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海风云 > 58 心潮异动
    崇祯十九年春,四月二十三,化雪之际,洪堂吴杰所部在驻守凤凰城时,遭受大清军队凶猛攻城热潮,历经五日时间未果,大清军队退兵三里修养。

    是役,洪堂驻守凤凰城大军伤五千七百余人,死四千三百余众,大清汉军伤亡不下两万之数。

    同月,与凤凰城相隔不足百里的帽盔山上,大清同时发动攻击,驻守帽盔山的孔有德、耿仲明两位东江镇总兵,率领一万余东江镇将士反击,经过三日奋战,最终未让大清进队得逞,帽盔山依旧掌握在东江镇军队手中,与凤凰城互为犄角。

    只是在李天养所知情报当中,关于帽盔山上耿孔两人兵力动向却是有些诡异。

    具耿孔麾下将士暗中回报,当时攻打帽盔山之大清军队看似猛烈儿持久,然则给予山上东江镇将士之压力却是极低,似有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

    同时在攻山之时,耿孔二位总兵的军帐之中动向有异,起不少亲信军官时常出入其间,在其军帐重话逗留时间长短不一,却无人得知其中详情。

    耿孔二人本就是当初洪堂军队出师朝鲜之时,在朝鲜王国行宫所在江华岛上,伏击对方最终逼迫对方投降之后,所召进洪堂军队当中的。

    对于这种降将,李天养以及洪门本身从未因此而对他们有所歧视等意思,但是所谓防范于未然,李天养他们没有刻意去监视对方行动,出于安全考虑,洪门外卫系统却是在东江镇耿孔二位总兵身边,安插了不少暗探在其间。

    平日里这两位总兵的情况,只要不是什么犯了大错大忌讳的事情,外卫固然监视他们,可也没有因此向李天养刻意汇报过,但是如今两人所处地理位置紧要,而北方战局又跟洪门未来息息相关,任何一个蛛丝马迹都容不得马虎对待。

    在发现帽盔山上耿孔两位副总兵动静诡秘之后,外卫便动用加急快信,将其情况汇报回了大员岛上李天养的手中。

    耿孔二人如今好歹也是东江镇将士重话的四把首领交椅之一,除非有真凭实据摆在大海面前,否则就算是东江镇名义上的头把交椅尚可喜总兵,也不好将这两人怎么样。

    更何况此时正是用人之际,若是不明不白地将这两个大将给拿下,说不定反会引起洪堂军队人心动荡,让洪堂军力受损。

    为今之计能拿主意的,也就只有远在数千里之外的李天养,由其决定如何处置这两位总兵,也能说服此时远在辽东关外的吴杰、尚可喜等人动手。

    李天养陈为此想了很久的时间,正是因为事关重大,李天养可以说是输不起这场战争,所以他所需要顾虑等东西实在太多,远不是他所展现给大众时的表现那般轻松。

    最终,李天养抬起笔,在一条信纸上开始书写起来:严密监视两人动向,无有任何反叛行动时,绝不可轻举妄动。

    到头来,李天养还是愿意相信这两位总兵对于洪门的忠诚的,虽不是出于什么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之类的想法,但是李天养相信,凭借洪门所展露出来的前景,以及洪门所给予这两位总兵的厚遇,至少不会让他们在洪堂军队与大清军队主力胜负未分之时,做出决定。

    而此时他们手中上万的东江镇军队,其中可是有不少是他们两人亲信掌握,想要赢得这一场战争等胜利,李天养就需要团结现有手中的每一分力量。

    而正如外卫所汇报回去的预警,大清人确实找上了耿仲明和孔有德两个曾经的清朝将领,向其徐下了各种高官厚禄的代价,试图打动这两个从来就意志不够坚决的武将,让其反戈一击,帮助自己打赢这一场战事。

    只是大清人给予的高官厚禄,摆在了两个从来都不算是忠诚之人的面前,虽然确实让这两位总兵大人心有所动,可是却也没有让其将心动化为行动,放手背叛自己当前的主人。

    这却是连耿仲明和孔有德两人自己都有些没有想到的事情。说来这大清人给予的待遇实在不小了,汉八旗任何一旗旗主的职务由他们两人挑选,赏银数万两,封地两个县等等条件之外,他们还能凭此继续谈判。

    大清人与洪堂军队之间的较量,让多尔衮亲王从一开始的信心十足,转变为开始有些担忧起来。他的担忧,不是害怕自己战胜不了眼前的敌人,而是害怕最终战胜了眼前强敌之后,他们大清八旗战士会损失惨重,进而影响到他们南下攻下幅员辽阔的大明疆土,建立起一座万世不易的大清版图。

    只有将大清版图扩张到这个的地步,他多尔衮才有可能将国内为数众多的对手踩在脚下,才能让自己的威势达到顶峰,进而登上那一座被黄毛小儿所占据的皇位,无人再敢质疑。

    年轻的睿亲王,还没有消灭眼前的敌人,就已经开始在筹谋着未来的大局,为了这一大局,他并不在意付出一些身外之物来拉拢一些敌人,让其为己所用,这样的心胸他多尔衮还是有的。

    连范文程、邓长春、张尚这种前朝皇兄重用的汉臣,多尔衮都能继续重用,更别说拉拢一些敌人,让大清勇士们少些损失的事情了。

    虽然从内心当中,多尔衮看不起汉人的贪生怕死、欺软怕硬等等卑劣性格,可是他却也同样心知肚明未来大清朝想要占据南方富庶的土地,最终还是离不开这些汉人文臣武将,只是多尔衮需要这汉人们明白,他们就算立下赫赫功劳但也都是奴才、下人,而女真勇士才是主子,可以生杀予夺他们这些奴才的性命!!

    这才是年轻的睿亲王,对于身边汉人文臣武将,既有赏赐又有严惩的真实目的。

    “老耿,你倒是给个准话儿啊,咱们到底反还是不反?”

    作为多年的老搭档,孔有德向来是跟耿仲明是同进攻退的,即便其实他内心对于大清任给出的待遇十分心动,但是他依旧还是习惯性地看看耿仲明的选择。

    “……”

    说自己对于大清人许下的诺言不动心,那自然是违心的,可是在大清朝中带过一段日子的耿仲明,对于大清人看待汉人的眼光和态度,却是多有认识的。

    当初他们在大清朝重话,看似掌管着大清唯一的水师,手中权力不比现在来的少,麾下儿郎甚至远比现在还多,但是他们两人却丝毫不敢懈怠,做官也是战战兢兢,生怕引人注意。

    那点日子里,哪有一丝一毫为官等潇洒与豪迈,更多的还是源自于对大清女真任的恐惧,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得罪了哪个女真贵族进而被其砍了脑袋。

    这样的事情,在大清超中不罕见,虽然这清太宗皇太极渐渐拔高了汉人的地位,可是这睿亲王多尔衮是个什么样的女真人,耿仲明他们两人在大清为官时却是有所耳闻的。

    而在洪门这些年里,虽然同样要遵守不少的规矩,其规矩之繁琐,甚至远超他们在大清、大明所经历的,但是只要不触犯这些规矩章程,他们却能在洪门当中自由自在地生活,而不用担心其他麻烦。

    更让他们所稀罕的,是洪门当中你永远想不到的新奇之物:两个轱辘加在一起,便能跑的飞快的自行车;如同一条长蛇一般,披负数万斤也能健步如飞、不知疲倦地蒸汽火车;没有风帆,却能一去千里的轮船……

    种种的种种,让耿孔二人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他们两人的后辈子侄,想要选择怎样的人生都可以。而在洪门的地盘当中,任何一个职业都能拥有一个美好的前程,都有各种不可知的可能,登上各种高峰。

    当然,他们也不是没有失落的地方,那就是他们手中的特权,将不会像大明朝、大清朝的贵族一样,传承给他们的后代,他们的后代想要有所作为、成就,那就需要看他们自己的努力。自己能够留给后人的,也就只有那相较普通人,更加富裕一些的身家而已了。

    两个团体,完全不同的地位和待遇,让耿孔二人多有犹豫,既心动于大清人的高官厚禄,同时又舍不得在洪门的温馨自在生活。

    此时此刻他们二人也很明白,若是己方发动叛乱,对于远征东北的洪堂军队来说,打击必然沉重,甚至很可能因此而战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同样的,若是己方继续坚守帽盔山,与凤凰城中的洪堂主力互成犄角,却也未必就怕了这一支大清军队。

    听说,由安先国师长所率领的洪堂骑兵师,如今给大清后防补给线造成了不小压力,使得大清固山额真岳东为了追逐骑兵师脚步之时太过焦急,却是中了一次埋伏,损失不小。

    最后趁着大清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之前,安先国一部骑兵师再次拿下大清一支辎重军队,烧毁大清运送梁超物资的车队,造成如今南下数百里,进入洪堂掌控地盘的大清主力军队粮草吃紧。

    各种各样或有利、或不利的情报,源源不断地流入到耿孔他们这样的坐镇大将手中,让其对于大清人、洪堂未来前景判断左右摇摆不定,不知道最终胜者为谁。

    “要不然,咱们还是再等等吧?”

    实话说,正是因为耿仲明的犹豫,让洪门外卫察觉到一些不对劲儿,否则早在开战之前大清人密使造访之时,若是耿仲明他们两人决心反叛的话,怕是这帽盔山都早都已经易主了。

    “在我看来,咱们洪门取胜等几率仍是极大的,你说说看,有着这么多火器在手,各种新奇造物辅助的情形下,这只知道坐在战马上打天下的女真蛮子咋可能是洪门的对手。”

    “更别说这一路上,咱们对大清人的部族、城镇造成了多大的破坏,你心中没有一点估算?”

    “就凭这大清人在关外的部族人口数量,如今遭受重创之后,对方未来能有多大的成就?”

    耿仲明作为两人搭档的军师,它所想所思却是更为深远,远比孔有德更加看重眼前利益想得更多,说出来的话,却也能让那个孔有德服气。

    看起来如今大清人与洪堂军队等较量当中占据了上风,但是这一路上洪堂军队所给大清人造成的破坏力,远不是这么短时间就能展现出来的。

    加上洪门本身所展现出来的前景,还有如今两人的地位、家人亲眷考虑等等,都是耿仲明心中犹疑的重要因素。

    “可是这大清人会不会等咱们呢?过了这个村儿可未必有这个好处了呢!”

    孔有德心中受利益诱惑,却是不甘心地想要再劝一劝搭档。

    “你以为,咱们能在这山上坚持多久?”

    耿仲明抬头笑了笑问道。

    “如果咱们真要坚守,至少一两个月他们女真蛮子别想登上这座山!!”

    孔有德霸气地回答道。

    “那不就得了!连咱们都有这般信心,更不用说在凤凰城的吴杰军长他们这一支主力了,以我的估计啊,他们想要坚守凤凰城的话,怕是这大清睿亲王亲自上阵,也难能打下这座城池呢!”

    “除非城中弹尽粮绝,或是又有其它变数,否则吴军长他们坚守三个月以上完全没有问题。”

    “越是坚守时间足够长,女真人损失足够惨重,他们露出虚弱姿态越久,对于他们统治范围内的其他游牧民族和汉人、朝鲜将领们来说,心中必然会有其他想法,到时候咱们的地位荷选择,也将会越发重要。”

    “所以你不用担心这大清人会收回他们的条件,你反而应该想想,咱们到时候应该要下什么样更好的条件,才是对咱们更有利的事情!!”

    耿仲明老谋深算地一席话,说得孔有德连连点头,深深感慨还是自己这个搭档更加想得深远。

    只是在耿仲明看来,他更希望能够看到,在自己做出选择之前,这陷入到被动状态的洪堂军队能够有其它变化,否则自己真的会为了前程考虑,投效这大清女真蛮夷。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