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333章 【大唐诸侯第一人】二合一章节
    【山水口述,嫂子整理】

    【以下是正文】

    ……

    ……

    “你可知道诸侯意味着什么?”

    李世民双手各自拿着撕毁的一半户簿,目光之中似乎带着一丝耐人寻味。

    诸侯意味着什么?

    这问题同样不好回答。

    纵观历朝历代,每个朝代各不相同,有的喜文,有的崇武,有的中央集权,有的被把持朝政,自汉末以后,其实华夏已无诸侯……

    李云想到这里,隐隐已经明白了皇帝的意思。

    他郑重抬头看着李世民,轻声道:“二大爷,咱们大唐并无诸侯。”这次他没有称呼陛下,而是喊的亲人之称。

    之所以突然改了称呼,甚至不顾眼下乃是迎驾之礼,是因为他听懂了皇帝的暗示,有些事不适合按照公事处理的方式来。

    果然李世民甚是满意,点头道:“说得好,咱们大唐没有诸侯。”

    说着突然把手中撕毁的户簿一扔,两半书册恰好仍旧李云怀中,接着道:“而你,是大唐第一个诸侯……”

    李云双手按住书册,同样点头道:“是,侄儿是大唐第一个诸侯。”

    皇帝深深看他一眼,忽然指着他轻笑道:“万事都有第一,没有经验可法,汉朝以前,多有诸侯,汉末已降,诸侯断绝,如此上溯时间推断,几乎已经隔了五百年,时间太过久远,史书上的东西算不得真……”

    李云再次点头,附和道:“是,确实算不得真,别说是五百年前的文献,五十年前的文献都有佚失,尤其是书籍经过多次抄录,抄录者经常加上自己的理解和夹私,导致有些史实颇为不和,更有甚者竟和原来记载截然相反。”

    “所以说,咱们无从参照。”李世民忽然接口,言语之中带着丝丝大气,傲然道:“既然史实不真,记载无从参考,那么,咱们何不自己创建一套?”

    说着又看向李云,目光带着希冀和宠溺,温声道:“你是大唐第一个诸侯,大唐缺少关于诸侯的律例,作为第一人,你是开路者,朕同样也是,咱们伯侄两个需要共同开启这件事,朕在当年曾经聆听过你门中祖师的教诲,老前辈告诉我说,如果做一件事没有经验感觉彷徨之时,不要害怕,先干了再说,彷如眼前一条河流,谁也不知道水深水浅,既然大家都不知道,总得有一个人去试试,怎么试呢,摸着石头过河也……”

    李云展颜而笑,忽然伸手举起撕毁两半的书册,故作询问道:“便如同撕毁这一本渤海户簿,二大爷也是摸着石头过河?”

    “不错!”

    李世民郑重点头,目光却依旧带着宠溺,道:“朕撕这个东西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乃是我李氏皇族最出色的孩子,户簿这东西,实乃民之本,按说应该掌握在大唐手中,如此才能借以掌握分封而出的诸侯国,但是朕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既然已是诸侯,当有自治之权,倘若连一国户簿都要拱手敬献,那么这个诸侯的权力甚至还比不上一个王爵,盖因如此,故而尝试,就算这条路是错的,大唐和渤海都不会有所损失,因为……”

    语气稍微一停,意味深长又道:“因为,你始终是李家的孩子。”

    是啊!

    李云永远逃不了李氏皇族的身份。

    别说是分他一个诸侯国度进行自治,就算让他继承皇位也不是没有资格,皇帝撕毁户簿只是一种代表性动作,并不意味着渤海国从此就没了户簿,真正的含义乃是朕不要这东西,这东西允许你小子独自掌握手中。

    大唐没有诸侯国!

    万事都得摸着石头过河!

    倘若真的摸索出一套经验,那以后再封诸侯的时候可就简单了。

    李世民心中一直还记着李云说给他的梦想……分封八百诸侯,大唐成为帝国,带天牧守,当世至尊。

    现在的李世民仅仅只是大唐至尊!

    李云深深吸了一口气,他讲两半书册缓缓放入怀中,然后,双手恭敬一礼,语带赤诚道:“二大爷,侄儿谢您所赐,放眼古往今来,您绝对是最为大气的一个伯伯,白山黑水这么大一片土地,您就这么轻飘飘的赐给了侄子,倘若被我那些堂弟听了,恐怕个个都要抱怨您厚此薄彼呢。”

    他口中所谓的堂弟,不用说也是皇帝孩子,他虽然是李元霸之子,但他的年龄确实皇家三代第一,所以族中排行也是第一,乃是当之无愧的大堂哥。

    “哈哈哈哈!”

    李世民忽然放声大笑,指着李云笑骂道:“你这臭小子,又给朕下眼药。”

    突然笑声一收,冷哼道:“你是侄子又如何?朕赐你千里之地又如何?这是你的本事,也是你的能力,倘若哪个皇子胆敢不服,那他可以去打一片地方给朕看看……”

    李云目光闪动几下,似乎故意激将道:“如果堂弟们真的打下地盘呢?”

    李世民毫不迟疑,大手一挥道:“比照今日之赐,效仿渤海之法,谁能有这个本事,谁就是大唐诸侯。朕只担心一件事,那就是我的儿子们没有这份骨气。”

    李云目光又再闪动,仍旧故意道:“侄儿却觉得堂弟们志气非凡,他们欠缺的也许只是一个机会。”

    “那朕就给他们机会……”

    李世民似乎真被激将了,大声道:“要钱给钱,要兵给兵,只要他们想去打江山,朕这个做父亲的鼎力支持。”

    “好!”

    李云双手一拍,似乎很是欢喜道:“陛下可莫忘了,自古君王一言,该当快马一鞭。”

    李世民哼了一声,指着李云道:“朕当然会快马一鞭,朕这辈子说出去的话从来不会后悔。”

    伯侄两个对视大笑。

    不远处的一票重臣面面相觑,房玄龄忽然压低声音呵呵而笑,意味深长道:“陛下和国主真是用心良苦……”

    旁边李孝恭撇了撇嘴,言语有些不屑道:“就他俩这个装腔作势的能耐,距离本王和程知节差的远呢……”

    说着似乎顾盼自雄,又似人间缺少之际,故作黯然一叹道:“唉,演戏也需要天份啊,不是想演就能演的,放眼整个天下,此道英雄何其短缺,数来又数去,唯本王和程知节二人也,另外还有半个,那货叫做刘弘基。”

    长孙无忌听得一脸发黑,陡然‘呸’的一声吐口唾沫,骂道:“能把无耻说的如此冠冕堂皇,我看全天下也只有你和程知节两个,不要拉上刘弘基,人家乃是天生憨。你们两个不一样,你们两个是拿着无耻当荣耀的滚刀肉……”

    “你敢骂本王是滚刀肉?”李孝恭似乎很是恼怒。

    长孙无忌眼皮都不带翻一下的,直接大喇喇道:“怎么着,河间郡王想和本官掰扯掰扯?”

    “呸!”

    李孝恭顿时也吐口唾沫,骂骂咧咧道:“本王才没这么傻,大唐谁想和你这老阴货掰扯。”

    突然眼珠子一转,嘿嘿又道:“你骂本王滚刀肉无所谓,可你岂不是把陛下和渤海国主也骂了?不如本王高声吆喝一句,让陛下和渤海国主过来评评理?”

    长孙无忌傲然一笑,手抚长须道:“就算真格骂了他俩,你觉得老夫会被治罪么?”

    “呸!”

    李孝恭又吐了一口唾沫,悻悻道:“你和本王一样,不犯大错不被治罪。”

    长孙无忌怡然自得。

    旁边房玄龄呵呵微笑,似乎见惯了重臣们急赤白脸的争吵,等待李孝恭和长孙无忌不再开口,老房才慢悠悠开口,道:“陛下和国主虽在演戏,然而用心实在良苦,经过他俩一激,皇子们的血性便被激出来了,老夫斗胆猜测一番,咱们大唐说不定真要出现几个皇子诸侯。”

    李孝恭摸了摸下巴,沉吟道:“没兵没将,没钱没粮,你以为他们都是李云不成?依本王看来那些皇子没几个成气候的娃。”

    房玄龄仍旧呵呵轻笑,忽然目光大有深意看他一眼,轻描淡写问了一句道:“倘若卢贵妃的皇子要去打江山做诸侯,你这位河间郡王会不会给予鼎力支持呢?”

    卢贵妃出身范阳卢氏,乃是李孝恭妻子的亲妹妹,双方乃是姻亲,而且走的极近,卢贵妃嫁给李世民之后生了一个皇子,就是现在大唐排名第十三位的李福,今年才刚刚七岁,暂且封了个赵王,因为年纪太小,封赐有名无实,仅有王爵封号,封地压根没有。

    老房故意问卢贵妃之子,这个问题颇有玄妙之处。

    李孝恭果然想都不想,直接点头道:“那没得说,只要李福那小子真有雄心,本王这个做姨夫的岂能不给支持?虽然本王只允许圈养五百私兵,但是本王账下还有三千部曲,尽皆虎狼之辈,全是沙场悍卒,我河间王府虽然不富裕,但也能拿出个三五十万贯,到时买它百万石粮草,保证缺不了他的补给……”

    老房呵呵一笑,忽然把目光转向长孙无忌,同样问道:“倘若四皇子魏王,九皇子燕王,这两位皇子也想去打江山做诸侯,不知你这位做舅舅的如何决断。”

    四皇子就是李泰,九皇子乃是李治,这两个皇子都是长孙皇后亲生,乃是长孙无忌的亲外甥。

    长孙无忌几乎和李孝恭一样回答,面色却显得极其肃重,沉声道:“倘若老夫的外甥能有雄心,老夫便是把家底子搭上也情愿。”

    “呵呵呵呵,这便是了……”房玄龄悠然而笑,手抚胡须淡淡又道:“河间郡王能支持十三皇子,户部尚书也对四皇子和九皇子鼎力支持,那么老夫问你们一问,其它皇子莫非没有支持么?”

    李孝恭和长孙无忌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恍然之色。

    李世民膝下十二个孩子,哪个孩子的母族没有支撑?

    只不过以前因为担心扯入皇权争斗,皇子的母族只敢缩头缩脚小心支持一点,现在却是为了打江山做诸侯,皇子的母族们岂能落于人后?

    “陛下和渤海国主,开启了一个横扫六合的时代啊……”忽然一个重臣感慨出声,赫然正是号称铁脖子不怕死的魏征魏老头。

    这老头目光直直看着前方,眼中饱含着难以名状的味道,轻声又道:“先是刺激皇子生出雄心,鼓励他们自己去开疆拓土,此举一旦成功,皇族就少了权力纷争,就算事情失败,依旧积累了无数经验,最主要的是,皇子都是陛下血亲,成了诸侯也不会脱离自立。”

    长孙无忌接过话茬,语带深意道:“等到皇子们都成了诸侯,大唐的实力必然更上一层,到时再开启文臣武将打江山做诸侯的允可,整个国家必然走上一条疯狂开疆拓土的至强之路。”

    几个重臣对视一眼,同时道:“汉家血脉,从此屹立巅峰矣。”

    ……

    嗡!

    忽然远处传来一个声响,悠扬宛如黄钟大吕,众人连忙抬头看向前方,却见李云再次弯腰向着皇帝行礼。

    侧耳倾听,分明有话。

    “陛下……”

    但听李云又换回朝堂称呼,语气肃重道:“自古迎帝三礼,渤海同样沿袭,今日两礼已毕,感请陛下受三。”

    今日两礼已毕,敢请陛下受三,这话什么意思?这话是说今天已经行完了两个迎帝之礼,臣现在请您接受第三个礼仪,用的乃是恭敬询问句,需要皇帝做出允可才行。

    果然李世民同样肃重点头,道:“时正佳,当允可,朕乘天子之车,欲受帝王三礼。”

    嗡!

    皇帝话音刚落,远处又是悠扬钟声,李云忽然转身一侧,单手做出引路姿态,朗声道:“迎帝第三礼,渤海观全城,臣,大唐渤海诸侯李云,请陛下天子车驾启。”

    李世民面上明显闪过一丝好奇,下意识道:“渤海观全城?”

    这也算礼物吗?

    不过皇帝随即沉稳下来,再次缓缓点一点头道:“朕,允可,天子车驾,即刻启行……”

    嗖嗖!

    李云猛然脚下一跃,直接跳上霸下大龟。

    大龟四个爪子同时按地,巨大的身躯竟然极其轻松调转,然后爪子重重踏地,发出轰隆震耳的赶路声。

    后面李世民的御驾车夫努力攥紧钢绳,几乎使尽吃奶之力才能控住车马,天子车驾缓缓启动,跟随着大龟向前而行。

    天子车驾动了,后面大唐车队必然也动,大唐车队一动,那些跟着迁徙的百姓连忙随从,于是转眼间队伍再次行起,蔓延宛如一条横亘大地的长龙。

    而渤海这边的队伍忽然发出欢迎之声,但见无数百姓脱离队伍迎上大唐的队伍,然后各自散入那些迁徙百姓之间,分明是面含温和去给新来的同胞做向导。

    渤海虽然草创,然而百姓的精神状态极佳,很快这种精神状态传播开来,渐渐把大唐这边的百姓感染无数。

    千里风尘长途跋涉的心酸和乏累,似乎在一瞬间竟然全都没有了。

    “渤海这边的兄弟在对我们笑呢,看来他们并不生气我们来跟他们抢饭吃,终于不用担惊受怕了,终于可以在这里落脚了,有希望的未来,这感觉真的很好……”

    几万大唐百姓拖家带口,在渤海迎接的百姓帮助下慢慢前行,他们几乎不约而同抬头前望,渐渐看到前方出现了一座城。

    “那就是传说中的渤海城么?不知道会是怎样一个安稳的所在……”

    每个百姓的脸上,都带着好奇和迫切。

    天子车驾之上,李世民同样如此,皇帝虽然努力装出沉稳架势,但是皇帝眼中的迫切怎么也骗不了。

    “到底是怎样一座城?才会让臭小子如此得意?”

    “仅仅是邀请朕观游一番,就敢代替迎帝三礼之中的最重要一礼……”

    “朕很想仔细看看!”

    皇帝脑海之中,不断闪过念头!

    渤海城,到了……

    ……

    ……大家好,今天不分章节了,二合一发出,各位弟弟晚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