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丹道武神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始末
    江长安道:“你甚至是用了什么能力读取了土道大哥的记忆,知道了关于我,关于他的一切,但是一个人伪装的再相似,哪怕以假乱真,但假的终归是假的,你根本就不是土道童子。”

    “小公爷说笑了,属下不明白小公爷的意思……”土道童子的脸庞被面具笼罩,看不到表情,只能听到声音平淡如水。

    江长安也不急,淡淡说道:“刚才我问了你三个问题,你很厉害,前两个问题你都是对答如流,却错在了第三个问题上。”

    “三个问题?小公爷明明只是问了属下两个问题才对,第一个是问属下什么时候进入的毒王谷,第二个是问属下什么时候和小公爷第一次见面的,何来的第三个问题……”

    江长安道:“有第三个问题,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十岁孩童都知道答案的问题。”

    土道童子语气凝固:“难道是……”

    江长安道:“我刚才顺势说去东边儿看一看,这,便是第三个问题。”

    “原来是这样,哈哈,江公子,果然厉害。”土道童子转瞬之间抬直了脊背,紧拱着的双手也随之落下,语气充满了玩笑之意,全然没了方才的听任指挥的姿态。

    江长安皱着眉,不急不缓道:“你能够清晰记得土道所有记忆,但是有一种东西不是有了记忆就能答出来的,那就是本能,刚才我说了一个方向,你下意识地先行抬步就像东方走去,本能之下,你忘了,土道童子一直都是一个路痴,分不清东南西北的路痴,所以五行童子之中其他四人都独自行动过,唯独土道童子每次行动都是有人陪同,比如,十二年前和火道一同将我请回去。”

    土道童子笑道:“所以刚才你对金道童子说出让我独自留下,他的反应才会这么奇怪,目光才会这么疑惑。”

    江长安漫步围着土道童子走动,道:“我一直都在想,是什么样的人才想要让我们来到这里,让我们死在这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这城中的人,城中心怀怨恨郁郁而终之人。”

    江长安眼神犀利,道:“在宫阙之中的杀人者,难道不是你吗?”

    土道童子笑道:“你的意思是……我是龙擎天?”

    江长安不置可否,说道:“我们将事情从头理一遍吧,临近大年节,你特地在这这个时间点崭露出了上古遗迹中的三十六根雕龙柱,引来诸多强者纷杳而至,这是你的第一步。”

    “呵呵,我若是想引强者来,为何不是直接暴露出白玉城的存在?而是欲盖弥彰只透露了雕龙柱的消息?”

    江长安微笑摇头:“因为你想要吸引的不止有强者,而是更多的人,倘若是直接暴露出白玉城,一些境界较低的修士就会望而却步,而只露出雕龙柱不会,既是给了龙族一个来的理由,更是给了那些低微者希望。”

    土道童子道:“依你所言,我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杀人泄愤!”江长安寒声道,“上到道果境,下至练气境的初级修士你都不想放过,多一个人的鲜血,你心中的怨愤也就多消退一分。”

    土道童子静默不言,废墟周围吹起了冷风,卷带着风沙如刀刮得脸颊生疼。

    江长安道:“之后我们一步步进入了白玉城之中,我们见到了祭台,还有那几具干尸。”

    “这有什么好说的?那十个人都是杀害了夜彤公主的人,乃是龙渊所为。”

    江长安摇头道:“这十个人是龙渊杀得不假,他还妄图用锁魂术祭起法台复活夜彤公主,但是正在许多人处在干尸武动伤人的情况下,却几乎没有人在意,偏殿之中摆放棺材的痕迹有十个,可干尸,只有九个。”

    土道童子笑道:“这又能说明什么?你难不成是想说我就是那第十口棺椁中的人?是复活过来给夜彤公主复仇的?”

    江长安凝眉道:“你自然不可能是第十口棺椁中的人,但是你却将第十口棺椁中的人换在了正殿中的石椅上伪装成了龙渊的模样。附身在龙敖仓身上的龙擎天打成飞灰的不过是一具假身。”

    土道童子笑道:“笑话,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龙擎天毁于龙渊之手,巴不得他形魂俱灭,为什么还要伪装一个假身摆上去?”

    “因为你根本就不是龙擎天,因为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一场戏,不惜耗尽一座梦幻之城排的一场戏,因为你想要我们亲眼目睹这一切,我说的对吗?龙渊前辈!!!”

    风吹的更紧,吹过灰色,吹过废墟的眼洞,吹过斑驳的石壁,蒙尘的断壁残垣被冲刷掉了泥沙,吐露一角清白。

    土道童子声音低沉:“你凭什么说我是龙渊?而不是龙擎天才对吗?你也亲眼看到的宫殿中嗜血杀人的人是龙敖仓,而龙敖仓也张口说出是龙帝复活。你为什么如此笃定?”

    江长安道:“因为龙帝龙擎天的身魂早已湮灭,他的尸体刚才也被打的粉碎。”

    江长安走到那个石案前,硕大的石椅早已破烂不堪,原本放在这里的龙渊尸体被打的粉碎,一点痕迹都未曾留下。他淡淡说道:“刚才逃出去之后,龙囿灵告诉了我一件很奇怪的事。”

    “什么事?”

    “龙囿灵说,他亲眼看到过的史料记载中,当年受龙帝之命铲除夜彤公主的是龙族的沧源九龙。”江长安道,“沧源九龙,凶手只有九个人,可棺材却多了一副。只有一个可能,那第十具棺材中的尸体,那个被你伪装成了龙渊摆在石椅上的尸体,正是龙帝龙擎天的遗躯,所以龙囿灵才能在那具遗体上感知到龙族皇室气息,可谁都没想到,那根本就不是龙渊,而是龙擎天!”

    江长安继续道:“龙族的龙墓曾在一夜之间被人盗走,数万年后又有龙帝龙擎天的尸体被盗走,龙渊前辈有蛮荒龙血为根本,寿命比龙擎天要长久许多,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在龙擎天的尸体就是在转入墓地之后被你转入了这白玉城中。”

    江长安道:“不错,起初我一直以为你的目的是杀人泄愤,但是当我看到众人散去我才明白这不是你的目的。”

    “哦?”他轻声道,“洗耳恭听。”

    江长安道:“我们方才之所以能够逃出白玉城,并非是福大命大,并非是什么狗屁的幸运,而是你刻意为之。”

    “怎么说?”

    “你精心安排的一场大戏,若是所有看者都死在了这白玉城中,又有谁会去对别人传说,与别人传说传说白玉城中的一切都是龙擎天所为?传说万年前的龙帝龙擎天乃是手刃手足的一介暴君?你想要的就是让我们这些人去给别人讲述白玉城中发生的事情,你先让所有都知道龙擎天的真正嘴脸,你想要毁了你亲哥哥的名声,毁了他的一切!”

    “亲哥哥?呵呵,江公子,你不觉得荒唐吗?有哪一个哥哥会一心一意将自己的亲生弟弟杀掉?曾经的龙渊与龙擎天,如今的龙囿灵与龙敖仓,甚至是你江长安与江笑儒,哪一个不是如此?我一味忍让,他却步步紧逼!不给我任何喘息之机!”

    土道童子拳头紧握,上面充斥鲜血的血管像是下一刻就会爆裂,无奈、怨恨都在这一刻爆发而出!

    他放声大喝道:“如此深仇大恨,我怎么会让他再入祖墓?!龙帝之位,我给了他!可他又要抢走我的夜彤!我纵是逃离了烟瘴海舍弃了我身为龙族的身份,不惜从族谱上除名,改名换姓成了一介木甲师顾惜年,他还是不肯放过我们。”

    他说着,力气渐渐消去,颓力地摘去面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