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265章 【一位老人的良苦用心】
    郑氏族长猜的有些接近事实!

    荥阳郑氏和皇族之间真的存在某种隐秘!

    可是怪也就怪在此处,李渊忽然负手离开他身前,这位大唐太上皇似乎有苦难言,只在离开的时候发出一声叹息。

    但听李渊很是愧疚叹息道:“当年长辈事,却需晚辈担,奈何故人死,长埋黄土间。秘密随风去,活人难心安,可叹不能说,风月也无边。骂名归晚辈,长辈难心欢,待朕驾鹤时,此事方可翻……”

    一番愧叹,似乎吟诗,其实李渊这不是吟诗,而是用最简练的文字透露出某种不可说的含义。

    他这十二句似诗非诗的话,分明是给大家讲了一个隐藏离奇的故事。

    能在朝堂上厮混的没有笨人,李渊知道他的故事大臣们能够听懂。

    什么叫做当年长辈事,却需要晚辈担?

    这话仅从表面意思就能看出来,当年李家和荥阳郑氏之间必然有某种不可明说的隐秘,这个隐秘涉及到某个长辈的名声,所以不能把它揭露出来昭示于众。因为不能揭露出来,那么只能小辈去承担骂名,承担什么骂名呢,李云和玲珑的婚事。

    两人名义上是堂姐弟,结合必然背上千古骂名。

    但是李渊却在诗里给出了暗示,两个人虽然背上骂名但是可以结合。

    因为,两个晚辈是帮着长辈承担了骂名。

    既然是承担骂名,那么真实情况是不需要挨骂,不需要挨骂只有一种说法,那就是李云和玲珑没有血缘关系。

    这种解读环环相扣,一环扣一环,古人确实是很了不起,能用最简练的文字透出无数信息。

    李渊也算用心良苦,他为了晚辈之事已经透露太多,比如他诗中的第三句第四句,奈何故人死,长埋黄土间,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说当年的事情荥阳郑氏老族长知道,但是荥阳郑氏的老族长已经死了。

    这两句里面又有暗示,暗示荥阳郑氏知道隐秘的死了,而他李渊却还活着,所以隐秘只有他知道。

    果然后面第五句和第六句,秘密随风去,活人难心安,啥意思,说的就是郑氏老族长死了,世上知道当年隐秘的又少了一个,但是毕竟他李渊还活着,他知道隐秘却无法说出来,活的很难心安很是煎熬。

    但若仅仅是这样,他的诗词无法服众,因为都是似是而非的暗示,传出去会让人觉得是编造谎言。

    所以李渊话锋一转更进一步,在第七句和第八句给出了更明确的暗示。可叹不能说,风月也无边。

    啥意思,当年的隐秘关乎风月啊……

    关乎风月,却不能说,那么这个关乎风月肯定不是李渊本人,否则李渊必然敢为了晚辈的幸福承认下来,因为他已经很老了,不需要在乎名声。

    所以这个关乎风月,绝对是隐秘中的其她人。

    是谁呢?

    后世人也许很难猜测,但是大唐的臣子们擅长这个,能在朝堂厮混的都是人精,最精通的就是揣摩上意。

    关乎风月,不能说,而且是长辈,需要晚辈来背骂名……

    所有的词汇联合在一起,瞬间便能让人猜透一切。

    当年那场隐秘事,必然涉及到了一个女性长辈,这个长辈指的是李云和玲珑的长辈,而不是李渊和郑氏老族长那一代的长辈,为什么是女性长辈呢,因为只有女性的隐私不方便昭示于人。

    大臣们再回忆一下李渊最初的举动,李渊在念诗之前专门询问郑氏这一代族长知不知道郑观音……

    郑观音是谁?

    郑观音是李建成的太子妃?

    倘若李世民没有发动玄武门之变,郑观音才应该是坐镇后宫的大唐皇后。

    她不但是荥阳郑氏的嫡长女,也是玲珑公主的生身之母。

    如此一番联想,事情水落石出,当年关乎风月那件隐秘事,必然涉及到了郑观音的身上。

    郑观音是玲珑的母亲,自然算是李云的长辈,女人的隐秘不能昭示于人,那么只好让李云这个女婿承担骂名了。

    所以李渊在最后四句里给出明确答案,骂名归晚辈,长辈难心安,待朕驾鹤时,此事方可翻。

    啥意思?

    心怀愧疚啊!

    这个心怀愧疚既有李渊的愧疚,想必也有郑观音那位母亲的愧疚,但是李渊为了保护儿媳妇的名誉,只能选择让李云这个小辈承担,唯有等他临死之时,才会把这件隐秘告诉某个人。

    但是在他临死之前,这事绝对不会说出来。

    不能说出,是为了保护儿媳妇的名誉。

    用诗暗示,是为了洗脱李云和玲珑的骂名。

    李渊不愧是一代开国帝王,这一手春秋笔法堪称用心良苦,最主要的是大唐群臣都是人精,他们能从暗示之中听明白一切。

    既然听明白了!

    自然不会再反对李云和玲珑的事!

    至于明面上的骂名……

    呵呵!

    李家皇族的骂名还少么?

    玄武门一场殊死搏杀之后,李世民背上了杀兄囚父的骂名,自古兄友弟恭,他触犯了,自古孝敬父母,他触犯了,骂名甚至被颜家那个老头写进史书,然而李世民还不是照样坐在龙椅上当皇帝?

    如果有人说杀兄囚父是因为政治,骂名可以被后世之人给予理解和宽容,那么可以,李家的骂名还有很多……

    比如还是玄武门之后的事,李世民一刀干掉了李建成和李元吉,却把李建成和李元吉的老婆收入后宫,一枪戳下去,直接睡嫂子,睡完嫂子还不过瘾,又把弟妹也拉到床上睡!

    吊炸天不?

    足够让人骂了吧?

    然而有什么损失吗?

    没有!

    脏唐臭汉,骂名而已,只要自己的几把爽了,哪管别人破口大骂,毕竟这只是风月之事,骂上一阵子也就没人在意了。

    ……

    能屹立朝堂的没有傻子,李渊的意思大臣们自然明白。

    既然明白,那得配合,再加上今晚皇族扬眉吐气,一道圣旨直接要屠灭王氏满门,其他几个世家心有余悸,正急着要找机会大表忠心。

    果然只见荥阳郑氏的族长猛然站出,急吼吼道:“渤海国主,实乃佳婿,归德县主,温婉可人,陛下予以赐婚,实乃天作之合,归德县主拥有荥阳郑氏血脉,此事我荥阳郑氏举手赞成……”

    说着为了表示重视和讨好,紧跟着补充一句道:“自古嫁女,当有陪嫁,我荥阳郑氏不能亏待了血脉嫡亲,必须让归德县主嫁的风风光光,嫁妆一事,封顶而随,只要不出逾制,荥阳郑氏有的是钱。”

    这是拿钱想买命的意思!

    也是想借这事向皇族靠拢的意思。

    如今满朝文武之间,唯有荥阳郑氏最为焦心,他们一直跟着太原王氏摇旗呐喊,深怕李世民会举起屠刀秋后算账。

    钱财乃身外之物,为了性命该舍当舍。

    这位郑氏族长也算临机决断之人,站在大殿上直接说出了荥阳郑氏的陪嫁,大声道:“倘若渤海国主大婚,荥阳郑氏奔赴出关,赠送陪嫁,封顶而随,田产无法赠送,那么我们赠送粮食,郑氏在荥阳修有四个巨大粮仓,储存五年陈粮约为四百万石,这些粮,算嫁妆……”

    好家伙!

    出手就是四百万石粮食!

    这是铁了心的要拿财产把皇族给砸倒。

    果然只见李世民虎目一闪,急急道:“四百万石粮食,运送出关很难。不如只运两百万石,剩余一半折算银钱。”

    这话话里有话,隐隐约约有着暗示。

    郑氏族长是个人精,连忙故作犯愁道:“一半粮食折算银钱,那也得两百万石,放眼整个大唐,能买下这么多粮食的可不多。”

    “哈哈哈,国库买!”

    李世民开怀大笑,道:“朕让户部统计一下,然后让国库给出这份钱,两百万石粮食,正好拿去周济百姓……”

    大唐各地都缺粮,两百万石可以周济无数百姓,如果这笔生意能够做成,青黄不接的时候能救无数人。

    郑氏族长只求保命,李世民的要求他岂敢不从,连忙道:“既然陛下给予厚赐,荥阳郑氏感谢君恩,好,我们便把两百万石粮食运送出关,当做归德县主的陪嫁赠给渤海国主,另外两百万石卖于户部,让国库帮我们折算银钱运送出关。”

    其实压根不需要这么麻烦,运粮食不方便只是个借口。

    两百万石粮食能运出去,四百万石难道很难吗?真正的原因是李世民也要买粮,荥阳郑氏这是拿一半的粮食买命。

    李世民虽然买了粮,但是并不贪占李云的好处,但见皇帝沉吟一番,忽然笑着道:“朕占了侄子便宜,不像个长辈作风,这样吧,朕除了让户部给你们折算银钱,朕再从皇家宝库拿出几样宝物,这几样宝物一并赐给荥阳郑氏,你们拿着宝物去给小铃铛当陪嫁……”

    肯赐下宝物,这就代表着原谅了荥阳郑氏,虽然没有直言接纳,但肯定不会举起屠刀了。

    郑氏族长大喜,连忙弯腰行礼,因为太过激动,一时无法言表,只能哆哆嗦嗦道:“陛下,臣……”

    他却不知道,李世民其实还有别的目的!

    ……

    ……第1更到,3200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