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起苍黄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红颜知己
    第一百二十八章 红颜知己

    有一个人比李长风还要早的察觉到解红妆的异样。

    在李长风说那个朋友三年前为她挡了一剑之时。

    正在一旁给乘黄极为粗糙的包扎伤口的柳飞鸿,察觉到了解红妆手上的颤抖。

    但她却没有点破,而是听李长风问了那一句:“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

    李长风当然没有说错什么,他所说的话,所做的事,恰恰做的正是时候。

    解红妆也没有想要点破的意思,而是眼中含泪,平复了内心的心潮澎湃,笑了笑说:“风沙迷了眼,无妨,你继续说下去。”

    她的手继续给李长风包扎,只是更加轻柔,更加细致。

    此时的李长风哪怕浑身破破烂烂,皮肤黝黑粗糙,在她眼中都变得无比美好。

    这就是女人。

    李长风不像他死去的便宜父亲,注定无法读懂女人,所以在如此异常的环境下,依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而是点了点头道:“再接下去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也不知为什么,这些话本不该对你说,但跟你说了几句,就像老朋友那样,忍不住把这些话都告诉你,说来也是奇怪。”

    解红妆的手轻轻抚上了李长风的背,哪里伤痕累累疤痕交错。

    “这些伤痕是你在这三年中添上去的吗?”

    李长风虽然木讷,但也会察觉到一个陌生女孩抚摸自己背部的异样,于是略微收了收背,略显尴尬:“西北民风彪悍,山中野兽众多,虽然多但都是小伤口,不碍事的。”

    解红妆收拾心神,平静的说:“在你眼里,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柳飞鸿停下了手,把乘黄稍微抬起的脑袋又放回了尖石上,静静的听着一旁。

    李长风皱了皱眉道:“我第一次见她是在青楼中,烟花之地虽然盛产美女,但大多堕落于俗世胭脂,可她当时所说,我对其中一句印象极深。”

    “她说这天下之大,她想自己去看看。”

    “我当时觉得这姑娘不同于俗世平庸之辈,后来才得知她本不是青楼烟尘之人,而是西塞国公主,密宗传人,当时甚觉惊奇。”

    “她助我破海引汐,斩黑龙破神照,早已是我的知己。”

    “她陪伴在我身边如此之久,但时至今日我依旧没有完全看懂她,没有看懂如此仙子谪尘的女子,为什么心甘情愿呆在一个烧柴弟子的身边,甘愿做那装点黑夜的繁星,而不是光拂大地的明月。”

    “唉”

    李长风叹了口气,转过身来,忽然看到了一张魂牵梦萦的脸。

    一个天资绝色,如仙子谪尘的女子。

    她虽然眼中热泪盈眶,可却笑意盈盈看着自己。

    她虽然双唇紧闭,可她眼中尽是衷肠。

    她虽然风尘扑面,可眉心一点朱砂红,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李长风瞪大了眼,张大了嘴,呆愣愣的看着对方。

    他黝黑的面孔噌的一下通红,喉咙发干看着面前的女孩。

    解红妆笑着说:“怎么,才三年不见,就不认识我了?”

    李长风忽然想到,刚才那些话,那些莫名其妙本不该对一个陌生女孩说的话,竟然全部让她听了去,顿时老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一

    般,低下了头不敢直视解红妆的目光。

    往日利索的嘴皮子也变得结结巴巴:“那个你怎么来这里了?”

    解红妆忽然热泪盈眶,泫然欲泣,撅着嘴巴说道:“你这三年都不知道来西塞国找我,只能我出来找你了!”

    李长风听了心中愧疚,看她的模样相帮她擦去眼泪又觉不适,于是挠了挠头:“我是有特殊原因,刚才也说与你听了。”

    这二人浓情蜜意之时,忽然听到一旁噗嗤一声笑。

    转过头去,看到了掩嘴笑的花枝乱颤的柳飞鸿。

    饶是解红妆都觉得羞于见人,于是低下了头。

    柳飞鸿笑道:“你们两个小鬼头,眉来眼去的把我当石头,老娘和你爹相好之时,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李长风和解红妆被她说的满脸尴尬。

    解红妆尴尬之余倒是觉得这位姐姐面容美丽可话语中却透出与之不相符的豪爽,实在是真诚至极。

    李长风反而觉得既尴尬又窘迫,于是无奈道:“姐姐,你的那些陈年往事就不要再提了。”

    柳飞鸿哼了一声道:“面皮倒是挺薄。”

    面对李长风时一脸愠色,可转而看着解红妆,柳飞鸿又是满面微笑,仿佛一个看着过门媳妇的长辈般笑着说:“姑娘是西塞国的人?”

    解红妆红着脸点了点头。

    柳飞鸿点了点头,满意道:“密宗传人我不感兴趣,但解苍山的女儿还是不错的。”

    解红妆红着脸说:“姐姐认识我父亲?”

    柳飞鸿笑着说:“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没想到解苍山他模样不怎么样,却有个这么俊俏的姑娘,你叫什么名儿?”

    “解红妆。”

    柳飞鸿喃喃道:“红妆,红妆,这名字好听。”

    解红妆说:“姐姐的名字也很好听。”

    柳飞鸿脸上笑容更甚:“妹妹嘴巴真甜,你告诉姐姐,你到底看上这傻小子哪里了?”

    李长风顿时皱眉道:“姐姐,你瞎说什么?”

    解红妆被她说的满面通红,柳飞鸿看着李长风白了一眼,刚要说话,忽然脸色肃然,起身看着东面。

    李长风疑惑的看着天空。

    忽然一道流光破空而至,细细观察,那是一道尾羽飞鸿的红纸鹤,似乎穿越了空间出现在了柳飞鸿的手中,被她青葱双指轻轻一捏,就掐住在手中。

    展开一看,顿时皱眉道:“竟然在西北发现了琉璃陨金的踪迹,掌门召集,我得先走一步!”

    于是转头看着解红妆道:“妹妹,姐姐先行一步,这个傻小子就交于你照顾,他日有缘再会!”

    不等李长风说话,柳飞鸿顿时一脚迈入了空间中,消失于无形。

    李长风本想告诉柳飞鸿,琉璃陨金早已被白道人的徒弟铸剑师无计炼成了飞白刀,现在就在自己手中,可还不等他说话,柳飞鸿早已消失。

    于是喃喃道:“这些人都这样随性而行吗?”

    解红妆抿着嘴,偷偷笑了笑,然后又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开始泛红。

    乘黄依旧睡得很死,如果不是气息尚存,恐怕李长风都会认为他挂了。

    “红妆姑娘”

    李长风率先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

    他苦笑着说:“你帮忙把我朋友的头挪动一下,他从刚才起一直枕在那尖石上,我怕他再枕出个好歹。”

    解红妆应了一声,起身走到了乘黄身旁。

    只消一眼,解红妆便能看出这人身上有苍兽气息,以兽化人形。

    正如和李长风相见,第一眼便能看出他身上的黑龙魔障气息,解红妆的胎藏真法身可观一切异相。

    她俯下身子手已经探到了乘黄的背后,这人的眼睛冷不丁的睁开,把解红妆吓了一跳,脑袋又磕到了尖石上。

    乘黄扭曲着脸,手缓缓伸到脑后,捂住了后脑勺。

    然后缓缓起身,茫然的看着四周。

    他看到了李长风,还看到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

    但他脑袋后面就像被锥子扎过似的,传来一阵阵生疼。

    乘黄喃喃道:“这是哪儿?”

    李长风道:“你脑袋没事吧?”

    乘黄揉了揉后脑勺道:“感觉有点疼,别的倒是没什么。”

    李长风和解红妆对视一眼,会心一笑。

    李长风道:“我们得抓紧离开这里,若是小公子带着人折返回来,恐怕我们就真正凶多吉少了。”

    解红妆皱眉说:“你是说,你们身上的伤,是小公子弄的?”

    乘黄道:“是黑白双煞,你说的那个不男不女的人,被李长风砸断了手。”

    解红妆眉心的朱砂红忽然泛起一丝杀气,冷声道:“这笔账,我会讨回来的!”

    就在这时,乘黄忽然响起一件事。

    于是瞪着眼看着李长风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长风看着乘黄说:“我是李长风。”

    乘黄皱眉道:“李孤鸿是你什么人?”

    李长风平静道:“世人都说他是我的父亲。”

    乘黄:“所以你就是大帝遗孤?”

    李长风看着他说:“是。”

    乘黄皱着眉看他:“你怎么早没有告诉我?”

    “这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

    乘黄认真的说:“我是你的朋友,既然是朋友你就不该隐瞒,既然是朋友就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把我当外人瞒着我,心里拿我当朋友了吗?”

    李长风想了想说:“对不起。”

    乘黄点了点头:“我接受你的道歉。”

    解红妆惊讶的看着这二人你来我往,竟像发现了新鲜有趣的事情般笑了起来。

    李长风略微沉思,顿了顿说:“我还有一件事想告诉你。”

    “什么事?”

    李长风抿了抿嘴:“李孤鸿的帝剑诛天乙罗,现在也在我的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