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一世符仙 > 第六百四十一章 杀心魔
    鬼脸一入季辽元婴的眉心,季辽元婴的小脸上立即现出一抹痛楚,小小的眉头皱了起来。

    心魔。

    心魔何以形成?

    人自出生便是纯净无暇的,随着长大,经历了苦难、喜悦、愤怒、悲伤,那颗纯净的心逐渐被世间纷扰沾染,遍布了尘埃。

    其实,人生就是一场劫难,人生来便是渡劫而来。

    喜悦不能长久、苦难也仅是一时。

    匆匆岁月不过百年,种种经历填杂其中。

    谁说喜悦不能形成心魔?谁有说苦难又必须形成心魔?

    喜悦没了,心魔也就来了。

    苦难过了,心魔也就化解了。

    其中一切皆因当局之人看不穿而已。

    迷蒙之中,季辽睁开了眼睛。

    天空雾蒙蒙一片,天地充斥着一股浓郁的死气,脚下是一条不知通往何处的悠长石路,放眼望去,不见尽头。

    “哗啦啦。”

    忽的,就听哗啦啦的铁索的声音响起,季辽寻声一看,却见在他身侧不远是一条奇长无比的人流。

    这些人身影虚幻,低垂着头颅,一副丧气模样。

    这些人年龄不一,有老有少,大的已是古稀,小的却仅有几岁而已。

    他们被一条锁链洞穿了胸膛,连城长长的一串,缓慢的挪着步子。

    “诶诶诶,快点快点,赶紧走,耽搁了时辰,把你们打下炼狱尝尝苦头。”

    就在这时,一声叫骂在人流后方传来,接着就见一个带着高帽,手持钢鞭,身穿衙役服饰的中年男子,飘忽而来。

    这男子身高体大,面色发青,身上罩着一层浓郁的死气,就好像是一缕怨气极重的幽魂。

    “诶,你这女人能不能走快点。”

    那青面男子到了一个地方突然停了下来,对着一个老妪叫骂了一句。

    “诶呀,鬼差大人,我的魂魄虚弱,行走的慢了些,还请鬼差大人见谅,见谅。”那老妪见状连忙对着青面男子陪着不是。

    “我见个屁的谅,你看看你身后,多少人等着呢,我警告你,若是在慢上一步,就让你这婆娘尝尝我鞭子的厉害。”

    那青面男子对老妪的恳求不为所动,反而是举着手里的钢鞭吓唬了老妪一下。

    “鬼差大人饶命,老婆子不敢了、不敢了。”那老妪凄凄惨惨的躬身说了一句。

    “哼。”青面男子哼了一声,手持钢鞭扫了一眼,发现人流后方又有人慢了一些,马上就是叫骂着跑了过去。

    “诶诶诶,你搁这偷懒呢是不是....打你打的还不够疼....

    .”

    青面男子的声音渐消,身影也逐渐远去。

    此时的季辽却是愣在了原地,见到那个老妪他的心就是一缩,仿佛被人狠狠的攥了一把,因为那个老妪不是别人,却正是他娘季霜月。

    季辽很快的就缓过神来,扫了周围一眼。

    “这是...幽冥鬼域?我怎么会到这里来了?”

    季辽好像忘记了什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滴滴的说了一句。

    收敛思绪,管不了其他,身形一闪便向着季霜月飞了过去。

    “娘...”未到近前,季辽就是呼喝了一句。

    季霜月闻听这个声音脚步一停,眼睛里满是迷茫的看向声音来处。

    那一双昏黄的眼睛里满是哀伤,当看清来人是季辽时,一双眸子终于露出一抹光彩。

    “儿子。”季霜月喊道。

    “娘。”到了季霜月近前,季辽立即叫道。

    这一刻,季辽那平静的心再次狂跳起来,似掩藏在心底深处的什么东西被挑动一般,霎时充斥了他的所有。

    “儿子。”季霜月说了一句,伸出双手捧向了季辽脸颊,但奈何那胸口洞穿的锁链却是挡住了她的动作。

    一时间季霜月的眼睛里涌起了泪水。

    “诶,娘,孩儿在呢。”

    季辽应了一声,靠近了几分,抓住季霜月的手,捧在了自己的脸上。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莫不是你也....”季霜月捧着自己儿子的脸,脸上有着欣喜,又有着一股哀色。

    “没有,孩儿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娘亲放心,孩儿的命大着呢。”季辽立即仰头回道。

    “真的?你没骗娘?”季霜月再次问道。

    “孩儿从不骗娘的。”

    “呼...那就好。”季霜月松了一口气,随后苦笑了一声,“本想着能与你那死鬼老爹见上一面,谁想到下了九幽地府却是这般光景,这鬼差一点也不知通融啊。”

    季辽闻言眸子里露出一抹狠厉。

    “娘,他们没为难你吧。”

    “哎...”季霜月又是一声轻叹,“变作了鬼魂,这千万魂魄,我个老婆子又有什么出奇的。”

    季霜月说的委婉,但却并没否认,不难听出其话里的意思。

    “哼!”季辽冷哼一声,“转世为人,又何必在此之前受这般侮辱。”

    季辽说罢,探手一抓洞穿季霜月胸口的锁链。

    霎时间,那锁链便是荡起一圈微光,立即把季辽的手震了开去。

    “啊...”季霜月一声凄厉的鬼嚎,

    似承受了莫大的痛苦。

    “娘...”季辽悚然一惊,暗骂自己莽撞。

    微光消逝,季霜月这才渐渐恢复,“无妨、无妨,反正娘都已经死了,这辈子经历的痛苦太多,这又算得了什么。”

    听了这话,季辽心里顿时涌起一股酸楚,明白,她娘这辈子的悲伤正来源于他。

    “诶诶诶,哪来的游魂。”就在这时,那青面鬼差见队伍停了,抬眼一看前方,立即眼睛一瞪,叫骂着就飞了过来。

    “哼!”季辽又是一声冷哼,身上的气势轰然爆发,猛的把那鬼差笼罩了进去,瞬间把鬼差给压在了地上。

    季辽走过,一脚踩在鬼差的脑袋上,冷眼低视。

    “修...修仙者...原来是修仙者大人,不知大人来我这幽冥路是干什么?可是寻亲还魂?”青面鬼差见状当即没了气势,身子抖动不已,惊恐的说道。

    季辽眸子再次一眯,听出了青面鬼差话里的意思。

    “你是说,这魂魄还可复生?”

    “可以的,可以的,只要您把魂魄带回去,寻一个刚死之人,魂魄附体就可死而复生!”鬼差立即答道。

    季辽眼眸再次一眯,扭头看了一眼季霜月,见季霜月也是一脸惊喜之色,这才脚下一松把青面鬼差放了下来。

    “把她放了。”季辽一指季霜月,冷声说道。

    “诶...诶...修仙者大人,我们这的魂魄都是有数的,不知大人可否留下姓名,小的也好向阎罗大人交差。”

    “季辽!”季辽也是不惧狗屁阎罗,直接报上了姓名。

    “是!小的马上就放了她。”青面鬼差得了季辽姓名,将之记在心里,应了一声便到了季霜月身旁。

    屈指一点,洞穿季霜月胸口的锁链立即消融溃散。

    季霜月身子一动,脱离了下来。

    青面鬼差再次一抬手,那断裂的锁链立即又相连了起来。

    周围的魂魄见季霜月被带了出去,纷纷投来羡慕且又嫉妒的目光。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人家亲人是修仙者,你们若是也有的话,大可叫他们也来接你们,我不拦着,现在你们赶紧给我走。”青面鬼差见状,再次又是高声骂道。

    一众魂魄闻言立即又是低下了头,埋头赶路,只有那铁锁仍是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娘,孩儿带你离去,这一次孩儿绝不会让你在离开我了。”季辽拉起季霜月的手,笑着说道。

    “嗯。”季霜月笑吟吟的点了点头。

    “怎么能离开幽冥鬼域。”季辽扭头看向青面鬼差。

    青面鬼差嘿嘿赔笑,跑了过来,对着头顶虚空一指。

    在他们头顶百丈之地,虚空一扭,一个漩涡霎时形成。

    “大人,这便是通往外界的大门了,出了这里就是阳间。”

    季辽撇了一眼青面鬼差,回眼看向季霜月,“娘,孩儿这就带你离开。”

    “好。”季霜月呵呵笑了一声,任由季辽拉着自己的手,忽的她想起了季绣娘,遂而问道,“对了绣娘可曾给我们家续了香火了?”

    季辽刚想动身,闻听季霜月这么一问,停了下来,憨憨傻傻的对着季霜月笑了笑。

    “娘怕是想孙子想疯了,我和绣娘还没孩子呢。”

    季霜月闻听这话脸上挂上了一抹不满,“早知如此当年的九转轮回丹就不给那丫头了,也省的我们娘俩这相思之苦。”

    季辽表情一僵,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场内霎时寂静无声。

    季霜月见季辽没了动作,略微一愣,“怎么了?”

    片刻后,季辽脸上的笑意逐渐变冷,眸子也是变得如腊月寒冰,只是那一对黑黝黝的眸子,却是流下两行清澈的水雾。

    “怎么了?”季霜月昏黄的眼睛微微一闪,诧异的问道。

    “原来你是我的心魔。”

    季辽冰冷的声音响起,含着泪水的眸子一变,麒麟饕餮已是现了出来,直视季霜月。

    吞噬与炼化两股力量同时爆发,霎时笼罩住了近在咫尺的季霜月。

    “啊...儿子,你干什么?”

    “杀你!”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世符仙》,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