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独断大明 > 第两百九十八章 宗王宴
    朱由检回府没有多久,曹化淳就得到了消息。笔・趣・阁www.biquge.info

    御书房内,朱栩一边看着从辽东各处汇集过来的奏本,一边听着曹化淳的叙述。

    曹化淳条理清晰的道“东江一役,最先得到消息的是右屯,然后不断的飞鸽传书到了京城,是给袁崇焕的,然后袁崇焕给信王写了信。”

    朱栩一笑,道:“咱们这位袁大人倒是心系辽东,让朕很欣慰啊。”

    曹化淳从朱栩脸上看不出什么,可历朝历代哪个边将大帅敢与权臣勾连?更何况,这位‘权臣’是朱栩是五哥,同为天启皇帝的幼弟!

    换任何一个皇帝,扣上一个图谋不轨的帽子,诛九族都不为过。

    曹化淳见朱栩没有在说话,又谨慎小心的道:“信王出宫回府,袁崇焕在信王府。”

    朱栩的手一顿,转头看向曹化淳,道:“袁崇焕?”

    曹化淳微微躬身,低着头,道:“是。”

    朱栩转头看向外面,愣了愣,良久才摇头失笑,无奈的叹道:“袁崇焕啊袁崇焕,你要朕拿你怎么办才好?”

    曹化淳沉默一阵,道:“皇上,袁大人,不适合留在辽东了。”

    朱栩听着默然无语,在他的心里,袁崇焕一直都是不可多得的良将,只要他戒去那‘胆大妄为’的心思,谨慎小心的守好辽东,待他整肃好内政,平定辽东,他必然居首功!

    偏偏这位大人处处都表现的与众不同,与他的步伐格格不入,不听命,不听劝,仿佛谁都降伏不了他。

    现在袁崇焕与信王走到一起,不论到什么程度,辽东朱栩都不放心再交给他了。

    朱栩手指敲着桌面,心里思索着,慢慢的道“曹文诏北上,山西的鹰扬军就没有人统领……不能打草惊蛇,还得给建奴做戏,曹化淳,你通知孙传庭,在朕登基大典之前,找个时间将袁崇焕下狱论罪,等孙承宗到了山海关,再明诏将熊廷弼调回来论罪,熊廷弼不必回来,做样子给后金看……”

    朱栩的思绪很清晰,话语很乱,曹化淳悄悄记录,到时间他要来提醒朱栩的。

    过了好一阵子,曹化淳才道:“皇上,那信王那边,是否要再敲打一下?”

    朱栩道“上次代王,蜀王不是在背地里骂朕吗,等召见他们的时候,让信王也来。”

    曹化淳顿时了然,皇上这是要一起教训了。

    朱栩处理完袁崇焕的事情,便又继续看着奏本,

    翻着翻着就是眉头一皱,这是锦衣卫上的密奏。

    东江军一战,给了后金极大的刺激,黄太吉四处搜集工匠,要铸造大炮,从沈/阳辐射出去,四处都是兵马的调动,近乎在倾全力的筹集兵马。

    “这就是后遗症了。”

    朱栩嘀咕,黄太吉恼怒了,这么大动作显然不是为了东江镇,而是要越过大小凌河,进攻宁锦一线了。

    虽然黄太吉调集的兵马,势头远超历史,但辽东也不同了,经过朱栩大半年的倾力打造,无论士气,还是银响,粮食,亦或者将帅,都做到了前所未有的统一与高度!

    兵马,城防,火炮,朱栩倾尽了大半的力量!

    不过,心里难免还是忐忑,又道“再传旨,给辽东拨银一百万两,粮食三十万石!”

    曹化淳看着朱栩微紧的侧脸,心里很想劝慰一句,辽东一定能守住,无需这样忧心忡忡,难以释怀。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道:“遵旨!”

    三天后,乾清宫,新帝大宴宗室诸王。

    现在已经是崇祯元年,根据宗人府的名册,大明现有亲王二十五,郡王一百三十六,其他镇国之类,不可尽数!

    以亲王为例,岁禄万石,人口越多,俸禄就越多,以明朝数十万宗室来说,每年都是一笔吓死人的支出。

    朱栩从侧门走出,走到龙椅之前。

    近两百人,由平王,信王领头,躬身而拜“臣等拜见皇上,吾皇万岁!”

    朱栩抬头看去,全是乌泱泱的人头,除了寥寥的几个,全都不认识。

    朱栩坐下,淡淡的道“平身吧。”

    一群王爷谢恩,分成两排站在两边,微躬着身,倒是显得恭敬。

    平王站在右边,笑呵呵的抬手,道:“皇上,可能您有些不认识,臣给您介绍一下。”

    “这位是蜀王、这位是代王、这位肃王、这位是唐王,这位是桂王……”

    朱栩听着,看着,不时颌首,在桂王的时候停留了一下,心里暗道:‘弘光帝的老子没有来,永历的老爹倒是来了。’

    待平王介绍完,朱栩也客套的说了一阵,这才开席。

    招待宗亲王室不同于大臣们,这些人,有些朱栩都分不清辈分,甚至有的比万历还高,得罪不起,得小心应付。

    少不得有人拍马屁,自然也有人冷眼旁观,更多的是采取中庸之道,既不热情,也不冷场,在混着时间。

    朱栩不动声色的应付着,穿梭在酒席间,喝完了一圈,才回到台阶前,看着一群人,面色发红,好似喝醉了一般,道:“诸位宗亲,是我大明的柱石,镇压四方,拱卫京畿,功不可没。前不久,信王兄跟朕说,宗室俸禄太多,占地太多,不但要朕减少俸禄,还要清查各王府的田亩……”

    朱栩的话音一出,满殿皆惊。

    上百个王爷惊疑不定,神情不安的看向朱栩,心里一阵发冷。

    鲁王,晋王都老神在在,仿佛什么也没有听到一般。

    两人都清光了家产,光杆司令一个,可不想再丢了脑袋。

    平王也一惊,虽然他没有就藩,也有三千亩食户,看了看朱栩,又转头看向信王。

    朱由检有苦说不出,总不能当面拆穿朱栩,也不知道如何接话,只能沉默在那里。

    他的沉默,让一干王爷们越发心惊胆战。他们是有俸禄,也有田亩,可是奈何儿孙众多,各处开销很大,朝廷这么做,无疑是要了他们的命!

    代王朱鼐钧第一个站出来,大声道“皇上,我反对!现今各地都干旱,颗粒无收,我们宗室也在减产,而且去年的俸银少发了近一半,现在更是要清查我们的田亩,这不是将我们往绝路上比吗?”

    蜀王朱至澍也紧跟着站出来,沉声反对,言辞激烈。

    楚王,秦王等也都陆续站了出来,没有多久,大殿里的王爷们,几乎全都反对!

    而朱栩笑眯眯的看向信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