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殖装魔能暴走 > 卷二:开启 第六十四章 兴南城
    骆夏怔怔得望着朝阳之下,踏光远去的落阳等人,赶紧甩甩脑袋把这个可怕的念头抛开,向城内走去。

    事实上,有那么点冲动,骆夏也想和落阳他们一起离开,去做一些有划时代意义的事情,人生可能会因此变得更加精彩和有意义。

    但一方面是知道这种事情九死一生,有点害怕和犹豫,因为骆夏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会有乐于奉献的精神。

    另一方面则是无奈,他走不了。

    可能是因为他是正面战场上除了司徒刚之外,唯一的幸存者,不知道为什么被另眼相待,需要接受一些‘调查’之类的安排。

    沿途叮当叮当的巨大铁皮车,载着一群士兵呼啸而过。

    车的下部是四个巨大的黑色圆球,可以任意滚动,上面有很多不规则的凹槽,隐约散发淡淡荧光…

    加上只有厚重的车厢而没有车头,充满了魔幻意味,看上去甚至有点像无轨磁悬浮。

    可惜这种交通工具并不常见也不对外营业。

    骆夏目光注视着魔幻卡车远去,越过人群望着远方那高达百米的建筑物。

    尽管已经来到兴南城数天了,但他还是有点惊诧与这个世界另类的炼金文明。

    虽然一片脏乱,但十数米宽的石质道路。

    7,8米高的,虽然看上去笨拙但分辨能力极度智能化的傀儡造物。

    以能量石作为动力,催动魔能驱动球进行四轮驱动的交通工具,及其夸张巨大的建筑工艺。

    嗯,兴南城除了贫民区外,一般建筑单层起码5,6米高,往往3、层的楼房都是通体用坚固的岩石建造,一眼望去,蛮荒与冰冷。

    除了神秘的超能技术,骆夏实在想不出,用什么方式可以一次性把这些建筑完成。

    他之前去过的石城、石望堡,离兴南城也不远,却仿佛和这里是两个天地一般。

    石城,原来不过是兴南城,用来进行农业耕作的附城,最初只是一些佃户和农民的聚集地。

    只是随着长达十几年的和平,兴南城越来越兴旺,石城也渐渐变成了一个小镇。但本质上,她终究只是一个农耕集聚地。

    而石望堡虽然建筑也很宏达,但到底不过是一座边城,一切以军事化为主。

    这也导致,骆夏直到此刻才真正第一次认识这个世界。

    风格粗犷,在暴力和上层建筑方面很魔幻,但在民生方面却很落后,更像是封建时代的风格。

    仔细一想,也是很正常的是,即使是没有超然存在的世界,想要资源公平都那么难。

    在这个充满超然力量的世界,强者拥有绝大部分资源,而获取资源的方式也更粗暴直接是必然的。

    这也导致了,这个世界的‘科技’完全倾向了力量和武力。

    至于民生,不存在的,有力量拥有一切。没有力量的人,什么都不配。

    很残酷也很真实。

    骆夏脚步匆匆得穿过兴南城正南主道,一路往西拐进了一条辅路。

    南城区是兴南城主要的商贸区和娱乐区。

    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在离娱乐区不远的西南方向,靠近城墙的冷僻角落,有一座显得陈旧不堪的庄园。

    骆夏有些生疏得在庄园侧门有规律的敲击数下,然后轻吸一口气,趁着铁门幽幽打开的时候,闪身入内。

    ‘军情三处’,普通而直白的名字,是帝国位于南疆的新建情报部门。

    军情处是直属帝国的情报部门,原本是一个整体。

    但实际上在南疆,名为总督实为南疆大公,甚至南疆王的威望无人能及,数十年的经营和开疆扩土。

    南疆总督的功绩和势力都达到了顶峰,加上帝国成平日久,本土的在外争端上又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战绩。

    导致很多封臣和偏远领主都处于各司其职的状态,南疆尤胜,这些年更是到了连帝都的政令信息都陷入闭塞的程度。

    因此,所谓的情报部门,究竟是忠于帝国还是忠于南疆,连自己人都不清不楚的。只是因为南疆总督明面上依旧忠于帝都,因此,军情处始终处于不尴不尬的境地。

    甚至被一分为三。

    但在骆夏看来,总督可能想要开始有所行动了,而他或许就是总督认为值得信任的‘棋子’之一吧。

    尽管这听上去很扯。

    骆夏不是正规军人出身,但在荒石通途之战中,只要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怒锤军团被抛弃了。在不利的地形下死战,而作为军团长的狂战却抽调走了军中的精锐在后面冷眼旁观。

    嗯,忠于总督的也被提前抽调走了,但没人敢说出来。

    虽然后来狂战自己也死了,但被背叛的愤怒和仇恨,却似乎让被这些被踢前调走,而幸存下来的人,被总督大人认为是可以‘信赖的’。

    这逻辑有点奇怪,但是在不明真相的外人看来却很有道理。

    在将狂战定义为‘叛徒’,然后大力安抚和补偿保留下来的精英力量后。

    总督大人亲切而让人感动的行为,很快收服了幸存者们的忠心,然后被安排进了新的岗位之中。

    包括只是苦力出身的骆夏,因为表现不俗加上奇迹般在正面战场生还,也被认为是天赋异禀的可造之才,被总督给亲切关怀了。

    尽管,来慰问的仅仅是总督的管家,一个很能说的老头。

    所以,骆夏就成为了军情三处的一员新兵。

    事实上他根本没得选。他是无限弱势一方,虽然是‘邀请’的方式,但其实和接受命令没什么两样?

    敢拒绝公爵大人的善意?那么就不要怪统治者拿你来树立威信了,这才是强权的正确理解方式。

    另外,作为一名什么都没有的‘流浪汉’,他几乎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也没有归属地可去。如果不庇护在南疆最大的势力下面的话,也就是领一点赏金,继续当个流浪汉而已。

    没有身份证明,没有人脉,又无法修炼成长,想想就前途叵测。

    骆夏来自信息时代,自然知道信息才是最重要的。因此,相比起其它诸如成为一名军团士兵之类的职业,能够混进军情处,他觉得简直就是天赐良机。

    军情处分为三个平行部门,很粗暴的分别为一处、二处、和三处;

    一处人员是帝国背景的势力为主,二处自然是南疆本土势力为主的人员组成。

    而三处,则是新成立的部门,除了部分二处抽调来的骨干外,基本上都是总督以怒锤军团保留下来的部分班底,和不知道从哪调集来的新人组成。

    显然,是有什么刺激到了那么总督大人,让他对军情处有所不满了吧。

    骆夏属于三处第三组的一名预备密探,他将在这处偏僻的庄园内进行为期一月到数月的密探培训,然后等待命令被指派任务。

    相比于第一组侧重暗杀和收买等直接工作,第二组侧重潜伏、卧底等长期隐秘工作,第三组主要负责临时调度和短线任务的情报收集,更注重综合素质。

    当然,这也是骆夏自己争取来的,当时可没少用地球上的迥异论点来忽悠那个自称是总督管家的老头。

    要不然,进了一组二组,无论是去做杀手还是去潜伏,好像都是很悲催的事情。三组,则更像是前世影视中的秘密警察部门,好歹还有点‘人权和自由’。

    骆夏最终来到庄园一角的地下基地大厅中。

    位于地底的大厅高达十米左右,横宽各有3,40米,四周都是坚硬的岩壁,其上每隔一段距离,挂着一个照明用的火炬。

    尽管不是第一次来,但骆夏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又是整体成型的建筑。

    广场中央有一个高台,高台前方,此时已经站了五十来人。

    他见状赶紧不声不响地融入其中,同样,周围的人也只是淡淡地撇了他一眼,并没有表示什么,有的甚至头都没有回一下。

    ‘明明是正规组织,为什么要搞得那么阴暗压抑’。

    就在骆夏默默吐槽的时候,一个秃头弓背的中年人,带着两个一脸凶戾的大汉缓缓走到了中央高台之上。

    “我是第三组组长,你们的首领,代号铁顽。我以前不叫这个,只是有一次为了完成总督大人的命令,我全身上下几乎尽数断裂,别人都说我要死了。可我依旧活了下来,因此总督大人称赞我的命像钢铁一样顽强。嘿嘿嘿…”

    ‘明明是被吐槽和侮辱了好不好。’吐槽能量爆棚的骆夏,简直不能忍。

    中年人缓缓抬头,这时众人才注意到他脸上甚至身上到处是密密麻麻的伤疤和麻点,整张脸就像枯死的老树皮一般,显得狰狞而又恶心。众人纷纷心头一寒,生怕遇到的人是个变态级的首领。

    “我说这个,不是为了炫耀什么,而是告诉你们,在这里,你们是谁不要紧,以前是谁更不重要。因为代号就是你们的一切,任务就是你们生存的意义。”

    然后…吧啦吧啦一大堆,在骆夏目瞪口呆中,这个明明看上去很有恶汉、变态气质的首领化身为了一名话痨。

    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滔滔不绝…

    这?也算是人不可貌相?

    当然,也可能是这个世界的洗脑方式。

    但是对于信息大爆炸时代的骆夏来说,一下子就弄懂了,这种不断消磨个体自我存在,然后将效忠对象的价值和自身的精神追求融合的方式,就是传说中古代人催眠下属的手段。

    然而,传销组织还知道要诱之以利呢,像这种几乎只有义务看不到多少利益的说教,骆夏表示,信你个鬼哦。

    只是,周围一些人在麻脸首领越发高亢有力的宣教中,渐渐变得呼吸急促,精神亢奋,好像找到了人生方向和理想的神态,是什么鬼!?

    蛮荒土著难道真的这么容易忽悠?然后,他想到了落阳和他的同伴,想到了历史书上那些随随便便一个‘神迹’或者把戏就被忽悠得团团转的古人。

    嘴角开始剧烈抽搐:瞬间明白,自己才是那个表现不正常的。

    随着铁顽首领的尖锐眼神不断在他身上凝视,求生欲极强的骆夏再次戏精上身:

    嘴唇开始颤抖,双手捏住大腿死命一扭,眼眶开始激动到湿润,黑白分明的眼睛都是青涩的激情,对着首领露出一个充满崇拜和感激的郑重眼神。

    心中却在疯狂哀嚎:‘好恶心,我忍!’

    顽石首领看着又一个问题人士被感化,趁着歇口气的间隙,回了真挚的笑容,连满脸的疤痕都仿佛在挥舞。

    骆夏立马激动地像被偶像临幸一般浑身颤抖,一边宛如抽风一边疯狂吐槽:‘我呸!果然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些封建官僚,要的只是鹰犬而不是公务员。’

    就在所有人开始变得昏昏沉沉的时候,话痨首领终于暂停了宣教,然后将一些疑似有‘骨干’潜质的成员单独留了下来谈话。

    可能由于表现太过,也可能骆夏的档案中有别的方面加成,他也在一脸懵比中被点名留了下来,再次进行强化教育!

    泪目啊,早知道收着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