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299章 【四种神通,虹儿学几个?】
    “十年之后,仗剑登门,那么也就是说,我多了十年机会……”

    对面人群之中,郑怀仁心中闪过莫名惊喜,原本他以为今日犯在李云手里必死无疑,想不到一向‘以德服人’的渤海国主竟然真的讲理了。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么?

    不!

    郑怀仁心中惊喜之下忽然又产生一丝自得,他回忆起自己不久之前所做的那番诡辩,暗自得意道:“这是我自己临机应变的功劳,所以才能给自己赢来十年时间。我故意用言辞逼住渤海国主,故意一口一个我是他的晚辈,如此说辞一出,逼他不能杀我,虽然我的计谋被他看穿,但是看穿又能怎样,此乃堂堂阳谋,逼的就是他不好意思以大欺小,所以计谋仍然还是生效,连渤海国主也莫奈我和,哈哈哈,本公子无忧矣……”

    他心里极其自得,脸上没有显露万分,反而装出一副惶恐神情,冲着李云不断拱手乞求道:“国主赎罪,国主赎罪啊,晚辈已经深悔自己行径,我愿意向小郡主做出任何补偿,求您不要定下十年之约,让晚辈一直活在恐惧之中……”

    嘴上这样说着,心中却得意直笑,暗暗又道:“十年之约又能如何?一个小丫头还能翻天不成?世人怕的是你这个天生神力诸侯,谁会害怕一个学艺十年的小丫头?我荥阳郑氏乃是累世豪门,家中圈养的刺客死士不在少数,又和绿林大豪深交,彼此交情浓厚,倘若你的小徒弟仗剑登门,那可不要怪本公子辣下狠手,到时乃是按照规矩办事,而且这个规矩还是你定的,哈,堂堂渤海国主,也有失算之时!”

    他有这番想法倒也合情合理,毕竟很少有人相信虹儿会成为大高手。

    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

    李云自从横空出世以来,给人的印象一直是靠着天生神力,除了李世民和长孙皇后以外,整个大唐很少有人知道李云已经学会武功。

    就算有人知道,也仅了了数人,而这几个人要么是河间郡王李效恭,要么是大唐开国帝王太上皇李渊,剩下还有几个国公大将,他们的儿子都是李云徒弟。

    这些人虽然知道李云学了武功,但却不知道武功具体到了什么程度,就算知道武功到了什么程度,他们也不会平白无故往外泄露。

    也正是因为无人向外泄露,所以李云的真实情况不曾被人熟知,在整个天下人的印象之中,李云这位渤海国主自始至终都是靠着天生神力。

    靠着天生神力!

    固然可以无敌……

    但是无敌的只能是渤海国主自己,难不成连他的徒弟们也跟着无敌吗?渤海国主的无敌是靠着天生之力,天生之力根本无法传给徒弟们。

    “一个靠着天生神力的人,竟然大放厥词要教出个大高手,嘿嘿嘿,渤海国主恐怕是自己强横惯了,所以认为天下人都很羸弱!”

    郑怀仁越想越是得意,脸上伪装的惶恐却越来越浓,这个郑氏公子不断用眼睛偷偷观望李云,心中则是不断嘲讽李云做出的决定。

    “哼哼哼,渤海国主啊,贻笑大方尔,你自觉能把徒弟教导成才,以后也会像你一样横勇无敌,可惜你却不知道,世家大族底蕴太深,我们世家不但圈养死士,而且暗中还勾连绿林大豪,死士们从小培养,绿林们身手不凡,无论是豪门死士还是绿林大豪,他们身上的功夫都是常年搏杀而来,你让自己的小徒弟十年之后出山,恐怕不用多久就会发现十年时间白教了,女孩力气天生比不过男子,一个小丫头凭什么去做仗剑天下的人,别说是仗剑天下,她来我家仗剑登门的时候就得输,到时候本公子不会弄死她,专门留她一命向你示好,说不定你会对本公子另眼高抬,助我赢得荥阳郑氏的族长之位,哈哈哈哈,此事甚妙……”

    世间之人,总是这样,一旦陷入某个牛角尖,就会按照自己的想法不断去深化,李云仅仅是说要给他十年苟活,这货却不由自主联想了无数未来,甚至还想俘虏虹儿作为筹码,通过手段让李云赞赏于他。

    他虽然心中不断筹谋,脸上却一直丝毫不漏,反而伪装的更加可怜巴巴,看着李云苦苦哀求道:“渤海国主,求您收回成命,晚辈真的知错了,我宁肯今日去死,否则您让晚辈活在恐惧之中十年之久,这简直是一种非人一般的折磨……”

    “是么?”

    李云淡淡一笑,抬头看他一眼,忽然大有深意点了点头,似乎一时变得心软起来,道:“让人活着恐惧之中十年,似乎真的有点太过折磨,既然你有胆量赴死,那么本国主便答应你吧!”

    郑怀仁目瞪口呆。

    这货真想狠狠抽自己一个耳巴子。

    装什么不好?

    非得装恐惧!

    装恐惧也就罢了,偏偏装的太过真实,结果真的骗住了渤海国主,可惜骗住之后反而事情不妙。

    他眼看李云一脸笑眯眯颜色,分明有种下一刻就会出手杀人的架势,这货终于惊醒过来,知道自己的伪装早被看穿。

    他也终于想了起来,族中长辈对于渤海国主的评价,长辈们时时告诫他们这些小辈,让他们这些小辈一定要小心渤海国主,长辈们说,渤海国主不但神勇无敌,而且还是个多智近妖的怪物,倘若不小心犯在渤海国主手里,那么千万不要和这位国主耍心思,否则必然被其打脸,很可能一命呜呼。

    “本公子现在怕是就要一命呜呼,想不到长辈们的告诫竟然是真的……”

    族中长辈叮嘱,似乎犹在耳畔,他以前对这些告诫不肯相信,甚至还会在暗中嗤之以鼻,直到现在方才明白,族中长辈并未夸张。

    “渤海国主果然是个精明到极点的人,恐怕他第一眼就已看穿了我的伪装。可笑我却满心得意,甚至还想演戏……”

    郑怀仁满嘴苦涩。

    越是聪明人越是这样,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强,唯有真正撞到南墙之后,他们才会发现已经撞的头破血流。

    撞的头破血流不可怕。

    可怕的是小命弄丢了……

    “不,本公子不能丢命,我自幼胸怀大志,我要做荥阳郑氏的族长,我得活着,活着才有机会!”

    噗通一声!

    这货陡然双膝一曲,直接跪倒在地上,他再也不敢演戏伪装,终于把原本面目表露出来,老老实实对李云道:“晚辈刚才心中有恶,还请国主再次高抬贵手,晚辈不敢假装了,恳求国主赎罪。”

    “不再求死了么?”李云瞥他一眼。

    郑怀仁哪敢迟疑,连忙答应道:“不敢不敢,再也不敢了。”

    “也不害怕活在恐惧中了么?”李云再次瞥他一眼。

    郑怀仁这次是真的满脸惶恐,因为这货吃不准李云到底会不会饶恕他,但见这个累世豪门的公子乖乖跪在地上,一脸可怜巴巴看着李云道:“国主,晚辈知错了。”

    这次他连请求饶恕的话都不敢说,样子像极了一个摇尾乞怜的哈巴狗。

    李云哈哈大笑,忽然转头看向虹儿,语带深意问道:“徒儿,你看他像不像一条狗啊?”

    虹儿抿了抿嘴唇,眨着眼睛回答道:“遇到强势者,摇尾而乞怜,欺压良善时,穷凶又极恶,师尊,狗可不是这样子的呢,以前徒儿家里养了一条狗,快要饿死的时候尚且不肯离家,狗是忠诚无比的家畜,这个公子比不上狗儿。”

    很难相信这话会从一个九岁小丫头口中说出,大人都不一定能够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

    李云听的大为惊奇,忍不住抱起小丫头上下打量,突然转头看向身边的齐嫣然,略显感慨道:“我现在好像有些后悔,我不该把‘杀生’二字赐给虹儿,倘若我赐给她‘生平’二字,她肯定会是一位名传天下的大才女。”

    齐嫣然对才女不感兴趣,闻言满不在乎瞥了瞥嘴,她嫌弃李云抱着小丫头的姿势不够温柔,自己伸手直接将小丫头抢了过来,这才道:“在我看来,虹儿更适合做个武人,你若不想教她武功,那便让我代你教导,我们隐门有无数杀伐手段,本姑娘一股脑儿全都教给她。”

    李云吓了一跳,连忙道:“那我徒弟就是不仗剑天下的侠客了,恐怕十年之后世间又要多出一个大魔头。”

    齐嫣然登时大怒,道:“你看我像魔头吗?”

    李云故意上上下下打量她。

    齐嫣然更加羞恼,抱着虹儿气哼哼跺脚道:“本姑娘虽然出身隐门,但我不知道救了多少人。我常年躲在河北道拦路抢劫,弄了粮食全都散给百姓们,并且我抢劫之时从不动武,一直是用我的聪慧骗傻子。还有还有,当年可是我骗住了颉利,才让雁门关的百姓有时间撤出……”

    李云见她眼看就要恼羞成怒,深知男人和女人争讲肯定没有好果子吃,连忙夸赞一句道:“对对对,你是女侠客,当年雁门一事,简直神来之笔。想那颉利可汗乃是何等人物,竟然也会被你骗的退军三十里!”

    说着故意一竖大拇指,夸张道:“厉害!”

    这事乃是齐嫣然生平得意之事,少女顿时有些沾沾自喜起来,她冲着李云恶狠狠露出两颗小虎牙,然后直接转身给了李云一个后脑勺,傲娇道:“本姑娘才不用你夸赞,我年龄比你还大一岁呢。我需要你夸奖么?我又不是撒娇讨哄的小孩子……”

    口上虽然这么说着,然而俏脸眉飞色舞,但见她抱着虹儿欢喜走到一边,满脸开心的对小丫头道:“虹儿乖,咱们不搭理你师尊,你以后就跟着四师娘我混,我先教你一门黄纸变雀雀的骗人法门,这法门能够骗人,也能够杀人,厉害无比,乃是隐门秘术……”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纸,冲着黄纸悠悠吹了口气,陡然看见一阵浓烟,跟着几声雀叫,只见浓烟之中扑棱棱飞出一只鸟儿,而她手中的黄纸分明已经不见了。

    虹儿大是惊奇,忍不住探着小脑袋观瞧,小丫头抓着齐嫣然的手掌里里外外查看,眼睛里闪烁着无比好奇的神色。

    可惜她查看半天也没发现机巧之处,顿时对齐嫣然的手法惊为天人,很是崇拜道:“四师娘,你好厉害啊!”

    这才终于像是个九岁小孩子。

    齐嫣然得意的咯咯直笑,搂着小丫头宠溺道:“你想不想学?我把这些功夫全都教给你!”

    虹儿连连点头,小脸全是渴望。

    李云却看得心惊肉跳,下意识抬手擦了一把冷汗。他忽然转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郑怀仁,心中对这个郑家的公子有些惋惜。

    倘若虹儿跟着齐嫣然学习功夫,以后怕是会让郑怀仁生不如死。

    这世上的顶尖神通有四种,一个是道门传承的玄门正功,一个是隐门传承的诡异秘术,道门护卫族群,隐门祸乱天下,但是这两门神通却是同根同源,都是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功法。

    至于另外两种神通,一个是草原的护族神功,一个据说是西方的东西,草原护族神功的秘典在李云母亲手中,西方的那个东西仅仅是一种传说,但是传说一向不会平白无故,所以李云深信这世上有四种顶尖神通。

    而这四种顶尖神通,他和齐嫣然各自传承了一种,倘若虹儿跟着齐嫣然厮混,以后岂不是身兼俩家之长?

    这样一个女孩学会道家玄门正功,做事风格又是隐门疯子的手段,到时候郑怀仁恐怕想死都难,很可能真的会是生不如死。

    想到此处,李云不知为何竟然对郑怀仁有些同情,他忽然冲着郑怀仁摆了摆手,语带深意道:“本国主一向言出必践,说放你十年就放你十年,从今天开始,你不再被我留意,直到十年之后,我让徒弟登门,到时一解恩怨,生死各凭手段……”

    郑怀仁大为惊喜,忍不住长长出了一口气。

    这次他再也不敢伪装,只敢乖乖的对李云行了一礼。

    李云淡淡看他一眼,再次摆了摆手道:“不用跪着了,大唐没有跪拜之礼,你且起来吧,继续去做你的事。”

    “做我的事?”

    郑怀仁微微一愣,不知李云此言何意。

    李云冷冷一哼,伸手指着那些马车上的粮食道:“百姓们,要吃喝。”

    郑怀仁恍然大悟,连忙急急表态道:“但请国主放心,晚辈保证办好。”

    表态之后,心里更加放心,既然渤海国主让他继续去分发粮食,那么肯定不会在今天对他出手了。

    此时那些郑家护卫也醒悟过来,人人脸上都带着劫后余生的欢喜。但听一人差点哭出声来,语气带着颤抖道:“太好了,我们不用死了。”

    可惜他话还没有说完,猛听李云淡淡一声,悠悠然道:“是么?那可不一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