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独断大明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先诛信王
    御书房门前,朱栩背着手,望着宫外湛蓝的天空。笔×趣×阁www。biquge。info

    魏忠贤一身蟒服,恭恭敬敬的弯腰低头,再不远处是曹变蛟,曹化淳等人。

    朱栩的目光悠远,神思也飘忽,许久才悠然道:“魏忠贤,你说,辽东那边的雪应该也差不多化了吧?”

    魏忠贤抬头向外面看了看,旋即低头道:“皇上,眼看就要进四月了,是该化了。”

    近来魏忠贤十分的谨慎,也越发的小心,他知道朱栩在谋划大事,他可不敢生乱引起朱栩的不快。

    朱栩深吸一口气,目光深邃的道:“是啊,雪化了,就该打猎了……”

    辽东的二贝勒阿敏在谋算除掉黄太吉,可黄太吉哪是那么好对付的。

    黄太吉在四大贝勒中一直不显山不漏水十几年,深懂的韬光养晦,隐忍锋芒。

    要不是如此,后金的大汗也轮不到他来做,历史上他上位后,哪里还有所谓的四大贝勒轮流理政?阿敏最后的下场就是被幽囚至死。

    这样一个人,以阿敏那种嚣张跋扈,什么都写在脸上的人,也能暗算得了他?

    ‘只怕是黄太吉要借机除掉阿敏,彻底掌控后金了。’朱栩心里自语。

    没有了阿敏,后金就再没有人能掣肘黄太吉,后金要更难对付了。

    魏忠贤不太明白朱栩话里的意思,抬头看了他一眼,道:“皇上,是要去京郊打猎?”

    朱栩笑着摆了摆手,转身进去,道:“说说你查到消息吧。”

    魏忠贤神色一凛,谨慎小心的跟在朱栩身后,道:“皇上,根据奴婢的查探,在京城的六部九寺中,东林党羽大大小小超过三百人,从七品到二品不等,除却六部尚书侍郎,其他位置几乎都有,这次也大部分都参与了‘罢政’。”

    朱栩倒是不意外,东林党人的主张在这个时候得到士大夫阶层的广泛认同,有着‘正人’名声,文坛宿老,朝廷高官遍布,自然是从者云集,党羽遍天下。

    加上赵南星当初‘驱邪用正’,不知道提拔了多少东林党人,再彼此勾连,相互帮扶推荐,若不是被魏忠贤,朱栩相继打击过,怕是整个京城上下都要是东林党的人了。

    朱栩坐在龙椅上,手里拿着的是邹青山写的文章,每一句话都在理,从太祖祖制到现今局势,分析的清清楚楚,字句简洁易懂,毫不晦涩,只要是读过几年书的人,想必都能看懂,也必会被感染。

    朱栩对着魏忠贤晃了晃这篇文章,笑道“现在非议满京城了吧?”

    魏忠贤看了眼,自也知道,躬身在那道:“是,大部分读书人都认为,裁撤都察院实乃乱政,不当施行。”

    朱栩点头,又看向曹化淳,道:“周嘉谟在仁寿殿多久了?”

    曹化淳转过身,道:“差不多小半时辰。”

    朱栩手指敲着桌面,面无表情,心里也是倍感压力,若是换作天启或者是万历,应该是早就妥协了吧?

    没多久,六部尚书也到了,甚至是孙承宗,毕自严也跟着到来。

    每个人都神色凝重,一片肃然。

    六部瘫痪不是小事,更何况无声无息,没有任何大动静,东林党分明是倾尽所有,‘决战’了。

    众人相互看了一会儿,还是孙承宗抬手,沉声道:“皇上,现在新政正是推行的关键时刻,京城决不能乱!”

    朱栩看着他,轻轻点头。京城不能乱,否则地方会更乱。

    毕自严没有说话,心里暗感皇帝还是着急了,若是慢慢来,不动声色的推动,肯定不会惹出这么大的风暴。

    除却孙承宗,六部实则以傅昌宗为首,他向朱栩道:“皇上,当务之急,还是要恢复六部政务,哪怕耽搁一个时辰,政务也会耽误不少,后果严重。”

    朱栩手指敲着桌面,神色淡漠,眼神也平静的如常,看向周应秋道:“周尚书,你有什么办法?”

    周应秋一路上也在思索着办法,可一下子一百多人‘告假’,而且人数还在增加,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填补能解决的。政务也耽误不得,想要解决,还是要让那些东林党人尽快回来。

    不过,显然这是不可能,他抬手向朱栩,神色厉然道:“回皇上,吏部着手填补,支撑三人应该没有问题。不过,信王乃政务总理大臣,统领六部九寺,现今六部九卿官员‘罢政’,这个责任在文昭阁,臣请先诛信王!”

    周应秋的话一出,满堂皆惊,皆静。

    别说信王没有大错,即便有大错,你一个臣子凭什么撺掇皇帝去杀亲哥哥,这是要留千古污名的!

    不过在场的都是大明精英,环海沉浮多年,很快就醒悟过来。

    东林党人现在最大的寄托就是朱由检,全都在指望他,若是朱由检被杀,那东林党势力再大也完了,没有希望了!

    而唯一能劝服东林党的,也只有朱由检!

    朱由检不能死,那就只有东林党乖乖‘投降’!

    不论是孙承宗,毕自严,还是申用懋等人,都诧异的看了眼周应秋,这位吏部尚书一直都平平静静,没有表现出什么,关键时刻有奇计!

    朱栩也明白过来,赞许的对着周应秋点头一笑,道“嗯,周尚书这一策很好,不过不着急,让他们再跳一会儿,朕要再看看。”

    毕自严看了眼朱栩,眉头深深一皱。他明白了,皇帝裁撤都察院是真,却也是个幌子,他是要逼出所有东林党,一次性的清理干净,不留任何后患!

    他悄悄瞥了眼边上的孙承宗,他觉得朱栩太着急,应该放慢一点,这样会有大乱子。

    孙承宗到底是朱栩的老人了,他感觉到毕自严的目光,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毕自严一怔,又看了眼朱栩,沉吟着没有说话。孙承宗是他信赖的人,这位与他很相似,不掺和党争,一心为国事,有能力,有眼光,既然他很沉着,想必其中自有原因。

    至于傅昌宗,周应秋两人就更不会说话,他们深知朱栩的心思。

    倒是很难得人来这么齐,朱栩将这群人领到偏殿,认真的商议国政来。

    京城内外,大风起兮,风波如潮。

    东林党人耐着性子,没有过多的上表弹劾,抗争,只是六部九寺‘告假’的人越来越多。

    各种议论是否裁撤都察院的文章也满大街遍布,普通老百姓都在街头巷尾的讨论。

    一些士子也悄然聚集,遥望东华门方向。

    周嘉谟出了宫,一连两天,都有万历朝老臣的家眷进宫,陪着刘老太妃谈心聊天,追忆往昔。

    杨涟府上。

    杨涟,叶向高,韩癀,缪昌期,左光斗,顾大章,魏大中,房可状,周宗建,周朝瑞等足足近百人齐聚,都是东林中坚力量,几乎全数都在那本‘东林点将录’上,此刻他们要抗争的不是阉党,而是朝廷,或者说是皇帝朱栩关于裁撤都察院的事。

    周宗建神色愤慨,大声道:“想当初,我等七十多人冒死弹劾魏阉,而今一起反对‘乱政’,不成功便成仁!”

    周朝瑞身形板正,面色坚毅,道:“不错,现今我东林全数‘罢政’,皇上必然会放弃裁撤都察院,还归本正!”

    袁化中抬头看着众人,声音也铿锵如铁,道:“我等为国申难,清本溯源,纵然百死而不悔!”

    在座的都慷慨陈词,大义凛然,一副要抛头颅洒热血,英勇就义模样!

    过了好一阵子,左光斗才插得上嘴,道:“诸位同僚不必担忧,据我从宫里得到的消息,皇上这两日都无心理政,听说还被太妃教训,放弃裁撤都察院已属必然!”

    魏大中道“六部九寺只剩下那几个尚书侍郎,已耽搁二日,本官料定,最多再一日,皇上必然收回成命!”

    杨涟在那默默听着,心里直觉一阵舒爽,自从朱栩登基以来,他就没有舒心过,这一次,终于可以狠狠出口恶气了!

    叶向高,韩癀等人也面带微笑,没有人谁能够在这种局面下还不妥协。

    偌大的江山,不是靠皇帝,或者几个尚书侍郎去治理的!

    东厂大牢。

    范景文面对着汪文言,给他倒着酒,笑容满面的道:‘汪兄的手段真如鬼神,宫里的内监已经传出消息,皇上不会裁撤都察院了。’

    汪文言吃着酒菜,心里也大好,既然都察院不裁,就说明东林党大胜,根据以往的经验,他就要出狱了!

    汪文言还是很谨慎,吞下酒菜,道:“宫里没有明确的旨意前,不要掉以轻心。”

    范景文点头,道:“这个我知道,这次来,我是想问,该如何善后?”

    汪文言也猜到了,早有对策,笑道:“这很简单,旨意一下,就让人销假,另外找几个人请调出京,给皇上出出气。然后让杨大洪等人安静一段时间,哪怕是京察,也要慎之又慎,千万不要再去激怒皇上。”

    范景文思索一阵子,道:“说的是,想来用不了几日汪兄就要出狱,到时候咱们再细细的商议,京察事关重大,决不能交于他人之手,尤其是阉党!”

    汪文言听到这句话,神色也沉下来,阉党的势力现在已经很大,若是再掌握京察,即便东林安然躲过这次危机,也渡不过阉党京察这一关。

    所以,京察必须掌握在东林党人手里!

    “想办法,我要尽快出去!”汪文言放下手里的一切,肃色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