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259章 【玲珑拎着棍子来找李云】
    夜风冷冷,炉火熊熊,长安皇宫在进行夜朝,关外渤海在围炉夜话。

    这是一座简易小木屋,屋子里燃烧着红通通的小火炉,此时正有两个女人围在火炉旁边烤火,这俩女人几乎是全天下最顶级的存在。

    一个是大唐长孙皇后!

    一个是突厥圣女大祭司!

    如果说两个女人乃是全天下最顶尖的存在,那么两个女人怀中的小女孩则是最幸福的存在。

    “吃肉肉,吃肉肉……”

    这小女孩才有两三岁牙口,说话都有些吐字不清,但是小家伙显得特别兴奋,不断在两个女人怀里窜动。

    为什么说是两个怀里?

    因为小家伙一会儿被长孙皇后抱着,一会儿又张开双手让大祭司抱着,结果圣女大祭司刚把她抱在怀中,小家伙又张开双手让长孙皇后报回去。

    一刻不得闲,两个怀抱来回穿,小家伙两三岁正是最调皮的时候,但是这种调皮却让人感觉特别的钟爱。

    “吃肉肉,吃肉肉……”

    小家伙虽然在两个女人怀里穿梭,但是萌扑扑的大眼睛一直盯着屋子里某一处,小家伙口水滴答,不断嚷着要吃肉肉。

    屋里某处响起一声笑,但见李云笑声中看了过来,道:“小兕子又要吃肉肉了吗?小兕子真是个小馋猫!不过兕子你太小了,不能一直吃肉肉哦,咱们今天吃面条,大哥亲自给你做一顿手擀面。”

    他说话的时候腰间围着个布裙,手里还拎着一个临时制作的擀面杖,身旁则是一个木墩削平的案板,上面放着一团软乎乎的面。

    这确实是做手擀面的架势。

    奈何李云的手艺不怎么老到。

    面条还没做出来,他自己先被面粉弄了个花脸猫,结果惹得小兕子很是狐疑,弄不明白大哥哥为什么突然变了个人。

    小孩子正处于认生和认熟之间的年龄段,看见大哥变了个人顿时变得有些害怕,小家伙很是紧张的把小脑袋缩到长孙皇后怀里,却又很是好奇的露出一双眼睛往外面看。

    她很熟悉李云的声音,但是很不熟悉满脸面粉的面孔,熟悉和陌生交杂一起,让小家伙显得很踟躇。

    她躲在长孙皇后怀里看了半天,终于小脑袋里产生一个决定,但见小家伙咬着自己的手指头,弱弱盯着李云问道:“大哥哥呢?兕子的大哥哥呢?你是大哥哥吗?为什么大哥哥不一样了……”

    李云看她如此可爱,顿时嘿嘿坏笑两声,故作吓唬道:“我不是大哥哥,我是大坏人,我专门抓小孩,尤其是天天要吃肉肉的小孩。你的大哥哥天天要吃肉肉,所以我把他抓起来给吃掉啦!”

    说着为了配合吓唬,口中发出嗷嗷两声,原本是为了逗趣小家伙,哪知小兕子眨巴眨巴眼睛,突然哇哇哭了起来。

    小家伙哭的时候还特别讲义气,一边害怕躲藏一边偷看李云,哇哇道:“不要,兕子不吃肉肉了,大哥哥也不吃肉肉了,你把大哥哥放回来。”

    “不行!”

    李云故意装作很为难,拍拍肚皮道:“你大哥哥已经被我吃掉了,放出来我会很饥饿,除非你用自己换,吃掉你才能把你大哥哥放回来。”

    兕子哭的更凶狠了,很害怕道:“不要吃我,兕子是臭的,你吃起来不香。”

    李云哈哈大笑,逗她道:“那没办法了,我不能放了你大哥哥。”

    兕子猛然露出小脑袋,呜呜肯求李云道:“只吃一半行不行?吃掉兕子一半换回大哥哥。”

    李云登时一愣,他没想到小家伙竟然会这么说。

    这番互动在大人眼中是逗趣,然而在小孩子心里肯定认为是真的,小家伙这得是下了多大的勇气,才会选择让李云吃掉自己。

    他愣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小兕子却以为李云已经答应了,正准备选择吃掉自己的一半身体,小家伙想到自己会被吃掉一半,忍不住悲伤的又哭了起来。

    这回哭的特别伤心,长孙皇后怎么哄也哄不好。

    旁边圣女大祭司一脸怒气,陡然跳过来揪住李云耳朵,呵斥道:“你是多大的人了?竟然还吓唬小孩子!赶紧把脸擦擦,抱着妹妹哄一哄。”

    说着手上用劲,揪着李云耳朵转了半圈,恶狠狠又道:“如果哄不好,老娘把你耳朵撕下来。”

    这哪是飘然出尘的圣女大祭司啊?

    这分明是一个袒护小家伙的农村老娘们。

    李云堂堂渤海诸侯王,却被老娘揪着耳朵,他虽然铜皮铁骨,奈何圣女大祭司不是凡人,这揪耳朵的功夫极其厉害,只转了半圈就疼得龇牙咧嘴。

    疼倒没关系,关键是丢人,没看长孙皇后连哄孩子都不顾了,抱着小兕子在那边笑的脸都抽抽了。

    小兕子也不哭了,好奇看着李云被揪耳朵,小家伙眼睛里扑闪扑闪还挂着泪珠,这一刻似乎认出了李云正是她的大哥哥,顿时张开小手欢喜起来,奶声奶气道:“大哥哥,抱抱!”

    李云正愁没有借口,闻言连忙挣脱几下,急吼吼道:“老娘放开我,我要哄妹妹。”

    圣女大祭司气哼哼一声,双手一送放开了儿子的耳朵。

    李云一脸汗颜凑到火炉边,伸手示意自己要抱小兕子。

    长孙皇后一脸似笑非笑看着他,突然咯咯轻笑道:“你这小猴子原来也有怕的人。”

    李云老脸涨红,呐呐解释道:“兕子年龄太小,不能天天吃肉,肉食不容易克化,吃多了会引起肠胃不适,刚才我故意逗她玩耍,原本是想转移她的注意力,哪知……”

    “哪知把妹妹吓哭了对不对?”长孙皇后噗嗤一声,嘻嘻哈哈又道:“所以你倒了大霉,被你母亲揪住了耳朵。”

    李云下意识摸了摸耳朵根,讪讪道:“我没想到老娘这么宠兕子。”

    长孙皇后看他一眼,忽然大有深意道:“因为她盼着有小孩可以带啊,可惜你这个当儿子的一直不肯成婚。”

    李云微微一怔,下意识转头看向圣女大祭司,却见圣女大祭司也正好看来,那一对明亮的眸子中果然带着渴盼。

    他这时才想起来,自己名义上的母亲已经三十多岁了,在古代三十多岁的女人基本都做了奶奶,而圣女大祭司只有自己一个儿子。

    在古人眼中子嗣传承乃是重中之重,不管是中原的汉人还是草原的突厥人,生存繁衍乃是人类的天性,长辈的心中特别渴望子孙成群。

    而他李云已经二十二岁,至今竟然没有娶妻生子,这种事搁在后世很正常,搁在古代却属于大不孝。

    但是圣女大祭司一直没有逼他,甚至没在李云面前流露过这种心思。直到长孙皇后出言点醒,李云才忽然发觉自己错的离谱。

    这时长孙皇后已经把小兕子送进李云怀里,小家伙重新找回大哥哥显得特别兴奋,然而李云却把兕子递给了圣女大祭司,轻声开口道:“老娘,我要成婚了,我给陛下写了帛书,上面提到了娶妻之事。”

    圣女大祭司点了点头,道:“为娘听说了。”

    然后一双眸子直直看着李云,突然问道:“为什么只娶一个?”

    李云目光有些多少躲闪,略显讪讪道:“阿瑶跟了我很久,她的性格很温婉。在我快要饿死的时候,是她用嘴唇帮我喂进了一碗饭,没有那碗饭,我真的会饿死,她那时候才十四五岁,却敢背负指责用嘴唇喂我,她不顾女孩家的名声,我岂能辜负了她……”

    “娘没说阿瑶不好,娘也很喜欢阿瑶那孩子!”圣女大祭司再次开口,直接打断了李云的解释。

    这位当娘的圣女直直盯着李云,突然又问道:“但你只娶阿瑶一人,对其她丫头怎么交代?”

    李云面色略显踟躇,喃喃道:“此事我还没有想好,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

    他这个解释明显不能让圣女大祭司满意。

    长孙皇后同样也不满意。

    两个长辈正要逼他表态,哪知忽听外面传来响动,但听一个愤然带怒的脆喝声传来,怒气冲冲道:“小师弟,你出来!”

    赫然是玲珑公主的声音。

    屋中三人一怔,面色各有不同,李云的表情是迟疑,圣女大祭司的表情是无奈,唯有长孙皇后的表情是紧张,皇后双目闪烁着丝丝担忧之色。

    砰!

    屋门忽然被人踢开,但见玲珑俏脸含霜站在门口,少女手里拎着一根粗大棍子,目光中带着一丝无法形容的意味,突然道:“百姓们顶风冒寒筑城,你这个国主却躲在屋中烤火,你有没有良心,你能不能帮百姓做点事……”

    这气场空前强烈,分明是来撒气找茬的。

    李云摸了摸鼻子,一时不知如何安抚为好。

    却见玲珑忽然一挥棍子,语带呵斥道:“跟着我,去打猎!”

    打猎?

    大晚上的去打猎?

    李云愣愣有些发呆。

    却见玲珑一脸坚定,张口又道:“百姓们干活,你也不能闲着,咱们今晚去打一些猎物回来,弄些肉食弥补粮食不足,你知不知渤海城缺粮食?”

    “不对吧!”

    李云愕然开口,满脸不解道:“咱们刚刚运来几十万石粮食,足够几百万百姓撑到今年秋收。”

    “我说缺粮就缺粮!”

    玲珑突然轻喝一声,语气显得异常激动,再次呵斥质问道:“你到底愿不愿意去?今夜咱们必须去打猎!”

    ……

    ……第1更到,3400字,今晚的情节会很骚,你们猜猜玲珑拎着棍子想干啥?嘿嘿嘿嘿(来自成年男人的微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