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时光能缓故人不散 > 第55章 爱情该有的模样
    司徒冕这些话到没有吓到朵儿,只是让她觉得好笑,第一次有人因为微信好友这件事如此执着,她当时也是因为太生气了,才把他删除的。

    事后也很后悔,因为她有很多资料看不明白,需要司徒冕帮忙,却找不到他微信,不过嘛,如果不小小的惩罚惩罚,这家伙就真的会得寸进尺。

    “走吧,我带你去医院,血都染在衣服上了。”

    “不去,一点儿小伤而已,没事。”司徒冕看了看他的左手,这点伤,要不了他的命。

    “好了,菜马上就到了,哎呀,司徒冕你的手怎么了?是刚才碰到的?”汐汐刚坐下,就看到司徒冕司徒冕的手臂上的衣服红了一片,赶紧询问。

    “一点小伤,没事,不用在意。”司徒冕和颜悦色的回答,看得出来这女人和朵儿关系很好,他自然也就待她好一些。

    “什么没事,朵儿,我这里有绷带,和止血散,你带他去洗手间处理一下吧,免得感染了就不好了。”汐汐赶紧从包里面将绷带和止血散拿出来。

    “你怎么随身带这些?”朵儿有些惊讶,司徒冕也有些诧异。

    “当保镖嘛,总会有些小伤,所以就备着了,快去吧,马上要吃饭了,我好饿的,你们俩快点哟。”忆汐笑着解释,她知道,朵儿一定会担心了,不过没办法啊,这些伤是避免不了的。

    “不用处理,它一会儿会好的,如果吓到你们,我把衣服穿上就可以了。”司徒冕冷漠拒绝,虽然很疼,但也必须忍着,对他来说,这点伤真的不是问题。

    “它还会自动痊愈啊,你还是外星人不成,快点,起来。”朵儿拿过东西,扯着司徒冕起来。

    看到朵儿这小模样,司徒冕只好乖乖起身,然后由着朵儿拽着他朝着洗手间走去。

    一路上不停地惹人注目,女的像个傲娇的公主,身后的男人则一脸的宠溺,而且两人颜值都很高,跟小情侣似的,莫名的,让大家觉得羡慕嫉妒恨……

    “把衣服脱了。”朵儿一进洗手间门口,就直接开口,来上厕所的人都吓了一跳。

    “你给我脱吧。”

    “什么?”

    “你给我脱,我这只手动不了。”司徒冕嘴角勾起笑容,还故意放大音量。

    “司徒冕,你要么自己脱了,要么自己去医院。”朵儿生气的瞪着司徒冕,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欺负她。

    “那好,我们回去吃饭吧,我也有点饿了。”司徒冕另一只手抓着朵儿,反正他也不想上药。

    “吃个鬼,过来,你真的不知道疼吗?”朵儿拿司徒冕没有办法,他受伤的那只手臂,血都快滴下来了,再不处理,只怕会更严重。

    司徒冕笑笑,轻轻一揽,将朵儿护在胸前“那脱吧,小心一点,很疼的。”

    朵儿咬咬牙,才哆哆嗦嗦的去解着司徒冕的纽扣,这大庭广众的,不断有人来来往往,洗手的和补妆的路过,也会不自觉的看着这他们。

    “别瞪了,快点解开,你想被人看来看去的吗?还是,你很享受这种感觉,恩?”司徒冕低下头,在朵儿耳边轻声说着。

    温热的气息弄得朵儿的脸格外的红,她不禁推了推他,然后快速解开了最后一颗纽扣“司徒冕,你给我正经一点,不然我真的让你这只手先废了”。

    司徒冕不生气,反而笑了起来,身旁洗手的姑娘一直盯着镜子里的他看,司徒冕发现后,那道冰冷的目光直接吓得姑娘赶紧离开。

    将司徒冕左手边的衣袖轻轻脱了下来,血就顺着滴落下来,朵儿都没有心情去欣赏他的腹肌了,因为手臂上的那道伤痕大约有十厘米长,而且感觉很深,之前上的药已经没有了。

    “别一直看,没事的,小伤而已,你若处理不了,我一会儿回家自己弄。”察觉朵儿的异样,司徒冕轻轻摸摸她的脑袋,这伤于他无关痛痒。

    “小伤?你这是怎么弄的?”朵儿转过身,用纸巾沾着水,轻轻地先给司徒冕擦着周围的血迹。

    “美工刀划伤的,不用擦,直接把那药洒上去就可以了。”其实,这也是司徒冕不想让朵儿上药的原因,害怕吓到她。

    “司徒冕,你是不是很疼啊?”那伤痕,真的很严重,看得朵儿胆颤心惊的。

    “没事,要不你先过去吧,我自己来。”

    “我来吧,你笨手笨脚的。”朵儿拉住他的手,不停地换着纸巾,她的手上都已经有了很多血,给司徒冕把伤痕旁的旧药渍处理好后,又拿棉签蘸着碘伏,格外小心的题他擦拭伤口,最后才拿起止血散。

    “司徒冕,我知道你很疼,不过,如果你想喊的话,就喊吧,没事的,我不嫌弃你。”

    “笨蛋,快点上药吧,我这么好的身材,走光了这么久,你不觉得心疼?”司徒冕笑着,周围不断投来目光,也许是因为有着小女人在身旁,他才不会觉得愤怒,换作以前,这些人早就被丢出去了。

    朵儿抬头看了看,的确有很多女生花痴着,她也承认,司徒冕这半裸着的身材,是有些性感,特别是这腹肌……

    “伊千朵,你想看,回去让你看个够,能不能先上药,不然,就”

    “嘿嘿,马上,马上……”朵儿尴尬的笑笑,才抬起他的手臂,将药轻轻地洒了上去,不过很快血液就满了上来,她又赶紧倒着药粉,抬头看了看司徒冕,他神色一点都没有变,不禁让朵儿觉得心疼,到底是多习惯这种痛,才能做到这般的云淡风轻?

    多洒了些药,朵儿这才拿过绷带,替司徒冕将伤口轻轻缠上,虽然还有小小的血液溢出,不过比之前好了很多“来,你先侧过来。”

    司徒冕乖乖地侧过身子,特别的听话,这些年,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突然被这么照顾,还觉得挺不错。

    朵儿拿过司徒冕左边的衣袖,弄了一点儿洗手液上去,轻轻地揉搓着,将上面的血渍洗了洗,虽然不是特别干净,但也看不太清楚有血迹,然后用纸巾擦干,在烘干机旁边吹了吹,感觉差不多了,才把衣袖微微挽起来。

    一只手将衣袖撑起来,另一只手握着他的手臂“来,小心一点儿,现在好不容易包扎好,千万别重新弄开了,我们试试,能不能穿上去。”

    “恩。”

    朵儿其实特别紧张,深怕一用力,又碰到他的伤口,幸好,司徒冕比较配合,终于是把衣服穿好了。

    “条件有限,衣袖是湿润了一点儿,一会儿你回去再重新换。如果不好脱的话,就直接用剪刀剪了。”朵儿一边说着,一边给司徒冕重新系着纽扣扣好。

    “伊千朵,你这语气,跟我媳妇儿似的,不过也好,提前学习,将来才可以做得更好。”司徒冕笑着说,哪怕伤痕再疼,他的心里总觉得很暖。

    “谁是你媳妇,再乱说我就告诉蒋小姐,到时候,你被甩了,别埋怨我啊。”朵儿收着洗手台上的东西,还用纸巾把上面的血渍擦干净,然后扔进垃圾桶里。

    洗完手转身的瞬间,就直接撞进司徒冕的怀抱里,司徒冕也下意识的保住她。

    “啧啧,你这投怀送抱的心啊,真是无时无刻不在。”

    “司徒冕,你活该去死。”朵儿一把推开司徒冕,朝着汐汐的那边走去,边走心里边骂着他,早知道就不该给他这么细心的上药,应该下手重一点的,痛死他活该。

    司徒冕笑笑,赶紧转身大步去追朵儿,轻声喃呢“笨女人,对我这么好,你就逃不掉了。”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回来,朵儿脸红红的却很生气,司徒冕淡然却有着笑容,让汐汐都觉得太好玩,这两人之间,绝对有些什么。

    “你们,这是,唱双簧呢?”

    “郑忆汐,你再乱说话,我把你丢出去。”朵儿瞪了汐汐一眼,气鼓鼓的坐下,不过还是往里面坐了,把身旁的位置留给司徒冕,这个动作,不禁让汐汐觉得好笑。

    “行了,行了,处理个伤口,搞得像谈恋爱似的,我都吃了个半饱了,你们快点吃饭吧。”

    “恩,谢谢!”司徒冕微微颔首,拿起筷子,给朵儿加了一块黄瓜。

    “来,吃点凉的降降温。”

    朵儿懒得搭理他,默默地开始吃饭,她和他在一块,每次说话都会被气得半死“汐汐,你今天请我吃饭,是为了什么?”

    “我找到工作了,私人保镖,而且是周末才去的,薪资很高哟,这样我就可以不耽误学习了。”一想到她的工作,汐汐就觉得很开心。

    “那就好,不过你得小心啊,竟然还会受伤。虽然带着这些药,是以防万一,但是,如果真的有万一,请你记得告诉我,不许有任何的隐瞒,知不知道?”朵儿叮嘱着,她还是很担心汐汐的,这个职业,对女孩子来说,终归是不安全的。

    “知道,知道了,等我第一笔正式资金到了,我请你吃大餐,好不好?”汐汐开心地说着。

    “等郑小姐拿到第一笔正式薪水,我来请吃大餐,国内国外都可以,以此感谢你今日的盛情邀约。”司徒冕淡淡开口,女人做保镖倒也不稀奇,只是未曾想到这样的一个女孩会去做。

    “一言为定。”汐汐爽快答应“到时候,我和朵儿一定去。”

    “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去的。”

    “恩?咱们俩之间,我做主。司徒少爷,来,多吃点,他们家的酱牛肉可是招牌菜呢。”汐汐打断了朵儿的话,然后殷勤的把朵儿喜欢的菜放到司徒冕面前,完全忽略朵儿那凛冽的目光。

    “谢谢……”司徒冕说着,却给朵儿夹了很多过去,虽然朵儿不情不愿的,但也并没有拒绝。

    看得汐汐偷偷地暗自欣喜,这也许才是爱情该有的模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