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隋乱 > 第三章 何草(5)
    、、、、、、、

    越往校场走,左武卫大将军麦铁杖心中越是懊悔。城南校场是去年冬天李渊调集青壮特地为左武卫将士们开辟出来的,考虑到麦铁杖年纪较大,为人精细的李渊还特地在将台上用木材和竹子搭了一个凉棚,以便他练兵时休息。而今天,他却稀里糊涂地跟李渊较上了劲儿。打赢了刘弘基这个晚辈,也没什么好风光的。万一失手将对方杀了,恐怕麦家与李家从此就结下血仇。

    而这一切起因不过是个婊子!麦铁杖恨恨地看了身边的宇文述一眼,心道。他依稀记得,最初在酒席间提出歌、舞、琴三绝的,好像就是这位宇文述将军。而两次让自己火冒三丈的,好像也是宇文述。想到这儿,他更加后悔自己的鲁莽,连握着马鞭的手,也越发没有了力气。

    可现在是箭在弦上,由不得他不发。也不知道是有人故意通知,还是消息传得本来就快,左武卫的将领们三三两两地打着马向校场这边跑。麦老将军已经快十年没跟人动过手了,很多人都想一睹老将军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风采。好戏就在眼前,听到消息的人谁肯错过?

    “告诉弟兄们拿出些精神来,别让人家笑了去!”李旭侧身,对自己麾下队正武士彟吩咐。后者轻轻点点头,拨转战马向几拨弟兄们冲去。听到命令,两旅步卒和一旅骑兵迅速打起了精神,以比平素训练时两倍还认真的态度走过了校场大门。他们的人数虽然远远少于赶来看热闹的府兵,气势上却不输对方分毫。

    “仲坚兄认为弘基兄有取胜希望吗?”李世民上前几步,不死心地追问。他认为,既然在所有人中李旭与刘弘基交往时间最长,所以也应该对刘弘基的武艺最清楚。

    “我不肯定,但麦老将军战意不浓!”李旭想了想,终于给出了一个令人稍微放心的答案。麦老将军战意不浓,这是他经过反复观察得出的结论。通过徐大眼传授的观人术,李旭甚至隐隐觉得麦铁杖老将军现在根本不想与刘弘基比试。只是风声已经传开,双方任何人都没有了主动退出的机会。

    “是吗?”李世民的眼睛登时一亮。两强相争,最忌讳有人心软。李渊给孩子们讲解兵法和谋略时,曾经多次向他灌输过这个观点。倘若事实真的如李旭所言,刘弘基的胜算就会大增。但刘弘基如果真的把麦老将军打下了马?好像也不是什么好结果!

    正在三个少年胡思乱想的时候,李渊带着几个亲卫缓缓走了过来。唐公的面色还是那么憔悴,只是眼神比方才多了很多灵动之意。

    “仲坚,你和弘基交往最久,他的武艺比你如何?”趁人不注意,李渊凑到李旭马前,以极低的声音询问。

    “无论对敌经验和还是武技,晚辈都望尘莫及。只在骑术和射术两项上,晚辈勉强能和弘基兄一比!”李旭仔细想了想,认真地回答。答完了,才感觉到有人在悄悄地扯自己的皮甲,微微侧头,眼角的余光看见王元通焦急满脸。

    唐公李渊不会无缘无故问这些话题,他在此时相询,必定是想到了破解眼前困局的办法。李旭摇了摇头,不敢谦虚,将二人在武艺上的差距如实奉告。

    “我观麦老将军似乎战意不强!”李渊接下来的话,登时令大伙对李旭刮目相看。

    “仲坚哥哥刚才也这样说!”李婉儿高兴地上前表功,却被其父亲一眼瞪了回来。

    瞪完了女儿,李渊再度上上下下扫视了李旭,直到把李旭看得头皮都发乍了,才低声说道:“现在是双方都不想打,但都下不来台。你年龄比弘基小一半,如果你替他出马…….”

    “仲坚兄(哥哥)怎么会是麦老将军的对手!”李婉儿和李世民同声抗议。与李旭日日在一起谈文论武,三人虽然脾气不完全相投,彼此之间关系却很是很亲密。听说父亲让李旭前去送死,李氏兄妹本能地反对。

    “别乱插嘴!”李渊眉毛一跳,不怒自危。看看一双儿女,再看看茫然不解但表情决然的李旭,低声解释道:“第一,麦老将军自顾身份,肯定不愿意伤害一个比他小了近四十岁的孩子,所以仲坚即便输了,也不会受重伤。第二,我估计待会儿有人会替麦老将军出场…….”

    他的话音还没落,就听见点将台前一阵纷乱。片刻后,有名身穿银甲的白马将军冲到了校场中央。

    “麦老将军乃国之干城,岂可轻易与人交手。末将不才,愿替麦老将军领教刘别将武艺!”来人马打盘旋,在场中大声喊道。

    “唐公的眼界好毒!”王元通等人低声赞叹。方才李渊要求李旭替刘弘基出战时,大伙心里都不甚满意。虽然刘弘基在众将中人望甚高,但也不应该安排李旭替他出场。若论年龄,李世民的年龄岂不比李旭还小,他去交手,麦老匹夫岂不是更不肯伤他?

    白马将军一下场,所有人的想法登时逆转。方才李旭和李世民二人只看出了麦铁杖不愿与人交手,而李渊却直接推算出了对方下一步举动。其眼光见识已经比众人高出不止一筹了,如此独到的眼光,他的安排自然有其道理。

    没等众人想清楚其中细节,李旭早已打马冲了出去。黑风身材高,脚力快,与他同时下场的刘弘基根本追不上其速度。没等刘弘基出言反对,李旭已经冲到白马将军面前,手举黑刀,大声喊道:“既然将军替麦前辈下场,卑职不才,愿意与将军讨教一二!”

    “旭子!”刘弘基焦急地喊了一声。下场的这位将军是麦铁杖老将军麾下武贲郎将钱士雄,刘弘基在去年冬天左武卫兵马开进怀远镇时曾经和他有过一面之缘。据军中传闻,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寻常武将在他面前一个回合都走不到。自己今天挑战麦老将军,凭的全是一口气,心中本来就没存着侥幸的想法。若把好兄弟的也搭进来,这买卖就赔到底朝天了。

    “弘基兄莫非觉得我技不如人。让小弟先替你斗一场,我输了你再上也不迟!”李旭向刘弘基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仲坚,你年龄太小!岂可与钱将军比试!”刘弘基又急又气,大声呵斥。

    “我们比的是武技,又不是年龄!我想,钱将军亦不会因年龄而轻视于我!”李旭摇头,笑着反驳。

    三人在场上光说不练,底下看热闹的府兵们就有些不耐烦了。登时,有人大声喧哗起来,有人则拼命用横刀敲打起了盾牌。

    “战!”“战!”“战!”府兵们一边敲打盾牌,一边大吼。

    “铛!”“铛!”“铛!”金铁交鸣声充耳不绝,震得人浑身血脉为之沸腾。刘弘基见赶李旭不走,只好拨马退了下去。

    他一退场,四下的嘈杂声立刻消失。到了此时,看热闹的人们才弄清楚,上场的是个娃娃兵,虽然人和马看起来都很高大,但脸上才长出的软须彻底暴露了他的真实年龄。

    “是个骑大黑马的小屁孩儿!”有人低声议论。

    “个子不小,但喉结还没长起来呢!”有人不住摇头。心中暗骂唐公李渊儿戏,弄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出来和赫赫有名的猛将较艺,这不是送死又是在做什么。

    “唐公欺人太甚,居然派个娃娃下场!”在点将台上观战的左翊卫大将军宇文术自言自语般点评。声音不大,却足够台上所有人听得清楚。

    “本事没长在年龄上!”麦铁杖捋了捋胡子,大声答道。今天第一次,他没被别人的言谈所激怒。

    由钱士雄替自己下场,是麦铁杖临时做出的决定。这样做倒不是因为他怕自己技不如人,而是由部下出马比试,无论输赢,双方的怨恨都不会结得太深。而对方居然也派了一个替身来,则更合他的本意了。两个当事人都没上场,其他人代为比试,气势汹汹的邀斗就变成了军中游戏。无论谁输谁赢,主帅都可以一笑而过。

    想到这儿,麦铁杖挥了挥手,命令道:“来人,传老夫擂鼓,给两位壮士助威!”

    话音一落,战鼓声立刻隆隆响了起来。钱士雄和李旭听见鼓声,整顿好衣甲,各自打马跑开六十余步。转身对正了,同时举起了兵器。

    “小伙子当心,长槊来了!”钱士雄大喝一声,纵马前冲。丈八长槊稳稳端平,直奔李旭的左肩窝。

    他抱着和解的目的而来,当然不想下死手。对面的李旭也看出了对方的用意,纵马上前,在长槊刺到身前的一刹那拧身挥臂,将掌中黑弯刀重重地砸在槊头和槊身连接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