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 第二百六十一章 论起往事
    此日,谢子衿得到新的安排,“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去给我招兵买马,本王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对付北国燕王,此事必须严密……”

    沈怀瑾神色复杂起来,语锋一转,“速去吧,银子和武器都为你准备好了,地点就在幽州,名字就定为屠龙寨吧。”

    谢子衿点点头,竟然他都替自己安排好了,那便只管速速出发好。

    等她再次回来之际,已是一月后。

    在回到京城之后,她又了解下周临楼等人的情况。

    所谓治国理想,若是一个帝王能够有足够的觉悟,很大一部分取决于幼年的教育。

    例如大梁的第一任开国皇帝曾言,储君的夫子,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日后帝王的思想觉悟。

    故而皇帝对于周临楼十分上心,在全太学上眼中看来,周临楼便是当之无愧的下任储君夫子。

    时任太学夫子,曾是沈怀瑾的教习先生。待沈怀瑾学有所成后,他便入太学,做了一名夫子。

    也正是因为与沈怀瑾关系极好,他才会答应让一个籍籍无名之辈,进入大梁最高级的学院——太学学习知识。

    再说周临楼。

    这种寡淡的性子,却是在遇到年懿后,出现了一丝裂缝。

    当其余人第一次注意到周临楼维护这个新来的寒门子弟时,是以王观为首的一群富家子弟,撕毁了张采臣为年懿置办的书籍。

    由于年懿受到特殊优待,位置正是被安排在周临楼身侧,或许也正是因为此,才会让众人对他的敌意又上升了一层。

    那日周临楼做出了一个破天荒的举动。

    他竟是将自己的书给了年懿!

    可周临楼确乎是不需要书,毕竟他具备了过目不忘的天资,夫子见他没了书本,也只当他是没有带过来,并不予责罚。

    众人都清楚,平素见了没有带书本的人,那厚厚的戒尺,势必会落到自己的手心上,毫不留情!

    本以为年懿初来乍到就要体会到这种痛苦,谁知竟是被周临楼中途截胡了……

    看着年懿感激涕零接过自己的书时,周临楼温声道,“太学里面多的是纨绔子弟,你好好读你的书便是,无需理会他们。”

    年懿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拿起书,果真如周临楼吩咐的那般,踏实刻苦,竟是在第一次的测验中拿到了次筹。

    头筹,自然是万年不变的周临楼。

    那日又有人跳出来污蔑年懿抄袭了周临楼的试卷,可周临楼却是将二人试卷摊开,令众人看了个明明白白——这两份试题上,完全就没有相似之处。

    若是如此,众人倒只会觉得周临楼正义,可待周临楼轻飘飘地走到那污蔑之人的桌前。

    将他与同桌的试卷拿了出来,摆到桌上,众人一看,竟是发现了半成的重合,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明白了。

    周临楼反将一军,是有意要维护年懿了。

    自此,便没有人再敢对年懿明面上针对了,更多的是在周临楼不在的时候,就比如今日。

    等秋试那日,谢子衿起了个大早,便由着沈怀瑾的车送去了秋闱的考场——漱林苑。

    漱林苑位于德仁坊三厢,平日偶尔会有受聘于帝王的夫子在此讲学,每每这个时候都会有无数学子纷至沓来,只为一睹圣贤之风采。

    今日,漱林苑乃是被重兵看守,整个考场里里外外都被从宫中调出来的侍卫包围着,戒备森严。

    谢子衿自是不可能大摇大摆地走进去,穿着沈怀瑾替她从宫里借来的锦衣卫的绯衣。

    马车在漱林苑后门停了下来,那处已经有人在接应她了,见到谢子衿,堆着笑走过来道,“这位可是锦衣卫里头的谢大人?”

    谢子衿负手于身后,故作深沉地将这漱林苑打量了一眼,这才将目光落回到那人面上,轻轻地点了点头,“嗯。”

    这身份乃是沈怀瑾与林含章二人一同编排的,毕竟谢子衿总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才能踏入这被羽林军和亲卫军重重包围的重地。

    自古以来,科举便十分受到当朝皇帝重视,嘉懿帝更甚。毕竟这些年来,大梁境内各种天灾人祸,境外战乱四起,层出不穷的乱子无法得到解决,因而眼下亟待新人填充。

    可历朝历代,便不乏作弊之人,手法精妙,常常令人咋舌不已。场内但凡有明目张胆行事的人,无论富家子弟或是王宫贵胄,一律都会被当场查处。

    轻者,不过几月牢狱之灾,重者,甚至可能会被除以若干年不得参加科举考试的罪罚。

    人生能有多少个几年?但凡遇到后者,便属于此生被剥夺了科举考试的权利。

    不得不说,这漱林苑皇家当真是看重的紧,装潢雕饰无一不是名家手笔。自进门起,便看到了那扇气派无比,乃是由东海深海玉石雕刻而成的大门。

    入门,便有一条小道,两旁设有池塘,其中无数名贵鱼种,譬如瑶山的香沁头,琳地的胖头娃娃,往池塘两面,还延伸了盐水池。

    这池中养育的,多是深海的奇异鱼种,颜色各异,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出异样的光彩。

    身边那人絮絮叨叨地解说这漱林苑的制作何其耗费心血,请了多少名家来设计,又耗费了多久的时日,林林总总,数不胜数。

    “此地又是风水宝地,可是大梁第一任国师纵观京都之构造,又数次观天象,原本是用作建造皇宫的。”

    “可开国皇帝为了祈求上天能够不拘一格降人才,竟是将此处让出来,建了个考试院,据闻那年当真是出了无数才子,这也是大梁开国之初就已经如此繁荣昌盛的原因。”

    谢子衿发觉无论是开国皇帝,还是现任皇帝,求贤若渴的心思,却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古有大梁开国帝君让宝地于考生,今有嘉懿帝任薛意之挑选朝廷百官。

    她又回想起那日薛意之口吐莲花,在中秋诗词大会绽放异彩的情景来,也不知道这回薛意之是否参加了会试。

    见身边此人一看便是喜好打听八卦的,谢子衿便出声询问道,“今年薛意之可过来了?”

    那人瞟了一眼四周,压低了声音道,“杂家也是听小道消息,说这薛意之,竟是连乡试都未能通过呢。”

    谢子衿心里惊了一惊,“怎么会连乡试都未过?这消息可靠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