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涯孤鸿 > 第一卷:前程往事 第十三章:山洞惊魂
    阳光正盛,柳如烟伸手擦拭额上的汗珠,抬头望着前方崎岖的山路,蜿蜒曲折,层层叠叠向上盘旋,像一条巨蟒缠绕在山岭中。他仰首望向高处,突感眼睛一阵灼热,随即避开,火辣辣的阳光直刺得人他睁不开眼。

    他又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铁索桥,定一定神,继续前行。

    他取下背上的包袱,从里面拿出一个牛皮水袋,旋开木塞,对着嘴咕咚咕咚灌下一大口。在烈日下行走,身上早已汗水沥沥,体力消耗非常大,走不了多远,他便感觉口干舌燥。看着前方的路,心里思索着:再翻越过五道山脊,攀登上一个陡峭的崖壁,跨过三个转弯的隘口,便可望见矗立在明月峰旁的红琴居了。想到这里,他强忍着疲惫,打起精神来,这次艰难的爬涉终于就要结束了。

    烈日照在山林间泛起白晃晃的光晕,山道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偶尔有几只山雀叽叽喳喳叫着从眼前迅疾飞过,令这个地方显得有些凄清寂寞。沿着山崖上的林荫小道,再前行一段,他忽然看到不远处的山壁间有一个椭圆形的山洞,这山洞有一人多高,正上方刻着“祖师洞”三个字,山洞左右两侧各刻着一行草书体,左侧写的:“祖师禁地”,右侧刻着:“擅入者死”八个红字,看起来让人心里瘆得慌。

    洞口被一串拳头粗大的铁链围住,显现出几分神秘,尤其是那两行刻字,透露出一种森然的阴郁怨气,看着让人惊心,忍不住背脊发凉。仿佛那里面住着一个索命的厉鬼,等着有人进去,便会吃人的心,喝人的血……

    柳如烟望着洞口,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仿佛他正看见了祖师爷庄严威武之态,端坐于洞中,所以,心生敬畏,面目肃然,他心里暗道:“祖师洞,这又是哪位祖师爷?只怕是有人在装神弄鬼,故弄玄虚罢了!我倒要瞧瞧,这擅入者死的祖师洞中究竟有什么古怪?”当下,缓缓朝洞口走去,来到洞前,里面黑暗幽深,洞口弥漫着阵阵白雾,虽然现在天热炙热,滚滚热浪却也未能驱散那飘荡的白雾,雾起流动,里面显得幽深黑暗,什么也看不见。在这炎炎烈日下,居然出现如此情形,着实令人费解!

    柳如烟伫立在洞口,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皱着眉头,表情凝重,心里越发紧张起来。本欲跨过铁链,进入洞中一探究竟,但到了洞口,看见眼前这神秘莫测的景象,他却是一步也无法挪动。

    他忽然感觉到一阵阵阴寒之气自洞中向他袭来,夹着一缕沁人心脾的奇妙香味,芬芳馥郁,令人沉醉。他原本想在这洞口观赏一下便作罢,但此刻,眼前呈现出的奇怪景象,已将他深深吸引,这极不寻常的现象,实在令人匪夷所思。此刻,他心中充满了好奇,心想:就算这里面是龙潭虎穴,他都要走进去看一看,闯他一闯,非要一探究竟不可。

    但一抬头便瞧见那两行神秘的字迹:“祖师禁地,擅入者死”。不禁又令他心里生出一抹恐惧之感,这瘆人的八个字让他忍不住一阵心慌,仿佛带着一种神奇的魔力,让他惶恐的不敢靠近。但心里强烈的好奇,又驱使着他想弄明白这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人类天生就充满着好奇心,越是难以解释的现象,就越想去弄清楚。哪怕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也义无反顾,在所不惜。这种猎奇心理,本就是人类最原始的天性。

    他眼睛盯着洞口,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紧张的心慢慢平复下来。接着,他谨慎的缓缓拔出了剑,终于迈开脚步,跨过铁链,一步一步缓缓的走进洞里。

    一步,两步,三步……每走一步仿佛都要使出浑身力气,沉重的脚步,紧张的心理,他的额头上已渐渐泌出一粒粒汗珠,此刻,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仿佛随时就会有更加可怕的情形出现。

    他已经走入那片阴寒潮湿的白雾中,越往里走,那一缕神秘香味便越发浓郁。他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栗,进得洞来,他以为能看到一些神奇的东西,可是,睁大眼睛环顾四周,他居然什么都没有看到。

    洞里面一片漆黑,幽深莫测,却是空空如也,地面上除了散落着一些洞顶垮塌下来的碎石外,便是覆盖着一层浅浅的水渍。四面洞壁岩缝里渗出水珠来,一滴滴坠落在地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在里面每走一步,皆会发出清亮的回声。只是那一缕令人沉醉的芳香,却不知从何而来?

    柳如烟在洞里走了几步,却怎么也没想到,这里面原来是一片空荡荡的,并无任何神秘稀奇之处,和普通的山间岩洞,一般无二。顿时,他悬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张开嘴长长吐出一口气。虽是如此,他的心还是没完全放松警惕,他本以为会看到那些神话故事中才会出现的妖魔鬼怪之类的恐怖场景,却是在心里过于紧张,自己吓唬自己。至到现在,他方才知道原来自己真是胆小如鼠。禁不住在心里自嘲一番!

    那洞中异常深遂,在距离洞口大约十米的地方,忽然向左转了一个弯,一直向前延伸,却不知究竟是延伸至何处?这里看似没有古怪,也许只是因为并没有深入洞底处,说不定洞底才隐藏着真正的秘密?

    为了打探这个神秘的山洞,他又已耽搁了不少时间,都是莫名其妙的好奇心惹的祸,在来到洞口的那一刻,他甚至已经忘了自己来翠华山上的真正目的。只是突然见到这个看起来非常神秘的山洞,甚是感到好奇,便不由自主的想进去看看,自己全神贯注的紧绷着神经戒备,却是小题大作,虚惊一场。

    这个地方,已是需要途经的第三个山脊,也是看起来最为险要的一个,山脊的三面皆是悬崖,虽然悬崖边都生长着茂盛的树木植被,在感观上已大大减弱了险峻的视觉冲击。但往下俯视,壁立千刃,深不见底,仍会令人不寒而栗,胆战心惊。这座山峰的五个山脊相互连接起来,形成一条长长的山脉,整个山脉的最高点便是明月峰顶。

    柳如烟心里估算着,这里已进入红琴居的势力管辖范围之内。他曾听师傅说过,在红琴居周围戒备森严,方圆十里之内,皆密布着望风的哨卡,每两百米之间设有一个哨卡,相互串连起响铃,只要任何一处发现有人上山,便会摇响铃声,相互预警。所以,要想进入到红琴居内,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除了暗哨众多之外,一些不容外人涉足的禁地之处还隐藏着凶险的暗器机关,倘若不慎闯入其中,轻则伤残,重则丧命,那可就凶多吉少了。所以,自从红琴居建成以来,鲜少有江湖中人胆敢来擅闯禁地。一方面顾忌于许大侠在江湖上的地位和威名,另一方面,这些布局精妙,凶猛霸道的机关暗器,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就突然冒出来,实在令人防不胜防。说不定眨眼间,便将被飞箭穿心,一命呜呼!

    此时,已到了下午三点时分,他已经翻越过第三道山脊,身上汗流夹背,在一个山垭口停下来,胸口起伏,不断喘着粗气。接下来,将要攀登上一处崖壁,那处崖壁正是连接第四道山脊的。要通向第四道山脊,攀岩是唯一的方法。第三道山脊的尾部是斧劈刀削般的断崖,无路可走,要想去到另一边,只好从两道山脊连接的峡谷处,双手紧抓住藤索,脚下用地踩在岩壁缝隙向上攀登,这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险之境!

    柳如烟知道这前山之路异常陡峭难行,却没想到竟是难比登天!他不禁在心中概叹:真真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啊!今日,来到此间,他才算是切身体验到这叫人望而生畏的蜀山天险!只要攀登上第四道山脊,剩下的路便没有那么艰难了。

    若不是为了尽快到达红琴居,他才不想冒这个险。倘若一不留神,摔下悬崖,纵然他有再精妙的轻功身法,也难保全他的小命了。后山虽然路途遥远一些,但道路平缓,也不至于攀登得如此艰辛!这一路上,居然犯了两次同样的失误,他禁不住心中升腾起一阵懊恼!可人生的路,又有哪一条是完全平坦的呢?

    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抓紧崖壁上垂下的老树藤萝,慢慢地下落到谷底。谷底是一条涓涓细流的小溪,流水叮咚,溪水清凉,他俯下身双手捧起溪水洗了一把脸,一股清凉浸透心窝,顿时觉得暑热全消,神清气爽!

    他坐在溪旁的一块岩石上,歇息一阵,便沿着溪水逆流而上。峡谷中植被茂密,荆棘丛生,一群群的山雀在草丛里跳动觅食。此时,已到了下午五点时分,他必须在天黑之前赶到红琴居,否则天黑以后,误入到禁地之中,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他抬头望了望,峡谷上的一线天光,长叹一声,遂又加快脚步朝前方走去。在杂草丛中披荆斩棘,摸索到一条人迹罕至的野路,路上坑坑洼洼,潮湿滑溜,一不小心,便要滑倒。

    走了长长的一段路,好不容易来到了第四道山脊上,一阵山风吹过,惊起了藏在林中的飞鸟,树上的黄叶飘落,这条空山古道,有一种说不出的萧索苍凉。他沿着越来越陡峭的山脊向上爬涉,忽然,一阵清脆的铃声自路边的树林里传出来。

    他禁不住心下一怔,小心谨慎的戒备起来,心想:“这树林里怎么有铃声传来?难不成又遇到了山匪打劫吗?不可能吧,这里已经进入红琴居的管辖范围了,谁还敢在许伯伯的地盘上撒野?”

    刚想到这儿,他随即恍然大悟:“师傅曾说过,进入红琴居的地盘上,便会每隔两百米设置一个哨卡,每个哨卡以响铃相互传递信号,只要发现了有人来到跟前,最前面的那个哨卡,便会发出响铃示警!唉呀,这

    红琴居的戒备之严,当真是堪比皇宫大内啊!”

    这时,那响铃声由远及近,由弱变强,仿佛已快到了近前,柳如烟料定是藏在林中的哨子已发现了他,所以才会拉响铃声。知道是许伯伯手下的人后,他紧张的神情立马舒展开来。

    他刚欲开口朝林中喊话,忽然,两个穿着粗布麻衣,家丁打扮的汉子从林中翻身而出,各自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一字长刀,表情严肃的说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眉目紧皱,显然异常警觉。

    柳如烟剑眉一挑,微微颔首,双手抱拳道:“在下柳如烟,有事面见许老前辈,还请两位小哥帮忙通报一声!”

    一个汉子直盯着柳如烟,正色道:“请问阁下来自何处?可否带有我家主人的信物!”

    柳如烟微微一笑,随即伸手自怀中取出一个黄皮信封,双手呈送至两人面前。只见封面上写着:“挚友许大侠亲启。”

    两人对望一眼,朝柳如烟抱拳道:“请问柳少侠自何处来?”

    柳如烟看着他们,正色道:“在下从终南山紫霞峰下卧龙谷而来。”

    那两人中长得廋廋的高个子说道:“既是如此,那请柳少侠在此稍候,我等先回去秉报我家主人。只有我家主人同意了,方可入内。”说罢,朝柳如烟抱拳施礼。

    柳如烟看着他们,也抱拳还礼道:“那就有劳两位小哥了!”

    说罢,便在路边找了一块岩石坐下来歇歇脚,他望着不远处的明月峰,壁立千刃,形似弯月,傲立于天地之间,当真是气势磅礴,堪比云天。那红砖绿瓦的红琴居,坐落在明月峰下半山腰的一块宽阔平地上。在落日彩霞的映照下,显得金碧辉煌,无比耀眼。想那琼楼玉宇中的天庭皇宫也不过如此罢!

    看到建筑悬崖之畔的红琴居,他心里忍不住赞叹不已。此时,太阳已渐渐隐没在群山之巅,将近黄昏时分了。

    一想到很快便能见到花妹,他的心里便涌起一种莫名兴奋的情绪,已经数月未见,却不知道相见时又会是怎样的情景?他和花妹从小一起长大,他在心里是非常喜欢疼爱这个妹妹的,即便是长大后的花妹时常对他表现出一种超出兄妹之间的关怀。

    可在他心里,他只是一直将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看待!但他隐隐感觉到,自己的花妹却是不仅仅把他当成哥哥的!唉,那种莫名其妙的情愫是怎么也说不清楚的,也许只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的缘故罢!

    约摸过了盏茶功夫,突然,一枝响箭带着火花在空中炸响,这是江湖上常用于传递信号的一种方式。先前那廋瘦的高个子,一路奔跑着出现在前面的山道上,没过多久便来到了跟前。

    他在距离柳如烟十米的地方停住,朝柳如烟双手抱拳一礼,神情严肃的说道:“柳少侠,久等了,我家主人有请!请随我来!”说罢,看了看和他一起望哨的同伴,点了点头。那有些胖胖的矮个子向柳如烟抱拳施了一礼,遂转身返回到林中。

    柳如烟朝他微微一笑,抱了抱拳。起身跟随在高个子身后,一同前往红琴居。

    往前面山道走了一段路,路面变得豁然开朗,宽阔平整的山道两旁,插上了一面面红红绿绿的旗子,在黄昏的山风中微微飘扬。

    两人绕过一个山垭口,突然,转向左侧,拐进入一条崖壁边的栈道上,栈道由坚硬的楠木搭建而成,宽约三尺,行走在上面发出“咚咚”声响。

    栈道旁的崖壁上有一副副各种字体的书法石刻,观之令人赏心悦目。除了书法石刻之外,还有众多造型奇特的临募石刻:有山水飞流,有仕女飞天,还有武功招式……无不活灵活现,栩栩如生!这些字画无不显示出此间主人的风雅之气!

    少时,两人便来到一扇朱漆大门前,大门别致古朴,两旁的圆形石柱上分别雕刻着龙凤呈祥的图案。那高个子在门前停下来,对站立在门口的家丁说道:“有劳护院前去秉报一声,就说柳少侠已带到。”

    那家丁抱拳施礼,正色道:“请稍候!”遂转身大步向里间走去。

    半晌,一个身着长袍,白髯垂胸的高大老者出现在大门口,脸上笑意盈盈,眉宇间透着一股威武的王者之气,他见到柳如烟,当即呵呵笑道:“如烟侄儿,你可认得老夫?”说罢,用手捋着长长的胡须,一脸慈祥的看着柳如烟。

    那高个子随即朝老者躬身一礼,侧身站在一旁。柳如烟剑眉微皱,望着老者,目光含笑,朝老者躬身一礼,道:“晚辈柳如烟,见过许老前辈!”

    无疑,那老者便是此间的主人,名满天下的许枫许大侠!

    老者上前几步,来到柳如烟跟前,喜笑颜开,说道:“如烟侄儿,不必多礼!这一路上辛苦你了,快快随老夫进屋来!”话音刚落,身后大厅上忽然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是如烟小侄到了吧?”说着,忙走了过来。这是一位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身穿一袭紫色长裙,发髻高挽,仪态端庄。她站在那里,便给人一种不可亵渎的高雅气质。这位妇人正是许枫的夫人李燕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