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十荒大罗 > 第一千两百六十章 诚心于道
    “诸位,你们想要变强吗?”方奇话一出口,秦武差点笑出声来,心中默默的加了一句,那你肯定需要充值啊,这可是自己上一辈子一位姓马的‘盖世强者’说出来的名言。

    方奇,难道你就是那位穿越过来的?

    秦武心中发笑,而旁边的公子哲和赵离却不知道秦武心中正在想什么,而台上的方奇更加不知道,他继续道:

    “想来诸位一定知道我的来历,我来自东卓域三十六国之一的一个小国,这三十六国都是大虞皇朝的附庸之一,那里的天地元气同样比整个大虞要稀薄了太多。”

    “但是我为什么可以走到今天这一步,站在这里?”

    “因为我的心中一直存在着变强的信念。”

    “身为一个强者,如果道心不够坚固,信念不够强大,哪怕他空有一身强横滔天的武力,日后也难有成就。”

    “众所周知,我修炼的最强大的便是剑道。”

    “剑者,百兵之君,宁折不弯方能纵横天下。”

    “对于我来说,我手中的剑并不是什么可怕的兵器,而是我内心信念的体现。”方奇笑着道,说着他将手中的邪王剑随意的扔在地上,朝着其中一名弟子道,“这位师弟,能不能借你的剑一用?”

    那位靠前的弟子一愣,随即解下腰间的长剑,欣喜若狂的交给方奇。

    方奇看了一眼对方的剑,轻轻的抚摸着剑身,只见原本朴实无华的剑身宛若明珠蒙尘,此刻经过方奇的手轻轻拂过,竟然有一种尘尽光生的味道,方奇淡笑道:“古人曾经说过,修炼剑道,第一个便是要做到诚心于剑。”

    “但是这种说法非常的玄妙,初看之下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诚心于剑?难道一口灵兵真的就已经有自己的意识了?”

    “难不成真的要我们天天对着自己腰间的配件进行顶礼膜拜,祭祀对方?”方奇失笑问道。

    众人顿时哈哈哂笑。

    “前辈的话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他的意思实际上很简单,那就是要我们诚心于我们自己。”方奇点了点自己的胸口道。

    一众弟子陷入沉思,江流儿双眼一怔,似乎若有所悟,但是却总感觉依然有什么障碍在阻拦着自己。

    “我们有一点要明白,作为修炼者,修炼的是自己的信念,是自己的道心,是自己走出来的道!”

    “我这个人对于其他兵器虽然涉猎不多,但是有一点我很确定,那就是无论修炼什么兵器,实际上都是自己内心的外在表现。”

    “有人说刀者,霸气无双,百兵之胆。”

    “这难道是刀本身所具备的吗?不是,只是使用刀的人,他施展的刀道便是霸气无双,胆气过人的,所以我们才会赞叹一声,刀者,霸道之兵!”

    “无论诸位修炼什么道,那都是你们内心的外在显化,古人让我们诚信于剑,实际上就是要诚心于自己的信念,自己的道!”

    “那怎么才能诚信于道呢?”突然,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方奇抬头看去,只见一个面无表情的青年出声问道。

    台下众人一看对方,顿时齐齐小声喧哗起来,问道人不是别人,正是和方奇同一个时期的天才,卓南生!

    卓南生向来低调无比,给人不温不火的感觉,但是从来没有人敢小看对方,纵然是方奇也知道这个人天生就给人一种低调,但是并不代表对方没有实力,相反对方越是低调给人的感觉就越是深不可测。

    尤其对方还是卓南生。

    突然,卓南生见到方奇止住不语,毫不犹豫的对着方奇行了一礼,众人心中愈发哗然,半师礼!

    方奇淡淡的扫了对方一眼,心中微微感叹,继续道:“所谓诚心于道,首先你要知道你的道是什么,如果连自身的道都做不到明了,那谈何诚心于道?”

    卓南生一怔,顿时陷入了沉思,其他众人也一个个纷纷苦思冥想起来,场中一片安静,连公子哲和赵离都不由的陷入冥想中。

    赵离身为荒古世家,来自中州,可以说从小接触到的人和物都远远高于蛮荒世界,他接触到的都是诸天万界的盖代人物,名震中州的绝代天骄,但是听了方奇这么一番话之后,他的脸色登时凝重起来,蛮荒世界的确不可小觑,那些天才丝毫不逊色于中州。

    方奇看着一片安静的众人,微微点头,同时自顾自的调和心境起来,整个人双眼微微垂下,似睡非睡,四周风声呼呼的吹来,甚至还有灰尘舞动的声音,让他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就融入到了虚空之中,同时感受着自己的体内元界和蛮荒大世界的共鸣,两者之间竟然产生了一丝微妙的玄机。

    秦武和赵离看到这一幕,猛然心头凛然。

    方奇这是在参悟法相神机!

    这已经有了一丝法相神机的味道!

    所谓的法相神机,道宫领域,实际上就是以自身体内元界沟通外界,两者互相共鸣,同时将自身体内元界以某种形式和外界共鸣,从而在外界形成某种投影的存在,在外界显化而出,所以说只要踏入对方的领域之中,这个修士必死无疑,因为在领域之中他便是住在一切的神灵。

    当然,这也就是一种说法,不可能说一个男子踏入道宫秘境的领域中,对方说一句话就可以将对方的形变改成女子,只是一种类比的说法而已。

    方奇兴致微酣,突然张口唱起古老的歌谣来,这歌谣悲凉寂寥,仿佛包含了无穷的苦辣辛酸,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听得懂:

    “杜鹃千里啼,故国悲寥落。”

    “神门空阔月皑皑,依旧素车白马夜潮来。”

    “江山万里再非昨,回首几度萧索?”

    “人间孤愤最难平,消得几回潮生又潮落。”

    ……

    方奇用的是古老的巫族语言唱出来的,声音洪亮的同时又悲壮无比,让众人听了不由自主的心境沉郁顿挫,但是仔细听之下,却又感觉到方奇的这首歌中似乎暗藏玄机,清晰无比,好似大珠小珠落玉盘,偏偏这清脆中包含着沧桑,让人都察觉到天下年轻一辈的惊神剑心中似乎也藏着许多故事。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方奇缓缓抬起头来,手中一直轻轻弹叩的长剑缓缓的取了出来,同时眉心骤然裂开,一枚米粒大小的金丹骤然腾空而起,浓郁的金丹之火骤然喷涌而出!

    吟!

    他手中的长剑骤然迸发出璀璨的剑光,煌煌剑气化为剑气真龙轰然腾空于青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