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抱走我的白蛇兽夫 > 第二十六章:怎么都是男人
    她把衣服换好后出来…

    白衣胜雪配称着她同样白皙的肌肤,仿佛天作之合,她俏丽的身影缓缓而出,看呆了面前三人。

    “怎么样。”

    白茉莉看到林皓月因她着迷的神情,一脸羞涩。

    “好看。”

    白茉莉得到夸奖宛如孩童般露出最纯真的微笑。

    店铺管事尽管有些歧视这位残破雌性,但也无法否认她的美。

    站在门口的刘剑洋同样被迷住,脸上呈现出惊叹的目光,直勾勾的眼神盯着白茉莉,一眨不眨。

    “再多选几件。”

    林皓月看着绝美的雌性,心神颤动,这是他的雌性,真美。

    “一件就可以了,不要乱花钱。”

    白茉莉过惯了穷苦生活,即使不用自己花钱,也在为林皓月考虑。

    “为你,怎么能叫乱花钱,再去选几件换着穿,听话!”

    林皓月慎重说道。

    “那好吧…”

    白茉莉一想到她整个人都是林皓月的,就不再反对,他是她的兽夫,相信他就够了。

    白茉莉在店铺管事的帮忙下又选了两套衣服。

    “可以啦,就这些。”

    白茉莉选完后对着林皓月说道。

    “嗯,多少钱。”

    林皓月望向店铺管事。

    “一共是875钱,给您打个折扣,给850吧。”

    店铺管事露出灿烂的笑容,迫不及待搓着手,现在能跟少族长打好关系,对未来可是很有帮助的。

    店铺每年收益都有固定抽成,还有店铺租金,等等…

    “刘剑洋,进来给钱吧。”

    林皓月看着一脸色样的刘剑洋,闷声道。

    “怎么又是我掏钱!”

    刘剑洋不爽的开口,饭钱是他掏的,现在给雌性买衣服还得让他掏钱,凭什么。

    “你不给?那我走了?”

    “嗤…你买的东西跟我有什么关系,爱走不走,哼!”

    刘剑洋满脸不在乎。

    店铺管事见到林皓月真的打算带着残破雌性离开,顿时着急。

    “林少族长…这个…”

    “去问刘族长要吧,就说是我花的。”

    林皓月说完带上不知所措的白茉莉离开了。

    白茉莉内心暗想原来林皓月也有如此狡黠的一面,这位欺凌过她的兽人此刻吃瘪的样子,看来颇为好笑。

    这两天跟在林皓月身边也了解了点关于兽人族长的事情,原来这位兽人竟是族长的儿子。

    她的心里有种窃喜,就像坏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一般。

    白茉莉被林皓月牵着,回过头带着得意的笑瞥了眼刘剑洋。

    刘剑洋散发着怒火,整个人看起来像是随时都要暴走。

    “刘少家主,您看…”

    店铺管事尴尬的问道,她也不想如此,但是没有办法呀,难道去找林皓月,这可是未来族长啊,她以后还得继续开店呀,难不成去找刘族长,会被吓死吧,刘族长可是出了名的严肃可怕。

    “多少!”

    刘剑洋眼中含着怒火。

    他都怀疑跟着林皓月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当冤大头了。

    本想跟出来趁机羞辱林皓月,然而吃亏的却是自己,尤其是林皓月跟雌性恩爱的模样,让他妒忌。

    一个连饭都吃不起,衣服都买不起的兽人,有什么可得意的。

    “850。”

    店铺管事的脸上没有了媚笑,只有担心,她露出讨好的笑容,生怕刘剑洋不给钱。

    然而怒火中烧的刘剑洋,看着她皮笑肉不笑的老脸,更加暴躁。

    “嘭…”

    “这枚腰牌压在你这里,随后我带钱来赎。”

    刘剑洋突然想到钱袋子都丢给酒楼侍应了,哪里还有钱,迫不得已把腰牌抵押。

    “这个…”

    店铺管事一脸为难。

    “我还能骗你吗!”

    刘剑洋因为愤怒还有羞愧,顿时脸色涨红,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偏偏还没有地方发作。

    “好吧…”

    店铺管事看到他发怒的模样,不敢再反驳,她把腰牌收好,却是满肚子怨气。

    堂堂族长的儿子竟然出门不带钱。

    “哼,把我的腰牌收好,弄丢了你的命也就没了。”

    刘剑洋说完快步离去,他得回家拿钱,腰牌可是身份的象征,弄丢了可不得了。

    却不知等他走远,店铺管事对他的身影呸了口唾沫。

    …

    “混账东西!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有脸回来!”

    刘语晖拍着桌子,嗔怒道。

    “父亲!实在是林皓月太过狡猾,孩儿不是对手!”

    刘剑洋低头,不敢看刘语晖气急的脸。

    回来后同刘语晖把事情一说,果不其然迎来怒火。

    “哼!”

    刘语晖面容清冷。

    “父亲…孩儿的腰牌还抵押在衣服店…”

    刘剑洋顶住刘语晖带来的压迫感说道。

    “你还有脸说!不争气的东西!”

    “实在是林皓月欺人太甚!孩儿也不愿如此,孩儿这就去抢回来,量她也不敢怎样!”

    “你这个白痴!还嫌不够丢人吗!”

    刘语晖拍着桌子再次发飙。

    不管怎样刘剑洋都是他儿子,如果真去强抢,这张脸还要不要了!

    “拿去!”

    刘语晖扔出钱袋子落在桌上发出脆响。

    “多谢父亲!”

    刘剑洋拱手说完,拿过钱袋揣在怀里。

    “他们现在何处,你可知道?”

    “回父亲,不出意外的话还在市集。”

    “你去暗中监视,就别露脸了!知道了吗!”

    刘语晖担心刘剑洋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利用,如此命令道。

    “孩儿知道!”

    “下去吧!”

    刘语晖摆着手说道。

    刘剑洋领命而去,眉宇间透着狠厉,今日的屈辱他日必定百倍拿回。

    林皓月你给我等着!

    …

    “哈哈…跟屁虫消失了!”

    白茉莉笑魇如花的说道,刘剑洋估计被他们气跑了。

    “知道兽夫的厉害了吧!”

    “臭美。”

    林皓月自得的神情刚露出,就被白茉莉打击。

    “好啊!翅膀硬了是吧,看兽夫怎么惩罚你!”

    “哈哈…好痒…好痒…”

    “还敢不敢了?嗯?”

    林皓月咯吱着白茉莉,哈痒痒。

    “不敢了…不敢了…饶命啊…”

    白茉莉躲着身子求饶。

    “哼!”

    林皓月停住作恶的手,竟然敢怀疑他,知道厉害了吧!

    白茉莉好不容易停住笑,抚着胸口。

    “咱们回去了吗?”

    “时间还早,再转转。”

    林皓月搀着白茉莉闲逛。

    他们来到小饰品店选了些小玩意儿,有绣花手绢,有精致的蝴蝶配饰,还有小挂件…

    他们乐不思蜀的闲逛着,林皓月也在期间为她讲解。

    各种店铺的经营物件,每种东西的用途,等等…

    “这街上怎么都是男人呀,林皓月…”

    难道这里是保守国家,不允许女性出门吗,怪不得之前有人对她指指点点。

    “咳…不是的…你看她就是雌性。”

    林皓月指着不远处的雌性举例,她竟然都不能区别异性跟同性吗。

    “啊?那是女人?”

    顺着林皓月指出的方向望去,这分明是男人啊,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平坦的胸部,关键是有喉结啊!

    “女人是什么,她就是雌性,跟你一样。”

    林皓月不理解她说的女人是否就是雌性的意思。

    “你没见过女人?”

    白茉莉吃惊问道,这到底是怎样的世界啊!

    “女人是什么样的?”

    “我就是女人啊!”

    白茉莉挺起胸脯,小手插在腰肢,凹凸有致的身材顿时完美呈现。

    “你这样的就是女人吗?”

    “当然,你怀疑我?”

    白茉莉整个人都被他占有过,现在竟然怀疑她是不是女人。

    “没有,只是…”

    “只是什么?”

    林皓月吞吞吐吐的模样让她着急,迫不及待问道。

    “我们不把她们称为女人,而是…”

    “是什么?”

    白茉莉焦急的模样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没什么…”

    林皓月终究不愿说出她们是残破的雌性。

    “哼!不说就算了,那你为什么说她是雌性,我看街上人都长得差不多呀!”

    白茉莉嘟起嘴巴,带着不乐意。

    “你看我跟她差不多吗?”

    林皓月皱起眉间,反问道。

    “不就是个子没有你高吗,其他的都差不多呀!”

    白茉莉在此不禁赞叹起林皓月起码有二米的身高,真不明白是怎么长的。

    “咳咳…”

    林皓月尴尬的咳嗽,他竟然被比作雌性了。

    “怎么啦!”

    白茉莉疑惑道。

    他们之间除了身高真的没有区别呀,为什么说他们是雌性呢?

    在白茉莉看来他们都是男人啊!

    “具有生育能力的被称作雌性,而我这种能化形的则称之为兽人。”

    林皓月修长的手指抚在额头处。

    “你说他们能生娃娃?”

    白茉莉张着嘴,惊讶不已。

    “嗯!不然我们都是怎么来的,小笨蛋!”

    林皓月揉揉她的脑袋。

    “真的看不出来嘛!”

    白茉莉尽管接受了这个世界,但是男人也能生娃娃,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身高跟气息的不同。”

    “气息…怎么分辨?”

    林皓月感觉头都要大了,怎么没发现她还是个问题宝宝呢。

    “气息只有兽人可以辨别,雌性没有这么强的感知力,以后你从身高辨别吧。”

    林皓月想了想后回答道。

    “唔…那有没有例外呢,比如很高的雌性,很矮的兽人?”

    白茉莉咬着手指问道。

    “这个…应该没有…”

    林皓月一时之间也不确定,虽然没有听说过,但也不排除会有例外。

    “嗯。”

    白茉莉解除了心中疑问,心情恢复愉悦。

    他们继续在市集转悠,见到白茉莉喜欢的都会买下,不知不觉都有了一小箩筐,被林皓月提在手上。

    林皓月却暗自感慨没有了刘剑洋这个冤大头,有点可惜。

    等到天色渐晚,他们回到刘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