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时光能缓故人不散 > 第45章 真是笨女人
    男子走后,南禹又恢复了笑容“千朵,跟我去见见他们吧,以后要继承家业,有些人,你还是必要认识的。”

    “不了,以后再说吧,我有点饿了,能不能去拿着吃的啊?”朵儿看着远处那些好吃的,竟然有她最喜欢的糖葫芦摆放其中。

    “恩,那儿有你喜欢的糖葫芦,去吧,小心一点儿,酒,你就别碰了。”南禹顺口说着,也不强求朵儿。

    “恩,那我先过去了。”

    “好!”南禹点点头。

    朵儿走了两步,才想到南禹刚才说的话,他怎么知道她喜欢糖葫芦?回头想问问他,才发现南禹已经离开了,耸耸肩,罢了,以后再说吧。

    南禹先走到舞台前方,拿着话筒“感谢各位的光临,云容从到H市开始,至今,都倚靠着各位朋友的帮扶……”

    拿起一块蛋糕,朵儿开心的吃着,眼神瞅着舞台上发言的南禹,这样的他真是有魅力,从容淡定,和平日里那个厚脸皮说话不着调的楚南禹相比,现在的他更夺目。

    而在朵儿身旁两个穿着华丽的女子端着鸡尾酒聊着天,那傲慢的语气,让她一听,便知道是谁,本来不想搭理她们的,可是却听到了冷妍的名字,不得不让她停下步子。

    “小雪,听说你父亲最近还让冷妍那个贱丫头去了英国?”顾蓉蓉品着酒,不怀好意看着季雪。

    “是啊,提到她就来气,和她那不知检点的妈一样,只知道装柔弱,还四处去勾搭别的男人。”季雪说起这些咬牙切齿的。

    “你说她这个狐媚子,若进了季家,会不会和你抢修影哥啊?”顾蓉蓉偷笑着问。

    “她敢,修影是我的,她现在可是有目标的,爸爸看中的女婿,她自然拼命去争取,只是,真的便宜她了。”季雪静静地捏着杯子,眼神格外的凶狠。

    “也是,就她那穷酸的样子,能有”

    顾蓉蓉突然被撞了一下,手里的酒全部都溅落在她的身上,她的裙子可是最新款。

    “啊,你怎么搞的啊,酒都洒在了我的身上,没有长眼睛吗?”

    顾蓉蓉一把扯过朵儿,虽然戴着面具,可她脸上的愤怒昭然若揭,季雪却高傲的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

    “这位小姐,明明就是你自己站不稳,把酒弄洒在身上的,我可没碰你。”朵儿轻轻拍拍自己的衣裙,紧握着自己的糖葫芦,像顾蓉蓉这样的女人,还是名媛,真是可笑。

    “放肆,你知道我这裙子多少钱吗?”顾蓉蓉愤怒至极的看着朵儿。

    朵儿眨眨眼,咬了一口糖葫芦,不准备回答,她才不管多少钱,只要说冷妍就不可以,冷妍可是她伊千朵最好的朋友,谁都不可以背着说坏话。

    “小姐你有钱再买一条就可以了啊,干嘛和我计较,何况,又不是我弄的,莫名其妙。”

    “小贱”

    顾蓉蓉那个“人”还没有说出口,朵儿就猛地撞开她向前走着,她真的不想继续搭理这个女人,她怕会忍不住动手。

    “你站住,站住。”顾蓉蓉反应过来,顺手端着一杯酒朝着朵儿扔了过去,幸好没有砸到朵儿,只是掉落在了朵儿身旁,碎了一地。

    看着破碎的杯子,朵儿回头,神色里有了不一样的意味,她看着顾蓉蓉“小姐,你若在无理取闹,到时候脏的可不是你的裙子。”

    “看来,不教训教训你,你是不知道我是谁?”顾蓉蓉也顾不得什么形象,踩着高跟鞋快速走到朵儿身旁,扬起手,就准备给朵儿一巴掌。

    可是她的手刚落下,便被一个穿着黑色蕾丝长裙,带着白色面具的女子牢牢抓住了。

    “你又是谁?放开我。”顾蓉蓉被捏得有些疼了,怒气冲冲的看着这突然而来的女人。

    女子邪魅一笑,冷漠地开口“我是谁,你不配知道,我只知道,你这副模样,真的不配出现在舞会上。”

    “要你管,快点松手,不然你真的会付出代价的。”顾蓉蓉威胁着。

    朵儿也赶紧拍了拍这女子的手,顾蓉蓉心狠手辣,她倒是不怕,但不能连累别人“小姐,别脏了你的手,这样的人,不值得,放开吧。”

    女子点了点头,猛地松开顾蓉蓉,顾蓉蓉也因为惯性,差点儿跌倒,幸好她及时抓住了桌椅,身旁围观的人都议论纷纷,季雪默默地退开,打量着突然出现的这个女子,总觉得莫名的熟悉。

    “你没事吧?”女子温柔的问。

    “没事,谢谢你。”朵儿摇摇头,眼前这个女子,很有力量,比汐汐还让人觉得踏实,却也觉得莫名的熟悉。

    朵儿还来不及问她叫什么名字,女子就走远了,她四处望去,也没有发现。正因如此,就丝毫没有注意到不远处顾蓉蓉狠毒的眼神,和马上就要发生的威胁。

    顾蓉蓉将随手拿起的酒杯猛地向朵儿身旁的堆得高高的酒扔去,且不说这些酒落下来会砸到朵儿,就是酒水也会让朵儿成为落汤鸡。

    “真是笨女人。”

    下一秒,朵儿就落入一个强有力的怀抱里,拿着酒滚落下来,有的砸到司徒冕身上,落在地上的,也让他的后背全部都湿了,可他丝毫没有半点儿摇晃,只是紧紧地将怀里的女人护得好好的。

    而赶来的齐修影和楚南禹都伸出了手,只是动作没有司徒冕迅速。而这一切都被季雪还有那个救朵儿的女子看在眼里,两个人脸上同时出现了嫉妒的的情绪。

    朵儿一脸懵,身旁只有“哗啦啦”破碎的声音,还有一群女人的尖叫声,而这个怀抱让她很熟悉。司徒冕将她拦腰抱着大步离开,路过楚南禹时,停下来淡淡地开口“楚南禹,你看着办。”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那可是司徒冕啊,他竟然救了那个带着面具的女子,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他的未婚妻不是蒋家的昕蕊小姐吗?而且昕蕊小姐本人也在这儿,就不会吃醋?

    而顾蓉蓉看到是司徒冕的那一刻,瞬间瘫倒在地上,司徒冕这么护着那个女人,那她该怎么办,哥哥明明就叮嘱过她,如今,该怎么收场。

    “冕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司徒冕看都没有看顾蓉蓉一言,直接抱着朵儿走到舞厅楼上的一个房间里。慢慢地四周瞬间变得安静起来,司徒冕才将她放在沙发上“有没有哪里受伤?”

    朵儿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竟然是司徒冕救了她,而且司徒冕手上竟然还有血迹,白色的衬衫后面,都是酒渍,她摇摇头,然后一把抓住他的手臂。

    “司徒冕,你知道我是谁?”

    “看来没事,你浓妆艳抹的样子,很丑。”司徒冕一把拿过她手里的糖葫芦,然后起身离开。

    “司徒冕,你大爷,我这个样子哪里丑,把糖葫芦还给我,就知道在我手里抢东西。”原本很感动的,可一听司徒冕这么说,她就更生气了,果然,他们两个之间,只有仇恨。

    “十分钟之后,再出去,林煜在楼下等你,让他送你回家。”司徒冕回头,说完这句话,便关上了门,整个语气,像极了吩咐。

    回想刚才的一切,若非司徒冕个子高,替她挡住了,她现在只怕在医院了吧,这个顾蓉蓉,竟然如此歹毒,这个仇,她记下了。

    “伊小姐,没事吧?”

    突然,门打开,齐修影淡淡地问。

    “齐总,怎么?现在还想来问我伊氏集团的事?我告诉你,不可能,你想都别想。”朵儿抬起头,瞪着齐修影。

    “伊小姐,若不是南禹现在有事处理,我还真不愿意见你……还有,别把我想得太坏,至于伊氏,不着急,慢慢来,我们有的是时间。”齐修影笑笑,他没想到朵儿会这么说,搞得他像坏人一样。

    “是,不着急,慢慢来,迟早有一天,是伊诺收购子达。”朵儿怼回去,哪里有跟仇人好言好语的。

    “恩,我等着……没想到,你竟然和司徒冕关系如此之好?”齐修影坐下,双手交叉着,淡定地看着朵儿。

    朵儿刚想反驳,心脏就疼了起来,她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本能的伸手去摸自己的包,可是却没有力气打开,察觉到朵儿的异样,齐修影担心的起身。

    “伊小姐,你这是怎么了,需要我帮忙吗?”

    朵儿不语,赶紧打开了包的扣子,从里面拿出来一瓶白色的药,齐修影瞬间懂得了怎么回事,赶紧在桌上倒了一杯水,然后抢过朵儿的药。

    “需要几片?”

    “三片。”害怕齐修影知道她有心脏病,朵儿只能用手捂着自己的肚子。

    “好!”齐修影赶紧将药倒了出来“张嘴,我喂你。”

    将药放到朵儿嘴里,然后又将水递到朵儿嘴边,让她喝下“多喝些水,这些比较好。”

    喂完朵儿吃完,齐修影这才放下心来,眼睛还是看了看那瓶子上的药名,发现是治疗“痛经”的药物,再想到刚才朵儿的动作,他将药重新放回朵儿包里。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好一点儿?”

    朵儿休息片刻,才感觉心脏处好受了一点儿“齐总,多谢了,没事的。”

    “那伊小姐,需不需要我送你去医院?”齐修影起身,脸上明显有些慌乱。

    “不需要,痛一会儿就好,女孩子总有这几天,你知道的。”朵儿低着头,小声说着,幸好爷爷之前叮嘱过李叔叔,让李叔叔把心脏病药瓶换个封面。

    “……我不知道,那个,恩,你先好好休息,我出去跟南禹说一声,怕他担心。”齐修影手不安的晃了晃,然后将自己的外套脱下,盖在朵儿身上,便匆匆离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