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界域之王 > 第十七章:蝎子兽
    阿航和其他人步行爬上山路,走到主峰。中午,他们穿过铁门,河水翻越,河水旋转,河水急流,浪花飞溅,峭壁很深,山谷里的声音摇动着,每个人在走的时候都爱上了铁门。

    天池,又名瑶池,湖水清澈,晶莹如玉。四周群山青草,野花似锦,有“天山明珠“之称。

    天池东南是雄伟的博格达主峰(蒙古语为“博格达“,意为灵山,盛山),海拔5445米。主峰左右各有两座山峰。抬头望去,这三座山峰同时升起,突然插上云彩,形如笔架。冰川山顶上的雪闪烁着银光,折射出天池清澈的碧绿湖。

    突然,湖面上起了一波浪,整个天池都卷起来了。湖面上弥漫着水雾,天池上空似乎悬挂着一个巨大的物体。戈夫曼把他的东西收起来,对震惊的阿航和其他人喊道:“来吧,我们要上船了!

    船?什么船?“阿航和其他人互相偷看,是不是看不见的巨大物体?虽然航空公司等人看不见,但这种气势和压力很容易感觉到,艾兰拖着林麟和飞岩,阿伊手里拿着菲林,人们很不情愿地靠近格夫曼。

    高夫曼双手反手,四周形成了一种微弱的气势来抵挡压力,显得平静地说:“阿杭,阿义,你的实验家,用你的力气,自己上去,林麟和飞燕等人抓住我的胳膊,大家都跟我来!

    虽然戈夫曼和三个女孩在一起,但身体仍在稳步上升到半空中,航空公司加强了精神的力量,但也很平稳的悬浮起来,毁了其他人也挂了起来。

    只是阿一,这家伙通常会玩,现在不停地扭动,阿杭在心里叹了口气,只好扑到阿义身边,两手拉着阿一,两个人追在格曼后面。

    在半空中,一道耀眼的亮光突然亮了出来,覆盖了戈夫曼等人的位置。阿航和其他人很惊讶地见到了他们。在这种强烈的光线下,他们根本睁不开眼睛。阿亨和其他人只能怀旧地看着光源。

    那是一扇门,门后面是一条走廊,站在走廊里,阿亨和其他人的眼睛终于可以看到东西了,这不能算是一条走廊,A坑他们站在一个相当大的站台上,前面有一个电梯舱,高夫曼还在背后,林麟和其他人在向这边挥手。

    宽敞的电梯舱载着所有人,但航空公司和其他人没有感觉到。打开舱门后,十多个龙门罗马教廷武士受到了两排的欢迎,恭敬地向戈夫曼致敬。戈夫曼双手紧握拳头,左胸挽着弯曲的手臂走了出来:“酋长!

    戈夫曼点了点头,没有等十多个人在他身后。当他第一次出门时,阿亨和其他人,就像同一天的周教授一样,东张西望,不由自主地看了看这个从未想过的科幻小说。

    戈夫曼一路走来走去,经过几次弯腰后,他来到指挥区的控制台。船长显然是个年纪大的龙门人,他的背不再那么直了,当他听到门开着时,他站起来向古夫曼和其他人点头,微笑着点头:“教练回来了!“没想到进步这么快,哈哈,伟大的神会照顾你!你的衣服很适合你!

    戈夫曼微笑着穿过航空公司说:“航空公司,这是海曼机长,机长,这是京杭,许毅,正在毁灭。

    在介绍古夫曼的时候,每个人都笑了笑,一个接一个地向海曼船长点点头。海曼上尉微微鞠了一躬,慢慢地走出控制台,领大家下了桥,简要介绍了QcTT星际巡洋舰。

    阿航和其他人从桥上巨大的显示屏上看到了星际飞船的底部。这是灯笼山,相对于博格达的主峰。星际飞船就在墙壁旁边。呼出的风随着汹涌的波浪在山顶迎面飘荡,在山顶的一个小山洞里摇动,发出呜咽和嚎叫,这让人们感到惊讶。

    戈夫曼走到人群的前面,指着洞,严肃地说:“注意,这是我们这次的最终目标。“这是进入另一个世界的入口。世界上有三个这样的入口。我们一共有12艘巡洋舰,但这是唯一一艘单独执行不同任务的巡洋舰,所以你应该为这次任务做心理准备。“这绝不会像一个试验场那样随意。

    艾兰没想到,但他被盖夫曼拉上了小偷的船。他情不自禁地喊道:“头儿,咳嗽,我们是来旅行的!“你是什么?

    亚航说,每个人都用一只手牵着航空,指着山洞非常神秘地说:“航空,我知道你喜欢挑战,从来不退缩!“你看,那里有一个大秘密,但那里有一个很大的秘密,仍然是一个与地球的生存密切相关的秘密,你认为它感兴趣吗?

    亚洲航空公司最容易受到其他戴着高帽扣的人的伤害,这实际上关系到地球的生存。

    在内心激烈的搏斗之后,艾兰终于胆怯地问道:“头儿,我们必须这样做吗?

    戈夫曼默不作声,却以确定、严肃和严肃的态度点点头。

    阿恒叹了口气,很无奈,但有一丝感动说:“好吧,既然你来了,我的生活就乱七八糟了,连假日也逃不掉,但你要说为什么,一定要详细!

    戈夫曼大吃一惊,不知道从何说起。戈夫曼不善于讲述历史书籍。

    人群后面有一阵轻微的咳嗽,人群回头看了看。海曼上尉等着人群转过身,然后慢慢地说:“你很想听吗?

    戈夫曼听到海曼机长肯说,立刻高兴地推着航空公司,去海曼上尉那里,戈夫曼说得很清楚,航空公司说,没有人会反对。

    海曼船长又咳了一声,哼着嗓子说:“我也没说什么,这只是一个简单的评论,但我真的希望你能帮我探索这个秘密。

    海曼故意停下来,盯着航空公司,望着周围的人群,很久之后,困难的主人才答应说:“好吧,我向你保证,只要这件事对地球真的很重要!

    有道理的是,一个故事是为了一次经历,一次冒险,一次荣誉而交换的。

    然而,在同一时期,地球上还有另外两个种族,现在马太人在你们的亚洲,而我们在欧洲和美洲等几个大的六块。

    我们的到来只不过是给技术带来了一些应用,而不是在当地管理层的某个地方。

    当时还有另一个种族,由于贪婪和凶残的本性,他们无法得到足够的地域展示力量,所以他们开始在各大洲秘密展示一些人类部落的力量,这些力量都是以掠夺为主要目的,他们不喜欢生产。因此,他们受到许多部落的共同努力的压制。

    此时,支持种族开始参与人类战争,肆意屠杀所有违背其管理意愿的人。

    格洛桑一家!“亚洲航空公司一想到海克警司以前说的话,不禁惊叫起来。

    海曼船长点了点头,赞许地笑了笑,接着说:“是的,在形成格雷斯帝国之前,他们还和我们一起住在龙门,但我们就叫他们雄蜂。

    当时地球上的人口并不多,经过这样的屠杀,很可能会有一场灭绝的灾难。

    这不是我们想看到的,所以我们与地球周围的无人驾驶飞机展开了一场非常激烈的战争,虽然我们擅长战斗,但在这场战争中,Glans使用了大量的生物和生物魔兽,被隐藏在黑暗中,进行突如其来的偷袭,所以在战争开始时,我们总是处于低谷,最终不得不求助于现在的马修。

    渐渐地,战争从地球蔓延到龙门,在马太人的支持下,我们最终把所有的无人驾驶飞机驱逐出远离龙门的银河系,我们只是把格伦从外围分离出来,这样他们就不容易再到达地球了。

    在这场古老而现代的战争中,我们也遭受了很大的破坏,我们不再能够在地球上进行防御,所以我们必须到处寻找必要的信息,并打算返回龙门之星休养。

    然而,在收集资料时,出乎意料地出现了,无人驾驶飞机在六个地方和海上、空中,竟然设置了三个不同的太空通道进入地球中心,当时海宁警司带着一支队伍来到这里。

    海曼指着屏幕上的手,试图保持声音稳定,继续说:“当时一共有11人进去,其中包括6名罗马教廷武士,但几个月后,只有一名罗马武士严重逃脱,其他人都死在里面。

    此时,海曼船长和戈夫曼的脸上充满了悲伤,海曼上尉平静下来,然后慢慢地说:“根据幸存的武士,Glans在这里发现并收集了很多x-哼哼水晶矿藏,但这太危险了,怪物和食肉植物充斥着怪物和食肉植物,它们都是根据采集到的基因样本培育的魔兽和魔兽。由此可以得出结论,这是Glans生产和种植魔兽的基地。

    在我们知道情况后,我们再也无法消灭这些可怕的恶魔了,所以我们必须尽可能地设置一些器官和屏障来阻止魔法物品的出现。这个洞穴就是其中之一。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能量损失和长期得不到维护,我们所建立的屏障效应正在逐渐减弱,我相信它的魔力很快就会再次看到太阳。

    同时,无人驾驶飞机准备再动一次,一千年后就完全恢复了,并开始无限扩张,但我们,由于缺乏能量和无意的膨胀,导致了目前的被动局面。我相信你们都听说过水晶矿石的作用,所以你们应该为自己的星球做点什么。

    艾兰从来没有想到,他早年听到的神话实际上是被这些与人类一样的外星种族所诠释的。除了叹气之外,我们只能叹口气。

    海曼船长说得很清楚,即使他不进去,魔兽世界也必须出来,而且它的数量当然不小,而且突然面对大量的魔兽争霸花,毕竟,它太被动了,根据这种情况,迟早,有必要面对,简单地,勇敢的挑战。

    阿航的性情是这样的,面对危险和困难,面对失败,躲起来,舔伤口,然后过来,这就是蝎子和蝎子的性格。

    但是海曼船长带着狡诈的眼神,非常严肃地问道:“只要是那种机器?

    阿航点了点头,怀疑地问道:“是的!“真的吗?

    海曼船长不说话,举起左手,他的手臂是一种特殊机器盔甲的显示工具。海曼船长是否穿着他的长袍?海曼上尉转身对一位武士说了几句话。武士点点头,走了出去。阿航和其他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

    不久,确实有七名龙门士兵拿出了几个金属箱子,这是航空公司和其他人当天发现的那种箱子。

    海曼船长说:“这就是我那天设计和建造十多艘星际飞船的时候。我让马修要一百箱。继续用吧。

    阿航和其他人没有等海曼船长说完,他们已经跳上了箱子,争先恐后地打开箱子。天哪,里面真的有两套特殊的机器甲,里面有枪。阿亨和其他人在真正的战争盔甲结束时喊了起来。现在,每个人都没有借口了。

    阿航第一次发现是从他的背包里拿着秤甲交给林麟的,让林麟多穿一点保护。

    这时,海曼船长笑着说:“景杭,我们也可以给你这些天平,没有必要让步,反正每个飞行员最终都会赢得罗马教廷骑手的称号。

    现在,托尔和其他人也得到了罗马教廷骑手可以事先穿的秤甲,每个人都先把秤甲放进去,然后穿上特殊的机器盔甲。

    马修的特种机器甲比龙门的规模装甲更好,不仅是为了提高防护程度,而且也是为了增加使用者的攻击能力,人们戴上这种身体,戴上头盔,完全是一名明星战士,看戈夫曼的眼睛是直的,在亚航换好盔甲后,他们还秘密地躲在小屋里,换上了同样的装备和盔甲。

    佐西专机A队诞生后,除了航空公司和其他人和戈夫曼外,还有十名罗马教廷卫队武士,共有26人,这十名武士背着背包,带着一些必需品,说车队不仅仅是随行人员,海曼告诉这批武士必须服从航空公司的指挥。

    亚洲航空公司建议继续使用Zosi这个新的Zosi特种飞机A旅,这支旅在地球上正式成立。

    灯山,又称禅灯山,据说是因为佛法过去常在山对面的山洞里面对墙壁,后世在山洞入口处的山头上立了一根灯柱,挂了一盏“天灯“来纪念佛法。

    Zosi专机--一支队伍在6点爬到山的北部,这里相对平坦,在A机、航空公司等人的帮助下,他们很容易从一百米的中间掉下来,就像天上的士兵一样。在入口,在山顶上,必须打开一个机械装置,然后才能越过洞中的障碍物。戈夫曼对机械装置不熟悉,所以海曼上尉不得不替他工作。

    在灯笼山上,有三块巨石矗立在山顶上,倾斜着巴林达山脊的手指,从远处看,就像支撑着天空和大地,这就是器官所在。

    海曼船长爬上山顶,摸索着在三块巨石上测量,又掏出另一台仪器来计算它们,按中间、左边和右边的顺序依次按不同的方向按巨石的顺序按压。

    这三块巨石突然拍打,慢慢分成两半,然后旋转和停靠形成一个巨大的控制平台,中间露出一排排按钮,闪烁着红色、蓝色和绿色的灯光。

    海曼上尉在控制台中间的一个接口上插入了另一台仪器,这是控制台的钥匙,需要一组相应的密码才能打开屏障。对于这个密码,海曼船长似乎扭曲了很多,如果他不愿意的话,就会敲开控制台。

    屏障逐渐减弱,山洞里隐隐地爆发了杀戮和敌意,一种难以形容的奇怪气氛涌了出来,佐西队把枪挂在大腿边,然后拔出半月剑,十名拉门武士也打开了左臂的盾牌,人群在洞里小心地围成一个大圈。

    在山顶上,海曼船长已经完全打开了障碍物,在洞穴中央的地面上突然发出了一道光,奇怪的符文在光幕里翻了过来,一只图腾状的怪物出现在巨大的五角形的中间:一只长着牙齿和爪子的六眼尖牙,一只背上长着翅膀的狮子,尾巴上有一条蝎子尾巴。

    戈夫曼指着地上的怪物解释道:“这是魔兽世界,叫做“飞翼兽“。我们应该非常小心这类怪物,它们是魔兽世界中的魔兽世界!

    突然,从能量场里,一朵花蕾被两排长着锋利牙齿的奇怪芽所覆盖,粗茎上也布满了锋利的刺。芽闻人的味道,张开上下颚,吹起风来,散发出一股令人厌恶的气味。幸运的是,每个人都保护着自己的脸,否则他们真的要洗胃了。

    戈夫曼看到这样的一株植物,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急忙通过通讯器提醒:“小心,这是扎鲁凯的屠夫花,不要让它的茎叶和嘴里的液体接触,它都是神经毒素。

    这朵神奇的花喷出一股恶臭,不停地转动,寻找合适的靶子,大嘴大叫,就在戈夫曼背后,戈夫曼突然动了起来,好像要向前走一样。

    魔幻花的茎,闪烁着淡蓝色的光,巨大的魔法芽从地上掉下来,但仍然疯狂地扭动着,嘴里不停地溅出一丝淡黄色的液体,溅在地上,从黄色的烟雾中飞溅出来,使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躲开。

    仙女林念丽突然在地上旋转了一阵强烈的旋风,野送了神奇的花出洞,深深地落到了山下。

    戈夫曼试图阻止它,但已经太晚了,不能感叹:“让它掉在外面,它会造成生态破坏,我们不能再让它们进入地下了。

    人群点点头,表示他们知道苏塞尔梅林知道他做了坏事,不好意思吐出她的舌头。

    为了避免神奇的花茎继续攻击,伊曼漫不经心地,花茎立刻点燃了火,露出了扭曲枯萎的灰烬,戈夫曼点头表示赞同,与伊曼在一起,也许魔法花不会伤害每个人。

    戈夫曼还通过通讯器告诉星际飞船派人去摧毁掉在山谷里的花蕾,于是他拿起剑花,跳上剑盾,先跳进田野。

    在能量场中,它似乎是一种另类的精神空间,没有边缘,没有杂质,没有重力,但是,却失去了死者的生命力,戈夫曼慢慢地往下走,直到底部出现了同样的五角出口,这条路还没有遇到攻击,似乎艾曼的离开之火已经把神奇的花朵吓跑了。

    田野的出口是在悬崖上,同样是一堵山洞墙,戈夫曼慢慢地出来了,周围到处都是神奇的花朵,咧嘴笑着流着微弱的液体冲入戈夫曼,那一段燃烧的花茎只有一半是扭曲和跳舞的,慢慢长出一朵新的魔法花蕾,似乎连根都没有被摧毁,神奇的花朵就会结冰而不死,不必等到春风吹拂才能迅速再生。

    戈夫曼跳起半月剑,全身裹着剑,五角出口受到严格保护,紧随其后的是航空公司和埃曼,他们都很聪明,安排得很好。

    伊曼此时是神奇的花,在阿航和戈夫曼的双重保护下,伊曼无顾一切地把手伸向神奇的花丛,看穿表面,直插到地上,一个花球就能孕育出数十根神奇的花蕾,只要找到球茎,魔幻花就不再是威胁了。

    在地下十多米处,伊曼的精神境界现在才控制着洞穴 里的六根球茎,谁知道这些球茎就像动物一样,感觉很危险,赶紧长出几十根茎须,就像几十只小手像抓着周围的泥土一样,很快就想逃到别的地方去。

    地上的魔法芽也同时发动了攻击,张开红下巴,露出可怕的牙齿,不断骚扰由高夫曼和阿航组成的轻帘,两人不敢紧握心场,在剑前形成了另一个气流场,以免魔鬼的液体被剑幕的缝隙溅到,并有一段时间,格夫曼和阿航的压力急剧上升。

    艾曼不敢忽视,急忙从火堆里捡起来,从烧着的灯泡上跑开,在一场劈啪作响的大火后,四根球茎突然烧成了灰烬,而另外两根球茎却割掉了突出的花茎,挣扎着从洞里出来。

    伊曼的精神领域并不遥远,暂时还不能考虑,而是让魔鬼花完全崩塌和退却,失去了魔幻花朵的鳞茎立即干涸,全部掉在地上,洞穴终于安全了。

    他们都跳了进去,在山顶上,海曼上尉又一次关闭了田野,佐西队暂时被隔离在地面上。

    在洞外,左边有一片看不见的森林,右边有一片大草原,在低谷的尽头似乎有一座巨大的城堡,似乎有一座巨大的城堡,但它离得太远了,前面有一片大森林,它并不十分清晰,只是形状模糊,特别是在高耸的塔楼里。

    然而,亚航等人感到最沮丧和困惑的是,没有海曼说过有那么多魔兽世界,而是不时传来几只野兽的吼叫声。

    几千年后,这里的魔兽世界已经死了,或者它们都被魔法花吃掉了?

    A Hand和其他人都很困惑,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去寻找x-hun水晶矿场。戈夫曼从机器装甲的后舱取出能量探测器,扫描了它。打开后,蜂鸣声响起。然而,探测器上的数据非常混乱。显然,在这座与世隔绝的山区,在这个奇怪的陆地世界里,到处都有丰富的能量。?看上去逃跑的武士是对的。

    戈夫曼似乎很兴奋,如果这些水晶被开发出来,再加上海洋深处的保护区,就足以应付星际战争了。

    戈夫曼看着他手中的探测器,看着地形,喃喃地说了一会儿。根据数据,这些晶体似乎在静脉中,我们似乎必须先找到静脉的入口。

    虽然艾兰听不懂,但他下意识地瞥了戈夫曼一眼,点了点头,附议道:“嗯,确实是为了找到消息来源.

    艾兰假装遮住眉毛,向下看了看。他转过头,微笑着对每个人说:“我们有20多个人。“我们不妨分成两队。一个接一个,会互相照顾的,好吗?

    虽然亚航不是一个严肃的亚航,但所提出的意见没有什么可质疑的,其中大多数是他最好的朋友,十个武士由格夫曼控制,这一点已经解决了。

    没有人有问题,亚航开始不客气地把他们分开,把阿义和姑娘们分成另一组,把她们分成十个武士队,一共有十四人。作为后排,他们由阿义指挥。

    当然,塞萨尔是前、后的联络官,他被派到了第一队,而苏吉则走在最前线,是一名探索者。艾兰、格夫曼和雷宁紧随其后的是苏瑟尔·梅林和埃尔曼,这两组人都是中间的,而走狗和肯则在后面守卫着队伍。

    林麟的老板虽然不想,但不敢争辩,只好把飞燕夷为平地,走在十个武士中间,临走前还严重扭伤了阿亨的腰部,可惜天平太厚了,阿杭没有平静的感觉。

    事实上,前面和后方的队伍相距不远,但2公里,如果遇到森林,之间的距离将缩短到3oo~5oo米。

    没有山路,我们要小心爬下陡峭的山墙,光滑的山墙,没有太多的地方支撑抓地力,需要不断地把手指伸进墙上,慢慢地向下移动,我真的不知道长龙魔兽是怎么把魔兽带出来的。

    二十多人慢慢地下降到一半,人群后面的森林里突然传来一声沉闷而令人震惊的吼叫,接着是一声巨响。突然,森林突然响起,树木摇摆不定,无数的鸟儿冲向天空,逃之夭夭。

    阿航和其他人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魔兽世界不会在这里埋伏。从来没有人发出过声音。

    狂野的咆哮在森林中接连不断,似乎魔兽世界的数量相当多,听说阿航等人都感到惊讶,这种压力比数百万蝎子士兵的脸强得多,蝎子士兵只是沉默的可怕的位置,而这些躲在森林里的无数魔兽世界是强大的,难怪张飞在古代独自一人就能把人吓死,似乎狮子咆哮的怪才能。

    亚洲航空公司和其他航空公司不得不停一段时间,不敢动,有点太过上上下下。

    森林这边的咆哮过后不久,草原上突然传来各种动物的嚎叫声,发誓要与森林中的魔兽竞争,与各种动物混为一谈,呼啸的声音肯定从森林的一侧掠过。

    突然,佐西队在山中不由自主地感觉到掉进了一个极其危险的陷阱,林麟和其他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女孩们开始颤抖,墙上的手也明显地颤抖,后悔和恐惧立即涌向大脑,全脑顿时充满了酸涩无力的感觉,林麟的小声耳语:“啊航,我~~我很害怕,手也不再强壮了!

    飞林和飞燕也很紧张,互相呼应。“不要害怕,但我们还看不清发生了什么。“我们找个地方躲一会儿吧,“她说,“不要害怕。我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会找个地方躲一会儿的

    据说,光滑的山墙不能那么随便找个地方躲藏,亚洲航空公司不能住在周围的样子。

    这时,最快的肯小声说道:“老板~,在我下面9点有一个凹平台,暂时应该能避开它。

    阿恒正忙着朝那个方向看,肯恩说。的确,在07:30,有一个突出的边沿,离地面300多米,是个很好的掩体。阿恒急忙叫大家爬过去。

    然而,艾兰向林麟爬去,紧紧抱住林麟的腰,把他背在背后,让他抱紧身子。紧握后,阿航迅速爬到站台上。

    阿仪也学到了一切,背着她爬到了那儿。

    飞燕看了看有人照顾的日期,不禁有点伤心,想哭鼻子,这时,突然有一个人影朝飞岩爬上来,虽然没有阿航和阿翼那么快,但更稳定的是,飞岩看着这个数字,想了想,想了半天,只胆怯地问:“这是毁了吗?

    这是一种毁灭,谁从航空公司学到的东西最多,除了阿义,它只是在毁灭。只要这些人在航空公司呆很长时间,他们就必须从航空公司学到很多习惯。

    毁了听飞燕认得自己,心里也很开心,哈哈低声干笑,应该说:“飞岩,是我,别怕,我来载你下去!

    飞燕很感激谢,心突然荡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一种很舒服的拥抱毁了的脖子,头轻轻贴在被毁的肩膀上,两人一步一步往下爬。

    苏琪摘下头盔,全神贯注地说:“老板,我们这边有一只三头大灰狼,其中一只像蝎子一样是魔兽,但它的腿比蝎子小,直立行走很奇怪。

    往远处看,苏吉喊道:“老板,中间营是一只暴龙怪,四个前肢,两个头,看上去挺高的,身上覆盖着一层鳞片。“右边,是一群长着奇怪角的羊,但身体跟人类非常相似,不会是传说中的羊头怪物?然而,这只羊头怪脚很强壮,不是羊腿啊!是吗?

    阿航没有费心听这个多余的分析。‘流行音乐’让苏吉不寒而栗地喊道:“让你看看情况,不要谈论过去和现在,描述应该简单而生动!

    苏吉急忙摸了摸头,回答说:‘是的,’然后看着远处,继续说:“草原这边有五只魔兽。“最外面的是响尾蛇的头,人体手里拿着一支长矛。

    说到苏吉突然闭嘴,亚航等了一会儿,没听见声音,急忙问:“不?

    糖咧嘴笑着说:“是的,但恐怕你会打我,所以我说不出来!

    苏吉凶猛地瞪着眼睛,迅速假装向外望去,说:“奇怪的是,这些魔兽世界里没有狮子和老虎。

    草原上的魔兽争霸部队近在咫尺,苏吉没有必要再解释了。亚航也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现在,这片森林还没有暴露出它的军事实力。

    当草原这边的魔兽世界逼近时,森林突然安静下来,但在森林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高耸的树木无法停止摇晃。森林中的魔兽部队似乎也在移动。

    在森林里,慢慢地走出魔兽世界的类人猿,穿着外星魔兽世界的简单战争盔甲,六只手拿着两只圆木盾牌和铁矛、剑或沉重的锤子和其他武器,这些类人猿似乎已经升级到了冷兵器时代。

    沿着森林线的外缘,六排猿保护着盾牌,长矛剑被放在盾牌上。他们也准备好战斗了。这似乎是魔兽世界之间的一场战争,阿亨和其他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大草原上的魔兽争霸部队在离森林边缘大约三公里的地方停了下来,近一万只羊头怪物出现,在军队前面水平排列,在冲击面前排成一排,厚厚的尖利的角向前方低垂,接着是两万多条蛇头魔兽,尖的木矛斜着,战争将瞬间爆发。

    在草原的后面,突然大地震震动了,砰的一声遮住了他们面前魔兽世界的嚎叫,成千上万只四米高的老鹰用巨大的石头凿子冲了过去,它们身后似乎有一对巨大的翅膀,不知它们是否退化了。

    暴龙“齐声咆哮,羊头开始集体向前冲,手臂非常有力地摆动,强壮的大腿肌肉清晰地跳了起来,5o米后,逐渐开始用力,程度更快,10米后,羊头怪物已经向前倾斜,腿有力地向后走,举起了无数的污垢,两万多条蛇头魔兽也开始冲锋了。“-

    最后一公里,羊头怪物的程度达到了极限,十多口气冲到猿的前排,类人猿的前排一个接一个地拔出长矛,微微弯曲的身体,双盾牌紧紧地贴在手臂上,在身体前面恢复过来,猛击的声音,羊的头尖角撞到了树皮的木盾,许多木盾牌被刺穿甚至爆裂,一只羊角的脚刺穿了阿普的胸膛,还有一只脚以上的羊角刺穿了阿普的胸膛。人猿的前线突然分崩离析。

    猿猴互相靠在一起,手里的长矛倾斜着,刺穿并杀死了在战斗前被猛击过的头怪物。猿猴的打击很有节奏,每一次刺都没有停下来,然后吸起来,在高的时候调整矛尖的角度,然后用力刺穿,每头羊的头都被刺进身体至少两次,然后拉起来,在矛尖高的时候调整矛尖的角度,然后用力刺向身体,每个头怪物至少被刺进身体两次。

    近万只羊头怪物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到达了猿类的前方,所有这些怪物都被暗杀致死,随着长矛在猿类手中的起落,残破的血肉飞溅起来。

    蛇头魔兽用长矛向附近跑去,斜矛朝下,两手握住2.6米长的长矛的尾巴,但矛尖指向猿的头和胸。

    类人猿不再站在一旁,踩在羊头怪物的身体上,开始向前走几步。后排的类人猿把长矛放在前排的肩膀上,无数长矛笔直地指向数百米外的蛇头魔兽。

    此时草原军队开始了全面的进攻,双头狼冲了过来,蝎子被保护在侧翼,暴龙霸王龙缓慢地向前一步,在它后面,鹰头魔兽开始滑翔,很快掠过了双头霸王龙的头,飞过了猿类。

    随着鹰的加入,类人猿立刻开始紧张起来。最后一排猿类后退几步,把它们扔向空中的数千只鹰头动物。强大的铁矛突然向鹰头的野兽制造了噪音面具。许多鹰头野兽被锋利的铁矛从背后刺穿,滚了下去,落在地上,鹰头野兽继续向前滚,身体上的铁矛也弯了下来。

    老鹰不得不拉起几十米,避开它一段时间。在地面上,蛇头魔兽世界与类人猿混为一谈,双方都装备着刺杀武器。虽然蛇头魔兽世界使用武器,但在它们的武器结构和框架中,它远远低于类人猿。木矛不时被猿的木制盾牌挡住,被猿类的铁矛挡住,蛇头魔兽世界只是在搏斗,而在餐桌和乒乓声中,蛇头魔兽开始撤退。

    这只双头狼动着四肢,有力地跳起来,跳过蛇头魔兽的头,冲进猿类的营地,后排的类人猿急忙拔出他们的铁矛,把它们倾斜到空中。

    没想到,双头狼兽相当灵活,粗壮的身体在空中扭动躲避,抱着带刺的铁矛,利用铁矛无法取回的机会,用力量腾空,跳入猿兽,与后排猿兽搏斗。

    随着双头狼兽的进入,战争形势立即倾向于草原魔兽世界。蝎子也跟着这只双头狼兽,绕过蛇头魔兽,开始在双方面前游泳。蝎子的尾巴不时地袭击了猿类的下半身。猿类更加急迫,一只又一只的猿类受伤而倒在地上。

    后排的猿猴突然跳起来,向蛇头魔兽世界扔铁矛,把蛇头魔兽的麻烦降到最低,前排猿类这只可以集中精力对付蝎子兽。

    数以万计的狼和野兽一个接一个地跳进来,类人猿无法忍受它们,整个战线都一团糟。双方在森林边缘进行了肉搏战。类人猿放弃了他们的铁矛,用巨大的剑或锤子砍了它们。双头狼无法抵抗它们,所以它们不得不不时地躲避它们。

    头顶上,千千万万只失踪的魔兽世界的头拍打着翅膀,狠狠地砸碎了巨凿的手,有力的猿类,依然经不起魔兽争霸这种凶猛的打击,即使举起宝剑阻挡,也伤害了自己,猿类的伤亡急剧增加。

    此时,对方也有主力军暴龙霸主尚未参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