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抱走我的白蛇兽夫 > 第八十章:即将离去的两人
    “地址都在信封上写着。”

    刘剑洋指着信封上的地址道,生怕店管事看不清楚给弄错了。

    “8000钱。”店管事伸手。

    刘剑洋把钱票递出,心都感觉在痛,真是黑店啊,寄信而已,竟然收他8000钱,这些钱足够普通人家两年的花销了。

    不过万幸的是…呵呵…

    刘剑洋在心底发出轻笑,幸好他聪明,不然连寄信的钱都没有。

    突然想到这些钱也不是自己的,就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如果办成此事可真得好好谢谢她呢,呵呵。

    “多久能送到?”

    刘剑洋见店管事收下钱票,摆出一副送客的模样,忍不住问道。

    “最快一日,最多三日。”店管事说完伸手做出请的姿势。

    刘剑洋悻悻然的出了店门。

    真是岂有此理,他什么时候受过如此冷遇,真想一拳头把店管事捶死。

    但一想到事到临头还是谨慎为妙,他就忍下了怒火,暗自在心中平复后才朝着部落的方向走去。

    他也想过委托亲近的兽人去办此事,但部落里无不是父亲的眼线,他哪里能放心的下。

    若是找飞鸽来传信,且不说能否按时到达,万一被人截获更是不妙。

    刘剑洋思来想去才来到这里,唯有把夺位的希望寄托在几封薄薄的书信上。

    书信虽轻如鸿毛,但里面的内容却重如泰山,嘿嘿,只要书信能够准确无误的送到,他就不怕不够分量,而这对于夺位而言却是不可忽视的重要一环。

    至于书信的内容…呵呵…

    刘剑洋想到此处脸上透露出阴邪的笑来,他不禁对自己产生出钦佩之情,竟能想到如此绝妙的计谋,当真不可多得。

    刘语晖,既然你嫌弃我,那就跟你欣赏的林皓月一同去地府报道去吧!

    刘剑洋神情中都显露出狠戾之色,暗自在心底发狠道。

    这一刻他再也不是刘语晖的儿子刘剑洋,而是即将俯瞰整个部落的新任族长刘剑洋。

    林皓月!刘语晖!都将被他狠狠地踩在脚下,那一刻将唯我独尊!

    …

    阿土的伤势早已痊愈,此刻正陪着小舞在阴凉处休憩。

    “小舞…你真的决定了吗…可我现在一无所有…你不怕跟我吃苦吗…”

    阿土粗厚的手掌抚在小舞微微鼓起的肚皮上,他们的宝宝正在里面安睡。

    “我不怕,若不那样,难道我们要一辈子待在爱儿酒栏吗!”

    小舞撅着嘴巴露出不开心的模样道。

    自从跟阿土在一起后,她腼腆、略显自卑的性格都发生了改变,慢慢变得强势起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白管事那里…”

    阿土见到小舞生气,惊吓的连连摆手道。

    “你不敢说,

    就我去。”

    小舞听到阿土同意,当即就要起身。

    “先等等。”阿土赶紧把小舞扶住。

    “这么快就反悔啦!”小舞嘟着嘴,脸上表现出不满的情绪皱着眉。

    “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现在酒栏还在营业,不如等晚些的时候再说。”

    阿土生怕再次触动到小舞的怒火,当即摇着手掌解释道。

    “那好吧。”小舞略带失望的同意道。

    自从小舞怀孕后阿土就一直形影不离的陪着,生怕腹中的宝宝有个闪失。

    毕竟小舞以前总是咋咋呼呼的跑来跑去,让他不能放心,现在有他陪着也就多份保险。

    厨房的重任就自然而然的落在白茉莉跟青羽的头上。

    酒栏内还参与歌舞表演的只有四名雌性,其中露丝最受欢迎,许多慕名而来的兽人只为一睹她的风采。

    表演台俨然成为她的专场,经典的歌曲被演唱出来每每都能深入人心,引得共鸣之人侧眸落泪;她像是五彩的精灵演绎出曼妙的舞姿,吸引住人们的眼球。

    她宛如舞动的精灵翩翩起舞,身后的雌性都成为绿叶是她的陪衬。

    小舞怀孕的消息在部落里疯传,没有人刻意去说,但知道的人不在少数。

    既然残破雌性能正常孕育,那么爱儿酒栏里这群残破雌性自然也成为他们追求的对象。

    尤其是露丝每回结束表演下台后,总能收到他们的殷勤对待。

    毕竟部落里单身兽人挺多的,他们若想延续血脉唯有找雌性结伴。

    他们中有许多人下意识把曾经立下的“赌约”选择性的给遗忘掉。

    那时白茉莉初到爱儿酒栏就跟兽人们打赌,还立过字据,他们欺辱酒栏的雌性们都是残破的,一辈子只能供他们玩乐毫无尊严,是白茉莉面容愤慨的与他们对赌,才唤醒了她们对新生的渴望。

    她不负所托的实现诺言,然而看似简单的一切却暗藏汹涌。

    白茉莉一下子成为部落的焦点,不管在哪里都能听到有人谈论她。

    她此刻正跟青羽在灶台前热火朝天的忙碌着,身后有两位雌性在帮忙打下手。

    青羽现在最开心的就是每日能在厨房里看见白茉莉,虽然各忙各的但偶尔也有交流。

    尽管只是些寻常到不能再寻常的交谈,但也足以令他心生雀跃。

    白茉莉一丝不苟的搅动着汤锅,锅内渐渐凝聚出一股醉人心脾的香味。

    “茉莉姐姐烧的食物真是越来越香啦,我都忍不住的想立马喝上一口。”

    “这都是给客人们的,就属你贪嘴。”

    身后的雌性打趣道。

    “等下就给你留一碗。”白茉莉回头笑道。

    “耶…茉莉姐姐真是太好啦,我要是兽人肯定非茉莉姐姐不娶。”

    雌性的

    口腹得到满足,当即兴奋的跳起道。

    “你这个呆货,瞎说什么呢。”

    旁边的雌性顺手往她的头上敲去,白茉莉跟林皓月的事,部落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现在说这些岂不是在白茉莉的伤口上撒盐吗。

    她瞪着眼睛望向说错话的雌性,顿时叫她捂着脑袋不敢再多嘴。

    白茉莉并没有生气,反而在心底里莞尔一笑。

    跟林皓月冰释前嫌的事,她谁也没告诉,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爆发出无尽的思念之情。

    她犹如落在大海里的一叶扁舟终于有了牵引一般得到方向,再也无需惧怕孤单跟无助。

    不管白茉莉将会发生什么,都会有林皓月陪着她,只不过还得等…

    白茉莉历经过无数次伤痛,相比些许的等待而言不足一提。

    她微不可查的细微变化全然落在青羽眼中,他皱眉思索不知在想什么。

    时间很快来到傍晚,白茉莉端着热气腾腾的菜肴来到饭桌。

    众人们齐聚一堂,脸上散发着愉悦的气息,这段时间以来,她们都赚到不少钱票,而所有的功劳都归功于白茉莉。

    若不是白茉莉烹制出美味的食物,又带着她们演练歌舞,哪里会有她们今日的收获呢。

    自从讨厌的菲西娅她们离开酒栏,酒栏充满着祥和的氛围。

    就连不喜欢白茉莉的露丝也一直安分守己,并无小动作。

    “哇塞,这也太丰盛了吧,竟然有烤乳猪耶,看的我都要流口水呢。”

    “这头乳猪可是青羽捕回来的呢,不然这么嫩的野兽肯定不好买。”

    “那也得茉莉姐姐的手艺好呀,不然换个人来做也做不出来呀。”

    雌性们看着美味佳肴,露出迫不及待的表情,恨不得立马塞进嘴里。

    “快吃吧。”白茉莉道。

    她叫别人用餐,自己却没有动筷,反而核对着账本发起钱票。

    白茉莉挨个送至每位雌性的面前,就连未干活的阿土跟小舞也有一份。

    毕竟阿土是因为保护她才受伤的,况且小舞已经怀孕一月有余,等将来生下宝宝用钱的地方肯定很多。

    小舞收下白茉莉递来的钱票,却在此时朝阿土看去,随后又瞥向白茉莉努着嘴巴。

    阿土接收到她的暗示后,面带难色的微微摇头,示意不可。

    这让整整一日,都在忍耐中渡过的小舞气不打一处来,这都什么时候了,再不说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她煎熬已久的心告诉她不能再继续等下去了,小舞把白茉莉拉住,道:“茉莉,我跟阿土有点事要跟你商量。”

    阿土在心底叹息一声,面露难色,却也未曾打断她,虽然现在不是谈话的时机,但是小舞都已开口,难道还能反驳吗,她毕竟是他的伴侣啊。

    “什么事。”白茉莉神情错愕道。

    “我跟阿土想搬出去,毕竟我们在这里住着并不是很方便。”

    小舞直言不讳道,她跟阿土的关系已经确定下来,再在酒栏里待着,颇不是滋味。

    毕竟这里每日人来人往的,而她总像个猴子似的被人看来看去。

    他们虽然没有举行结伴仪式,但是也该拥有自己的小窝了,苦点累点也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过的自在舒心。

    “你跟阿土都商量过吗,准备搬去哪里呢。”

    白茉莉道。

    既然他们想搬走,自然不能拦着,何况她也没有这个权利,再者小舞怀孕是该找个安静的地方安心养胎。

    “我们打算先租个屋子住。”小舞道。

    “小舞待在酒栏的确有些不方便呢,但是咱们剩下的姐妹本来就没剩几个,现在小舞也要离开…”

    “这是小舞的决定,咱们应该支持才对,况且等宝宝生下后,还可以回来接着工作呀。”

    “没错,我们有空的时候也可以去看看小舞,没必要搞得一副生离死别的模样。”

    在座的雌性们谈论道。

    “既然你已决定,那好吧。”白茉莉道。

    小舞是她喜欢的雌性,给人的感觉很可爱也没有心机,是她能说些体己话的雌性。

    “阿土,太好啦,我们要有自己的家啦。”

    小舞得到白茉莉的同意,顿时喜形于色,抱着阿土兴奋道。

    他们早就有搬出去的想法,犹豫许久直到现在才说出,他们心中的不安在此刻卸去,看起来都感觉轻松许多。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