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殖装魔能暴走 > 卷二:开启 第六十九章 怪萝
    从最外面一些新的雕像开始,骆夏一路沿着花园观看着他们生前的简介,越到里面人物的历史越是久远。

    虽然最久不过半百之年,可这里的雕像数量却多得有些过分。密密麻麻几乎堆满了整个花园。

    虽然其中也有一些著名人物和身份高贵的家伙,可这里最多的还是与前两位一样,在新历949年战死的人。

    看着看着,骆夏的心中像是有种莫名的辛酸。

    可能是这里整洁到迥异于别处的环境,也可能是,隐藏其中的某段悲壮历史。

    “15年前,异域军团入侵的虚空之门就在帝国的南方。而兴南城则是帝国第一道的防线,我们学院的那些白痴前辈们在那一役尽数阵亡了。第七学院,以前叫做天骄学院,在整个帝国都是赫赫有名的呢...嘿嘿嘿…”

    当骆夏绕过一座雕像时,被一个突然响起的阴沉尖锐声音,给吓了一大跳。猛地回过头才发现带着厚重眼镜片的少女,正捧着一本巨大书依偎在一座女性雕像边。

    他事前完全没有发现这里还有其他人的存在,而看这个少女的样子应该是早就坐在这里看书了。

    眼前的少女顶着盖住眉毛的黑色蘑菇头,厚镜片,苍白到诡异的可怕皮肤。身上穿着黑色的法系套装--宽领大袖的齐膝袍子,棕色紧身裤,胸口还绣着一根法杖,代表的似乎是魔能殖魔师的身份。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职业长袍很风骚,如果再加个军帽的话,就像浪漫加精美版的盖世太保风衣一样。但穿在眼前这个诡异少女身上,却像是在拍恐怖片。

    少女的个头很小,如同行走的排骨精。厚重的金属眼镜下面,是个精致的小鼻头和套了个别扭牙套的可怕大嘴巴。

    骆夏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对方的长相了,完全被厚厚的金属眼镜挡住了,只知道鼻子很可爱,而嘴巴和肤色看上去有些恐怖,尤其是女子阴沉沉的声音让人听了一阵鸡皮疙瘩。

    丑中又带着种诡异的魔性魅力。

    他转了个头定了下被惊吓出的情绪,刚想和对方请教点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对面那个奇怪的少女已经消失了踪影了!

    鬼?还是什么?

    面对如此诡异的一幕,骆夏看着渐渐变黑的天色,打了个冷战之后不敢再多做耽搁,飞快地往学院内部亮着灯的地方跑去,一路踩爆无数的毛毛虫卵,发出了啵啵的轻微爆响...

    “哦?新生吗?似乎是今年的第二个呢,哈哈,我们学院终于开张了吗。”一个将勺子在桌面上敲得哐哐乱响的大胖子厨师,正对着跑进来的骆夏露了个大大的笑脸,似乎是看到了值得开心的东西一般。

    他头顶那盏一闪一闪随时就会熄灭的破灯,让他笑起来的嘴巴黑漆漆的,连牙齿都看不到…

    “你好,我是新来的学员,那个...似乎不知道该去哪报道...”骆夏站在餐厅门口心里一阵发毛,有些犹豫不定,不知道该不该进去。他越发感觉这个学院有些诡异。

    他的脸有点红,不安中带着点新生般的羞涩与烂漫的经典一幕?

    很傻,很天真。

    他不知道这娇嫩的一幕,注定将成为他永远没脸去回忆的惨剧与笑料。

    突然一只巨大的手掌从他的身后探出,轻易将他推趴在了地上,打断了他接下去的话。无可匹敌的力量,即使骆夏一瞬间便进行了反抗,却终究因为差距过大,而做徒劳。

    随后一个巨大的人影从他的身边走过,径直端着一个同样巨大盘子来到了胖子厨师身边打了份晚饭,丝毫没有理会被他推倒在地的骆夏。

    紧接着,又是两个人影以极快的速度窜进了厨房,纷纷打完了饭菜后自顾自地到了角落中去进食了。

    中间的位置就剩下了最初的那个大块头,足以容纳上千人就餐的厨房气氛显得很是怪异。

    与之相对的是,偌大的厨房却只有一盏忽明忽暗的灯亮着,有种说不出的颓败气息。

    被人无缘无故推倒的骆夏顿时就怒了,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跑到了那个大个子身边。

    “你!”

    倒挂铜铃眼,逆行狼牙眉,两米出头的虬结肌体即使坐着也不比骆夏矮,加上倒三角一般的光滑脑袋,凶神恶煞到足以掰歪一般男性性别的长相,让骆夏想要爆发的粗口完全死在了肚子里。

    “有事?”凶蛮少年一边用力咀嚼着一根带肉骨头,宽大异常的下颚蠕动着,将它粉碎得咔咔直响,一边挑着眉毛一脸疑惑地看着用手指着他的骆夏。依稀间,骆夏甚至能看到对方的肌肉反射出如同金属一般的光芒!

    “没,只是想说,您牙口真好...哈...哈...”属于被掰歪人士一员的骆夏抽了抽嘴角, 后退了两步,远离了这个人间凶器。

    “切,废物。”一声清冷的哼声从餐厅的某个阴暗角落传来,让人完全看不清缩在里面进食的那个少年的脸,只知道是一个绿色中分长发的瘦个少年。

    还没等骆夏想生气或表示点什么,先前的那个胖子厨师猛地将手中那个勺子朝口出不逊的少年飞了过去,在咚得一声巨响和花火乱冒之后,那个少年彻底失去了踪迹。也不知道是晕死过去了还是跑了,反正就是没影了...

    “TMD,吃饭的时候都给老子闭嘴,说了多少编了!还有娇娇和木头这两个小王八蛋又不来吃饭,三天之内不要让我在食堂里看到他们,否则打断他们的腿!”胖子厨师的脾气似乎非常的恶劣,他不知道从哪又操起了一把勺子,将眼前的锅子敲得梆梆乱响。

    “木头中午被您给打断了腿,还埋在土里,可能来不了了...”骆夏前面的巨汉咕哝着嘴巴回了一句,他似乎并不在乎胖子厨师发飙。

    “哦...是这样吗,我居然忘了放他出来?哈哈...看我这个记性,都是那死老头害的,又要当老师又要当厨师,真是忙昏头了。”胖子干笑了几声。

    随后又笑眯眯地朝骆夏说道:“晚饭不错哦,土豆炖土爆鼠,这东西还是校长傍晚的时候新捉的,吃下去能让人精神躁动,中老年人的福音啊,要不要来一点?第一天可以算你免费哦。”

    豆大的汗珠从骆夏的脑门边流了下来,他的脸色非常的难看,拔腿就往学院门口走去,他怕自己再多呆一秒就要疯掉了。

    “这都是什么人啊,怎么没一个正常的,全TM是疯子!”不是他接受能力不强,而是,他怕勉强接受了,自己也会变成个疯子。

    骆夏快步在有些昏暗的学院大道上走着,这里的所见所闻让他一刻也不想再呆下去了。

    拿树叶泡茶并且骗钱还要装必的变态老头,鬼一样的蘑菇头少女,喜怒无常随时暴走的胖厨师,野兽都自叹不如的凶蛮少年,还有类似幽灵的甲乙丙丁同学,另外还有个甚至一直被埋在土里的...

    加上破败的校园和寒酸的腐烂气息,无不透露着一种危险和荒诞。

    会死的,会死的...太不值得了,我才不要在这样的地方呆下去。骆夏神经质地念叨着朝学院门口走去,强迫自己不去看周围显得有些阴森的校园。怕不怕死是一回事,自己找死就是另一回事了,骆夏绝不愿意承认自己属于脑子有病人士。

    只是走着走着他就感觉不太对了,怎么背后感觉凉兮兮的?好像有人拿东西在戳自己的背心,隐隐约约间,还有一丝丝冰冷的气息进入到了身体里面。

    他猛地转过身,结果刚好看到一个蘑菇头少女正紧贴着他的背站着,那厚重的眼镜片正反射着一丝正在消失的夕阳余晖,分外、阴森可怖。

    正是此前在雕像群中遇到的那个奇怪少女。

    骆夏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差点一屁股倒在了地上,然而一整天的怨气和刺激在随后都瞬间爆发了出来,朝着对方用尽力气大声吼道:“what you hear,你有病啊!”一时气糊涂,连平生最恨的英文都爆了出来。

    “你踩死了毛毛虫,148个…唔…你…为什么会没事?”蘑菇头少女苍白的脸色仿佛更白了几分,变得几近透明。像是透支了体能一般,急速而又小口的喘息着,她用一种好奇而又阴沉的眼神,死死盯着骆夏。

    骆夏有一种被野兽注视的不安感,随后却突然发现,对面的蘑菇头脑袋掉了下去!

    噗通一声,摔趴在了地上,人事不知?

    我特呃发?什么鬼?啥情况?

    “主人,刚才吸收到了一股很纯正的负面能量,你的怨兽表示如果再来点,这个月你可以不喂他血了。”这个时候,小夕突然出来刷了一波存在感。

    我去,我说怎么感觉刚才有种不祥的冰冷的感觉进入体内呢?

    骆夏死死盯着疑似昏倒在地上的蘑菇头,有种说不出的愤怒和疑惑。他这是不是被人给偷袭了?疑似因为踩死了一批毛毛虫卵?然后偷袭他的人没破防还被反噬,于是很‘无辜’的晕倒在了地上?

    趁机打死她?还是不理她,让她自生自灭?骆夏起身朝前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头看向趴在地上的少女,再看看周围越发昏暗阴森的巨大校园。

    “好吧,第一次遇到可以代替我的血喂养怨兽的东西,或许我应该救救她,嗯,没错,我就是这个目的。”

    看着阴暗冰冷的地面上,小小的一只单薄身影趴在那里,骆夏不自觉地想起了不久前那个抱着膝盖独自坐在墓碑群里的怪异少女。没来由的心中一软,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各位兄弟,拜托收藏一下,单机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