼道:“陈二叔差人把报纸搁在主娘那了,主娘让奴婢送过来。”

    李彦刚欲说话,小桃接茬道:“怎地还称自个是主娘,也该改口为二娘了。”

    此话一出,屋内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纷纷把目光投向她,她见到这般样子,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的僵硬,辩解道:

    “难道我说错了吗?我家姑娘才是正妻。”

    师师蹭的站起身,狠狠的一巴掌打过去,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小桃直接侧倒在地上,五根手指印清晰可见,捂着脸低声抽泣起来。

    “什么时候添了毛病?到院子里跪着去!”

    小桃擦了擦嘴角的血,呜咽着出了屋子。

    师师重新坐下,拿起梳子道:“刚才发生的事就不要与瓶儿妹妹说了,听到了吗?”

    妙儿吓得双手颤抖,结巴道:“是,听到了,主,主娘。”

    这一声主娘叫出来,李彦长叹一口气,该来的总会来,师师性子忒爆,还好李瓶儿温和,想来不会争竞与她一个称呼。

    故没多作理会,对妙儿道:“把报纸给我吧。”

    一边吃饭,一边看报,如往常一样,先看柴胖子刊发的,然后才是自家的,因为柴胖子依旧乐此不疲的保持每天一骂,这多多少少都会让李彦生些闷气,这时再看自家的,心情才会有所缓和。

    咦?

    今天倒是与往日不同,头条竟然不是骂李彦,而是柴胖子作的一首词:

    千红万翠,簇定清明天气。为怜他、种种清香,好难为不醉。

    我爱深如你,我心在、个人心里。便相看、老却春风,莫无些欢意。

    李彦嘿嘿一笑,暗道:这柴胖子还挺内秀,外表那般猥琐,真没想到竟也能写出这等婉约的词。得拿给瓶儿瞧瞧,不能让这胖子自己出风头,让瓶儿替我也写一首,压倒他。

    想罢,卷起报纸笑嘻嘻道:“师师姐,我吃好了,先过去了啊。”

    师师站起身道:“你还没打拳呢。”

    “等明儿个让他们在院中吊个沙袋,我在打吧,今天就免了,有点事先去了啊。”

    李彦毫不顾忌屋内其他人的眼光,在师师的脸上香了一口,迈步走了出去,路过小桃身边时,瞧瞧道:

    “起来吧,认个错,你了解她的脾气,应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小桃看着李彦的背影,留下两行委屈的泪水,双手死死的抓着衣角。

    ……

    李府,挼梅园。

    在李彦的提议下,三女将各自的居所用花名来冠个雅号。

    李瓶儿摘她词中“挼尽梅花无好意”中的挼梅二字。

    而烟九娘不愿做这等俗气事,很是排斥,索性李彦帮她取,叫做“采菊园”。

    其中也有意使坏,当然,肯定不会让烟九娘知道菊花还有另一层含义,只说高雅傲霜的意思。

    师师自然不用说,一向钟情紫罗兰。

    “相公?”李瓶儿放下汤勺,起身迎了过来,伸手替李彦整理衣衫道:“一大早怎地就过来了?”

    李彦把报纸递过去,端起李瓶儿喝了一半的粥,一饮而尽道:

    “给相公也写一首词,一定要胜过柴胖子的这首,争取中午前能刊发出去。”

    李瓶儿读了一遍,不禁邹起眉头,沉思一下,又看了一遍,喃喃道:“这明显是周邦彦的曲风,并不是柴胖……柴富作的词。”

    “这也能看出来?”李彦吃惊道。

    “当然,来京都后,我有读周邦彦的词,他的特点就是杂,他能把雅和俗揉到一起,淫冶恻艳和清旷豪达兼收在一首词里,比如这首词的上阙和下阙就充分说明这一问题,还有……”

    李彦听的头都大了,最后问道:“也就是说,如果瓶儿你写一首词,署名就算是我,也会被猜出来是李清照的作品,对不对?”

    “嗯,完全可以看出来。”

    “那算了,如果让你的粉丝知道你在李府,那我就不得消停了。”李彦伸个懒腰,又道:

    “我得去找罗提举商量下该如何处理孟玉楼的事,这是个大事,搞不好赵佶那秧子会震怒,杀了我们倒不至于,孟玉楼恐怕会有危险,最好能做到万无一失。”

    “相公,虽然你对皇上不满,但也不要直呼其名,如果说顺嘴了,哪次一不留神当面溜出来,那就惨了。”

    “哼,老子早晚弄死他!”李彦冷哼一声夺门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