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最强生化体 > 第四百一十二章 隐枭之战
    夜色如墨,万籁寂静……

    凌修缓缓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修长的身影在路灯的衬映下在地面上拉得很长。

    黑色的修身裤,高帮的黄棕色登山鞋,配上一件黑色的衬衫和修罗面具,整个人仿佛游走在世间的死神,孑然一身却又有一股傲视天地般的气势,就好像夜晚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蔡宇彬身死,小桃花亦是死去,连内脏都被掏出来了,那血淋淋的画面一直刺激着他的大脑神经,因为那副情景,让他猛然回想起以前经常做的关于凌雪的噩梦,只不过小桃花替代了凌雪,而变种,则替代了丧尸。

    “噔……噔……噔……”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响起,在这寂静的夜晚清晰入耳。

    凌修停下脚步扭头往右边的街道望去,却是何骁楠和她的十几名部下。

    而何骁楠此时也看到了他,不由得愣住了。

    在眼见枭抓走南浔之后,她便六神无主的怔在原地,许久才回过神来,然后领着部下向所有她认为有可能藏匿枭的地点进行搜寻,南浔对她有知遇之恩,即使知道自己的力量非常渺小,也一点儿不影响她要救南浔的决心。

    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见和先前跟南浔以及黑白无常大战过的变种,一时间让她有点手足无措,同时,一系列问题涌上大脑。

    他不是被另一只变种救走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他换了件衣服,身上的伤好像都痊愈了,还有他的头发,怎么是黑色的了?难道是因为内部受到了重创,无法再展露出变种的形态?

    何骁楠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凌修。

    她的一群部下,亦是大气不敢出一下的站在原地,他们亲眼目睹了先前寻乌路的大战,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可是拥有着恐怖实力的变种啊,手爪能轻而易举的撕开人的身体。

    空气粘稠、沉闷,众人只觉得有股强大的压迫感笼罩而下,他们下意识的把手搭在腰间的枪上,可就算这样,却是一丝丝安全感都感觉不到的。

    凌修静静凝视了他们片刻后便把目光收回,迈开脚步从他们身边经过,从容、淡定,就好像这些人都是空气,他们的存在与否,都不重要。

    “站住!”

    何骁楠这时跨出一步,拔出手枪瞄准凌修的后背,大声质问道,“凌修,你是凌修吧?”

    凌修没有理会她,彷如未闻似的继续向前走。

    “我让你站住,你没听到吗?”何骁楠再向前走出几步,带着一丝威胁的语气喝道。

    被无视的感觉让她心底产生了恼怒的情绪,倘若是别人,她断然是不敢站出来质问的,可是凌修不同,她可从没有想过凌修会是实力恐怖的变种,这就好像身边一直有个自己很厌恶而且地位平等的人,结果突然有一天被告知那人已经抵达了自己遥不可及甚至是没办法涉足的境界。

    这一瞬间产生的落差感,让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来!

    凌修依旧不理会,不紧不慢的走着,离她越来越远。

    何骁楠心下一急,在她一群部下惊恐的神情中鬼使神差的扣动了扳机。

    “砰~”

    子弹出膛,撕裂长空,带着无匹的冲势飞出。

    原本平静向前走着的凌修蓦然瞬移似的向旁边闪出一步,子弹在他的左耳边呼啸着飞过。他立住脚步,扭过头,一双猩红色的眸子朝何骁楠张望了过去。

    “咕咚~”

    虽然是望向何骁楠的,可其余警~察亦是冒出一身冷汗,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就好像被一只可怕的恶魔给盯着一般。

    何骁楠身躯颤抖,那种无形的压迫感,让她的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捏住,强烈的窒息感压在心头。

    “开……开枪!”

    就在这时,她的部下因为过于惊恐的缘故,竟是有人下令开枪。

    “砰砰砰~”一时间,枪声四起。

    只有不断的扣动扳机,他们才能有一些安全感,才觉得自己的生命还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凌修身形如电,穿过重重枪林弹雨,眨眼便袭了上来,手成刀,在那些警~察的后脖子劈落而下,每个被袭击的警~察,无不痉挛着倒躺在地。

    何骁楠转过身,只迎上一张带着冷漠狞笑的修罗面具,而她的部下,则全部躺在了地上。还未等她回过神来,一只大手呼啸着拍在她的肩头。

    “噗!”

    怒海狂涛般的力量席卷而来,她吐出一大口鲜血倒飞出去,摔砸在坚硬的地面,痛苦蔓延全身,一时半会无法从地上爬起。

    变得有些模糊的视线,只看到凌修的背影慢慢的远去,直至彻底消失在夜幕当中,而她,也在此刻昏迷了过去。

    ******

    一区的西边是郊岭,很多富豪在这里占据一座山头,建起了私人别墅,而楚景龙的住处便是在这。

    别墅大院,南浔被捆缚在一个十字架上,全身鲜血淋漓,伤口遍布,都是用鞭子抽打所致,那些伤口上还撒上了盐,剧痛难忍,她已经昏迷过去了不知多少次,可每次昏迷过后,都会被一盆冷水泼醒,然后接着承受无情狠戾的鞭挞。

    原本身体就虚弱得不行,如今再遭受这样的折磨,她只剩下了一口气。

    她努力的撑着疲惫沉重的眼皮,看着大院内正在对峙的隐派和枭派,纤眉微蹙,有点想不明白眼前的状况。

    “老家伙,我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楚景龙冷冷的问道。

    现在的他连面具都懒得戴了,反正在他的眼里南浔已经是个死人,让一个死人知道他的身份又能如何。

    南嵩阳一指南浔,坚定清晰道:“我要带她走!”

    声音依旧沙哑,面具也依然戴着,他不能以真实的面目面对自己的女儿。

    听闻此言,楚景龙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大笑起来。

    笑完之后,面色一沉,冷喝道:“凭什么?凭你岁数大?”

    一群枭派成员立刻露出变种形态,煞气滔天。

    南嵩阳心疼女儿,不再多言,只下达了一个命令:“杀!”

    没有任何交谈的必要,身为父亲,他今日为救女儿而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