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抱剑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梦中至
    太过可怕。

    自他与那武疯子一战后闭关多年方才堪悟百家之法创出了所谓的“圣心四诀”和“圣心四劫”,为的就是一雪前耻,可惜,破关之后本以为能无敌于天下的他此刻却遭遇神秘高手,一身生机几近被彻底催灭。

    那种老去,死去的感觉,他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未曾体会过了。

    不过,好在他有凤血护体,肉身近乎不死不灭,哪怕死了,他也照样能活过来。

    只等磨去那股古怪死意,他第一件事便是去想那人是谁,可惜任他绞尽脑汁空有千年的见闻与阅历却始终没有这个人的印象。

    直到像是记起些什么。

    “断浪!”

    他这千百年来曾化作各般身份拜入一个个大宗门,大势力,所见奇功妙法无数,唯独对断浪那门功夫有些另眼相看。

    之所以如此是他曾在暗处见断浪驱使那门魔功不仅能吸人一身精气内力,更能将诸般天地之气化为己用,犹若海纳百川,共存一身而毫不冲突。当真是臻尽道家之理,所谓的上善若水,天人合一恐怕也不过如此吧。

    若说夺得他人内力他也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但,两者却无法共存,唯有同化成自己的,方才可以。

    如此,倒是引得他从好奇有趣化作觊觎与垂涎。

    若能得到这门武功,那,他只要吸收了那人的五行之力,神功自是水到渠成,更加不会与自己体内的凤血相冲,而且,还有龙元……

    念及于此,心底的那股欲望便已无法遏制。

    只要从断浪身上得到那门武功,再去将那个老不死的“五雷化殛手”占为己有,凭着他这一身旷古绝今的功力这天下天大地大还有谁是他的对手。

    一想到这,他刚恢复几分的面色竟然露出了几分得逞的笑意,像是已经神功在手纵横神州大地一般。稳固内力他正欲起身,可就在此时,耳边却蓦的听到一个声音,那声音竟是从天边传来,匪夷所思到了极点。

    “怎么,想到什么好事了,笑的这么开心?”

    那声音温和低柔,仿佛闲谈般落到了他的耳畔。

    可对他来说,这无异是晴空惊雷。

    口中惊起一声怪叫,他是豁然睁眼,如临大敌,那人莫不是已经亲至?

    可这一睁眼他神色先是一愣,继而阴沉无比,嘴里缓缓吐出一个字来,死死的盯着天空。

    “好。”

    却不知道是赞叹来人的手段还是对方的心机。

    环顾四周,放眼望去,只见天地仍是那方天地,可那还有半片雪花,这世间险地的天山居然化作了鸟语花香,漫山遍野的绿色,实为人间仙境。

    对方竟是将他摄入了意识念头所成的世界,或者说是梦中。

    若他心性至坚自然不会如此轻易就着了道,可偏偏对方是在他心性不稳之际趁虚而入,将他强行摄了进来。

    湛蓝青天,白云朵朵,他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云雾之中,只见一道身影正似仙人般于云端漫步,背负长剑而来,不履凡尘。

    那人面容模糊至极,像是一片混沌般晦暗不清,只剩一双眼睛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只这第一句话便让他的脸彻底变了颜色。

    “徐福,我已至,亮出你的手段吧!”

    ……

    一拂袍袖,孟秋水随意的坐在了云端,打量着前方绝巅那道身影,只见对方先是定定的看着他,像是要将他的脸上瞧出朵花来,脸上神情是变了又变,由白转青,几番交替。

    迎着对帝释天阴沉如水的眸子孟秋水是洒然一笑。

    “我明白了,原来你会变脸!”

    只是对面的帝释天却对这般浅薄的讥讽置若罔闻,待像是看够了,那一双眼睛早已森寒如冰。

    “我明白了,看来那门武功就是你传给断浪的,真是不知死活,你以为就只有你会精神之道?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无论你是谁,我也要你来的,去不得。”

    孟秋水笑容依旧,只是淡了稍许。

    “那就来吧!”

    话甫落,就见那因服了凤血金丹活了千百年的老怪是赫然纵身一起,冲天而上,身形只在空中便已蓦的消失。

    “寒天绝!”

    风云突变,惊雷迭起,不过片刻,天穹之上一张巨大的面孔已高高挂在上面,俯视着山间云雾上坐着的那人。

    “哼,不知死活,我是天,我是高高在上的天……”浩瀚声音如飓风般回荡于天地间,如煌煌天音,威临尘世。“你敢与天斗?”

    可惜,可惜这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注定无人得见此惊世骇俗到极点的一幕。

    精神之道,所生所想俱是念头意识所化,更是一个人道的体现,此刻帝释天身化苍天,便是他心中所想得以显化而出,意识凝聚,念头凝实。

    惊雷,风雨,冰雪……本是鸟语花香的天地登时满目疮痍,如天发杀机,恐怖到极致的寒意。

    孟秋水虽面色无波,但心中却已暗自警惕,千年之功非是等闲,若论一身功力,莫说是他,只怕连无名那柄举世无敌的天剑也绝对不敌,这天下满打满算除了那身怀龙龟血脉的父子三人外,只怕能以功力稳压眼前这位一头的当真是凤毛麟角。

    但功力代表不了全部,这也是他为何要以此法来试试对方的高低,更何况帝释天身怀凤血那般神物,以他如今的境界,即便跻身天人,但要是真的对上他只怕多半也是饮恨落败。

    归根结底,不过是时机未到罢了。

    “天?我的眼里可没有什么天,地,人。”孟秋水长身而起,话语平淡,只顿了顿,他一抚青霜复又接道:“我眼里,只有剑!”

    一字起落,各生变化。

    天穹之上,遂见那巨大面孔张嘴一吐,像是一巨大的深渊,其内只见虚空中是化冰为刃,犹若一柄柄天刀般穿云降下,大如陡峰,小如橼柱,声威可怕到了极点。

    “剑”字刚一出口,孟秋水抬头斜睨了眼头顶可怕奇景,本按着青霜的右手已是缓缓挪开。

    “那就去吧……”

    说完,孟秋水并无动作,他是没动作,可他腿上的剑这一刻“铮”的一声竟自行出鞘,剑随心动,似犹如一活物般跳脱到了空中,在孟秋水的面前打了个回旋,而后直冲天空而去。

    本是平淡无奇的剑身只在折方向的瞬间是青光乍泄,如一颗渐渐亮起的青色太阳,那光华愈发耀眼,最后是如日中天,宛如大日横空,赫见青光所照之处,一切悉数湮灭成粉,无生杀绝。

    转眼不过刹那,刹那剑光已是弥天。

    “……去试试他的底气吧!”

    唯剩那话语还未落尽,缓缓出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