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抱走我的白蛇兽夫 > 第二章:睡醒的雌性
    白茉莉死了,她是被无情的海水淹死的。

    白茉莉是清市人,在位于海边不远处的一家饮料店做服务生。

    在她端着托盘送饮料的途中,看见有小孩子失足落水,便奋不顾身的扑向了大海。

    海浪淹没了她的身躯,小孩子得救了,她还记得那位贵妇人接过她怀里小孩子时的神情,贵妇人满是泪痕的脸上,都是哭花的妆。

    而她自己,白茉莉,随着海水越沉越低,仅仅在广阔的海面上留下了微不足道的水泡泡。

    消失的无踪无迹。

    白茉莉自小跟着外婆长大,这年她22岁,也是外婆离开她去了天国的一年,从来就不知道父母讯息的她,只在很小的时候追问外婆爸爸妈妈去哪里了。

    外婆对她的追问总是沉默不言,白茉莉伤感过,埋怨过,后来渐渐的懂事之后就不再询问了。

    这些年来白茉莉都是跟着外婆捡垃圾维持生计,本来她可以选择出去打工,但是让外婆一个人出去捡垃圾她总是很不放心,就一直留在了外婆身边,她初中毕业就辍学了,除了学费这个负担,外婆的身体才是她最看重的。

    尽管她优异的学习成绩让许多人觉得可惜,但她都不为所动,依旧我行我素。

    外婆也曾反对过,后来知道她孝顺,拗不过她,也就由着了,尽管外婆一直都说她自己是个老累赘,白茉莉却半点没有这么想过,她是外婆一手拉扯大的,没有外婆她早就死了,爸爸妈妈是什么东西,她半点都感觉不到。

    白茉莉的名字是外婆取的,外婆喜欢茉莉花,茉莉花盛开的季节,外婆总能像变戏法一样的拿出一朵茉莉花来送给白茉莉。

    在好心邻居的帮助下她送走了外婆,外婆是自然死亡,老人们说这是喜丧,可白茉莉还是哭的稀里哗啦,她趴在床前,听着外婆说遗言。

    “茉莉,外婆走了,照顾好自己,你的父母早就不在了,你是我收养来的,你出生的地方在…在…清市…柳…塘…”

    外婆艰难的说着,断断续续的话,没说完,咽气了。

    “外婆!”

    白茉莉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吼叫着,外婆走了,白茉莉拉着外婆的手,痛哭流涕。

    外婆是她唯一的亲人,就算知道了曾经自己出生的地方,白茉莉也不想再回去了。

    原来她的父母早就不在了,外婆走了,现在连自己也死了。

    白茉莉的脑海中不停放映着这些年来的经历。

    小时候的样子,少女的样子,现在的样子…

    她的心里有些许遗憾,好不容易从失去外婆的打击中重新振作起来,却死了。

    这个世界我还没活够,可却让我连呼吸的权利都不再拥有了。

    “外婆,茉莉来找你了!”

    白茉莉平静的等待着,等待着,期望着,期望着…

    白茉莉的胸口传来一种仿佛巨石压过般的窒息感,这种感觉,像是存在了许久,她的小腹一阵痉挛,突然间,喉咙处一股海水喷出。

    “噗…噗…呕…”

    白茉莉条件放射般撑起了上半身,弯下腰,一口一口的吐出海水。

    等她舒服些的时候才感觉稍微有些清醒。

    “我…不是死了吗?”她在心里疑惑着。

    “外婆…”

    白茉莉的胸腔像是突然被空气灌满一样,活了过来。

    “难道有人救了我?”

    她内心思索后,就判断出了大概。

    “这是哪?”白茉莉随口一问。

    “嘶…嘶…”

    回答她的是奇怪的嘶嘶声。

    她想揉揉眼睛,竟然发现手不能动,她重新闭上眼睛又睁开,如此反复之后,才算清醒了。

    “啊!!!”

    白茉莉惊恐的叫出,竟然有蛇!啊!

    “救命啊!救命!救命啊!”

    白茉莉发现身上缠绕着白蛇,接连喊起救命,希望有人听到呼喊来搭救自己。

    “嘶…嘶…”

    皓月带着雌性回到自己居住的山洞,就一直这么缠绕着,玩着,半点没有觉得丝毫不妥。

    可是为什么,这个小雌性,很害怕的样子。

    皓月不解的思考着。

    白茉莉惊恐的看着雪白的粗蛇,看了眼自己的身体,缠了足足六圈,这得多长啊,好歹自己身高也是有着175厘米的。

    皓月低下蛇头靠近白茉莉稚嫩的脸庞,白茉莉可以感受到周围的空气都安静了一般,她害怕的忘记了呼吸,连气都不敢出。

    谁知道这条蛇有没有毒,万一激怒了他被咬死了怎么办,还是敌不动,我不动,最靠谱了。

    白茉莉这么想着也确实就这么做了,而皓月不明所以,看着雌性直勾勾的瞅着自己,他也回望过去。

    就这样一人,一蛇,大眼瞪小眼了许久…

    白茉莉坚持不住了,吐出一口气。

    “呼…”

    白茉莉因为自己发出了声音,身体不由自主的慌张乱动。

    皓月感觉到雌性的不安分,索性放开了身体,原来雌性睁开眼睛的样子,更美。

    皓月心里美滋滋的,想到一天都没有进食,就去拿吃的去了。

    “雌性也饿坏了吧。”他心里想着。

    白茉莉感受到身体一轻,整个人都舒坦了不少,她吃力的抬起有些酸麻的手臂,拍拍小脸。

    “我是在做梦,我不是在做梦,醒醒,醒醒。”

    白茉莉不停拍打脸庞自言自语着。

    “疼,这不是梦。”

    隔了一会儿之后她终于接受了现实。

    “怎么办,怎么办,首先得离开这里,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蛇给吃了,得多惨。”

    白茉莉幻想着雪白的大蛇吞吃自己的模样,越想越胆战心惊,她瞅了眼白蛇。

    “很好,此刻白蛇背对着我,不知道在干嘛,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千万不要看见我。”

    白茉莉在心里祈祷着,抬起脚的瞬间,强烈的酸痛感阵阵袭来,但是她顾不得这些了。

    还是小命最重要,而且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明天还得继续上班赚钱呢。

    “加油,白茉莉,不要慌,慢慢来,镇静。”

    白茉莉内心不停的给自己做着心理疏导。

    “吧嗒…”

    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沾襟。

    白茉莉抬脚的瞬间,不知道落在了什么上,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皓月闻声,回过蛇头,望去…

    小雌性满脸通红的看着自己,是害羞吗,自己的雌性终于醒了,好开心啊。

    “难道小雌性是饿坏了?”

    皓月想到这里,立马加快了速度,熟练的帮野兔开膛破肚,本来自己吃是不讲究这些的,但是想到柔弱的雌性,尤其这是他亲自为雌性准备的第一顿饭,复杂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了,反而内心充满了欢喜。

    白茉莉轻抚了下胸口,松了口气,还好白蛇没有过来,看来得加快速度了。

    白茉莉因为酸麻,一瘸一拐的朝着洞口移动,皓月也因为白茉莉,在精心的准备着食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