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殖装魔能暴走 > 卷二:开启 第六十一章 恐惧
    来人,似乎像恶魔多过像高人。

    的确如此,可知道的惜代价却是,死。

    天空中的乌云更加阴沉了,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闪电变成了猩红之色,就连雨水,都变得暗红,暗红,就像滴在人的心底,让人感到阵阵压抑和恶心...

    “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界力,界力,你在哪啊!为什么还不出来!为什么我都感受不到!55555,出来啊!都来吧,都来吧!!!”

    伴随着须发皆张,宛如恶魔般老人的疯癫咆哮声,整个战场突然鬼哭狼嚎起来,无数如同死灵般的透明身影居然在这大白天的沙漠之中漫天飞舞起来。

    更恐怖的是,不管是死去的尸体也好,还是活着的士兵也好,身体都发出了诡异的‘噗噗’声,接着居然一个个暴成了漫天的血雾!并从中飘出了一个又一个鲜血组成的幻影!

    索性,骆夏却很怪异地没有丝毫感觉,更有甚者,一些血色人影在飘过他身边的时候,往往无声惨叫一声,然后爆开,像是有什么东西进入了他的身体。

    坑爹的宅界,又开始抢生意了,还抢的是那么变态的存在的生意!

    看着身边的战士一个个神情绝望的死去,爆成漫天血雾,那恐怖的场景几乎快把他逼疯了。不过,在经历过了一系列刺激之后,他的神经已经坚韧了太多。下一刻,他看了眼正在那癫狂状的疯老头,直淋淋地打了一个寒战,一声不坑地将自己挤在了一个沙丘后面,装起死来。

    这老头实在太恐怖了,根本不是人力可以抵抗的。当然,爆体的暂时只是一部分身体相对羸弱的士兵和死者,大部分活着的战士只是觉得全身血液沸腾地厉害,而且随着时间的推演,血液变得越来越不受控制。

    “符文术士?怎么可能?吼!!该死的,快给老子停下!”

    一声怒吼,从人类阵营之中响起,随后,一道血红色光芒笼罩的身影如同炮弹一般冲向了战场中间那个恐怖的老头。

    是狂战,他原本都打算离开这里了,却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一个疯狂符文术士!

    他自己或许可以在对方不注意的时候离开,可是,这个老头已经用自己的力量将一方天地都笼罩在了其中,且不说他他能不能独自离开,就算能他身后的班底都将葬送在这里,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可以接受的。

    与他一样向老者冲去的,还有来自异人军团的两道身影,其中蕴涵的威势虽然不及狂战,却也差不了太多。原本战场上你死我活的双方将领,居然很有默契的扑向了同一个敌人!

    三人在中途彼此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掩饰不住的恐惧和贪婪!

    恐惧是因为老者那几乎不可力敌的力量,不杀死对方几乎连逃跑都是奢望。

    而剩下的则是贪婪,的确是贪婪,这份贪婪,也正是黄战毫不犹豫地扑向中间那个老者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别看这个老头疯狂,可他一直是闭着眼睛的,也就是说,他是一个正处在梦游状态的高阶,甚至传说般存在的术士。一个符合符文术士形象的宝藏术士!

    这代表着什么,不仅代表着老者并非最强状态,还代表着巨额的财富和强大的力量。

    杀了他,就有可能得到他提炼培养的符文之语!一个超高阶的符文术士,所拥有的力量和财富简直难以想象。

    符文术士,一个强大而怪异的职业,越是高阶就越是容易彻底迷失在魔能或者各种神秘力量的海洋之中。他们追寻世界的真实和魔能的奥秘。而一旦迷失在魔能世界,甚至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在醒来,或在梦游之中度过余生。相对的,他们却可以凝练出大量强大到不可思议的符文之语。

    但他们也是最悲剧的职业者,自身的羸弱,导致不断迷失在前路之上。尤其是一些接触到负面、阴暗力量的存在,一旦陷入迷失,将堪称天地间最邪恶的存在。力量就是他们的是非观,力量是杀戮,那么他们就是杀戮的化身。

    可狂战四人哪里知道一个妄图跨入永恒‘幻界’的符文术士的强大?即使是在梦游状态!

    就在三人即将扑到老者身前的时候,一个血红色的神秘符文陡然出现在了老者的头顶,顿时天地变色,风云恸哭!漫天的乌云与闪电化做杀戮恶鬼齐天而下,大地在这一刻失聪!几乎所有的活着的生物在此刻暴体而亡!

    大地在抖动!空气在颤抖!超越人类忍耐极限的轰鸣声波,似无声又肉眼可见的在天地间激荡!

    骆夏满脸狰狞地仰头捂住自己的双耳,在无助的下意识尖叫声中朝着战场中间望去,印入眼帘的是一只凭空出现的擎天血怪,分出一根手指朝着三人随意一弹!

    他感觉自己聋了一般,整个人都要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压扁了!

    ‘噗!噗!’两声脆响,两个让骆夏连相貌都来不及看清的异族将军就被眼前的血爪撞成了肉粉!

    而实力要高上一筹的黄战却在紧随其后的司徒刚舍命相救之下逃过了一劫,却也好不到哪里去。

    尽管在血抓临身前的一刻他的身上爆发出了同样血红色的光芒,并且神奇地一度与身后出现的一只猛兽的身影融合成为一只高达数丈的巨人虚影,可仅仅不到半秒后就被打散殖装,鲜血狂喷地倒在了沙海之上,一时居然失去了反抗之力!

    如果不是司徒刚替其挡住了小半的攻击,他的下场绝对和之前的两个异人没有区别!

    就在刚才三人跃起之后,又一道身影紧追着狂战而去,正是一直在战场中拼杀的司徒刚!

    “血之符文!你是御死者‘阎’!”狂战诧异地看了眼倒在自己身边吐血不止的司徒刚,完全没有心情去查看自己的伤势。就在刚才他看到那只擎天血手的同时,一个恐怖的传说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这个世界上,符文术士的寿命都格外的短暂。

    传说中却有那么唯一一个年龄超过两百岁还没有自然死亡的符文术士,曾经在梦游状态就数次屠戮了数十万智慧生灵的恐怖恶魔,沉迷于死亡和杀戮力量之中的恐怖存在,号称彻底醒来后可以毁灭这个世界的原罪。

    同时也是一个被死亡之血的力量代替了人格的悲剧。

    可惜的是,面对狂战的惶恐,对方却依然自顾自在那癫狂地大笑的,仿佛前一刻扑向他的三人只是三只微不足道的苍蝇一般...连被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狂战一楞,发现对方居然是在梦游状态便将自己随手打到濒死,甚至连随手都不算!再查看了一番自身已经无药可救的状态后,一股死灰之色浮现在了他的脸上。

    “哈哈哈哈哈,我...我...又算...算个什么东…西...”

    最终,指着御死者狂笑着的狂战终究气数已尽,满含歉意地转头看了看眼身边司徒刚,说完一句自嘲的话之后便彻底软倒在了沙海之上,怒目朝天而死。

    直到最后一刻,他才醒悟到自己那不知所谓的野心,在真正的强者面前是多么的可笑。

    “我靠!”亲眼目睹在自己感觉中像绝世猛男一般,而且还会‘变身’的狂战将军,居然被一个疯老头无视般地不小心弄死,骆夏终于忍不住暴了句粗口。

    这个刺激实在太大了点,于是随后,他再也不敢将脑袋伸出沙丘去探视对方了,这老头实在是恐怖得过分了点。

    别说无法躲进宅界,就算可以,对于这样的存在,小夕都不敢出现了,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否则刚才吸收了那么多意料之外的能量,小夕早就跳出来了。

    骆夏觉得现在要是装死,可能还不会被放在眼里,可要是被发现宅界空间,那乐子就大了。

    “这就是真正的强者吗。一呼,天地恸,一笑,大军亡,虽然这情节实在有点乱入了,哥才穿越啊,才穿越啊!还是个萌新啊!可,如果我也拥有这样的力量,王叔,落阳他们就不会死了吧,唉...”

    骆夏在事前绝对不会想到,这个前一刻还在打死打生热闹非凡的战场,直到最后,能动的生灵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瘫坐在山丘后面,看着眼前一眼望不到头的破碎尸体和残骸刻画的血色沙漠,他一时间居然痴了。

    其实,阎并没有骆夏想得那么无敌,只不过是死气血气弥漫的战场环境助长了对方的法术威力。而且,他可是传说中的人物,大BOSS级的变态,如果不是因为死的人太多将‘’正好‘’梦游到附近的对方吸引过来,平常人一辈子都未必能见到这样的人物一次。

    直到太阳快要下山,骆夏都快在漫天‘血影’乱舞的世界里感觉麻木的时候,所有的灵体和部分散发着光芒的血液精华,都朝着战场中央那个老者身上涌去。

    当一切归于平静,骆夏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就那么目送对方佝偻的身躯慢慢向沙漠深处移去之后,然后伴随着老者身上垃圾般的物件发出的叮当声,自己安然脱离险境.

    可惜这一切都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美梦罢了,那恐怖的疯老头,居然突兀地转过身来,那仿佛枯树皮一般的眼皮,在骆夏几乎崩溃的脸色中诡异地抖动了几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