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殖装魔能暴走 > 卷二:开启 第111章 调令
    “铭刻学,建立在魔文体系之上,起源的时代尚在上古巫师时代之前,是炼金术的根基。可以分为两大学科,分别为铭文和附魔。”

    成姓讲师侃侃而谈:“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附魔使用的不是炼金术士本身的能力,而是通过材料、道具等外力的方式,根据特殊配方来达到,附加能力的追加效果。但这种效果一般不是长久性的,好处呢是便捷,并且只要配方和材料越强,附魔效果越好。”

    “我们研究附魔学的时候,更多的是研究配方和应用的方式,另外,附魔学如果运用到魔药学上,更能够起到奇效。”

    “铭文,不同于附魔,是要靠炼金术士对于魔文的理解,和神秘材料学等结合,将魔能的力量附加到物体之上……每种物体能够容纳的魔能大小、种类和方式是不同的...”

    “铭文刻画的方式有印记…哦这个不在我们授课范围和能力内,我们主要是将蚀画能力的讲解和练习…”

    “魔文的刻画并不是画出形态就可以了的,毕竟这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所以我们在蚀画的时候,先要建立…”

    骆夏如痴如醉的听着,不知不觉一节课就过去了。成老头虽然天分堪忧,一大把年纪了还是个初级炼金术士,但是基础的夯实,让其理论功夫非常的老道,讲起课来让人条理清晰,受益匪浅。

    难怪,连续读了三年的某个肌肉 棒子要死皮赖脸的一直赖着他。

    可惜这老头下一次课得三天之后,骆夏估计自己没那个时间了。

    话说,没看出来奎奎这家伙才是真土豪,连续读三年还没有丝毫回报的花费,可不是一般人顶得住的。以他的形象,骆夏一度怀疑他是某个蛮荒部落遗留在外的子嗣。

    看样子,第七学院的学生都不是一般人啊。

    不过他转念一想,能在那种学院活得好好的家伙。除了性格不正常,没点本事的应该也已经被淘汰,或者自动退学了。与其说是第七学院人少,不如说,‘幸存’下来的人好。

    如果他没记错,每年都有一些在其他学员待不下去的学员,被扔到第七学院来的…

    出了教室,刚学了一点铭文蚀刻知识的骆夏,想要去实操课好好体验一把。

    于是有足足180个实操课时(造物学100,魔药学50,神秘学30)的骆夏,毫不犹豫开通了私人小型工房的使用权。

    实操课不是按时间算的,而是按照损耗的资源算的,这很坑。

    先要了一瓶初级的精蚀溶剂,然后是一块导魔性能还可以的廉价材料:几片黑铁锻造而成的黑钢片。

    这种由常见的黑铁冶炼而成的黑钢片,导魔性能不算好,但是在初级魔能材料中,属于物美价廉,是新手练习的主要道具,当然实用性也非常的高。

    想要蚀刻魔文,需要精神建模,然后现实中同步激发魔文,这种魔文的力量因为不成序列,因此非常羸弱和不稳定。需要炼金术士,在极短时间内,将其打入涂抹了精蚀药剂的材料之上。

    精蚀药剂是一种可以将精神力转化为类似腐蚀能力的一种神奇药剂,可以短时间内降低绝大多数材料的精神抗性。随后被激活的魔文就可以在这段时间内印刻在材料之上。

    这整个过程就被称为蚀刻。

    这并不是容易的事情,无论是魔文的掌控程度,还是精神力的要求,还是对于材料的了解和设计布局能力,都是一种考验。

    骆夏先是试了试召唤魔文,也就是力场系的魔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黑钢承受不了力场系的大部分魔文。

    毫无疑问,骆夏第一次的尝试因为材料问题失败了。然后不死心的他询问了下门口的接待员(这种复杂的事,普通傀儡显然力有未逮),能容纳力场系魔文的材料有没有。

    得到的回答是最便宜的一种,含有“虚”属性的材料,价值20个实操课课时,他立马就怂了。

    惹不起,惹不起。

    还是拿别系的魔文练手吧,然后他尴尬的发现,自己不会。唯一会的几个最简单的导能矩阵、和连矩阵都算不上的引导魔文(飞行背包上解析的),还是靠蕴灵之书反复记忆返溯而来的。

    这TM得。

    最终,不甘心的骆夏硬是在失败了不知多少次之后,还是成功蚀刻出了一个代表引导能量的魔文矩阵。

    这是他现实中,第一次靠着自己(作弊)的能力铭文成功的作品,远比之前靠着造物能力制造的那个要稳定得多。

    非常有纪念意义,被其随手扔进了垃圾堆中。

    再也找不到可以短时间内上手的课程,骆夏垂头丧气的离开了炼金之塔。他都不知道,自己这一整天在折腾什么劲。

    祖宗们早就告诉我们,欲速则不达啊,他不信,结果花了一大笔钱所得几乎没有。

    到底还是骤然遇到事情,太年轻,有点急功近利了啊。

    骆夏一边反思,一边走到门口的时候,还遇到了同样垂头丧气的奎奎。

    态度坚决的拒绝了无礼少年的约架之后,骆夏更丧了。条件允许的话,谁不想暴揍一下某些连相处了几个月的同学的脸,都记不住的禽兽呢?

    又不是女神,凭什么。

    无奈身体亏损严重还没补回来,加上源之念还不稳定,他怕禽兽没打过,反被禽兽蹂躏。

    幽灵一样又出现在了夜枭的办公桌前,一把将把实力认证拍在了,正在吃完饭看小人书的夜枭面前。

    夜枭随口吸掉从鼻孔里窜出来的面条,面色不善的看了眼桌上的东西,有点惊讶的说:“这么快?”

    “男人嘛,就是要快,要有冲劲。”

    “这是你从寡妇村得到的经验?”

    骆夏撇了一眼夜枭拍在桌子的书:《我和被关在一起的七天七夜的那个她》,决定不给他套出寡妇村在哪的机会。

    夜枭眼中的遗憾一闪而过,端正了下身体,随后将一份调令仍在了骆夏面前。

    “影歌森林,前哨站,士官长?”骆夏拿出调令看了看有点疑惑的问道:“我?被调去影歌森林建设一个前哨站?”

    “是的,你知道的,我们处长还兼任着新建军团的军团长,所以有些事情很方便。将你暂时调离,也刚好可以避避风头。让你去做实力认证,是因为军队和我们不同,要以力服人。不过你放心,你的密探身份,依旧有效。”

    “那个。。。陈是背后的人到底什么来头。”尽管已经知道大致情况,骆夏还是有点好奇具体的情况,顺便也体现一下自己‘无知’的人设。要是他明知道有危险,还什么都不问,那不是不打自招吗?

    夜枭犹豫了下,还是提醒到:“除了…大概率是二处的一部分人…”

    “那么小概率呢”骆夏皱了下眉,难道暗卫中的人都敢直接插手报复他一个小人物不成,那吃相也太难看了吧?

    夜枭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骆夏原本是作为暗卫新血培养的。在总督对军情处,乃至暗卫有所不满的时候,想要一些新血来重新洗牌,却直接导致原本就有矛盾的暗卫内部,分裂成了数个不同的派系。

    大量新血被刮分、压制、针对和拉拢。这才是堂堂六大首领之一的陈是,亲自来考核新人的原因。

    名为考核,实则是为分化拉拢原本要归于铁顽首领的新血。

    总督却又对这些事情保持了沉默的态度,导致很多新血还未经过考验,就被事先刮分。骆夏原本是夜枭看好的新人,至少在他眼中,这少年要比同期新人优秀很多。尤其是脑子总是有奇怪的回路,导致做的事情虽然有些不靠谱,却往往有奇效。

    没想到,拉人拉得不亦乐乎的陈是直接就起了‘爱才之心’,他有资格阻拦吗?

    可是现在,陈是失踪了。

    要是这种情况下铁顽派系还吸收骆夏,那么乐子就大了,其它派系的甚至怀疑陈是的失踪和他们有关,都不奇怪。

    如果矛盾升级到首领之间的生死,那么暗卫之间的矛盾就一定会失控。

    因此放在夜枭前面的问题:骆夏死了,没什么用,反而更让人说毁尸灭迹。把骆夏交出去,更是威严扫地,在这关键时刻示弱是没好下场的,也会让下面的人离心。

    于是,只能暂时抛弃他,让他出去自生自灭了。

    这样,对大家都好。

    “那么,我去哪报到。”

    “牧歌镇。”

    … …

    骆夏骑在小黑身上,打了一个哈欠,精神顶得住,身体也顶不住了。原本就因为亏空,跟排骨精一样还没来得及好好调养的说。

    他摸了摸胸口挂着的空间指环,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一旁,一个高大的身影,正迈开双腿狂奔,不是人形凶兽奎奎又是谁?

    这是什么情况?

    。。。。。。

    军令如山,即使以骆夏的惫赖都只敢仗着小黑脚程快多耽误了两天。主要是又去找死气萝莉扒灰去了。

    人情既然欠了,骆夏也不讲究了。朋友不就是用来坑的吗?

    不过娇娇作为图书管理员,显然也没有吃里扒外的觉悟。

    骆夏要什么她给什么,包括各系魔文建模的典籍、以及矩阵组合等等,只要学院有的并且她能拿到的,一股脑的搬到了他的面前。

    亏得宅界的体系实验室建立,魔能图书馆,可以自动整理他的所有见闻和感悟。让骆夏扫描机一样看过去就行。

    即使这样,也废了他整整两天的时间。

    但就在他离开第七学院的时候,有个在他意料之外的人,却叫住了他。

    梵高,一天天不务正业,充当门卫大爷的那个奇葩存在。

    大长鼻子白长褂,每天迷迷叨叨,不管季节变化,始终拿着那把写着‘修养’大字的扇子。只要不猥琐的时候,气质上像极了那些,迷得广场舞大妈彻夜不归的领舞老头。

    “小子你过来。”

    骆夏知道这老头表面笑嘻嘻其实内心坏得很,加上刚扒玩学院的灰,莫名心虚。他舔着脸,笑呵呵一副卑微聆听的下了豹,进了留下过心理阴影的门卫室。

    “军情三处呆得好玩吧,还天天记录我的行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