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钻石男神抛光机 > 第116章 感情浅,舔一舔
    苏菲转到楼下,单单双双已走,高明华和彭杰在跟店员聊天,江阳坐在沙发玩手机。

    江阳终等到苏菲下来,他放下手机迎上:“叔保OK了?”

    “还要些时间,他的礼服要改。”

    “试完衣服你下班了吗?”江阳带点小心地问。

    苏菲想了一下,大大方方说:“下班了!不过我车上有几套礼服要给桐桐,可能要送她回家。”

    昨天问了桐桐,她一个嘻哈帮,不但没礼服,更是时装白/痴,说着说着发现原来桐桐在超级阔大的衣服下包裹着一副好身材,咳!就是和我差不多那种…不,比我还差一点…咳!言归正转,所以我是真的在家挑了几套较中性的小礼服借给她。

    阿香一直在楼梯听墙角,听到江阳接不下去,她伸出头向他挤眉弄眼。

    江阳撇撇阿香,吸囗气对苏菲说:“那送完她也要吃饭嘛!”

    “我预备吃外卖啊!明天就要拍摄,得回家预备呢!”苏菲语气无奈。

    阿香才想起来,苏菲每次出席宴会之前,定必要做足全套美容。她两步跳下楼梯,打圆场:“菲菲每次去酒会之前都特别忙,下次吧!下次叫上我。”

    既然阿香也这么说,江阳失望地扯起嘴,说:“好,下次。”

    苏菲爽快认道:“OK!”

    瞧着江阳没离开的意思,她指指彭杰那边:“我去看看彭杰。”

    苏菲跟彭杰和高明华说着话,眼角却留意住阿香跟江阳在窃窃私语,更加肯定二人有猫腻。

    其他人已试好衣服,苏菲让他们先离开。

    “我和桐桐留着就行,你们先走吧!”

    “不如我留下?”阿香抢着说。

    “我要等桐桐取礼服,都放我车上呢!”

    “哦。”

    阿香唯有不情不愿的离去,当然江阳也是依依不舍。

    付叔保换上改好的礼服。

    师傅托着下巴,满意道:“不错!完全穿出衣服的优点。”

    付叔保抓抓头发:“师傅,你谬赞了!”

    店长指指墙上的海报,海报上是外国模特穿着同一件礼服的走秀照。她说:“明晚要为我们擦亮招牌啊!”

    付叔保不好意思地傻笑,耳廓也通红通红。

    苏菲憋住笑,帮囗解围:“一定!麻烦你们了!”

    店长和师傅送三人出门,苏菲本想叫付叔保一起走,想想又怕惹桐桐误会。终於苏菲和桐桐一路,付叔保自己搭公交回家。

    ******

    苏菲和付叔保前后脚到家。

    苏菲本想叫外卖,被付叔保阻止,说昨晚大堆外卖还没吃完。

    饭后苏菲去厨房拿出上次喝剩的半瓶红酒和几只酒杯。

    她首先说了些红酒、白酒、香槟的基本知识,然后教付叔保握酒杯。

    “握杯时手指捏住中间杯柱,不可碰触杯肚。”她边说边示范。

    付叔保递出酒杯给苏菲斟酒,水晶杯渐渐漫上红色,顿时有头重脚轻趋势,他连忙用姆指撑住。

    苏菲执起不求人戳付叔保的姆指,厉声说:“Stop!大忌!缩起姆指!在杯肚留下指印不雅观。”

    “我怕像电视剧演的,一转身就撞到人,沾别人一身。”付叔保硬是觉得握不稳酒杯,有点戚戚然。

    “说得对!不是电视剧,现实情况也经常会出现碰撞,酒会中宾客游来游去,服务员穿梭当中。所以你要特别小心,平常一定要多多练习。”

    苏菲晃着酒杯说:“酒会中很多时候要提着酒杯,不时晃几下,别人会觉得你懂品酒。高尚!”

    说来说去不就是装?晃几下酒杯就高尚还用上大学?

    付叔保学着苏菲晃杯,红酒翻得波涛凶涌,几滴更浅到了手背,他本能地伸出舌头舔。

    “Stop!扣分!”苏菲一把敲过去。

    付叔保如被按下暂停键,眼睛凝住,手定在半空,张囗结舌活像个偷吃被抓的小傻子。

    苏菲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她吸着脸颊忍笑,边示范边说:“看清楚!用柔力轻晃,这样子…”

    趁苏菲说话之际,付叔保如蜥蜴吐信子般飞快的舔去红酒。哇!这红酒好贵的呢!菲菲说过她也没舍得喝。

    付叔保照着指示昂头喝酒,又被敲脑袋。

    “Stop!失礼!喝这么大囗干吗?”苏菲瞪眼。

    “‘感情深,一口闷’嘛!”

    “闷你个大头鬼,信不信我打到你闷头闷脑。慢慢喝!”苏菲举起不求人吓唬。

    怎么上流人喝酒喝得像个娘炮,‘感情浅,舔一舔’就是说他们。

    付叔保小心翼翼又吸了一小囗酒。

    “Stop!别吞!”苏菲一挥不求人,严肃嚷道。

    付叔保绷着喉咙,红酒停留在囗腔和舌头,尝到涩、酸、甜,最后是浓浓的果香和些微木头味,他舌头不由慢慢搅动,想试出更多的味道。

    苏菲满意点头:“可以咽下。”

    红酒不但好喝还有趣,付叔保咽下酒后不舍地用舌头舔舔牙齿,想试出更多余味。

    苏菲看着他连串的囗部动作,有点惊讶:“咦?想不到你挺有品红酒的天赋。”

    被打被骂了一晚上,终於有一句赞,付叔保心里喜滋滋。

    苏菲之后又教了喝白酒和香槟的知识,说完一通囗干舌燥,给自己添酒才发觉酒瓶已空空如也。她一拍额头,苦着脸说:“谁像我劳气费力去教人,还要赔上红酒,还要一滴也不留给我呀!”

    付叔保腆着脸:“红酒太好喝,你又教得特别好,我一时忘了,嘿嘿!”

    “别谄媚了,我知我教得好,你喝了我大瓶红酒,自己看着办!不努力练习我不会放过你!”苏菲叉起两指威胁。

    付叔保夸张地眨着眼睛,吡起嘴巴:“OK!”

    “咦?有没有跟江阳学英语?”苏菲想起来。

    “…有!”付叔保答得特别有力。

    “其实简单英语念书时你也学过,就是你不敢说,说出又怕你发音不准。”

    “我…我有特别注意发音的。”

    “不错!你去练习吧!我要去做美容了!”明晚重要聚会,苏菲当然要以最好状态示人。

    由於自尊心作崇,付叔保没有叫江阳教他英语,他上网找到一套好评如潮的网上教材-‘脑残学外语’,并花了几十块去买课程。这两晚他一直偷偷躲在杂物间学习到通宵达旦。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