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一剑破青天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再见宁芷
    贺起给统寒星瞧的正是司徒远的金刀,金鸡烈阳索,还有郭青山的狼牙棒和一面受损的邪龙魔凤噬血旗。

    金鸡烈阳索是司徒远一脉的传承宝物,虽然有点点受损,可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正好我得了司徒远的功法,再得这件宝物,将来招收弟子,便多了道传承,统寒星心中一想,讨好一笑,说道:

    “云师兄,金鸡烈阳索,你要卖多少灵石?”

    贺起道:“不是卖啊,司徒道友陨落之前,我费了点力气想帮他,可最终没救下他,只得了他法宝,看你同他结义情深,把这法宝交还给你,统师弟,你给点辛苦费就行,其它那几件法宝也一样,你若全部能收下,我收你十二万酬劳!”

    统寒星本来只想着收下金鸡烈阳索,听贺起一报这价后,十分心动,郭青山的狼牙棒就值五六万上品灵石,其它的几件虽有破损,但胜在便宜,统寒星喜形于色,只是暗恨自己前段时间花天酒地的把灵石全给花得七七八八,所剩不多。

    “云师兄,把郭师兄和司徒师弟的遗物送回,只收这点点的辛苦酬劳,真是义薄云天,不过师弟我手头有点紧,云师兄你给十天时间,十天后我如数付你酬劳!”

    贺起淡然一笑,道:“让我在你飞烟城呆太久也不现实,我意云游四海,好,那就一言为定,十天为限,到时我再来你雪花宫!”

    统寒星不是贺起这般四处游走的散修,他在飞烟城有家有底,虽说之前花光了大半积蓄,可还是有诸多的固定有价值的资产,比如灵矿,药园,坊市,典当行等等,再加至他在飞烟城经营以久,有较宽人脉,这就像似一个商人,身家只有五万两银子,但名声在外,交际广,也能办成个数十万两银子的买卖,事实上许多成功的商贾都是有一两银子,敢干十两银子的买卖。

    贺起瞧统寒星为人机灵,给他点甜头和时间,这又是个稳有赚的买卖,十天时间,让他去凑齐这数应该困难不大。

    离了飞雪宫,重回了飞虹阁。

    飞虹阁,此处提供着飞烟城内最好的洞府可以租赁,只是价格并不便宜,一年以下的都是短租,特别是贺起这种十在半月的短期租住的对象价格更贵,一个小小的四合院一天就要数十枚上品灵石。

    不过花了大价钱,还是对得起这价格,那个小小的四合院里就布置了一个高阶的聚灵阵,能加快修士打座修行的速度。

    此处飞虹阁亦是统寒星的产业,可寒星并不知道他要巴结的云中子住在这儿,他还以为贺起夜宿红梅谷,正在风流快活。

    又过数日,飞虹阁天字六号院落,迎来了一个美丽的客人。

    “云师兄,蒙山一行,没想到横生变故,据说就在那段时间里的蒙山蛮族一夜间被灭了族,师兄你也不知去向,还好你吉人天相,不仅没事,反而修为更进了一层!”

    那小院里,宁芷外貌变化不大,但气质转为似淑女一样,乌黑光亮的黑发向后盘起,扎出了一个漂亮的妇人髻,露出白皙的粉颈,和三年前比,多了股成熟的女人风情。

    一双饱含秋水的眼睛里没了三年前瞧人时有意无意的撩人,现在一本正经。

    贺起含糊说道:“三年前,师兄我在阴阳谷里寻找三首金线蛇,结果没找着,误打误撞,进入了个古修的洞府,在其中得了些机缘,突觉到了破突龙虎中期的瓶颈,这便在那里静修了三年!”

    统寒星和邱青燕连郭青山和司徒远的陨落都没有对外透露,泽州破天剑宗的长老陷在那秘境里自然更加不能说,云中子若是无事,那不说也没什么大事,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而又把云中子的消息给说出处,到时破天剑宗怎会放过这二人,多一事,少一事,隐瞒了才是最简单的办法。

    贺起甚至能猜测隐瞒灵隐禅院之事,这多半是统寒星的决定,邱青燕瞧着还像似正派清高之人。

    用人用长处,统寒星虽然远不足托生死,更不能为忠心的班底,但其为人玲珑,还是有点能利用之处,这并不妨碍贺起将法宝和一些普通灵药,借他出货的之事。

    “原来如此,云师兄这机缘真是羡煞旁人”宁芷点点头后慢慢说道,他轻声细语,连说话方式都和三年前风格大不一样,“师妹我奉老祖之命,与夫君在飞烟城建立家族,同时肩负着整合散修的任务,我同夫君和散修联盟不可避免形成对抗,前些日子师兄大败云梦溟,伤真如道人,摇摆不定的统道友终于决定投入我剑宗阵营,师兄你这可是帮了我夫妇大忙!真是得好好谢你。”

    散修联盟就只是一个组织的名称而已,能入会的都是有实力的散修,不少实力差的散修同样还是局外人,和散修联盟没半文钱的关联。

    “举手之劳,不必言谢”贺起轻描淡写地说道,“只是你两不能掉以轻心,对方未必就此愿意善罢干休”

    果然,就在贺起同宁芷交谈之时,离飞烟城有段距离的越国某个隐秘的洞府之中,此洞府深入地底,地火之力极为浓厚,洞府宽阔异常,四周的墙壁上镶嵌着一枚枚能散发着淡淡白光的矿石,将这片原本阴暗的空间照的如白昼般明亮。

    而在这座洞穴之内,那日在贺起面前嚣张的云梦溟气愤填膺向一个黑袍人讲述着飞烟城的一切,只是在云楚溟的描术之中,云中子成了目中无人之辈。

    “任师叔,弟子真没有骗你,那天云中子就是这么说的,他说‘散修联盟不过是藏污纳垢之地,还收留了两个魔道鼠辈,早晚有一点,他要来散修联盟灭了这两魔修,特别是那个姓任的老杂毛!”

    黑袍人眼中陡然射出两道寒光,盯得云楚溟心底一阵发虚,这话全是他自己瞎编,贺起根本就没有说过这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