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232章 【开疆拓土,这座城改个名】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杀斗天地间,惨烈惊阴庭,三步杀一人,心停手不停,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是为雄中雄……

    这首男儿杀人诗,来自后世《血洗小日本》的长诗,虽然小日本和高句丽不是一个国家,并且两国隔着一千多年的时光,然而双方却有共同之处,他们都曾苛待屠杀过汉人。

    昔年隋炀帝三征高句丽,上百万中原民夫死于辽东之手,战争有战争的规矩,高句丽人触犯了规矩。如果他们仅仅是在战场上杀死汉家兵卒,那么李云绝不会像今夜这般暴虐。

    战场上的杀伐,乃是各为其主之说,输就输,赢就赢,没什么可以怨恨的。

    但是高句丽人在战争结束之后,大肆屠戮手无寸铁的汉家民夫,他们把俘虏的人头剁下来做京观,把头颅制作成了酒爵和夜壶,喝酒的时候用酒爵,便溺的时候用夜壶,这是对汉家子民的莫大侮辱,是任何一个中华民族无法容忍的莫大耻辱。

    所以,男儿当杀人,屠戮是为了报复,既种恶因,必有恶果,一报还一报,世间很公平……

    夜半三更的时候,李云终于停止了杀伐,当他放眼整座城守府,忽然仰天长长吐出一口气。

    心中的压抑和憋屈,块垒一时疏散而去。

    整座高句丽新丸城,再也没有一个活着的高句丽兵,一场杀伐,血流漂杵,然而李云心中宁静无比,他缓缓放下了手中的擂鼓瓮金锤。

    这时程咬金和刘弘基聚集而来,两位老将的面色都有些沉重。

    老程一路走到李云身边,盯着一地的死尸默默不语,好半天过去之后,老程才低声说了一句,语带提醒道:“此事倘若传到国内,怕是要招来千夫所指,朝堂上那帮老夫子,最喜欢抨击屠杀之事……”

    李云看了老程一眼,语气平静道:“然后呢?”

    老程迟疑一下,沉吟道:“国主最好和他们来个死不承认,就说这场屠城乃是老夫的主意,你还年轻,不能背上屠夫的骂名。”

    “骂名又如何?”

    李云缓缓吐出一口气,直接拒绝了老程的好意,他忽然仰头望天,轻声道:“程伯伯这一辈子,一直在替人背黑锅,您身上的骂名何其之多,到现在不也活的好好的?”

    “这不一样!”

    老程有些心焦,急急道:“你是国主,是诸侯,诸侯也是人君,儒家不喜欢暴虐之君……”

    说着停了一停,压低声音又道:“当年隋炀帝杨广雄才大略,其人的心胸和抱负未必弱于古往明君,然而就是因为沾上了暴君名头,结果被世家和儒门弄得人心丧失,国主你还年轻,不知道言语杀人的厉害。”

    “语言杀人……”

    李云突然冷哼一声,攥了攥拳头道:“汉家输就输在言语杀人上。”

    老程十分无奈,再次开口道:“内圣外王那一套,只可做不可说,儒门执掌口舌之利,他们能把死的说成活的,哪怕你立下天大功勋,在他们口中也会变成暴君。”

    “那我就做个暴君!”

    李云仍旧仰头望天,似乎对老程的劝诫充耳不闻,好半天过去之后,他才缓缓开口道:“打扫战场,搜寻活人,只要发现活着的高句丽兵,立刻补上一刀让他们死。”

    这是铁了心的要把杀人之事做个完结。

    说屠城,就屠城。

    不打一丝折扣。

    老程怔了一怔,旁边刘弘基突然伸手一拉,低声道:“程知节莫再劝说,国主已经铁了心要做成此事,此时乃是战场之中,咱们做下属的只需要遵命便是……”

    说着忽然嘿嘿两声,天天嘴角道:“说起来真他娘的痛快,老子这么多年早就想这么干了,高句丽这帮杂碎,和咱们汉家有世仇。”

    老程看他一眼,同样低声道:“老夫何尝不觉得痛快?可是咱们不能光顾着痛快!屠城之事倘若传回长安,朝堂上的攻讦必然潮水一般。”

    “让他们攻讦呗!”

    刘弘基满脸不在乎翻个白眼,很是不屑道:“咱家国主是诸侯,肩负庇护万民之责任,到时咱们一口咬定,是高句丽人先于挑衅,他们掳掠汉家子民,这才惹得国主暴怒,咱们打过来的时候多次劝降,他们仗着人质在手张口骂娘,最后无奈攻城,才有了屠城之事……”

    说着停了一停,嘿嘿又道:“其实也不算屠城,毕竟咱们没杀平民,死的都是高句丽兵卒,这是战场上谁也保证不了的事。既然不肯乖乖听话,难道留着他们过年不成……”

    老程还是有些迟疑,皱眉道:“但是事后补刀降卒,此事瞒不住有心人眼线。”

    刘弘基一脸蛮横,蛮不讲理道:“谁看到他们投降了?”

    老程陡然哈哈一笑,点头道:“不错,他们坚持不降,而且多次哗变,吾等为了解救汉家苗裔,这才不得不举起刀兵。”

    两个老流氓坏笑几声,心中已经杀气腾腾。

    这时李云忽然又开口,轻轻道:“汉家百万夫,随军征高丽,民夫何其苦,离家非本意。受俘异国三十载,遥望故土常泪泣,日日刀兵割其首,剁下头颅为酒具,苦难挣扎不可得,身死犹然做奴隶,恍如生存暗夜间,常盼朝阳扫阴翳……”

    这像是叹息,又似乎是作诗,老程和刘弘基对视一眼,都被这段话中的浓浓悲意所感染。

    李云缓缓吐出一口气,轻声再道:“汉家苗裔盼了三十年,今夜终于见到了自己人,虽然本国主此番谈不上扫平阴翳,但却希望能给他们带来一抹朝阳。”

    说到这里慢慢收回望天的目光,看着老程和刘弘基微笑道:“从今天开始,这座新丸城改个名字,本国主将它命名为朝阳城,希望生活在这里的汉人能被朝阳普照。”(就是现在的东北朝阳市)

    老程和刘弘基再次对视一眼,同时拱手道:“此为开疆拓土,彼族之地收回汉家,国主既然命名此城,该当行文长安予以报备。”

    “我正要行文长安!”

    李云点了点头,突然面色肃重开口道:“程知节听命!”

    老程微微一怔,随即正襟以待。

    李云再次开口,一字一顿道:“今有大唐王爵程知节,受皇帝封,随渤海国,按律当享三百里,麾下食邑五千户,然则出离长安之时,陛下并未确立封号,恰此开疆拓土之时,打下高句丽新丸城,吾以渤海国主之命,与程知节予以封正……”

    说着看向老程,郑重道:“王爵之名,朝阳城王。”

    老程推金山倒玉柱拜下,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大声道:“臣,谨遵国主封。”

    这一番礼仪正正经经,李云和老程全都肃穆以待,等到封赐礼仪完成之后,两人的表情才轻松起来。

    李云呵呵一笑,伸手把老程从地上拉起来,道:“程伯伯,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朝阳城王,此城周边三百里地,尽皆划为你的治理范畴。”

    老程哈哈大笑,很是满意道:“眼看封王快有一年时间,今日方才有了真正封地,从今天开始,程家的大本营移居此地。”

    李云微微一怔,愕然道:“听您这个意思,莫非要把家小移居而来?”

    “不错!”

    老程郑重点头,缓缓道:“老夫现在就去写信,命人疾驰送往长安,我让夫人变卖家中一切产业,从此之后长安再也没有程家。”

    李云顿时皱眉,忍不住道:“程伯伯此举怕是有些唐突。”

    老程看他一眼,笑呵呵问道:“你担心的是陛下那边?”

    李云沉默不答。

    然而老程却自说自话,慢悠悠道:“陛下封我为王,却把程处默留在朝堂,这看起来似乎是质子之道,按说做臣子的应该遵从,可是,我老程不欠他的……”

    说着一停,随即大笑道:“老夫既然受封渤海国,那么从此以后就是渤海国的王爵,虽然名义上要受大唐节制,但也仅仅只是名义上的节制,倘若我一心二主,程家难有将来,这种道理,陛下会懂,如果他不懂,那就让他慢慢琢磨去吧。”

    如果他不懂,那就慢慢让他琢磨去吧。

    这种话放眼整个大唐,似乎也只有程咬金敢这么说,偏偏听起来很有道理,李云一时之间竟然无法反驳。

    李孝恭看着老程有了封地,此时明显有些眼馋起来。

    这货忍不住开始怂恿,急吼吼道:“国主,不如咱们继续推进,往前再打一座城池,把俺老刘的封地也给分封了。”

    李云有些意动,不过随即缓缓摇头,郑重道:“徐徐推进,方是正理。”

    刘弘基顿时泄气。

    李云安抚他道:“咱们之所以要打新丸城,是为了开辟大唐和渤海国之间的商道,如今渤海国尚未建立,咱们摊子不可铺的太大,打下城池需要治理,而且还需要迁徙百姓,这些事每一件都很繁琐,咱们暂时没能力同时推行。”

    刘弘基无奈点头,闷声闷气道:“老夫明白。”

    他忽然又看向李云,满心渴盼问道:“要等多久?”

    李云缓缓仰头望天,沉吟思索道:“开荒,种田,迁徙百姓,收拢靺鞨,渤海建国,稳固治理,再加上新丸城的改建,长孙冲的营州城新建,这些事全要铺开,至少也得一年时间,一年之后,当能腾出精力再战辽东。”

    这是徐徐推进之道,也是最为稳固的开疆拓土之道,打下地盘很简单,但是将地盘归化成自己的地盘很难,可惜李云却忘了一件事,他想徐徐发展,高句丽人未必能忍下这口气。

    今夜,毕竟屠了人家的一座城。

    而且还改了名字纳入版图之中。

    这是任何一个帝王无法容忍的事,也许不用多久高句丽的国主就要报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