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殖装魔能暴走 > 卷二:开启 第113章 博眼球
    “你的副官,叫什么来着,唔,似乎还是镇上的情报官是亲戚来着,武…哦对了,武全,是他下令让你的士兵前往风铃村那边的。老弟,有问题?”

    迟润顿了顿,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拍手心道:“哦哦哦,我想起来了,武全还在镇上,说是要等你一起走。你真的不知道?”

    前一刻,骆夏还在庆幸遇到一个好说话的地头蛇长官,但下一刻,他就恨不得撬开这家伙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自己这个正牌长官还没有进行交接,他居然放那些士兵自己先走一步了?

    但事已至此,怪人家有什么用?

    骆夏向这位大爷仔细询问了风铃村的地点,以及武全的联系方式,就告别了这位想要请他吃晚饭的奇葩治安官。

    “再见,迟老哥。你是个好人。”骆夏接过一旁早已准备好的军服和一份人军资,便朝着迟润挥手告别。

    治安官疑惑的点了点头,似乎依旧在为不能留下对方一起吃个饭而遗憾着。

    武全,是骆夏要负责的前哨站的另一名士官长,不过他是个下士。从其他地方部队选拔调剂上来,作为中下层军管组建黑鳞军的。

    骆夏很轻易的找到了武全,他和另一个士兵一起住在镇上唯一的旅店中等候着。

    一个看起来很好说话的人。

    至于先一步让士兵离开,用他的话说,这是让那些士兵和民兵先去打理好地方,等他这个前哨站队长去了之后,可以有地方休息。

    骆夏笑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约好第二天一起出发再讨论接下去的工作。

    美美地休息了一晚之后,骆夏和早已等候多时的武全二人,再次上路,赶往位于十几公里外森林外围的目的地,一处能够控制周围小镇和几个重要村庄要道的关键要道。

    在兴南城,骆夏偶尔可以看到一些大型的炼金设备,甚至他还专门去参观过这个世界的‘火车’,一种用四个大型圆底傀儡联结在一起作为车厢的,很奇葩却意外好用的交通工具。

    这些傀儡的脚是凹凸不平的特殊球体,可以行走在很差的路况之上,甚至可以爬上不太陡峭的斜坡。这种驱动被称为魔能驱动球,应用非常广泛。

    由其组成的车厢行进速度并不慢,加上傀儡之间协调的控制能力,连接在一起共同支撑一个大型车厢,一次能装非常多的东西。

    哪怕遇到危险,也可以飞快抛弃车厢,变身成为强大的傀儡造物投入战斗,非常有意思。

    言归正传。

    而到了这里,骆夏仿佛有种重回原始社会的错觉。

    牲畜为主的交通工具、破败陈旧的房屋,纯天然的道路,以及看不到一丝文明气息的平民生活。

    苦闷,与世隔绝,甚至看不到希望。

    这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相,强者拥有一切,弱者甚至连世界是什么样的都没有能力去了解。

    “这里的景色真不错,可惜这些普通人过得却并不好。”站在半山坡上,骆夏看着远处河流、农庄和森林和谐美好的一幕,忍不住对着武全二人一番感慨。

    “的确是个好地方…”两人对视一眼,意味深长的随口答着。

    “那么,你们是不是想说,这么好的地方,正好适合我长眠在此?”骆夏突然转过身来,也朝着两人笑道。

    这一不安常理出牌的回答,让武全二人愣了愣,有些不知所措。

    但很快,不再掩饰的二人直接抽出腰间的战刀,围了上来。

    “你怎么发现的。”

    “我不想和白痴多说话,这会拉低我的智商。”

    武全二人闻言一阵气极:“你找死!”

    “等下!”骆夏后腿几步,一脸害怕的说道:“我还是告诉你们好了,就当做善事。”

    做善事什么鬼?没明白的二人,倒是老神在在的停下了脚步,一副吃定对方的样子,图自狞笑着。

    “首先,你越过我命令士兵先走,合理不合规,虽然有些人不在乎,但黑鳞军新建,以军团长的那种霸道性格,不可能允许军纪混乱。”

    “其次,上一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特么是不是傻,带着一个“普通人”,居然是殖魔师!”

    武全,以及那个名字都没出场过的人,眼神一起顺着骆夏的眼光看去,之间那人的双手一只大一只小,差异非常大。尽管做了伪装,仔细观察的话其实想掩饰很难。

    很显然,这是殖魔师中走极道或者综合流派的特色。

    要知道,普通士兵都是走的军团器路线。根本不可能成为了殖魔师还是个普通士兵,所以骆夏,才说对方是白痴。

    可想而知,对方的身份是有问题的,甚至并不是真正的武全。

    但他其实他还有一点没说,昨天的治安官,一个劲的问‘他不知道吗?’之类的话,这种看上去像刺激人的低情商话语,可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治安官该说的。毕竟骆夏是黑鳞军的人,哪怕归他管辖,但本质上比他这个治安官来头要硬很多。

    另外,迟睿还‘不经意’透露出武全和情报官有亲戚关系,无一不是在暗暗提醒他事情不对劲,需要留心。

    只不过因为不知道具体情况,以及胆子小,治安官保持了含蓄的中立。

    所以骆夏,才说对方是个好人。

    结合前面获得的情报,很轻易骆夏就想到了军情二处的动作。

    当武全二人再次准备动手时,骆夏又大喝一声:“等下!让我死个明白,你们军情二处,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我一个小人物。”

    其实他内心在MMP,奎奎这逗比去哪了,怎么还不来救驾,昨晚说好的反包围呢?

    武全二人对视一眼,这下是真的惊了。

    前面的破绽二人是因为根本没在意,以‘内部’的情报,眼前之人不过是个精英顶峰实力评价的新人。

    武全作为融血境的强者,属于勇者级,也就是被称呼为国之勇者的老牌密探,是军情二处乃至暗卫之中的中坚力量。要杀他轻而易举,因此也只是敷衍了事的应付下,根本不怕被揭穿,大不了强杀呗。

    但是,军情二处的判断,这是哪出了问题?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别装了。我早就认出你们来了,军情二处和三处本来是一家,内部也有你们的资料,我不小心看到过,呵呵…”

    看对方有点心虚的样子,骆夏更确信了,他张口就来。这就是谎话说多了,真的会成习惯,他压根没有一丝羞愧感。

    “什么!?这种事情…那又怎么样?反正你今天必须死 。”

    “等下!事不过三,我保证,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求两位大哥再给个说话的机会!让我呼吸几口生命中最后的空气!”骆夏感觉很嗨,这样调戏敌人,有种说不出的愉悦感。

    但问题是,奎奎那傻子死哪去了!?

    “闭嘴!”

    “不闭嘴!求两位大哥告诉我,为什么非要杀我,我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啊。有必要吗?有必要吗!?你们不告诉我,我会死不瞑目的啊!”

    骆夏跟着嘶声力竭,仿佛承受了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无名氏感觉自己的战斗意志正在被人以一种奇葩的方式瓦解,突然凑过去对着武全嘀咕道:“武组长,我…突然有点不想杀他了,怎么办,这事,好像是我们太过分了?”

    武全瞪了他一眼,也嘀咕道:“这特么我好不容易借着我堂哥的优势,争取的任务。不杀他回去怎么做人?他必须死!”

    “那…让他死个明白?”

    “我看行。”

    武全提着刀,指着骆夏怜悯地说道:“还记得和你一起的那个失踪的人吗?”

    “陈是…”

    “不错,你只需要知道他其实是个大人物。现在他失踪了,这让很多人和下属很愤怒。而你却活着好好的,这很碍眼。所以有人需要你的死,来发泄下这种情绪。你明白了吗?要怪,只能怪你没有和他一起消失。”

    骆夏低着头,亲耳听到了这么现实的理由,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讽刺感:“那么你呢?你不是说,这是你争取来的任务吗?”

    “杀了你虽然没什么意义,却会让很多人心情愉悦,对于我来说,不是一个博眼球的好机会吗?呵呵…”

    “博眼球…哈哈哈…博眼球…”

    太荒谬了,这个世界太荒谬了。

    骆夏癫狂地大笑起来,就为了博个眼球,这些人处心积虑的要来扑杀他。

    骆夏能理解这种想法,就像一条狗和一个人出去,狗回来了人却没了,其他人就会想要打死这条狗,来发泄!

    这时候有个人跳出来,自然会获得掌声!

    真的是操蛋!让人愤怒!

    “那么可怜虫,准备好上路了吗?”武全戏谑的看着狂笑的骆夏,摇了下头,猛得全身一鼓,踏破地面,瞬间出现在骆夏的前方,一刀劈下!

    ‘当!!!’一阵金铁交鸣声中,突然出现在骆夏手中的方形大锤,迎面和军刀撞在一起。正是骆夏平时用来练习的黑铁战锤,有了空间戒指就顺便带上了。

    巨大的力量袭来,强大的力量有些出乎骆夏的预料,逼的他不由自主得向后仰去。武全见状狞笑一声,借势又是一刀狠狠撞了上去。

    危急关头,骆夏惊人的反应速度再次发挥作用,整个人瞪着地面,借后仰之势如同虾米一样缩腹屈伸,仰面朝天向后收缩身形。在一瞬间借着身体的反冲之力将战锤前挡,以诡异的角度举起,再度接下狂猛的一击。

    “当!!!”又是一阵巨响!

    战锤脱手,锤柄猛地倒插入土中,随后在巨大的力量下翻起大量砂石,翻滚着朝后飞出!悬空的骆夏也闷吭一声,在地上重重砸下,朝着后方弹了几圈!

    “咔…”骆夏缓缓从地上爬起,随手擦去嘴角的血迹,双眼死死盯着面露疑惑的武全。这是第一次,他对一个人有了纯粹的仇恨,想要杀死对方!

    杀人者,人恒杀之。

    既然觉得我这样的小人物的生命可以玩弄,那么看看最终谁玩弄谁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