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弃女初修仙 > 第254章出手
    夏初雪也是回以一个微笑。

    沈昌看见对方已经接受自己的歉意,立马又上火过来打了鸡血似的怒瞪着苏宁。

    反正他已经接受了刚才的道歉,那么接下来的挑衅,只要不牵扯到两家最忌讳的事情,量苏正老儿也不能抹着面子来和自己一个小辈计较。更何况他们俩族长也不是吃素的。

    今日出了这么大一个丑,必须要挽回来才行,否则晚上回去,还不得被族长扒层皮?

    想到这里,沈昌就对苏宁和夏初雪你画一个猖狂无比的手势,口吐狂言。

    “长得挺漂亮,身材也很火爆,怎么样?敢不敢跟小爷我打个赌?”眼睛直勾勾盯着夏初雪。

    夏初雪根本不鸟他,眼观鼻鼻观心笔直的站着。心中却是在无限的吐槽。

    最好不要惹急了她,否则一把符篆轰死他丫的。

    只是不想冒头拔尖,想正常修炼历练涨修为而已,干嘛一个个都要往上凑?寻着找虐?

    沈昌看夏初雪不理他,于是就将目光转向了苏宁。

    “苏宁,我们打个赌如何?”

    “打什么赌?”

    苏宁看见沈昌用一种色眯眯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夏初雪,有种不祥的预感袭来。还没等他细想,只听从沈昌嘴里蹦出污言秽语。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日我们都会被抽到擂台,如果你赢了,我手中的这张三品符篆就给你,如果我赢了,那么……她,就输给我玩两天。”手指指向夏初雪。

    苏宁的脸色立马黑了下来。

    “你混账!我妹妹其实你能肖想的?你不过是炼气期第五层,我妹妹是炼气期第六层,只怕你消受不了!”

    夏初雪眼眸中已经迸射出杀意,终于不能私斗的原因,拳头紧紧的捏住。

    高台上的苏正自然也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一时间气的胸口闷痛,可他是长辈,这种小事都要自己亲自出马的话,那如何历练自家的那些年轻弟子?

    更何况听说夏初雪做事比较狂妄,让她多见见世面,多历练历练也能很好的收敛一下性子。

    沈昌偷偷望了沈傲天一眼,发现他嘴角噙笑,满意的看着自己,就知道他是赌赢了。

    族长果然很希望他们找苏家的麻烦。

    “怎么?你不敢赌?”

    “我苏嘉琪又胆小怕事之辈?我和夏初雪不熟,要赌就赌自己,却没有资格拿她来作为赌注,难道你们沈家已经发展到如此程度了?要不这样吧,要是你输了的话,沈家大小姐沈梦莹送我床上玩几天?如何?”

    “混账!”

    这一声是台子上面的沈傲天说出来的,手掌狠狠拍在桌子上,仿佛下一刻就要起身捏断苏宁的脖子。

    沈梦莹正是他的女儿,沈家大小姐,居然敢用这种肮脏的言语来说自己的女儿,简直不要命了。

    沈傲天已经对苏宁恨上了,无论这场比赛他能否活着出去,自己过后都要派人将他杀了的,一个小小炼气期第五层,也胆敢肖想自己的女儿?痴人说梦。

    沈昌更是吓了一大圈。伸手指着说你的鼻子骂道。

    “放屁,那可是我们沈家嫡系血脉,而且修为是练气期第7层,我这种身份岂能拿她做赌注?”

    “原来你也知道这是不可为的,我还以为你是个白痴,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苏宁嘲讽道。

    “那怎么能一样?沈梦莹是我们家族的大小姐,纯嫡系血脉,地位尊贵金枝玉叶,那个算什么东西?”

    “沈梦莹或许在你们家族是金枝玉叶的大小姐,但在我们眼里也不过是一个身材火爆的浪货…”

    “住口!”

    沈傲天再也忍不住,踏空而起,一掌凌空拍向了苏宁。

    “沈傲天,尔敢?”

    他这是带着愤怒的一掌拍过去的,等旁边苏正怒吼着追上去也鞭长莫及了。

    一股掌风带着凌厉的杀机对向了苏宁。

    站在这边的所有修士只感觉一阵猛烈的罡风袭来,纷纷后退散开。

    苏宁也是惊慌失措的往后闪躲,可是那近乎实质般的掌印就是对自己而来,哪里是他这种练习第五层的小修士能够躲得了的?

    眼看着距离胸口只有一米的距离了,所有修士都目不转睛的望着他,你就能够想象到苏宁接下来是怎么死的了,甚至有几个心软的女修捂住了眼睛。

    苏宁更是觉得自己逃脱不了这一关,留恋的望了一眼天空,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他不后悔,如果时间倒退,照样会如此说。作为一个修士,可以丢了命,却不可以丢了道心,丢了尊严。

    千钧一发之际,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珠子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此时就连沈傲天苏正和梁有为都震惊的瞪大了眼珠子,不敢置信地望着夏初雪。

    只见距离苏宁不到一米的大掌被五张四品符篆排列成的一堵无形墙壁阻挡在外,随着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几秒钟之后,五张四品符篆有着隐隐松动的痕迹。

    眼看着大掌就要冲破墙壁向苏宁和夏初雪站的位置拍去,就看见夏初雪单手一招,从她体内缓缓冒出一个红色的昙花,那昙花极尽艳丽,其中一个土黄色的花瓣正在不断吸收着大掌上的力道。

    有几分见识的修士都知道这大掌正是土属性功法,而正在吸收那攻击力的土黄色花瓣应该也是属于土属性。

    可到底为什么刚才拿出来的时候那花朵分明就是血红色,为什么一接触到对方土属性法力的时候,就有一瓣变成了土黄色?还会吸收对方的攻击,到底是什么鬼?

    苏正眨巴着眼睛,惊愕的连出手都忘记了,身形停在半空中,保持刚才飞射而出的姿态久久没有动静。

    所有修士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与土黄色大掌相抗的五张四品符篆和那朵妖冶的昙花。

    慢慢的,原本气势冲冲,带着毁天灭地的大掌居然慢慢变得暗淡起来,形状也开始缩小,最后居然直接消散于天地之间。

    轰然一声,现场爆发了新一轮的狂潮,大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无一不谈论着夏初雪缓缓收入体内的那朵红色昙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