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殖装魔能暴走 > 卷二:开启 第110章 白色之塔
    “好,好的,阁下。”锅盖头似乎也被骆夏身上无形的气质震慑,下意识地端正身形,飞快地招呼人来清点金币,顺便以一丝不苟的职业态度,帮助骆夏完成了身份认证和学籍绑定。

    从今之后,骆夏就是一名光荣的炼金学徒了。

    整个炼金之塔,都是建立在炼金技术之上的,代表着南疆最高的技术和‘生产力’。傀儡术的大范围应用,让这座炼金之塔充满了‘科技’感。

    骆夏凭着经过认证的学员证,可以前往大厅另一边的的傀儡造物那里做很多事。

    那是一个主体由金属构造而成多臂人型傀儡,下半身是一个巨大的不知名材质的球,上面有很多的凹槽并且可以随意滚动,作为傀儡人的‘脚’。

    它的身前空无一物,而它的身后则是一大排的书架,身上还恶趣味的套着一件很有服务气质的袍子,画风相当清奇。

    拥有学员证的人,可以通过这个傀儡人做不少事情。

    比如在炼金协会的一层,也就是那八条‘海星’触手的区域选择一间空余的房间作为住所。

    至此骆夏才知道那些大厅后方排列有序的房间原来是一间间学员宿舍。不过这并不是重点,没什么特殊情况他并不需要入住这里。

    打量了傀儡人良久,骆夏忍住猎奇的心态试着对其说道:“请帮我查询一下最近一两天将要开通的初级课程。”

    傀儡人身体构造之间的部分隔层之间亮起了微弱的蓝光,然后以异常平稳的音调回道:“好的,学院965-244学员。这在你的权限之内。”

    这是骆夏的学徒编号,代表着他是这一年中第244个入学的。按比例的话,全年入学的学员数量应该在4,500人之间。

    以整个南疆三省,有千万人口,作为唯一的炼金协会,每年依然会有少则一二百,多则近千的殖魔师妄图成为炼金术士。

    由于炼金协会相对自由,对于学院的唯一要求就是钱足够,再加上一个讲师一次都只带数人。

    因此,协会开设课程都是根据学生的数量来进行的,加上初级班对于讲师要求不高,都是凑够了人数就重开一个班。有时数天,有时说不定要等几个月。

    按照原本安排,骆夏最快也要需要再等一段时间,等到药剂学重新开班才能体系得进入国定的学习课程。至于神秘学以及魔能构造学,则需要等待更多的时间。

    但显然,骆夏没有那个自由度。

    他只能选择自由模式的插班旁听生,或者花钱专门请讲师单独教授。

    随着傀儡人的话落,它伸出一只手从身后拿出一本记录本,用四个厚实的铁爪灵活地夹住递给了骆夏。

    这让骆夏有点失望,这个世界终究是没有电脑这样的东西。

    骆夏借过笔记本,开始浏览起了当前正在开设的课程。

    笔记本开头是所有课程的安排时间,具有非常严格的一整学年课程安排。而后面则记录着着一个个已经开通的班级,和开通日期,以及讲课地址。

    因此查询者只要前后对照,就可以轻易知道这些班级今天将要上什么课。

    “综合课程的基础魔文学讲解,唔,这种课也算课时吗?太坑了,PASS。”课程表最前面的是基础好魔文讲解,对于任何学员来说,魔文的学习和建模都是绕不开的弯。

    但对于骆夏,他缺的是基础魔文本身,而不是如何去学习。

    “常见神秘生物的认知,嗯,这个不错…这里…神秘学第20-30课的内容,看看有没有正在上课的。唔…最接近的也要半个月后吗?PASS”

    “初级药理分析讲解,还连带了实操课两节,嗯,这个不急,先跳过…”

    骆夏一个个课程看过去,大部分不是不适合就是没有课程安排。

    “咦?这个可以有,初级铭刻学讲解,药剂系和魔能构造系通用课程。安排在第10-25课时…来看看,药剂班没有这时段的班。哈…有了,魔能构造班965-09班,在西-022房,还是刚好第1节课,运气不错。”

    如果一定早在炼金术中选出一门最基础的课,那一定是魔文学,但最实用的肯定是铭刻学。

    骆夏也曾解析过初级的飞行背包,甚至粗暴的利用宅界复刻了其上的矩阵,自己造过一个‘晶石驱动的螺旋桨’。

    但骆夏由于没有魔文的建模说明,并没有完全掌握哪些魔文,只是类似最开始的那种模式强制记忆应用。一旦涉及的矩阵复杂化,根本不现实。

    因此,这门专业的课程,对于骆夏来说,还是很有必要去了解一下的。

    他顺着通道一路来到炼金之塔一层的中央区域,几十米高的空间前面,依旧是一道巨大的白色巨墙形成了直径数百米的内环建筑,占据了几乎所有的空间。

    那里面似乎是一个个实验室和炼金工房,门口不仅有精致的傀儡人守卫,偶尔,还能看到有一些年长者带着几个学员,进入其中。

    不过那与骆夏无关,他沿着依附在外墙上的大型旋梯向上走去。偶尔,能透过一个个设计精巧的露台,看到外部的风景…

    沿途自不用累述,骆夏很快等到了自己的目标。

    话说回来,尽管炼金协会有着先进的技术和理念。但这毕竟是一个强权世界,等级分明。作为学员,并没有那么多的权力和自由,尤其是在比自己高级的炼金术士面前。

    说句难听的,即使是那些高级的炼金术士一个不小心弄死了自己的学员,只要不是背景太大的那种,不管过程怎样结果都还是白死。

    所以,即使已经经过了登记,但作为旁听生,依旧需要得到授课老师的首肯,以示尊敬。

    “记住。不准提问,不准发言,更不许给我制造麻烦懂吗?”

    “好的,成讲师。”

    骆夏恭敬的目送穿着白色术士长袍的老者率先进入教室,而后再进入其中,在教室最偏僻的地方找个位置坐下。

    被如此恶劣的对待,骆夏也不介意。因为这才是正常操作,学生和弱者是没有人人权的。相比第七学院那两个骗钱骗力的无良老师,眼前的这位刻板的老者只不过是在重申规则而已。

    不过等等,那家伙是谁!?

    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炼金协会?

    “奎奎?”

    整个教室算上他也就10个人,骆夏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最前面的那个体型庞大的肌肉少年,当初入校时曾给他留下了深刻阴影的凶蛮少年。

    “奎奎,你应该坐后面去,这样会挡住其他同学的。好吧,别激动,我没有嫌弃你的意思。只不过,今年已经是你第三年来学习初级课程了,我想你应该慎重考虑下自己是不是适合成为一名炼金术士。”

    成讲师,对面凶蛮少年,完全没有了对待骆夏的生冷态度,小心翼翼的表达着自己的观点。

    “成讲师。”奎奎的眼中凶光一闪,彭得拍桌而起,‘小小的’桌子应声而塌,他激动地盯着再次试图,熄灭自己心中炼金之火的老头,压抑着怒火不爽地说道:“你不需要每次都提醒我该怎么做。”

    “可是…你知道的,连续教了一个人三年都没有进步,对我的名誉有很大的影响。啊!我的意思是,你下次应该休息一段时间再报名,这样也可以和我错开。或许能遇到一个对你帮助更大的讲师,你觉得怎么样呢?”

    骆夏捂着了脸,不忍去看眼前作死的老头,以奎奎疯狂的燥劲,才不会因为你是个老人而不揍你的。这家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要不以他的天赋也不会被扔到第七学院来,自生自灭。

    但是,再次被一个同学忽视甚至忘脸是什么体验?

    第七学院总共才6个学员,艾莉这个傲娇女记不住那是有特权加成的,你个糙汉,凭什么记不住?这让骆夏异常的愤怒,感觉自己是个小透明。

    出乎意料的,奎奎居然面对成讲师直白的‘侮辱’,忍住了。他拿起背包,一甩身砸在了身旁一个没忍住偷笑的可怜虫脸上,在后者扬天喷血的壮烈之中,朝着教室最偏僻的角落走去。

    那里,正是骆夏所在的位置。

    “让开,小白脸!”

    小白脸!

    你是在说我吗?

    终于有人意识到我的盛世容颜了吗?

    骆夏眉毛一跳,很想雀跃的和眼前这位慧眼如炬的大个子来个拥抱。

    但是等等?

    虽然我一点也不生气甚至还有点小愉悦,但这是被挑衅了?

    内心戏很足的骆夏,砰得拍散桌子站了起来,狠狠地仰视着眼前的凶蛮少年。

    就在两人气冲如斗的时候,成讲师脸色难堪的重重咳了两声。

    骆夏马上反应过来,这是按之前说好的,在警告自己别惹麻烦。

    他毫不在乎的竖起一根手指,指尖斜斜比划在奎奎的喉部,来回横移,非常嚣张地说道:“要我让也行,不过…”

    “桌子钱你陪。”

    ‘哐当’教室里的桌子倒了一片,奎奎气势也瞬间被清空,看着嚣张地走到另一边坐下的少年,仿佛感觉自己才是那个失败者。

    无关紧要的剧情水过之后,该上的课还是得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