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235章 【表面儒雅,心怀鬼胎】
    李悠然不等程处雪反驳,再次开口补充道:“程家妹子,为兄知道你着急买粮,因为东北那边一直缺粮,你是为了帮他,我是为了帮兄弟,咱们还是情同兄妹,莫要为了此事产生隔阂,可否?”

    “情同兄妹?”

    “好一个情同兄妹!”

    程处雪慢慢仰头看天,似乎目光遥遥看向辽东。

    少女看着满天大雪纷飞,忽然低下头来看着李悠然,脸色不知为何变得平静,语气也变得无比平静,淡淡道:“一个月之内,二十四万石粮食全部运送出关。”

    “那么喝酒的事情呢?”李悠然急急追问。

    程处雪大有深意看他一眼,冷冷道:“今天就喝。”

    李悠然明显一怔,愕然问道:“今天?”

    “对!”

    程处雪满脸肃重,俏脸冰寒道:“就在这个高台,众目睽睽之下,八次交易,八杯酒,范阳交易中心最重规矩,这是他定的坚不可破的规矩,我既然答应了你,那我履行我的诺言。”

    说着停了一停,接着又道:“但是陪你护卫喝完八杯酒之后,程处雪再也不认识一个叫李悠然的大哥,咱们幼年的交情,自今日全部断绝。”

    李悠然似乎很是伤感,轻声开口道:“何苦如此?”

    程处雪嗤了一声,淡淡反问道:“你同意还是不同意吧?”

    李悠然似乎迟疑不决,却在刹那之间转身,他一路奔向某个暖阁,口中大声道:“好,本公子这就去喊我的兄弟。”

    他连为兄的称呼都不要了。

    程处雪目光幽幽,盯着他的背影陷入沉思,少女心中隐隐生出一股陌生感,她觉得这个幼年之时疼她宠她的李家兄长变成了陌生人。

    ……

    李悠然一路疾走,很快到了交易中心某个暖阁,他站在门口轻轻叩门,语气儒雅问道:“北大哥,在不在?”

    暖阁里面一声苦笑,有个略显无奈的男子声音回答道:“你我乃是主仆,你又何必如此,我既然做了你的护卫,怎能再让你如此恭谨,公子快快进来,莫要折煞了属下。”

    李悠然面似肃重,语气坚决道:“你我情同手足,大哥就是大哥。”

    说着推门而入,却见一个高大汉子站在窗前,李悠然目光闪动几下,忽然语带亢奋道:“大哥,事情成了,小弟付出二十四万石粮食,帮你换得了八次和她说话的机会。”

    那高大汉子约有三十多岁,闻言苦涩发出一声叹息,喃喃道:“你何必如此?为兄比他大了十二岁。”

    “大十二岁不算多!”

    李悠然满脸微笑,语气似乎很是诚恳,道:“北大哥乃是人中英杰,程处雪乃是将门虎女,倘若小弟真能撮合你们成就姻缘,必然引为生平最为开心的一件事。”

    高大汉子看他一眼,满脸欣慰道:“为兄能与你结实,也是生平最为开心的一件事,你虽然出身世家大阀,然而秉性不弱于江湖大豪,为了帮助为兄,你竟然舍得二十多万粮食。这笔巨大亏空,你如何跟家族交代?”

    李悠然哈哈一笑,摆摆手道:“北大哥说哪里话?小弟这笔生意可不会亏空。我虽然付出二十四万石粮食,但也买到八批东北特产的货物,这些货物运转中原之后,倒手可以获利好几番。这种生意稳赚不亏,任何商贾都想织染,幸好程处雪焦急筹备粮食,所以才能被我一举拍下,顺带还加了八个额外要求,帮助北大哥获得结识佳人机会。”

    说到这里忽然停下,似乎有些愁眉苦脸,故作叹息道:“唯一可惜的是程处雪性格刚烈,竟然让大哥现在就去和她喝酒,小弟害怕错失良机,无奈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他这话似在指责程处雪不通情理,然而高大汉子却一脸敬重之色,沉声感慨道:“巾帼不让须眉,果然女中豪杰,奈何佳人情有所属,为兄实在不该生出爱慕之心。”

    说着苦笑一声,落寞又道:“明知不该,偏偏无法忘怀,为兄忘不了半年前看她的第一眼,只一眼就让我再也无法忘记她。唉,我本男儿大丈夫,为何生出这等龌龊之心?觊觎别人所爱,此非正道之举。”

    这高大汉族能够说出这番话,显然是个光明磊落的英雄之辈。

    李悠然目光闪动几下,忽然开口怂恿他道:“北大哥无需自责,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况且程处雪并未和人婚配,大哥喜欢她也不算违背礼法。”

    高大汉子看他一眼,点点头道:“贤弟此言却也有理,为兄心中消去一层惭愧。”

    说着迟疑一下,望着外面交易大院道:“她…她让我现在就去?”

    李悠然连忙推他一把,嘿嘿低笑道:“北大哥赶紧过去吧,莫让佳人在风雪中久等……”

    高大汉子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事到临前竟然有些紧张,他努力给自己鼓劲,好半天才慢慢抬起一只脚,有些踟躇道:“为兄比她大十二岁!”

    李悠然再次推他一把,大声道:“只要情比金坚,谈什么年龄岁月?北大哥,你莫要让小弟轻视了你。”

    高大汉子终于鼓足勇气,陡然大笑出了暖阁,道:“贤弟说的是,为兄这就去,纵然佳人心有所属,为兄也要和她喝上一杯。”

    李悠然也发出大笑,站在暖阁里对他喊道:“风雪畅饮,正是一乐。”

    高大汉子大踏步去往高台。

    李悠然站在暖阁之中缓缓负手,他一直盯着高大汉子背影在看,等到汉子的身影消失在风雪之中,这个赵郡李氏的嫡子才悠悠一笑,语带深意道:“北狂刀,北狂刀……”

    这时暖阁后面的屏风人影一闪,但见一个眉眼如画的侍女端着茶盏走出来,她婀娜走到李悠然身前,语带好奇道:“公子,奴婢有些不解,他明明用的是一口巨大长刀,为什么称呼自己叫做小刀?他明明叫做北狂刀,却让奴婢喊他北狂小刀!”

    李悠然冷哼一声,盯着侍女问道:“让你伺候他,可曾成功了?”

    侍女连忙低头,弱弱开口道:“他只让我端茶洒扫,直言不喜贪恋女色。”

    “不喜贪恋女色……”李悠然哼哼两声,负手望着外面高台道:“所谓不喜贪恋女色,无非是没有遇到心动的人。”

    侍女低头不敢看李悠然,口中小声小气道:“公子您怂恿他去追慕程处雪,会不会惹毛了那个绝世凶人?婢女常常听人宣讲,西府赵王天下无敌。”

    “绝世凶人?他不过是在战场上无敌而已!”

    李悠然淡淡一笑,慢条斯理道:“若是换成江湖杀伐,天下间至少有十个人能胜过李云。”

    说着慢悠悠走到门口,望着交易大院的漫天风雪,语带冷厉道:“北狂刀这个人,恰恰是这十人中的一个。”

    侍女连忙顺着杆儿爬,语气故作惊喜道:“难怪公子下这么大本钱,原来北狂刀竟然这么厉害。”

    说着忽然又娇作起来,眼睛水汪汪看着李悠然道:“可惜他再怎么厉害,奴婢却觉得粗犷粗鄙,奴婢心里只有公子,公子却让奴婢去伺候他。”

    “你莫要误了本公子的大事!”李悠然脸色一冷,语气明显有些阴厉,冷冷道:“他虽然去追慕程处雪,但是你这边也不要放轻松,本公子给你三个月时间,三个月时间必须爬上他的床。”

    侍女弱弱低头,乖巧答应一声。

    李悠然突然伸出手来,赫然竟按在了侍女胸上。

    他双手使劲揉抓,捏的侍女渐渐喘息急促。

    但见侍女媚眼如丝,口中浪浪喊了一声,娇柔无限道:“公子,人家疼。”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李悠然把另一手也按了上去,双手不断揉抓,同时低声命令道:“把棉裙掀起来。”

    侍女脸蛋儿红晕,吃吃道:“公子好坏,您难道让奴婢站着么?”

    虽然口中这么说,但是小手已经乖乖掀起了棉裙。

    李悠然转身去关了房门,然后饿狼一般冲了回来,他直接走到侍女身后,喘息急促道:“翘起来。”

    侍女又是吃吃一声,抓着棉裙乖乖翘了臀。

    李悠然从后面恶狠狠一顶,侍女口中顿时婴宁一声,李悠然哈哈大笑,语气变态道:“本公子先给你打个种。”

    侍女连连点头,不断浪浪道:“公子加把劲,让奴婢怀了身子吧,奴婢怀了身子才会逼迫自己爬上他的床,才能帮您办成筹谋许久的大事。”

    外面风雪呼啸,掩盖了一室肮脏。

    ……

    北狂刀一路大踏步而行,很快到达程处雪所在的高台,此人浑不在意商贾们的窃窃私语,到达之后直接登上了拍卖高台,双手微微抱拳,昂首挺胸而立。

    程处雪面色平静看着他,语气淡淡问道:“李悠然说的就是你?”

    “不错!”

    北狂刀郑重点头,沉声道:“鄙人姓北,见过程姑娘。”

    程处雪面色古井无波,淡淡提醒道:“我不是程姑娘,我是程郡主,家父乃是朝阳城王,我被大唐陛下封为朝阳郡主。”

    这语气带着冷漠和隔阂,分明是想拒人千里之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