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独断大明 > 第三百九十九章 黄太吉遇刺
    辽东,沈/阳西面。笔&趣&阁www.biquge.info

    这里被圈出了一大块地,是后金权贵的‘狩猎’花园。

    数千骑兵滚滚而动,锦旗招展,跃马嘶吼,在凛冽寒风中战意隆隆。

    黄太吉打马走在最前面,一身金色甲胄,一边打马,一边大喝:“今天打猎最多者,赐白玉玲珑,庄园百亩,奴仆千人!”

    “哦哦哦”

    在他身后,一声声激动的吼叫响起,一匹匹高头大马冲出,越过黄太吉,向着远处的山林冲去。

    阿敏跟在黄太吉身后,腰间夸刀,背着长弓,冷眼看着一切,打马飞奔。

    再接着,是济尔哈朗,德格类,硕托等一群人,马鞭高高挥起,一声声马鸣嘶吼,似在诉说着他们多么兴奋。

    多尔衮与弟弟多铎也跟在人群中,他们年纪小,没有什么威望,混在一个个后金骑兵战士之中,完全露不出半个头。

    数千人很快散开,真正能参与打猎的,也就是高层那些贝勒贝子。

    黄太吉领头冲进山林,德格类跟在身边,眼见没有什么人跟着,这才道:“大汗,走的太远了!”

    黄太吉嘴角微翘,跃马狂奔,道:“本汗知道,你们去吧。”

    德格类知道黄太吉清楚阿敏今天要做什么,闻言又看了眼,调转马头离开。

    济尔哈朗深深的看了眼黄太吉消失在丛林里的背影,勒住马,留在原地没动。

    硕托打马跟上来,停在他边上,道:“怎么不动了,百亩庄园可不小!”

    上次辽东一战,后金高层也损失过半,代善一家,也就剩下了硕托。

    济尔哈朗面色不变,瞥了他一眼,道:“等着。”

    硕托不在意的笑了笑,从马上跳下来,道:“现在整个东/京/都知道二贝勒要杀大汗,你就真的一点都不着急?”

    济尔哈朗坐在马上,纹丝不动。

    要说整个后金谁最清醒,除了黄太吉就是济尔哈朗。济尔哈朗望着远处静谧的山林,没有多说一个字。

    阿敏,怎么可能是黄太吉的对手?

    在他四周,不动声色的有着近百的人马缓慢,悄无声息的向他聚集。

    阿敏也冲进了山林,身后跟着几个亲兵,他停留一处小山头,双眼如铃,冷冷的盯着不远处的山涧。

    没多久,一个亲兵跑过来,道:“贝勒,黄太吉在东北二里外,在追一只雪兔。”

    阿敏眼神杀意如沸,寒声道“就他一个人吗?”

    那亲兵单膝跪地,道“是!”

    阿敏脸上喜色一闪,上马道:“好,今天就是黄太吉的死期!本贝勒做了大汗,你都是固山额真!”

    “谢贝勒!”一群亲兵大声应着,也翻身上马。

    阿敏马蹄如风,飞速的向着黄太吉的方向冲去。

    黄太吉此刻确实在东北方向,不过没有追着一只雪兔,而是栓好马,正坐在一块石头上,手里拿着一本棋谱,细细的在专研。

    他身后站着一个三十出头的儒生,面容和缓,嘴角含笑,弯腰站在他身侧。

    黄太吉细细看了许久,忽然出声道“宁先生,汉人的文化博大精深,为何明朝还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宁完我微微一笑,不假思索的道:“根节在人,人心若变,鬼神无力。”

    黄太吉点点头,继续看着这本棋谱。

    近来他十分喜欢下围棋,时不时的拿着棋谱,自己跟自己下,乐此不疲。

    宁完我是他两个月前选进文官苑,接触了不少日子,学识不比范文程差,是一个栋梁之才。

    宁完我神色如常,心里却不平静,整个东/京/都知道阿敏要借这场春猎谋害黄太吉,黄太吉这分明是在给他机会,尽管知道是一个陷阱也不该掉以轻心。

    就在宁完我神思难属的时候,黄太吉忽然又开口,淡笑着道:“多尔衮,多铎,出来吧。”

    他的话音落下,本来就静谧的林子里,越发的安静。

    黄太吉也不着急,慢慢的翻着奏本,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过了好一阵子,从黄太吉身后不远处的一颗大树后面,都是一身银甲的多尔衮,多铎漫步走出来。

    多尔衮今年只有十六岁,面色白净异常,双眼也很清澈,他领着十四岁的多铎走出,神色平静如常,单膝跪地道:“参见大汗。”

    黄太吉坐着不动,翻了一页道:“嗯,阿敏就快到了,你们替本汗去杀了他。”

    多铎跪在多尔衮后面,一听就是双眼一红,面露杀机,手猛的握住腰间的刀。

    黄太吉当年为了护住汗位,逼死了他们的母亲殉葬努尔哈赤。兄弟三人,有着杀母之仇!

    多尔衮毫不犹豫,沉声道:“是!”

    多铎刚要说话,多尔衮忽的好似滑倒,身形前扑,一只脚踹向后面,将多铎的话给堵在喉咙里。

    多尔衮表情安静的站起来,啪嗒着身体,腰间握着刀,大步从黄太吉身边穿过。

    多铎被多尔衮踹了一脚,也冷静着,一脸恨色,跟在多尔衮身后,右手颤抖的握着刀从黄太吉身侧穿过,距离不到一米!

    黄太吉的神色始终稳定如常,慢慢的翻着棋谱,始终都坐的稳如泰山。

    宁完我脖子上都出现的点点细汗,悄悄的擦了擦,眼神里的慌乱稍减。若是刚才多尔衮两兄弟暴起杀人,黄太吉估计也躲不了。

    黄太吉似感觉到了宁完我的惧意,笑了笑道:“宁先生不必担心,本汗会保护好你的。”

    宁完我微微躬身,道:“谢大汗。”同时抬头看向不远处,多尔衮两兄弟停在不足十丈外,身边聚集着十多个亲兵,严阵以待的等着。

    而且,若有若无的马蹄声已经响起,在飞速接近。

    阿敏骑着高头大马,远远就能看到黄太吉,接着就是多尔衮,他眼色泛冷,远远的就大喝:“多尔衮,让开,否则我就杀了你!”

    多尔衮没有说话,一挥手,从两边的树林里,冒出二十多个弓箭手,远远的对准阿敏等人。

    阿敏只带了六个亲兵,一见猛的勒住马蹄,瞪着多尔衮怒声道:“多尔衮,你别忘了,黄太吉逼死了你的额娘!”

    多尔衮眼角狠狠一跳,多铎也面色阴沉,全都一句话没说。

    当年逼死他们母亲的,不止黄太吉,还有代善,莽古尔泰,阿敏,也就是四大贝勒一起做的决定!

    阿敏见多尔衮不说话,现在走也来不及了,望着不远处坐在石头上的黄太吉,喝道:“黄太吉,你要是有本事,出来与我决斗,我若是死了,大金都是你一个人的!”

    黄太吉坐在那,一动不动,仿佛没有听到,专心致志的研究着棋谱。

    到了这种时候,阿敏已经没有退的余地了,恶狠狠的转向多尔衮,沉声道:“多尔衮,这四周没有人,不如我们一起杀了黄太吉,我保证分四旗给你,大汗也让你来做!”

    多尔衮的脸色微动,抬头看向阿敏。

    阿敏以为他心动,越发高声的道:“黄太吉如果活着,你我都没有活路,不如杀了他,平分大金!”

    宁完我听着阿敏的话,心神越发的惧怕,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黄太吉仿佛背后长了眼睛,微笑道:“宁先生勿忧,静静的看戏便成。”

    宁完我再次躬身,这次话都说不出来了。

    黄太吉笑容越多,微微歪头,棋谱将整张脸都挡住,使得阿敏方向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

    多尔衮还是没有说话,平平静静的站在那,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死死的挡住阿敏。

    阿敏恨的咬牙切齿,若是只有多尔衮十几个亲兵,他一波冲杀就可以解决,让他顾忌的是两边树林里的弓箭手!

    “多尔衮……”

    阿敏刚要开口,忽然间,他身后不远处,马蹄声大作,地面都跟着颤抖。

    多尔衮猛的神色一动,福临心至,忽然间转头,对着宁完我不动声色的点了下头。

    宁完我脸上神色越发惧怕,躬了躬身,腰间一把匕首无声无息的掏出。

    黄太吉又轻笑一声“宁先生学问不少,这胆子……”

    噗呲

    黄太吉没有说完,长长的匕首狠狠的刺进了他的后胸口!

    黄太吉身体猛的一直,脸色大变,双眼怒睁,手里的棋谱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宁完我猛的抽回匕首,向着阿敏大喝:“二贝勒,别忘了你答应我的!”说完,一头就扎进了边上的林子里,几个穿梭就消失不见。

    所有人都被这场惊变吓的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眼睁睁的看着黄太吉上身笔直的的倒下。

    “大汗!”

    济尔哈朗打马飞奔而来,同时山林的近百的弓箭手从掩体后冲出,扑向倒地的黄太吉。

    多尔衮眼皮直跳,强迫自己冷静。多铎走近一步,神色吃惊的道:“哥,发生了什么事?”

    多尔衮绷着嘴角,目光冷厉的道:“不管发生什么,待会儿一句话也不要说!”

    多铎神色一凛,肃然点头。

    最愕然的就是阿敏了,计划了一个多月,黄太吉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人捅了一刀,倒在地上了?

    济尔哈朗已经看到黄太吉倒地,厉声大喝“所有人放下武器,否者格杀勿论!”

    济尔哈朗不是在开玩笑,他的一百多亲兵都拔出刀,杀机如潮。

    多尔衮毫不犹豫的扔下了腰间佩刀,多铎跟着,其他亲兵,弓箭手也都扔下武器,站到了一边。

    多尔衮这边干脆,阿敏怔了又怔,也咬牙扔下刀兵,下了马。

    人不是他杀的,他没什么好怕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