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抱走我的白蛇兽夫 > 第七十三章:与墨香菱的交易
    “哈哈哈哈…”

    墨香菱望向她们仓皇逃串的背影,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在白茉莉身上受的气尽数发泄而出。

    “现在可以讲但是什么了吧…”墨香菱道。

    讨厌的雌性们通通消失,也是时候继续她们没有说完的话了。

    “就算我告诉你药方,那上面的药材你也不认识。”白茉莉道。

    “你…你有什么就都说出来,别吊人胃口。”

    墨香菱气的手指抬出,随后嗔怒的甩下,她望着白茉莉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方才你说的话也许是真的,但怎么证明?况且…既然你说林皓月是逢场作戏,那么原因呢?”

    白茉莉道。

    “这我怎么知道,你要怎么证明,难道要我把林皓月叫过来吗!”

    “没错!只有从他嘴里亲口说出,我才信。”

    白茉莉等的就是这句话。

    “这…”墨香菱面露难色。

    “我可以替你煎制药材,也不会问你原因,不过…药方是我的底牌,现在不能给你,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我倒能考虑考虑。”

    白茉莉道。

    “你…我想想办法,你每日清晨替我把药送来,算了…还是我过来拿吧。”

    墨香菱略微思索后道。

    倘若让林府的人见到白茉莉前来送药,肯定会怀疑,万一彻查出来将对她不利。

    还是过来白茉莉这里比较保险些。

    “可以。”白茉莉点头。

    她并不在意墨香菱如何取药,反而对她说的林皓月一事更为在意。

    林皓月跟墨香菱之间真的都是演戏吗…

    她该信吗…

    “那咱们一言为定,林皓月的事我会替你安排,等我消息,但是你答应我的药…可不能忘了!”墨香菱道。

    她迫不得已才把实情说出,然而现在还得替白茉莉跟林皓月牵线,真是肺都要气炸掉。

    但不这样做她就没有丝毫的筹码,只能暂时把药弄到手,其他的再从长计议。

    “嗯。”白茉莉应声道。

    等墨香菱离去,她心中早已沸腾如海浪一般汹涌。

    白茉莉突然感觉失去的光明即将重新把她笼罩,紧闭的心门也有了开启的迹象。

    脑海里的思绪宛如泉涌一般迸发而出,很多曾经无法理解的事情也豁然开朗。

    她跟青羽在森林时遇到野狼群的围攻,而林皓星突然出现替他们解围,尤其是他最后说的那句受人之托,耐人寻味…

    莫非真是林皓月的意思吗…

    白茉莉心里即是期许又担心失望,林皓月是否依旧宛若曾经,至始至终都是她的唯一呢。

    她好想扑进他的怀里质问,为何留她自己面对所有苦难,为何要与墨香菱假结伴,为何如此做戏…

    白茉莉忐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内心

    掀起了波涛巨浪。

    …

    至此过去十日。

    白茉莉偶尔前去照料青羽,但都一言不发,即使交流也不过尔尔。

    在此其间,白茉莉得到墨香菱暗中送来的纸条,按照上面的吩咐,每日都把药液盛在瓷碗里伪装成汤料放进食盒,自有她的仆从来取。

    这样一来别人顶多觉得墨香菱喜欢上白茉莉烹制的菜品,不会联想其他。

    唯有白茉莉暗自生疑,墨香菱莫非是认识什么残破雌性,亦或是…

    约见林皓月的消息依旧没有传来,白茉莉只能忍住不安的心耐心等候。

    …

    刘剑洋屋内。

    此刻他正端着果酒自饮,跪在面前的侍卫对他毕恭毕敬道:“少爷,族长吩咐您回去一趟。”

    距离刘剑洋过来也有段时间,他奉族长的命令前来相请。

    但刘剑洋却连正眼都没有瞧出,他醉眼惺忪的应承道:“嗯。”

    “少爷,还请您跟属下回去复命,如果耽搁的时间长了,怕是…”

    侍卫面露难色道。

    “哦。”刘剑洋丝毫没有兴趣似的无视道,只知道一味灌酒。

    就好像他是空气一般,半点令刘剑洋重视的感觉都没有。

    刘剑洋自从被白茉莉一簪子扎在胸口,就一直在借酒消愁,外面发生的一切都好像跟他无关。

    那根银簪就像是顺着胸膛刺进了他的心底一般,痛彻难当。

    白茉莉如此对他,他的心都要凉透了,虽然已在心中下定决心,但做起来谈何容易。

    爱一个人也有错吗…他抚心自问。

    “咕嘟咕嘟…”

    刘剑洋仰头灌酒,果酒顺着他的喉咙快速而下涌进胃液,嘴边、脖子上都被打湿。

    “少爷!”侍卫怒其不争,提高音量。

    “我知道,别吵我!”刘剑洋斜视过去,胸中燃起火苗。

    “如此,属下唯有回去如实禀报了。”

    侍卫说完打量起刘剑洋的脸色,如果他还是这般无动于衷,定要在族长面前好生说道说道。

    “慢着!”

    他终于把刘剑洋的注意力从果酒上转移出来。

    刘剑洋直到此时才对侍卫正眼望出,倘若被父亲知道他借酒消愁定会震怒。

    与其叫侍卫去说,不如让他自己来。

    他脑海里的意识都在这一瞬间彻底清醒,一双如同老虎的眼睛瞪出,吓的侍卫默不作声。

    “带路。”

    刘剑洋把果酒随意掷下,酒瓶瞬间在地面碎落成无数片,就连剩余的酒水也炸裂而出,再不能替他“解忧”。

    他跟在侍卫身后,暗自运气压下胸中的烦闷,搓着脸庞疏解醉意。

    刘剑洋的伤势已无大碍,唯有胸口的疤痕叫他心痛,那是白茉莉用银簪造成的,却比世界上任

    何攻击都来的痛彻心扉。

    他们很快就来到刘府。

    “父亲…”刘剑洋朝着面前端坐的威严男子低声道,神情里都是恭敬之色。

    侍卫低首抱拳,见到刘语晖打来的手势,连忙退下。

    “事情进展的如何了?”

    刘语晖用眼神示意他落座,待刘剑洋坐下后回答道:“并不顺利。”

    “哼!怎么个不顺利法?”

    刘语晖皱眉冷哼,他就知道白茉莉会搞小动作,但刘剑洋是没脑子吗,难道能被小小的雌性耍的团团转不成。

    “近日来白茉莉都只让孩儿整理草药,关于草药的知识讲解却只字未提。”

    刘剑洋提及白茉莉都感觉心在作痛,他糊弄不到父亲,唯有把实情说出。

    “呵呵,那你就没用些手段?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利索,还配当我刘语晖的儿子吗!”

    刘语晖怒火中烧,真是叫他太失望了,难道对付个雌性还需要他来教吗。

    “白茉莉身边有青羽保护,孩儿已将他重创,但是白茉莉不说,孩儿也不知当如何是好。”

    刘剑洋道。

    “废物!我怎么有你这么笨的儿子,你不会搜集线索,找那群已经医治好的雌性询问吗!青羽算个什么,也值得你出手!”

    刘语晖气的面容都在颤抖,难道什么都得他来教吗,如此愚笨的样子怎能做得族长宝座,幸好现在有林皓月接替,不然怎能放心。

    “孩儿知错,孩儿这就去调查。”

    刘剑洋被训斥的不敢回嘴,只有在心中生起闷气,父亲自从林皓月归来后就没有对他有过好脸色,不是处处与林皓月对比就是一通数落。

    就好像林皓月才是他的孩子,而他刘剑洋就跟捡来的一样。

    在刘语晖眼里怕只有林皓月才是完美的,而他刘剑洋就没有一处是他能看的上眼的。

    “慢着!”刘语晖叫住刘剑洋。

    “还请父亲吩咐。”刘剑洋转身拱手道。

    “呵呵…你这是喝下一座酒池了吗!这么大的酒气!我让你去学习草药知识,你真以为是去学习的吗!笨蛋!你真是气死我了!”

    刘语晖气的胸口都感觉要窒息,他指向刘剑洋一副怒其不争的模样。

    “还请父亲明示。”

    刘剑洋漠然道,反正在父亲的心里只有林皓月,哪有他的半点位置,如此训斥早已习以为常。

    “你…真要将我气死才满意吗!如果你能像林皓月那样叫我省心…”

    刘语晖突然意识到不该对刘剑洋说这番话,顿时戛然而止。

    只怪刘剑洋对他太过冷漠,虽然事事恭敬然而却少了些父子亲情。

    尤其是刘剑洋现在一副要死不活的半拉样子,叫他看了简直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父亲说的是,孩儿自然比不上林

    皓月。”

    刘剑洋应声道,心中早已是百转千回。

    部落的珍贵资源都用在林皓月身上,能不厉害吗!而他呢!身为族长的儿子却什么都没有!

    “你…”刘语晖气结。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把药方弄到手,再给你十天时间,不行就给我滚回来!”

    刘语晖怒目而视道。

    “是。”刘剑洋抱拳答应,潇洒而去的背影令刘语晖气愤不已。

    他本想让不争气的儿子做点成绩出来,然而时间如流水过去,却还是半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探听到。

    不仅如此,就连对他的态度也异常冰冷,完全没有为人子嗣的模样。

    幸亏有林皓月接任族长之位,若是落得刘剑洋手里,指不定要出什么乱子。

    刘语晖落寞的在心中叹息一声,失望的神情无语言表。

    刘剑洋回到爱儿酒栏。

    “林皓月…林皓月…在你眼里就只有林皓月…我才是你的儿子!你刘语晖的儿子!”

    “嘭!”

    刘剑洋握拳砸在桌面,桌子上顿时凹陷出一个咕隆来。

    他犹自愤恨的脸上,透出狠戾的神情,白茉莉看不上他,父亲也嫌弃他,就连林皓月也比不过!

    药方!药方!药方!到底要怎样才能得到呢!

    刘剑洋带着满心的怒火陷入沉思。

    …

    与此同时的林府。

    墨香菱貌美如花的脸上布满痛楚,在她小腹的位置宛如被刀绞过似的产生疼痛。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痛感,她感觉随时都要被疼痛折磨的断气。

    白茉莉!就是饮用她煎制的药汁后才如此的。

    难道白茉莉给她的是毒药!

    墨香菱在心中发出恐怖的结论,但是为什么呢!

    想不到她百密一疏,竟然会载在白茉莉手里,只怪她求药心切,并没有想到会是假的。

    墨香菱感觉体内有异物流出,如此窘态下只能把所有仆从赶走,只留下自己待在屋内,承受莫大的痛苦。

    怎么就没有找个人来试毒呢,墨香菱在心中悔恨的想,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

    她疼的捂住肚子在床上打滚,却依旧紧闭牙关,不敢发出疼痛的叫喊,兽人的听觉都异常敏锐,若是惹来旁人的关注,少不得一番解释。

    墨香菱的脸上都疼出细汗,好看的面容都变得扭曲,再不似之前的美态。

    多日来,她坚持服用白茉莉的药汁,一直都相安无事,直到今天才彻底爆发出来。

    她在心中把白茉莉骂了个遍,亦是诅咒了无数遍,都是白茉莉这个天杀的,不然她怎能如此遭罪。

    刹那间洁白的床上沾染到血红。

    墨香菱吓的露出惊恐的眼睛,整个人都像是丢失了魂魄一般。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墨香菱神情呆滞的自问道。

    “白茉莉…要去找白茉莉…不能这么便宜就放过她。”墨香菱恨的咬牙切齿。

    亏她还想帮他们牵线搭桥,原来都是骗人的。

    竟然胆敢欺骗她墨香菱,定要叫你白茉莉好看!墨香菱在心中发狠道。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